刚刚更新: 〔医女素心在玉壶〕〔红窗月孤眠〕〔阴命难违〕〔好久不见,季先生〕〔亿万爹地天价宠〕〔无限之十倍积分〕〔婚意盎然:绝色娇〕〔顶级权门:黑暗系〕〔重生之捉鬼天师〕〔厨妻当道:调教总〕〔邪骨仙风〕〔金融帝国之宋归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喜上眉头〕〔道天之上〕〔变身异界大法师〕〔王者荣耀之枪神纪〕〔海贼之海军鬼神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大仙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35章 一触即发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上车的速度之快,加之‘啪’的一声拉上车门,商绍城侧头看向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垂着视线,只回了一个字:“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车内空调打开,然后顺着倒车镜往后看,他原本要看路,结果无意中扫见从后面逐渐走过来的一行人,其中一个男人穿着黑白条纹的皮棉外套,脸孔竟是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脑子在想,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没停下,车子掉头,逐渐驶离商场门口。

    等到往前开了能有一分多钟的样子,商绍城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因为他终于想起那张似曾相识的脸,到底在哪里见到过。

    其实他都没见过本人,只见过照片,是他亲自让丁思铭去查的人,萧睿。

    没错,刚刚那一撇,车后男人长得有七八分像萧睿,之所以商绍城不敢百分百肯定,一来他没见过萧睿本人,二来萧睿近来瘦了很多,跟照片上也不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商绍城还是怀疑了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远在h省的人,突然出现在夜城街头,还就在盛天售楼部附近,商绍城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副驾位置,岑青禾老老实实的坐着,侧头看着窗外,这可不像她平常一贯的作为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儿吗?”他目视前方,开着车,主动出声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正在走神想萧睿,不晓得他看没看见她跟商绍城,她怕他心里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商绍城的声音,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,可在商绍城看来,她是顿了一下才转头说:“没什么,我还想问你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昨晚打牌赢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勾起唇角,轻笑着道:“是吗,赢得多不多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三家输我一家赢。”

    她笑道:“厉害,今晚我露一手,犒劳犒劳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再不犒劳我,我真要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成天在忙什么,连见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忙着见客户啊,最近腿都跑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给你车你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瞥眼剜他,蹙眉说:“干嘛突然挤兑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:“我乐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他一眼,没说别的,自顾自别开视线顺着窗外看景。

    开车回家,岑青禾换下自己衣服,换了他的家居服去厨房准备,商绍城去楼上洗澡,她手脚麻利,做的又都是拿手菜,所以前前后后一个小时,四菜一汤也都齐活儿了。

    她喊他来饭厅吃饭,商绍城穿着白色的纯棉t恤和深蓝色家居裤走过来,因为个子高,所以穿什么都有型,岑青禾反而觉得他这样更接地气。

    他要过来抱她,她伸手抵着他胸口,出声说:“我身上有油烟味儿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这么香,我还怕把你熏臭了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去楼上洗个澡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怕油烟味儿,基本平时做完饭第一件事儿就是洗澡,不然坐下都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已经来过商绍城家好几回,如今岑青禾轻车熟路,径自去楼上主卧洗澡,她以为商绍城在楼下,所以洗完澡就围了浴巾出来,刚刚忘了把自己的衣服拿进去,现在还得出来穿。

    头上包着干发巾,她一手按着胸口浴巾,穿着棉拖鞋往床边放衣服的地方去,走着走着,忽然有人从身后把她一把抱住,岑青禾之前一点儿动静都没听见,所以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,连喊声都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灼热的吻顺着她的耳根疯狂向下,马上来到脖颈处,岑青禾余惊未退,脖子又痒,所以本能的缩着肩膀,挣扎道:“商绍城……”

    家里面除了她就是他,鼻间满是熟悉的沐浴液香味儿,岑青禾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每次来他这里,同样的戏码总要上演,她也不害怕,只觉得痒。他双臂紧紧地从后面把她搂住,连手臂也钳制其中,岑青禾动弹不了,只能一边缩着脑袋,一边说:“痒,别闹了,我要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平常只要她这么说,商绍城就算不放手,嘴上动作也会减缓,但今天不同,他跟没听见似的,手上力道不松反近,倔强的要吻到她。

    他吻她右侧脸颊,岑青禾就把右半边脸贴靠在肩膀上,他去吻她左侧脸颊,她就再往左边躲。

    一来二往,商绍城像是被她给惹毛了,忽然大手一把抓住她腰间的浴巾,岑青禾瞥见胸口浴巾边缘略微松散,所以陡然眼睛一瞪,大声喊道:“商绍城你敢!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身后唯有他比平常粗重的喘息,岑青禾以为自己成功的唬住了他,谁料这份平静也才持续三秒钟的样子,忽然间,他弯腰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,岑青禾几乎来不及反应,身体已经悬空,他抱着她,两步来到大床边,在把她放上去的同时,自己沉重的身体也随之覆上。

    这回岑青禾终于跟他面对面了,商绍城压着她,双手扣着她的双腕,一个字都不讲,只俯身去亲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两人一番拉扯之下,岑青禾明显感觉到胸前浴巾已经往下移了几寸,尤其是从她的角度,眼睛一垂,胸口有一半都暴露在空气当中,伴随着他的吻,泛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她不怕商绍城吻她,也不怕他跟她亲昵,她就怕照现在这个情形发展下去,就不止是亲吻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用力挣扎,晃着脸道:“商绍城,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闭着眼睛,不管不闻,她不让他亲嘴,他就往下,顺着她的肩膀往胸口上凑。

    第一次被男人灼热的唇触碰到胸前皮肤上,岑青禾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耸着肩膀喊道:“商绍城,我真生气了!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分不清是生气还是着急,亦或是惶恐,紧张,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总之她面红耳赤,这一嗓子声音很厉。

    商绍城终于停下来,慢慢从她呼吸急促的胸口处抬起头,他没有看她的脸,只是径自曲腿,起身,松开她的双腕,掉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从急到悔,完了,商绍城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通程一个字没说,大步往外走,岑青禾从柔软的大床上翻身坐起,他背影已经拐过门口,她收回视线,余光扫见胸口的浴巾已散,伸手重新拽住,她心底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换上自己的衣服,岑青禾忐忑又尴尬的下了楼,商绍城坐在客厅沙发处看电视,小二趴在他脚边地毯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一定伤了他的自尊,她从下楼到现在,他连眼睛都没撇一下。没去计较到底谁对谁错,岑青禾主动去到他身边,看着他,轻声道:“来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商绍城会耍脾气,不搭理她,结果他直接关了电视,抬眼看着旁边站着的她问:“不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岑青禾心底顿时有些酸涩,只不过她努力压下去,脸上带着几分委屈,用嗔怒的口吻回道:“你刚才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轻轻勾起,淡笑着说道:“怕什么,我又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以后别这么吓唬人,我心都要吐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道:“我等你五号夜里十二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他恢复如常,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,翻白眼儿骂他成天精虫上脑,没个正经。

    两人闹了半天,一起去饭厅吃饭,也就是屋中暖气开的足,所以菜没有全凉。

    岑青禾给他盛饭盛汤,他习惯了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,饭来张口。

    席间两人决口没提楼上差点儿翻脸的事,商绍城也面色如常,该吃吃,该喝喝,但岑青禾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,所以主动道:“对了,你不问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嘛,还真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向她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没把程稼和的业绩给我们组长,我直接签了记我自己头上了,今天组长跟主管吵到一起,因为组长趁着主管家里有事儿,抢了他手上的一个大客户,现在两人势同水火,我就不跟着掺和了,等他们两个斗完,谁上谁下自然清晰,也用不着现在猜得头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以为岑青禾想通了,要跟他交代萧睿来夜城的事情,没想到她跟他谈工作。

    面色无异,他薄唇开启,如常说道:“现在越学越贼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师傅技艺高超,我这才哪儿到哪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怕再教你一阵儿,你就开始玩儿我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煞有其事的回道:“那就得看你表现了,你要是乖乖听话,我保证不算计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惯例回以一记轻嘲的眼神,可心里却突然闷得有些难受,到底岑青禾知不知道萧睿已经来夜城了?他们两个见过面没有?萧睿出现在她工作上班的地方,别告诉他是巧合。

    她迟迟不肯给他,他稍一越雷池,她马上竖起防备,恨不能把他当登徒子给踢走,他是她男朋友,她拿他当什么了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食霸天下:傲娇夫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锦绣田园:独宠农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