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天后甜妻:老公,〕〔都市极品小道士〕〔我家老攻是灵体〕〔都市修仙至尊〕〔二次元之真理之门〕〔地狱诡事禁言录〕〔重生之胆大包天〕〔八零军嫂上位记〕〔和大罗一起踢球的〕〔我是夸雷斯马〕〔乡村透视小农民〕〔重生七零当神婆〕〔魔王〕〔捡到一座科技城〕〔商途〕〔心尖蜜宠:帝国总〕〔快穿之还愿人生路〕〔超级萌宝:总裁爹〕〔快去创造奇迹〕〔重生东汉之君临四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33章 话里有话,句句藏刀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来到茶水间,屋中就她们三个人,房门一关,蔡馨媛先忍不住问:“出什么事儿啦?”

    吕双下意识的压低声音,出声回道:“你们两个来晚了一步,刚才张鹏跟章语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岑青禾惊讶。

    蔡馨媛也是一脸吃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岑青禾问。

    吕双说:“我也只赶上一半,我进门的时候他们都快吵完了,刚才我一打听,她们有听见的,说好像章语抢了张鹏的一个大客户,把张鹏给惹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皆是震惊,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,吕双径自说:“我也吓了一跳,你们是没看见张鹏发了多大的脾气,他当着好几个人的面,直接骂章语在背后玩儿阴的,一副要跟她没完的架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问:“那章语呢?”

    吕双道:“章语能说什么,她一直很淡定的样子,跟没事儿人似的,别人把张鹏给劝走了,她还面不改色的告诉大家,让大家都回去工作,别在私底下乱传话。”

    从前岑青禾觉得章语是人好,后来逐渐感知到职场水深,她只觉得章语是脾气好,后来听张鹏的一席话,她对章语又有了新一层的认识,那是隐藏的好。

    被张鹏当众数落,还能面不改色的人,玩儿她还不是一玩儿一个准?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后怕,她都是跟一群什么鬼在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茶水间外面进来人,吕双不再出声,岑青禾跟蔡馨媛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大家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倒了一杯咖啡,等到出了茶水间,蔡馨媛小声道:“看来章语已经开始行动了,连张鹏的客户她都敢抢,这是没打算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她倒会一举两得,反正都要谈客户,她索性把张鹏手里的大客户给撬了,这样不仅增她的业绩,这也是变相在减张鹏的业绩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也难怪张鹏会发飙了,不把他气到一定程度,他也不会丢掉伪善的外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琢磨,无论是张鹏还是章语,都不是省油的灯,往后谁上位,下面的人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她沉默的功夫,蔡馨媛小声说道:“你跟程稼和私下把合同签了,章语还不知道,她要是知道了,还不得借着怒气发你身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就看她要跟我成为明面上的敌人,还是大家心照不宣,她不怕挑明,那我更不怕摊牌,她要是想装,那我陪她演戏到底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的功夫,只见一身职业套装的章语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,看样子她是特地出来寻人的,视线在偌大区域内搜寻一圈,待看见岑青禾的身影,她稍稍扬声叫道: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正跟蔡馨媛聊章语,突然被点名,马上闻声望去,两人四目相对,章语微笑着道: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先转身回去,岑青禾把手中一次性杯子递给蔡馨媛,蔡馨媛压低声音道:“搂着点儿情绪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会这么嘱咐,是因为岑青禾的情绪也不是很稳定,蔡馨媛怕俩人谈崩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,快步往组长办公室方向走,章语为她留了门,等到岑青禾走进来,看向桌后的章语,主动打招呼:“章组长。”

    章语脸上早已没了笑容,双手交叉紧扣在一起,出声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走至客椅处坐下,佯装不知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章语不答反问:“你没听说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索性装到底,“出什么事儿了,我刚来,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章语拉着脸回道:“张鹏疯了,今天早上我刚到公司,他就堵在门口给我难堪,当众数落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,意外问道:“他凭什么?”

    章语眼球一转,视线略有闪躲,声音也低了几分,出声回道:“他怀疑我抢他客户,不对,他不是怀疑,他是肯定自己弄丢的客户,是我故意抢走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轻蹙,“怎么回事儿?我有点儿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章语仔细道来,“前阵子他妈连生病住院带出殡发送,那段时间张鹏经常上午不来下午来,或者上着上着班,医院那边有事儿,一个电话他就走了,把整个部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扔在我这里,青禾我跟你说,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,说实话我真不想管这么大个烂摊子,我是看在毕竟他家出了大事儿,他又孝顺的份上,大家同事一场,我不能不管,谁知道还管出麻烦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章语冠冕堂皇的抱怨,其实说了半天也没说到正题上,她先是附和几句,随即道:“张鹏说你抢他客户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章语说:“张鹏手上有一个西班牙客户,他自己又不会西班牙语,以前有事儿一直都是带我去,拿我当翻译使,我就不说他签了多少的大单,从来没给我一毛钱分红,我想他是我上司,官大一级,我没办法。但是那个西班牙客户跟我很聊得来,他私下里要了我的联系方式,前些天不知怎么就突然打给我,说要买房子,我还以为是张鹏没空,所以他才来找的我。虽说我们这行客户源是个人资产,但客户是整个盛天公司的,我不可能因为张鹏他个人原因有事儿,就不接待客户吧?结果我刚跟客户签完合同,张鹏那边就疯了,非说我抢他的业绩,你说他讲理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岑青禾一味地讨厌张鹏,那么章语此番话下来,只能让她更加的讨厌张鹏,并且站章语,觉得她很无辜。但是知道一些内幕之后再听这种话,无论章语说得多么的天花乱坠,岑青禾内心一点儿波澜都不起,非但不惊,反而有种坐看你演戏的淡然与嘲讽。

    考验演技的时候又到了,岑青禾明明心底平静的很,可面上却要一副生气外带嫌弃的表情,出声说:“他是有病,你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,你跟他吵啊,谁对谁不对,大家都长了眼睛,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章语叹了口气,沉声说:“算了,我懒得跟他在这种事情上面计较,他现在就是看我不顺眼,知道我也看不上他,所以卯足了劲儿要找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着眉,抿唇跟章语一起赌气。

    章语缓了会儿,抬眼看着岑青禾说:“对了,你那边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终于还是聊到了正题上,岑青禾佯装灵光乍现,忽然道:“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,我有事儿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章语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一脸抱歉,眼带迟疑的说:“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讲。”

    章语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儿这么为难,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抿了下唇,然后道:“程稼和昨天回来的,他临时打电话叫我过去签合同,我赶紧过去找他,想着这事儿早定下来早好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话期间,章语一直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,看面色像是没猜出来岑青禾后面要说什么,整体还是很在意程稼和这笔大单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眼带为难,径自往下说:“我俩见面谈合同都挺顺利,毕竟之前就谈好的,他签完字之后,我想着把合同带回来,另一部分让你签,结果程稼和突然问我,合同难道不是我签吗?我当时也是愣了一下,但是没敢撒谎,就跟他直说,这单我想记在别人头上,但程稼和直说,他是冲着我的面子才签这单,如果是别人签,那他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边说一边看章语的脸,但见章语表情已经从最初的淡定,逐渐变得有些意味深长,像是在考量事情本身,又像是在考量她这番话背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没等她问,自己主动说道:“我当时也是跟你一个心思,就觉得好不容易谈下来的大客户,不能损失掉,反正程稼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他就跟我签,所以我只能当他面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章组长,这次真是不好意思了,本来都答应这单业绩给你的,谁知道最后还是算我头上了。”岑青禾目光中充斥着歉意,语气也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章语短暂的沉默过后,很快便微笑着道:“好事儿,你自己忙来忙去谈客户签合同,业绩算你头上是理所应当的,你千万别觉得不好意思,你要这么说,就搞得我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章语这反应也在岑青禾的预料之中,看来她还是选择不撕破脸,所以岑青禾也跟着打哈哈。

    章语说:“你有这单业绩在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提组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笑着回道:“我不行,我不适合当官管人,我就在下面安安心心当我的小职员,挣多少算多少,我不去算计别人,谁也别来算计我。”

    她话里带着敲打,章语面不改色,“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,可这世界就是这样,弱肉强食,我不踩你,保不齐哪天你就要踩我,很多时候,大家也都是被逼无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可以被动当一回‘坏人’,因为受到攻击,我要还击,但我不主动当坏人,我怕坏人当久了,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农家子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神级无敌系统-苏城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