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穿成女主宠物蛇〕〔重生归来的她们〕〔替嫁宠妃太倾城〕〔深度蜜宠:偏执帝〕〔身边有鬼〕〔田园医女:病夫宠〕〔桃运医圣〕〔三国之吾乃韩州牧〕〔豪门争霸〕〔都市之仙道宗师〕〔婚姻的荆棘〕〔逍遥大亨〕〔高冷学霸撩妻365式〕〔青晓天笑芄〕〔重生悍妇〕〔穿入仙武〕〔傲世武王〕〔千亿帝少,吻慢点〕〔至尊曲之古装者〕〔漫威足球先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32章 前任,现任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难受过了,情绪时好时坏,刚刚被蔡馨媛劝好,没两分钟,心底酸涩劲儿一涌,她又开始掉眼泪。

    蔡馨媛心里也不好受,只能无奈说道:“别哭了,你把眼睛哭肿了,明天还见不见商绍城了?”

    想到商绍城,岑青禾心底更不是滋味儿,如今她已经走出来,重新开始,但是萧睿还固执的停在原地,他这么苦,她又怎么忍心一个人高兴?

    心里只有一个秘密,但却有千言万语没法说出口,这一刻岑青禾才明白那句至理名言,能说出的委屈,都不叫委屈。

    蔡馨媛看她哭得这么伤心,难免老调重弹,出声问她:“你跟萧睿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当初岑青禾远走冬城,来到夜城,还决口不提萧睿,蔡馨媛一直心里犯嘀咕,奈何这已经成了岑青禾的死穴,提都不能提。如今萧睿都追来夜城了,蔡馨媛不问不行。

    可是岑青禾死都不能说,这个秘密她要烂死在肚子里面,带到棺材里去。

    萧睿已经失去她了,他不能再失去从小把他拉扯大的亲妈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岑青禾无比的理智,女朋友跟亲妈之间,是个男人就无法抉择,更何况现在不单单是她跟萧芳影两个人的比较,中间还多了个岑海峰。就算萧睿不要萧芳影而选她,她也不会接受他,上一辈的丑事,给下一辈带来的伤害,这种伤痛近乎毁灭性,她已经受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煎熬,何苦让萧睿再受一遭?

    摇着头,岑青禾仍然三缄其口,身心俱疲,她从沙发上站起身,小声道:“我没事儿,一会儿就好了,都睡吧。”

    自打岑青禾不织毛衣改织围巾之后,金佳彤就不在这里住了,所以家里面只有她跟蔡馨媛两个人。

    转身往卧室方向走,岑青禾的身影看起来特别无力。

    蔡馨媛也没办法深劝,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,嘴皮子磨破,到现在她都不晓得岑青禾跟萧睿之间到底因为什么分的,好多心病,只能心药来医,可如今岑青禾连心都不愿意敞开,还有谁能治得好她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岑青禾洗澡上床,一个人睁眼望着漆黑的空间,她好几次心酸到眼泪顺着眼角流下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太任性,眼睛哭肿了,明天上班一定会被问,关键她还得见商绍城,那厮可不是个好糊弄的。想到商绍城,岑青禾又开始心疼萧睿,他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,她狠心斩断了他们之间唯一的羁绊,可他却固执的把他留给了她。

    一整夜,岑青禾混混沌沌,有时强迫自己不要去想,可有时又放纵自己肆意回望,她应该是睡着了一会儿,只是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,反正满脑子都是萧睿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岑青禾去洗手间收拾,无一例外看到自己肿起的眼皮,眼白还好,没有红,就是眼睛整体比平时小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蔡馨媛跟着操心,怕岑青禾这状态让商绍城看出不对,所以主动拉着她,要给她化妆,嘴里面还叨咕,“我跟你说啊,商绍城生日马上到了,你俩别在这种时候吵架,找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昨夜哭够了,眼下情绪倒也恢复如常,闭着眼睛,她任由蔡馨媛拿着眼影刷在她眼皮上扫来扫去,只轻声回道:“如果他问,我就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拿着刷子的手停下来,看着岑青禾问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睁开眼睛,径自回道:“萧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眉头一蹙,急声道:“你作什么?你跟商绍城提萧睿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然回道:“没什么好骗他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脸嫌弃的说:“我看你现在真是有些不正常了,那是骗不骗的问题吗?你现在跟商绍城处得好好的,然后你突然跑过去跟他说,我初恋来了,我心里难受的不行,所以我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你是不是存心找吵架?”

    岑青禾确实无心对商绍城隐瞒什么,她跟萧睿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一看岑青禾的样子,就知道她一根筋的毛病又犯了,赶紧出声说道:“你别犯虎,我丑话可跟你说在前头,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女朋友为前男友哭到眼睛发肿。坦诚没有错,谈恋爱是需要坦诚,但你要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,善意的谎言能对你们的感情起到推动作用,像你似的,什么都往外直说,商绍城不见得会喜欢,你何必找不痛快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蔡馨媛数落的一声不吭,她确实不大理智,因为她根本就没思考,有种放任的意味,不愿意费心掩饰。

    谁都有被情所困的时候,蔡馨媛刚刚走出来,所以特别认真的劝岑青禾,“你现在是当局者迷,所以切忌冲动,萧睿突然来夜城,我也挺惊讶的,但你也别把这事儿想的太复杂,你现在已经跟商绍城在一起了,你也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,既然选择重新开始,那就是忘了过去,你对萧睿是愧疚,是心疼,还是其他什么,我能理解,但是商绍城不能,你倒过来想想,如果商绍城要是为他前女友这样,你还不得分分钟跟他撕破脸?”

    岑青禾换位思考一下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蔡馨媛看她动摇,所以继续说道:“以前的事儿,过去就过去了,现在大家都是重新洗牌,从头再来,你也用不着太担心萧睿,他那么好,早晚身边会有别人,你又不是他妈,难道谈场恋爱就要包管他一辈子恋爱分手,谈婚论嫁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只对其中一句话敏感,她出声说:“以后会有人对萧睿更好吧?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道:“那当然了,他这么优秀,谁找了他都得当掌中宝疼着,所以你不用担心,你过好你自己,所有人都会开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直有愧疚,这愧疚就像是心头上的一条巨大伤疤,如果萧睿不出现还好,他一旦出现,她就觉得自己寝食难安。以前她也自己劝自己,但毕竟一家独言不能轻信,如今就连蔡馨媛也这么说,岑青禾渐渐开始寻找一个突破口,让自己愧疚少一些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她选择相信,萧睿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,那个人会比她更适合他。

    劝了一早上,蔡馨媛总算是把岑青禾给说通了,岑青禾看着镜中妆容精致,完全看不出眼皮肿了的自己,想到蔡馨媛一再嘱咐的话,萧睿的事情,千万不能告诉给商绍城听。

    人都说不想被骗,但其实人也最虚伪,向来只能听好的,至于那些打从心底就不想知道的,还是一辈子都不要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好一起下楼,岑青禾还是坐蔡馨媛的车,蔡馨媛问她:“你那阿斯顿马丁准备什么时候开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开什么开,我还没有强大到不怕人骂我傍大款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说:“那你不要,商绍城没跟你翻脸?”

    岑青禾随口回道:“别提了,哄得嗓子都干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边开车边说:“看看商绍城对你多好,几百万的车说送就送,我们就算不谈钱,看他平时对你的状态,我也收回当初他会不会只想和你玩玩的言论。跟有钱人谈恋爱,别看他给你花多少钱,要看他在你身上花多少时间,毕竟他们的时间可比钱值钱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打从昨天开始就倍儿崇拜商绍城,一路上在岑青禾耳边叨念着商绍城有多好多好。

    平时岑青禾不忙的时候,商绍城能跟她腻一整天,关键两人现在纯纯洁洁,除了吃饭看电影,就是打球聊天,日子过得跟初高中生谈恋爱一样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她最佩服商绍城的就是这一点,跟一个女人谈恋爱图什么?他连最重要的环节都能省去,那就是真心喜欢她这个人,跟她在一起干什么都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心情抑郁,结果被蔡馨媛说了一早上,不知不觉慢慢就平复,还带着几分小温柔和小喜悦。

    “你诓商绍城开车陪你去六环吃米线,我跟你说,不是他没事儿闲的,是他真的乐意在你身上浪费时间,你就偷着乐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偷着乐,她是光明正大的勾起唇角,笑着道:“当时车开出四环的时候,他就开始问了,到底在哪儿,我说再往前,马上就到了,等过了五环,他又问我,是不是跟谁合伙要绑架他,要钱直说,别再让他往前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忍不住乐,“没见过哪个有钱人是自己开车往绑匪怀里送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吃米线那地儿真心有些破,我也是听顾客说的,第一次过去,商绍城当时死活不往里进,我硬给他拽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也就是商绍城稀罕你,换成我,吃个屁米线,开车一个半小时,气都气饱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乐出声,心底的伤痛终于还是被商绍城的纵容所抚平。

    车子开进停车场,两人下车一同公司里面走,才刚进销售部大门口,斜对面吕双就朝着她们使眼色,示意她们去茶水间会和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