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谁道相思不解意〕〔小娇妻,你被捕了〕〔祸害娱乐圈〕〔恶女重生:少帅宠〕〔毒医特工:邪君狂〕〔俗世地仙〕〔一胎三宝:总裁老〕〔斯莱特林的魔咒王〕〔天道制霸计划〕〔红楼名侦探〕〔三国之项氏天下〕〔洪荒之神棍开山祖〕〔抗战之英雄血〕〔系统之拯救炮灰〕〔我在异界开黑店〕〔新特工学生〕〔买一送二:霸道爹〕〔凰倾天下:腹黑尊〕〔惜缘古剑传〕〔东皇大帝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31章 很多话,注定只能说给自己听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坐着打牌,周砚之走后他也没什么异样,他平时烟瘾就大,除了跟岑青禾在一起的时候,她不喜欢闻烟味儿,他抽的稍微少点儿,平时基本就是一天一包多的量。

    打了几圈牌,他自己抽连带着散烟,一盒烟很快就没有了,他招呼其他人过来顶他,自己顺势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到了门外,他溜达着往前走,拿起手机打给岑青禾,岑青禾秒接,声音轻快的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她心情不错,而且似乎周围有些吵,他问:“嘛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客户姐姐家的儿子过生日,我们在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想到周砚之口中那个长相帅气的年轻男人,出声问道:“什么客户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说了你也不认识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夜鼎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安静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里面打牌,我出来透口气儿。”他站在走廊中,回完又问:“什么时候吃完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晚上不去找你了,你玩儿你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今天忙了一下午,见了几个客户,对了,程稼和回来了,我下午跟他把合同签了,原本想请他吃饭的,但他家猫生病了,他没空,我就没请他,也幸好没吃成,不然我就赶不上咚咚过生日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认识咚咚,但知道她在说客户儿子。

    她还真见了程稼和,如他所料,他心下了然,话锋一转,出声问:“客户儿子过生日,你送什么礼物给人家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咚咚喜欢蜡笔小新,我有买蜡笔小新的玩具和小东西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回商绍城就彻底明白了,周砚之就是故意传瞎话,一定是岑青禾跟程稼和在一起的时候,就带着玩具,所以话到了周砚之嘴里,就变了另外一种味道。

    心下了然,他不着痕迹的卸下试探,口吻轻松的说:“吃完过来吧,我们今晚打通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不去了,你们打牌我也不爱看,今天下午有些累,我想回去早点儿睡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‘哎呀’一句,小声哄着道:“我们上午都在一起,又不是明天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撒娇的说了一句:“我还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心软,想答应吃完饭过去看他一眼,可她知道,一旦她落他手里,估计什么时候走,就不是她说了算的了,所以她一咬牙,狠心说道:“后天大后天放假,我两天都陪你玩耍,你说耍什么就耍什么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是猴子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忍不住笑,“我是猴儿,你耍我玩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每次都被她哄得无话可说,磨了几句,她都说下午累了,他也心疼她,只能无奈作罢,轻声说道:“那你吃完早点儿回去,到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,你们好好玩儿,祝你晚上大杀四方!”

    他轻笑着道:“嗯,赢了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最爱花大家‘资助’的钱了,你努力,加油。”

    两人收个尾磨叨了能有一分钟,挂断电话,商绍城心情倍儿好的折回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来到麻将桌处,替补把位置让给他,他刚一坐下,陈博轩就抬眼问:“烟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没去楼下拿烟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这里就有洗手间,你跑出去干嘛?”

    沈冠仁早就发现,商绍城全身上下,携带物只有手机,看破而不戳破,暧昧一笑才是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所以商绍城才总说陈博轩傻,不仅智商低,眼神儿还不好。

    另一边,岑青禾陪着客户一家三口一起吃了顿饭,席间气氛很是欢乐,岑青禾也很久没热闹过,关键是不用费心力,大家坐在一起像是朋友跟家人一样,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吃完饭切蛋糕,大家一起说生日快乐,咚咚闭眼许愿,他妈妈说前面两个愿望可以说出声,所以咚咚闭眼道:“我希望爸爸妈妈可以不要那么辛苦,等我长大赚钱,给他们买大房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岑青禾都觉得喉咙有些酸,就更别提咚咚父母,男人有泪不轻弹,所以笑着点头,视线看向别处;女人则直接红了眼睛,岑青禾伸手去挽她的手臂,小声道:“咚咚真懂事儿,长大一定会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女人点头,然后道:“第二个愿望,你祝福一下青禾阿姨好不好?”

    咚咚双手合十,对着蛋糕许愿,“我希望青禾阿姨越来越漂亮,每一天都笑,每一天都开心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心里,永远是那么单纯美好,岑青禾恍惚想到自己在这个年纪许下的生日愿望,无外乎是多些零食,多些玩具,跟小伙伴们可以一辈子当朋友。

    她笑着去摸咚咚的头,出声道:“阿姨争取每一年都给你过生日,等你长大一看,满屋子蜡笔小新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结束,也过了一个多小时,男人起身去买单,剩下几人穿外套往外走。

    来到店门口,岑青禾跟他们告别,因为大家方向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去坐地铁,岑青禾叫了辆计程车,往天府花园方向去。

    她下车后拿起手机给商绍城打电话,一边聊一边往小区里面走,她没回头,因此没看到紧随其后停在路边的,还有一辆计程车。萧睿坐在后座,透过车窗看着岑青禾的背影,他们公司聚会还没结束,但是怕她一个人太晚回家不安全,所以他早早在外等候,如今看到她安全到家,他心里才算踏实。

    司机也不瞎,看出萧睿在跟岑青禾,她的身影已经闪进小区里面,看都看不见了,可萧睿半天还没有下一步的动静,司机顺着后视镜看了一眼,但见他依旧维持着最初的动作,偏头望着那里,一如她还在。

    司机也是真纳闷,所以出声说了句:“喜欢人家女孩子,就要大胆的追,你长这么帅,还怕追不上?”

    萧睿心里很苦,像是压抑了很久,太多的话没办法对熟人讲,所以这会儿他开口,对一个陌生人低声说道:“我想娶她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低,但却带着明显的颤抖,隐约可闻哽咽。

    司机心下更为诧异,不由得转头去看,萧睿的面孔隐匿在一片昏暗之下,唯有一双眼睛,莫名的散着光亮,那是他的眼泪,那么爱她,但却求而不得,只能默默地看着她,任由她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商绍城报平安,电梯里面没信号,所以她进电梯之前就跟他提前说了晚安。

    上了楼,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,家里面灯是亮着的,蔡馨媛的鞋也在门口放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换了拖鞋往里走,人刚到客厅,蔡馨媛就从卧室里面出来,诧异的道:“欸?你没去找商绍城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包放在沙发上,像是有些疲累,所以声音不大的说道:“我今天在公司附近看见萧睿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馨媛明显的神色一变,顿了两秒才道:“打招呼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屁股靠坐在沙发上,抬眼看向蔡馨媛,不答反问:“你跟萧睿早就见过了,怎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她没生气,只是觉得自己被隐瞒了,如果早知道,今天在街上也不会如此突兀。

    蔡馨媛眼睛左右一转,稍稍压低声音回道:“我看见萧睿也吓一跳,还以为他在冬城,谁知道他突然来了夜城,还就在咱们公司附近上班,你现在跟商绍城处得好好的,我何必给你添堵。”

    添堵两个字一出,岑青禾本能的皱眉,出声反驳:“我没觉得堵,我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之后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,忽然一股强烈的酸涩上涌,岑青禾自己都控制不了,登时眼泪涌上眼眶。

    鼻间充斥着浓烈的酸味儿,她喉咙发紧,却自己强迫自己,哽咽着说:“我从来没觉得萧睿有什么不好,他有权利出现在任何地方,我就是……就是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没忍住,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,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岑青禾固执的抬手抹去,她想告诉蔡馨媛,萧睿到底有多好,他们分手与萧睿个人没有丝毫关系,他不仅可以出现在她面前,他好到可以出现在任何人面前,她看见他不会心里泛堵,有的只是无尽的酸与愧。

    即便分手也不是她铸成的错,可是萧睿的痛苦,是她带来的。

    好多好多的话,岑青禾好想一股脑说给蔡馨媛听,可她没出息,她讲不出来。

    情绪突然就失控了,岑青禾垂下头,手背挡住眼睛,不停的啜泣。

    蔡馨媛就知道会这样,萧睿是岑青禾心里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,哪怕她现在跟商绍城谈得好好地,但萧睿的出现,势必会让她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走过去,蔡馨媛抽了纸巾递给岑青禾,安慰道:“好了,别哭了,你今天看见他,他跟你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等到情绪慢慢回归稳定,红着眼睛回道:“没说什么,就说有空打电话联系,等到过年回家聚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这不没说什么嘛,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的苦痛,这回连蔡馨媛都理解不了。萧睿来夜城,不是为了找工作的,他是来找那个早已丢失的承诺,找曾经的那个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阴阳鬼帝〕〔渡鸭之宴〕〔这个快穿有点甜〕〔嫁给反派小叔子(〕〔(综武侠网游)没有〕〔引凤决〕〔小奶狗养成日记-朦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[穿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