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星空远行〕〔龙神系统之剑下亡〕〔智械师传奇〕〔阴气撩人:鬼夫夜〕〔凶兽的杂货铺〕〔医圣小农民〕〔帝少专宠小萌妻〕〔人族尊严〕〔荧月为青〕〔快穿之花式逆袭男〕〔凌玄同尊〕〔天界帝国志〕〔为将死之人献上卡〕〔英雄联盟之王座之〕〔北道天狼〕〔枕上婚约:古少宠〕〔极幻之道〕〔动力之王〕〔升职宝典〕〔九十年代福气包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30章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
    :

    周砚之来夜城的主要目的不是庆祝陈博轩新店开张,而是要追一家医院的女医生。

    既然来都来了,他就过去那边看一眼。

    人来到夜鼎纪三楼,推门进去,里面热热闹闹开了几桌,有人打牌,有人打扑克。

    周安琪抬眼看见他,出声叫道:“二哥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喊他二哥或是砚之哥,周砚之笑得像朵桃花,灿烂无比,妖媚横行,点头过后,眼睛在屋中扫了一圈,很快便发现最里面的一桌,背对他正在抽烟打牌的商绍城。

    北方屋中都很暖,所有人都没穿外套,商绍城一身墨绿色毛衣,袖子撸到手肘处,露出精壮结实的小臂,左手夹着烟,右手码牌,周砚之走到他身后的时候,他打出一张二饼,下家陈博轩喊了一声‘碰’,然后抬眼对周砚之道:“二哥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应声,随即单手搭在商绍城所坐的椅背处,似笑非笑的问:“绍城,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回头也知道是周砚之来了,上次海城碰面,周砚之在桌上撩岑青禾,故意挑拨离间,他都没跟他算账,因为晓得他这种人的性格,典型的拿别人不和当笑话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他一进门就问岑青禾,商绍城心底不爽,冷漠回道:“上班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像是没听出商绍城的冷淡,只自顾自的笑说:“你到底懂不懂怜香惜玉啊,女人是靠养的,你怎么能放手让她一个人出去工作?”

    商绍城抿着好看的唇瓣没出声,对桌沈冠仁淡笑着说道:“我觉得这样很好,自力更生,两个人在一起还是单纯一些的好,只谈爱,跟其他的无关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眼皮一掀,看着沈冠仁说:“你跟孙筱菲怎么样了,你爸妈还不同意你们结婚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沈冠仁眼底很快闪过了一抹什么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二哥,你真有一颗胸怀天下的心。”言外之意,就是他谁都惦记,谁都打听。

    周砚之怎会听不出他的插科打诨,他笑着道:“没办法,谁让你们都比我小呢,我也是操心的命。”

    麻将桌上另外一个男人道:“砚之哥你就直说得了,你就是爱八卦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马上眸子一挑,出声反驳,“我可不是这种人,我跟别人可以八卦,对你们,我那都是哥哥对弟弟的心。你说冠仁跟孙筱菲异地也就算了,人家两个处的年头久,也就是没结婚,不在眼前看着,心里也放心;但绍城你就不对了,女朋友刚处没多久,就让人大冷天在外面跑来跑去,你也不知道心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听这话,下意识的侧头抬眼看向他,淡淡道:“你看见她了?”

    周砚之坦然点头,“是啊,我看见她跟个年轻小伙子一起进饭店,别说哥哥没提醒你,那小伙子长得可挺帅气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促狭意味十足,铺垫这么久,也就是为了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她去见客户,跟我说了的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马上佯装惊讶的说道:“现在客户对工作人员都这么好了吗,还送公仔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桌子另外三人,全都抬眼朝他看来,顺带着打量商绍城脸上表情。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:“我女朋友是喜欢公仔,她对客户又很好,送个礼物很正常,毕竟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想看商绍城的热闹,见他非但不慌,反而帮岑青禾在说话,这反应着实有趣,都快跟他想象中的商绍城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周砚之当即唇角高高扬起,笑着说:“有胸怀,男人就该大气一点,女朋友漂亮招人喜欢是很正常,下次我也送她公仔,她是喜欢蜡笔小新吧?”

    他越说的有鼻子有眼,商绍城心底越狐疑,岑青禾之前跟他说过,她不是很喜欢蜡笔小新,觉得小新很色,而且长得帅的年轻小伙子……商绍城脑中不由得浮现出程稼和的模样。

    心底想归想,商绍城面上不动声色,开口回道:“不用你破费,她喜欢什么我会买给她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嬉笑着说道:“客气什么,你女朋友就是我弟妹,对她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不爽又拿他没辙,因为深知周砚之这人,你越是不让他做什么,他就偏要做什么,所以商绍城都不敢警告他,让他离岑青禾远点儿。

    周砚之上商绍城身边一通酸,没看到预想中的不悦表情,倒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惊喜。他所了解的商绍城,可不是个会允许女朋友在外有丁点儿桃花的男人,但他如今三番五次的维护岑青禾,哪怕‘亲眼见到’都不信,这让周砚之觉得分外有趣,到底岑青禾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能把商绍城搞到深信不疑的地步。

    撩了一溜十三招,周砚之从他们这桌走开,去到周安琪那边玩儿。周安琪的女性朋友都很喜欢周砚之,看他走来,主动挪了半个椅子给他。

    周砚之平时的性格,一定就凑过去坐了,但他今天却没坐,而是笑着说:“哥哥名草有主了,不方便趁着女朋友不在身边,跟其他异性过密接触。”

    戴发箍的女人闻言,抬眼笑道:“这不像二哥一贯的作风啊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伸手指了指她,笑说:“作风可是个大事,不要随便挂在嘴边,损人品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听见刚刚周砚之在商绍城那边说了什么,她很想细问怎么回事儿,但人多又不好开口,只能叫旁人过来顶一下,起身拉着周砚之往外去。

    周砚之被拉出来,出声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周安琪微微蹙着眉,抬眼问:“你说你看见岑青禾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了,他们有没有做什么出格举动?”

    周砚之一脸无语相,几秒后才道:“你这表情是想抓岑青禾的把柄,还是替商绍城抱委屈?”

    周安琪想也不想的说:“她要是敢给商绍城戴绿帽子,我第一个饶不了她!”

    周砚之摇着头,悻悻道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大房,哪来的集体荣辱感?”

    周安琪气到变脸,瞥眼瞪他,“你能不能别损我?”

    周砚之抬手摸了下周安琪的头,柔声说:“我都有点心疼你了,我妹妹这么好,有钱,有长相,有能力,关键还一根筋都在商绍城身上,那小子真是没福气,就是看不上你,你也就是脾气大了点,如果脾气能改改,绝对这个。”

    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周安琪没空跟他开玩笑,抬手挥开,皱眉道:“你赶紧说看见岑青禾跟谁在一起,是上次那个程稼和吗?”

    周砚之道:“还真不是,是另外一个,长得还挺帅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蹙起眉头,满眼深恶痛绝的嫌弃,那感觉像是坐实了岑青禾水性杨花,如她所想,贱货一个。

    心底气不打一处来,她抬眼磨周砚之,问他:“你怎么不拍照?”

    周砚之漂亮的眸子挑起,嫌弃说:“我又不是狗仔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说:“凡事都讲证据的,你拍了他们照片,我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伸手拍拍周安琪的头,轻声道:“你别疯了,多大点事,其实也没什么,我就是故意逗逗商绍城,看他是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眼睛一瞪,看向别处,憋气的说:“他是鬼迷心窍了,那女人说什么干什么他都信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似笑非笑的说:“是啊,这倒是让我想不到,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为别人开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心烦气躁,一直在怪周砚之办事不牢靠,周砚之心里冤,忍不住道:“不是我说,你再这么作,商绍城也不会跟岑青禾分手,我上次跟你说的都是好话,听不听看你自己,可别说我没提醒你,商绍城对岑青禾不像是玩玩而已,你有这时间磨我,不如多想想怎么改一改臭脾气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一口气顶上来,刚要反驳,可是对上周砚之那张突然淡漠的脸,她又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别看周砚之平时吊儿郎当,一副没正行的样子,那是没人见过他真正发脾气的时候,周安琪还是挺怕他的。

    生生吞回这口气,周安琪眼球一转,低声说:“你也不帮我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道:“你还让我怎么帮你,要不要我把商绍城绑你床上去?”

    周安琪当即嗔怒着抬手推打他,“你烦不烦啊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笑道:“别笑,绷住千万别笑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周安琪更控制不住唇角勾起,满眼含笑。

    周砚之‘啧啧’出声,摇着头说: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等我回家跟爸妈说一声,要不干脆把你送商家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周安琪表面上不好意思,其实心里还是心花怒放的。她真的很喜欢商绍城,从小就是,他越是不搭理她,她就越是要让他喜欢。

    她经常反问自己,她到底哪里不好,哪里配不上他?

    答案是,没有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人不说,只有她才配得上商绍城,只有他们两个才最合适,所以她也搞不懂,商绍城为什么护着岑青禾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给个解释,那她只能相信,是岑青禾在蛊惑商绍城,商绍城是被蒙了眼。

    她不怕,有这么多人站在她这边,就连商绍城爸妈都很喜欢她,商家的户口本上只能有她周安琪的名字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