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逍遥股少〕〔青春在左,时光在〕〔混沌天灵根〕〔赶尸禁忌〕〔重生渔家有财女〕〔末世之孤城〕〔一级警戒:首席大〕〔异界魔王:腹黑娘〕〔重生七十年代:军〕〔盛世茶都〕〔无限之进化之塔〕〔独家宝贝:甜妻娶〕〔问道章〕〔神话之我是传奇〕〔虫屋〕〔独君情〕〔我家老婆可能是圣〕〔迦勒底的黑发骑士〕〔大师下凡〕〔勇者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29章 愿人生只如初见
    :

    来到酒店大堂,岑青禾掏出手机刚想跟商绍城联系,恰好一个电话打进来,上面标注着客户信息,是岑青禾刚刚入行结识的老客户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笑着道:“陈姐。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女人热情的声音:“小岑,在上班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在外面,没在公司,怎么了陈姐?”

    女人说:“今天我儿子过生日,我们一家在你们公司附近的百客吉饭店,想着你在附近就过来一起吃顿饭,咚咚说想你了,问你有没有时间过来,他想跟你一起吃生日蛋糕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家三口都是外地人,来夜城打拼十几年,之前一直蜗居在不足四十平米的出租房里,后来好不容易攒齐首付,买了套盛天旗下开发的商品房,是岑青禾来盛天工作不久结识的客户。当初他们搬新家的时候,岑青禾还送了乔迁礼物,她儿子读小学一年级,成绩很好也很乖,岑青禾之前也有买玩具送给他。

    突然接到这样的电话,岑青禾心底先是诧异后是喜,偌大的夜城里面,绝大多数的人都过得很不容易,身在异乡,还能被别人惦记的感觉,着实让人心生温暖。

    所以岑青禾几乎没有迟疑,当即笑着回道:“好,那我现在过去,估计得半个小时,你们先吃,别等我。”

    女人把电话给了儿子,男孩儿还带着稚嫩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,“青禾阿姨,我想你了,我们等你一起来切蛋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等着阿姨,阿姨马上飞过去给你庆祝生日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脚下生风,快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托了这个职业的福,岑青禾现在每天到处跑,从市中可以跑去六环,短短几个月时间,夜城被她跑了大半,现在基本客户说个地方,她都能摸过去。

    以前是路痴,现在是雷达。

    在回公司的路上,岑青禾又去了趟玩具店,她记得咚咚喜欢蜡笔小新,所以买了很多有关蜡笔小新的周边产品,有文具也有玩具。

    左手搂着个一米多高的巨大小新公仔,右手拎着包和购物袋,岑青禾站在街口打车的时候,都被人围观了。

    踩着时间,她在半小时内赶到百客吉饭店门口,公仔太大,挡住了车门,她只能先把公仔推出去,自己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包装袋很滑,东西又太大,岑青禾一个没揪住,公仔掉在地上,她赶紧弯腰去捡,与此同时,视线所及范围内多出两条腿,穿着蓝色牛仔裤跟白色球鞋。

    一双手指修长白皙男人的手,帮她抱住公仔。岑青禾下意识的开口:“谢谢,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抬起头,岑青禾看见面前人的脸,登时神色大变,愣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萧睿穿着黑色的短款外套,肩头一圈是长长的狐狸毛,他好看又熟悉的面孔一如往昔,干净,纯粹,让人忍不住停留注视。

    他一手夹着公仔,另一手把她往旁边拉了下,帮司机把后车门关上。

    司机把车开走,两人身边一下子空了不少,岑青禾终于回过神来,抬眼看着他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夜城的?”

    萧睿神色坦然的说:“来了有半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的脸,莫名的有种太熟悉,反而熟悉到陌生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的气色比当初在冬城住院的时候好了一些,只是一如既往的瘦,以前印象中他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,但是现在,颀长身体包裹在蓬松的羽绒服下,能明显觉得里面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淡定一些,可是脑子不受控制的一片发白,她语塞,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才道:“怎么来了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,我们好出来聚聚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自己心里都在骂,好虚伪。

    明明很怕在这里见到他,明明不想也不敢跟他见面,可却一开口,就是令自己都生厌的违心话。

    萧睿面带微笑,出声回道:“之前跟馨媛在路上碰见,她也说有空聚聚,你们都挺忙的,我问了,她过年回安泠,你不也得回去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完全不能思考,只下意识的点头,“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萧睿说:“我们等回家有空了再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挤出笑容,应声道:“行。”说完,又觉得回的太少,所以主动问道:“你在这附近上班吗?”

    萧睿点头,“就前面国贸大厦,跟你们对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点头,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准备留校读研了?”她看着他,像是明知故问,又似是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萧睿却始终面色如常,出声回道:“之前住院耽误了一段时间,我也不想占着学校的名额,有很多人想留校,正好让给他们,我也想出来工作一下,不然真要一辈子留在学校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他唇角勾起,笑容漂亮而干净,让岑青禾想到前几天夜城下的一场大雪,仿佛漫天遍地,触目所及,皆是干净而纯粹的颜色。

    她突然心里难过到想哭。萧睿,他向来活得简单,说他无欲无求不可能,但他要的一直都是小幸福,稳定而待遇不错的工作,每天朝九晚五,可以有大把的时间陪她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也是这般的‘不思进取’,从没有任何宏图远志,只要自己活得开心安逸就好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变了,他也放弃了家中稳定而优渥的待遇,跑到夜城来孤家寡人,寂寞受罪。

    她在一瞬间觉得他放下的不是利益,而是他曾经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将他变成了这样……岑青禾看着他,要张开嘴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,这才勉强压下那股汹涌而来的酸涩感。

    轻轻点头,她忍着眼眶中的薄雾,骗人骗己,微笑道:“也好,夜城机会多,你又这么厉害,一定能混出个名堂来。”

    萧睿面不改色,笑了笑,然后道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瞥了眼身后百客吉饭店,出声回道:“我有个客户儿子过生日,叫我一起来吃饭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萧睿道:“正好我们也在这儿聚餐,走吧,我送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一起迈步往里走,她要接过他怀中的大公仔,他很自然的说了句:“我帮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别提多难受,那感觉像是熟到不能再熟,亲到不能再亲关系的两个人,一刹那间,就要退回到最初的位置上去。从陌生到熟悉,他们给了彼此互相认识的时间,可是从熟悉退回到陌生,老天没给过他们任何机会,有的只是决绝和无情。

    冬天北方气候干燥,很爱静电,岑青禾最怕这种季节伸手去触碰带铁的东西,比如上下车哆嗦着不敢碰车门,进出饭店不敢去碰门把手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店门前,岑青禾正想着把手藏在袖子里面,用拳头把门推开,结果袖子还没拉下来,萧睿已经抬手帮她把门推开。

    一如从前……却分外伤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许多画面,那些个他情愿帮她挡下所有不愿的片段。他对她真的很好,好到无可挑剔,好到跟他分手,她满心愧疚。

    走进店里,岑青禾忍着心下酸涩,故意面色如常的说道: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把公仔递给她,她继续道:“你快去聚餐吧,有空给我们打电话,平时再忙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微笑,“好,你也去吧,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曾经除了家人之外最亲密的人,如今再见不是其他,还能笑着打声招呼,她应该心里感恩才对,可岑青禾却宁愿不要再见。

    刚一转身,她眼睛就红了,心里实在是难受的不行,她没有马上去找熟人,而是先闪身去了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躲进洗手间里面,她当即抬手抵住鼻尖,那里太酸,酸到喉咙发紧,像是活生生被人给卡住一般。

    原地站了半分钟,待酸劲儿逐渐褪去,岑青禾抬眼看向对面镜子,她眼中带着一层薄雾,这还是强忍着不哭的效果,可眼球还是略微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张开嘴,她深呼吸几次,用理智去调节情绪。

    没事儿,没事儿的,时间一久,大家都会慢慢忘记,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整理好心情,岑青禾抱着公仔,拎着购物袋重新出去,找到客户一家三口,她笑着递过礼物,出声道:“咚咚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男孩儿双手抱着腰围巨大的公仔,出声说:“谢谢青禾阿姨。”

    男人起身道:“小岑,快坐。”

    女人也说:“你看你,让你过来吃顿饭,你还买东西,下次再这样就不叫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我是送咚咚礼物,我跟咚咚是好朋友,可不是送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说笑着落座,岑青禾努力不去想,她跟萧睿是身处同一家饭店。

    店外,街上正堵车,周砚之坐在计程车后座,眼睛望着百客吉方向,刚刚岑青禾跟萧睿一起走进去的,他可看得清清楚楚,而且萧睿怀里还抱了个公仔,别说这公仔是他买来送自己的,不是他送岑青禾,就是岑青禾送他。

    漂亮的脸上带着几分玩味笑意,他好想又找到新的槽点了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,他低头一看,随即接通。

    周安琪问他什么时候到,他说:“快了,有点堵车,又看了个热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