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侠之剑噬天下〕〔快穿:男配稳住不〕〔萌宝来袭:爹地追〕〔第三人称谋杀〕〔鬼手神医:王妃请〕〔养鬼为祸〕〔变身之九尾狐仙〕〔网游大魔王〕〔时空禁咒:弑妖师〕〔进化乐园〕〔从商二十年〕〔医武传奇〕〔明月夜将行〕〔猛鬼将至〕〔画线人生〕〔浮生红妆〕〔我的媳妇是大佬〕〔藏地追踪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武照诸天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28章 先斩后奏
    :

    萧睿……

    岑青禾仿佛好久没有想起他,可当他的形象突然出现在脑海中,她心底那股突如其来的沉重隐痛,让她清晰明白,她永远不可能真的忘记他。

    拿着金佳彤的手机,岑青禾呆呆的愣在原地,双眼穿过马路看着街对面,失神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金佳彤先是诧异岑青禾脸上的表情,随即顺着她的视线往街对面看。附近是繁华cbd区域,商务楼鳞次栉比,大几十上百家公司都聚集在附近办公,街上行人匆匆,金佳彤不知道岑青禾在看什么,只诧异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收回失神的注视,晃了一下才说:“没事儿,刚刚好像看见个熟人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问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岑青禾自己都不相信萧睿会出现在夜城,所以随口回道:“估计是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把手机递给金佳彤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了公司,各自忙自己的,岑青禾去休息室取合同,脑子里面盘旋不散的一直是刚刚那个男人一闪而逝的侧脸,怪就怪她视力太好,隔着那么宽的马路,一般人连对街人的脸都看不清,可她却一眼就觉得那人像极了萧睿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敢肯定,毕竟只是一眼,而且于情于理,萧睿也不会出现在夜城才对。

    她想的出神,随身带着的手机突然响起,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心底更慌,岑青禾哆嗦了一下,这才掏出手机,是商绍城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滑开接通键,轻声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刚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忙完就过来吧,我们一会儿去三楼打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压下异样情绪,附和道:“多赢点儿钱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不在,都没人教我那套邪门歪道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岑青禾有说过一套打牌招财的门路,比如坐北朝南,背后不能对着洗手间等等。

    闻言,她淡笑着道:“反正你也不缺钱,赢了当然好,输了你也不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出去打拼赚钱,我在这儿吃喝玩乐,总觉得有点儿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中带着几分调侃,岑青禾笑说:“我负责赚钱养家,你负责貌美如花。”

    他也笑了,轻声说:“等我回头给你暖床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大,但却特别暧昧暖人,岑青禾隔着手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忍不住嗔怒着道:“小点儿声,你身边有人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在门外抽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抽抽抽,我看你最喜欢烟,那烟是什么好东西吗?“

    商绍城不怒反笑,岑青禾问: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喜欢听你唠叨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小声嘀咕:“给你贱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给他贱的,别人说好话他都未必乐意听,但岑青禾数落他,他都觉得高兴,这不是贱皮子是什么?

    她站在私人储物柜之前跟他聊天,等到休息室进来其他人,她小声道:“你去玩儿吧,我收拾一下要去见客户,对了,晚上我要跟程稼和签合同,就算他不请我吃饭,我也要请他吃饭,你别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坦荡,商绍城话锋一转,不情不愿的道:“吃饭就给你们半小时,我掐着点儿呢,时间一到我就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是故意耍小脾气,并不是认真的,所以挑衅的问:“半小时,你让我请他吃米线还是麻辣烫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你请他吃西餐,用不用把蜡烛也点上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用白蜡烛,到时候你再叫人送俩花圈过来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对他就得这态度,别一副欠他人情的样子,你什么都不欠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啰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提点你,最好别色迷心窍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眼里只有你,我就能看见你,其他人在我眼里跟空气一样,而且我近距离一看,发现他根本没你帅,你甩他十条街外带两条胡同,我疯了放着你不要,看上别人?”

    她用嫌弃的口吻夸赞他,更显真实。商绍城终于心满意足,放她去工作。

    岑青禾挂断电话,把早就做好的合同从柜子里面拿出来,她刚关柜门的时候,斜对面的同事笑着道:“跟男朋友打电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勾起唇角笑了笑,“啊,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哄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顺毛驴,得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们看看,知道你谈恋爱,都没见过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他脸皮薄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同事道:“通常长得帅又有个性的男人,才能让女朋友哄着,我看不是他脸皮薄,是你故意要藏着他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道:“真没有,改天有空碰见了,一定介绍你们认识。我还有事儿,先走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拿上东西,岑青禾跟对面人打了声招呼,赶紧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一来二往,加上打岔,岑青禾也暂时忘了萧睿的事儿,先去跟约好的客户见面。

    忙到晚上五点多,岑青禾又打车直奔盛天酒店,她是到了之后才给程稼和打电话,程稼和接通之后,让她去一趟楼上房间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多留了一个心眼儿,淡笑着问道:“你是有其他事吗,如果有事我不着急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抱歉说道:“夏洛特生病了,我正在喂它吃药,有些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不好再说别的,只能问了房间号码,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程稼和住楼上总统套房,她按下门铃不久,房门打开,程稼和一身白色衬衫,怀中抱着白色大猫夏洛特,夏洛特蔫蔫的,一只爪子扒在他衬衫领口处,像是情人间的缠腻。

    程稼和看向门口的岑青禾,出声道: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事儿,夏洛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稼和闪身让她进去,“我正在给它喂药,它很不喜欢吃药,从小就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着他往里走,出声说:“严重吗,要不要去宠物医院?”

    两人走至套房客厅,程稼和示意岑青禾坐,然后道:“它以前受过伤,所以很惧怕进医院,我也不想给它造成阴影,一般都是自己给它喂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往茶几上一扫,果然上面都是药盒跟冲剂。

    夏洛特赖在程稼和身上不肯下来,他只好抱着它,对岑青禾说:“麻烦你帮我拿下合同和笔,我现在签。”

    人家心头宝都病成这德行了,就算岑青禾心里想避嫌,想快点儿走,但嘴巴也不好直说,只能道:“我不着急,有什么能帮你的吗?”

    程稼和问:“你一会没事吧,会不会耽误你时间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义气劲儿又上来了,爽快回道:“没事儿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抱着夏洛特,指挥岑青禾把桌上哪盒药拿出来,用杯底碾碎,然后再跟冲剂搅拌在一起,岑青禾一一照做,都准备好之后,把抽好药的针管递给他。

    夏洛特是真的很怕吃药,她刚一走过去,它忽然‘喵’的一声,抬起爪子朝岑青禾呲牙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喜欢带毛的动物,但她怕挠人的,比如说猫。

    它这一声,直把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鞋跟撞在茶几腿上,一个踉跄,险些没歪倒。

    程稼和本能跨步上前,想要扶她,岑青禾却害怕他怀里的夏洛特,所以抬手示意他别过来。

    程稼和只好站在原地,眼带担忧的问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头皮都麻了,咕咚咽了口口水,违心的摇头,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把怀中夏洛特搂紧了,看着她说:“不好意思,吓着了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来,“还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我先把它抱卧室去,你稍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往回走,岑青禾心底余惊未退,暗道幸好她躲得快,不然它准挠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程稼和走开一会儿,重新折回来,先是客气的跟岑青禾道歉,然后微笑着跟她聊天,期间岑青禾拿出合同,准备好笔。

    程稼和把合同拿过去,随意的翻看两眼,然后在最后位置签下名字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当面签下自己的名字,抬眼看着他道:“你今天要陪夏洛特,那我就不约你晚上吃饭了,你最近什么时候有空,随时联系我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原本我也想晚上请你吃饭的,没想到夏洛特突然生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说:“你也别着急,好好照顾它,实在不行再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几句,岑青禾主动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咱们有空联系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起身,程稼和送她出去,到了门口,她跟他告别,叫他不用再送,他很客气,还是亲自把她送到电梯口。

    电梯门缓缓合上,岑青禾脸上的笑容也不用再保持,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合同书,虽然中间日子拖了一些天,但从开始到现在,真的算是非常顺利了。

    打开合同书最后一页,上面分别写着两个人的名字:岑青禾,程稼和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计划,写岑青禾名字的这里,应该写章语二字的。

    她有心助章语上主管位,章语却无意提拔她,非但没有提拔之心,而是拿她当枪使,那就别怪她先斩后奏,是章语不讲情义在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人间极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