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21章 因为爱
    :

    海城比夜城温度高得多,夜城都零下了,海城还零上十度左右。商绍城跟岑青禾牵手走在街上,他没说打车,她就跟着他顺街往前走。

    路上,他先问她: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摇头,如实回道:“不冷。”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的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张口就来,“我坦白从宽的跟你讲,程稼和确实是昨天就打电话通知我,说中午不能一起吃饭,但是要约我今天来海城参加一场拍卖会,因为拍卖会上有一副梁同书的字,他爷爷很喜欢,你也知道,他在我这儿签了一笔大单,也是为了给他爷爷祝寿用的,所以我于情于理都不好拒绝。为什么没跟你说实话,因为我怕你不让我去,但我有自己的考虑,不管怎么说,程稼和是我大客户,我不能过河拆桥,就算是为了面子,我也得去。来了海城之后我还是良心发现的,我给你打了电话,但你手机打不通,我以为你在日本,谁晓得你已经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前面都是诚恳的语气,唯有最后一句,话锋一转,带着几分悻悻的轻嘲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是打算订今晚十一点四十五的飞机从东京回夜城,到地方凌晨三点,因为原计划一些事儿要晚上八九点才能办完,但日本那边提前了,我整个下午都有空,周砚之打电话过来,让我回海城聚一聚,我刚下飞机手机就没电,想吃顿饭就回夜城。原本我想给你一个惊喜,没想到,你先给了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掏出手机,当着商绍城的面儿查了一下机票时间,确实有一班是夜里十一点四十五从东京发,凌晨两点五十五到夜城。

    她收回手机,微扬着下巴回道:“那就都是赶巧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没有缓和,张嘴说道:“你不该为你的先斩后奏说点儿什么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不该瞒着你跟他偷来海城,我承认错误,那你呢,你跟那女的偷着见面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是周砚之打得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脸不屑,嗤声回道:“你别告诉我,是周砚之想见你,刚才饭桌上我都听出来了,明明是周安琪刚回国,她想见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定说:“我们算是小时候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追问: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不常见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斩钉截铁的说:“她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没否认,毕竟他也感觉得到,他只实话实说,“我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但你还是去见她了,今天她是借着周砚之的口,以后她也一样可以,是不是她想见你,只要周砚之打个电话就行?“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去见她,一来是看周砚之的面子,二来是看我们两家的交情,三来,周安琪确实算我从小认识到大的朋友,她回国,我于情于理都得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套用她的原话,说完之后不待她回应,漆黑的眸子盯着她,语气三分不悦七分隐忍的道:“我跟周安琪见面,好歹还有个第三人在场,你跟程稼和两人从夜城跑到海城,还跟他一起参加拍卖会,他不过是你一个客户,他给你钱,你给她房子,你不欠他什么,哪儿来这么大的义气,陪他来回跨省奔波?比起生气,我是不是该比你气更多?”

    他口吻还不至于发怒,但不爽已经很明显了,岑青禾也有些急了,当即出声回道:“我跟程稼和参加拍卖会,会场大几十人,你有第三人在场,我n多人在场,你觉得我跟程稼和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那我跟周安琪又能有什么事儿,你生不生气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周安琪喜欢你!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程稼和对你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本能解释,“他就是一客户,充其量算个普通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普通朋友还陪他从夜城飞海城,这要是以后混熟了,他还不一个电话就给你叫出国?”

    商绍城表情满是嘲讽,岑青禾看了来气,瞪眼问道:“商绍城你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劈腿了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看她,一边往前走一边道: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心情跟他开玩笑,拉着脸说:“那你什么意思,咱俩把话说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原本是很不爽的,但他心里明确知道,岑青禾不可能给他戴绿帽子,只是她这先斩后奏的行为,必须得管,而且她可以义气,但保不齐别人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。

    如今见她脸都气白了,他心底怒气消散不少,但面上却没表露出来,只径自回道:“有些事儿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还知道我见周安琪,你不爽,那你跟程稼和这么三番五次的见面,我心里怎么想?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讲理的人,她换位思考一下,商绍城确实舒坦不了。

    见她没说话,明显的气焰消散,商绍城继续道:“你不会跟程稼和有什么,我也不会跟周安琪有什么,但听到他们的名字,我们就会不爽,这是嫉妒,是本能,也是人性。你不喜欢我见周安琪,那我以后就不见她,如果不得不见,我会提前告诉你,你想去,我带你去,你不想去,我也让你心里有个底。今天这事儿确实是意外,如果你非觉得是我做得不对,那我跟你道歉,以后尽量杜绝。”

    他很冷静,也很理智,一番话说下来,岑青禾心底的躁火和怒火也随之散去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她轻声说:“我也有错,我不该瞒着你的,你不喜欢我跟程稼和见面,那我以后尽量少跟他见,为什么说尽量,因为合同还没签完,估计回去后还得见,但我以后不会跟他吃饭,也不会跟他参加公事以外的任何私人聚会。我知道你不差钱,也不在乎我是不是升职加薪,但我现在还挺有拼劲儿的,我想努力好好工作,总不能你都位高权重了,我还在底下打晃,给你丢面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认错态度都很诚恳,本来也就是一些误会闹得,如今说开了,他们又都是敞亮人,商绍城一直握着她的手紧了紧,侧头睨着她道:“用不着低着头,我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确实有这个习惯,诚心认错的时候,头会低下,一如小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闻言,她抬头瞥着他说:“我也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终于唇角轻轻勾起,俊脸上露出几分笑模样,低声道:“刚才跟我吵得脸红脖子粗,我都怕你爆血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翻了三百六十度,出声回道:“你刚才那架势,我还以为你头上冒绿光了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收回笑容,眼神恐吓她,“这种事儿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以前碍着上下级关系,他还能压她一头,可自打两人升级为情侣关系后,那吵架真是各凭本事,谁输谁赢不到最后一刻都未可见。

    两人打从见面,一直绷了一整顿饭,直到刚刚才把话说开,明明都不是好脾气的人,但就是耐得住性子,主要还是自信,凭着自己对对方的信任,笃定彼此不会出轨,所以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话说开了,大家心里坦荡,走着走着,岑青禾头一歪,靠着商绍城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人家桌子都没撤完你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撒娇道:“之前一肚子气,加上那个周砚之和周安琪,我看见就泛堵,没吃都饱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抿唇想了想,随即道:“吃好吃的,你提议,我来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吃饺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万万没想到,他会说吃饺子,明显愣了一下之后,她随即‘扑哧’一声乐出来。

    与他十指相扣,她另一手缠上他的手臂,贴着他笑道:“走,就去吃饺子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满是温柔宠溺,唇角勾起,出声道:“你也就敢在饺子上装大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往他裤袋处一拍,挑眉道:“你的都是我的,我的还是我的,跟我还分什么彼此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睨着她,沉声说:“大街上,别乱摸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瞪着,“我乱摸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明明就拍了下他的裤袋,离他那儿远着呢。

    商绍城却道:“不给还要撩,你这种人就是欠收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切’了一声,不以为意的说:“谁敢收拾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目光灼热的盯着她看,像是要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,几秒之后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还有十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珠子滴溜一转,岔开话题道:“我们去哪儿吃饺子,这附近有东北饺子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带着戏谑的笑,只说了一个字:“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怂,每次聊到这个话题,她总要顾左右而言他,商绍城真搞不懂,她这么大年纪的人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怕啊,高中的时候听身边同学说,第一次疼得死去活来,差点儿要了半条命,这在她无比灿烂的青春下,埋了重重的一层阴影,也就是因为恐惧,她才迟迟没敢跟萧睿发生什么,约着等到结婚以后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当真是往事如烟,一吹就散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