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生一世笑皇图(〕〔鸳鸯恨:与卿何欢〕〔舰娘之幻想提督〕〔隐婚试爱:娇妻,〕〔重生校园:学霸女〕〔难道我是神〕〔至尊特工〕〔天庭兵王〕〔我不是保镖〕〔漫威之变身超女〕〔启禀王爷:王妃,〕〔旅法师的学霸系统〕〔我已经没钱守护阿〕〔无敌位面之子〕〔麻辣小村姑〕〔我是游戏女神〕〔龙抬头〕〔妖孽皇帝小萌后〕〔邻家美姨〕〔围棋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11章 十八里相送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怕商绍城一时脑热,不管不顾,到时候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所以这功夫她只得好声好气的哄着,尽可能的弥补那啥不满对他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伸手轻拍着他的后背,她柔声道:“一咬牙一跺脚的事儿,不琢磨一会儿就过去了,你是个要成大事儿的男人,怎么能在一个小破门槛面前摔了跤呢?我一直把你当我偶像的,偶像就得有个偶像的样子,来,让我看看,淡定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她身体往后,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看了眼商绍城,他俊脸上带着明显铩羽而归后的颓败感,要男人求而不得,这考验确实挺折磨人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岑青禾自己都觉得,要不然算了,干嘛计较这十天八天的功夫,可是转念一想,她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他,已经耗了这么久,所以也不差这十天八天。

    瞧出他不是很舒坦的样子,她心疼的抬手去摸他的脸,微微噘着嘴,轻声道:“我不是存心惹你不痛快,等你生日那天,你要什么我都给。”回手一拍胸脯,她坦言道:“给我留口气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个没忍住,猝不及防的被她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看见他脸上的笑模样,她也知道他不会再生气,所以马上撇嘴说道:“是你自己说话不算话,说好了生日前都不拿这事儿威胁我的,现在隔三差五就整事儿,关键还得我哄你,我真是提心吊胆外带心力交瘁,这心都稀碎稀碎的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漂亮的黑色眸子微微一挑,出声说:“我又没生你气,是你自己小人之心,总觉得我会生气,我什么时候说我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嫌弃的说:“我要是不接着,你的脸都拉到裤腰带了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就是还用人说?

    商绍城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乐意哄我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因为在乎所以害怕对方有丁点儿的不开心,正如他也是把她供到心头上一样。有时他也爱‘作’,作完了让她哄着,心里倍儿舒坦。

    从前他懒得哄别人,也膈应让人哄,如今跟岑青禾在一起之后他才发现,有一种趣味叫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    即便陈博轩跟沈冠仁都说他现在越来越腻歪,但他不在乎,心里也美着,管别人怎么想,他高兴就行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他彻底恢复元气,这才抬手把他往后推了一下,佯怒道:“边儿去,戳这儿碍事,我给你收拾衣服,你看一眼时间,是不是得出门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的脸腾一下子就红了,没好意思抬头,她只垂着视线说:“去吧,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,岑青禾已经收拾好行李,正坐在床边等他。他看见她就说:“帮我穿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瞥,“用不用我帮你穿裤子?记吃不记打,是不是还想进浴室?你要是不想出门就直说,用不着这么折腾自己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一句话,让她几句话给怼回来,表情悻悻,他低声道:“一点儿情趣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想说,我有情趣的时候你是没见到,可她又怕这话挑起他的兴致,所以只是‘切’了一声,没说别的。

    他换好衣服,她跟他一起下楼,两人带着小二出门,他开车直奔机场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对了,先跟你报备一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目不斜视径自开车,她也口吻如常的说道:“我明天要跟程稼和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声音听不出喜怒的道:“心虚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回道: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?正好你不在夜城,别回头也为我趁你不在怎么样了,跟你说一声,我心里更坦荡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画给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替他跟你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表态,这事儿只有他跟程稼和心里有数,岑青禾不知道具体的,程稼和也不会跟她说,往后就看程稼和是什么态度,如果他胆敢有贼心,那就别怪他没有事先打招呼,他可要先礼后兵了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机场门口,两人下车,把小二关在车里。她送他进去,手牵手,她腻歪道:“你周一几点回来?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忙完了我就回来,订机票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去日本公出,工作归工作,私生活必须检点,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睨着她,故意道:“去一个地方就是要体验当地的‘特色’,不然不白去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,点头回道:“好啊,那咱俩自己玩儿自己的,你就别管我这两天干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马上沉声恐吓,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恃宠而骄,扬着下巴道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拿她没辙,气都顶到脑门子,可是对上她那张得意又挑衅的漂亮脸庞,他话一出口,气就泄了一大半,“路边的野花我看都不会看一眼,我人离开,把心放你这儿,你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经常跟她说情话,可是偶尔冒出一句来,当真让人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岑青禾能被他一句话挑得面红耳赤,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微垂着视线,勾着唇角,她只是笑,却不出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满是温柔,伸手摸了下她的头顶,他轻声说:“带小二回去吧,不用送了,我下飞机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舍,跨步上前,她抱住他的腰,把脸埋在他脖颈处,软声软气的说: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走,她已经开始想念。

    商绍城叫她说的心都无力了,抬手回抱住她,他轻吻着她的头顶,低声诱导:“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动了跟他一起走的念头,可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而已,毕竟屁股后面还一堆事儿呢。努力压下不切实际的想法,她仰着脸看着他,微微噘着嘴,满眼的不舍呼之欲出,“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应声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让她走,她非要把他送到不能再送的地方,两人告别的画面如果让陈博轩和蔡馨媛看见,一定要嘲笑他们是‘十八里相送,一步三回头’。

    岑青禾以前也没发觉自己这么矫情,商绍城也不是恋爱后第一次离开夜城,可是这一次,她格外的想他,可能是冬天的缘故,他走了,回去的路上都没人给她暖手了。

    她要看着他过安检,他却非要站在安检口看着她走,说真的,岑青禾转身离开的时候,莫名的委屈,想哭。

    终于咬牙跺脚离开机场,她刚打开车门坐进去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手机中传来商绍城的声音:“上车了吗?”

    她‘嗯’了一声,鼻尖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出她情绪不对,所以出声‘安慰’,“你要是实在不想让我走,我现在回去,你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岑青禾立马道:“你快走吧,祝你一路顺风,再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道:“这么快就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嘴说:“我现在一怕公司有事儿,二怕你跟我说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都是假的,我一试就知道某些人的虚情假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除非你现在要上火星,不然我不会挽留你的,去吧,好多日本的萝莉们正在向你招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不用激我,吊我这么久,我原封不动都给你留着,放心,我会给你剩一口气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口吻邪气而暧昧,隔着手机和整个机场,岑青禾愣是叫他说得心如鹿撞。

    到底没他脸皮厚,岑青禾恼羞成怒,说要挂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临了之前还撩了她一下,“青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抠着方向盘,整个人呈现出一股浓浓的‘小媳妇盼情郎’相,粉唇开启,她轻声应道:“嗯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磨磨唧唧半天才挂电话,岑青禾收回手机,深呼吸,感觉车内还存留着商绍城的气息。

    小二在后面坐着,她扭头伸手去摸它,自言自语道:“二,你爸把咱俩扔下,自己一人儿出去逍遥快活了,你说他是不是人吧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商绍城走了,小二今天也格外蔫巴,任由岑青禾摸着它两耳中间,它只是侧头望着机场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也不好受,伸手拍了拍副驾位置,“小二,上前面来,妈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二从正副驾驶之间窜过来,灵巧的坐在副驾上头,岑青禾系好安全带,掉头往回开。

    顶多也就十分钟的样子,她手机响了,单手握着方向盘,岑青禾拿出手机开了外音。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,“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想吧,我正准备带小二出去花天酒地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要不我把小二送去日本,你带我出去花天酒地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忍不住笑,“小二在我旁边骂你坑儿子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它比我过得滋润,我想在你家留宿都做不到,看看它,轻而易举登门入室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回头让小二给你讲讲,我睡衣是什么款式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