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放开那个女巫〕〔罪爱金水〕〔天降萌宝:总裁爹〕〔万古一拳女神〕〔无上道尊混都市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重生之侯门邪妃〕〔婚婚欲睡:顾少,〕〔与你共赏落日余晖〕〔强手致胜〕〔叶薇厉空烈〕〔宠宠欲恋〕〔我老婆是冰山女总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穿过风的间隙〕〔丑妃虐渣不从良〕〔联盟之魔王系统〕〔一夜沉沦总裁轻轻〕〔冰冷少帅荒唐妻〕〔欢乐农女:将军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09章 聪明人的回礼
    :

    程稼和目前入住盛天酒店,约岑青禾在酒店内的咖啡厅见面,岑青禾到的时候,他已经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等候,午后正是阳光充足的时刻,清冷的日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,折射在他身上,将他浑身上下蒙了一层薄薄的金边。

    他里面穿着衬衫,外面是一件浅黄色针织毛衣,带着无框眼镜,惊艳的长相,儒雅的打扮。可最引人注目的却不是他,而是他腿上一只鲜有杂色的白毛大猫,猫咪在他腿上慵懒舒服的闭着眼睛,他微垂着视线翻看一本古董图册,一人一猫,互不打扰,但又奇异的融合成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特别喜欢动物的人,尤其是带毛动物,所以她三步并作两步,走到程稼和对面,小声道:“程先生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抬眼看见她,但见岑青禾视线盯着他腿上的大猫在看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你的猫吗?”

    程稼和微笑着点头,随即正常音量道:“不用小声,它们没睡着,只是犯懒。”

    它们?

    岑青禾眼露诧色,马上在找白猫的其他同伴。

    程稼和下巴一抬,好心提醒她,岑青禾顺着他的视线往身后沙发处一瞧,呵,怪不得她没看见,一只几乎跟沙发靠垫一样颜色的小猫,蜷缩在靠垫后面,只露出半截屁股。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,马上道:“我能摸摸吗?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没关系,很温顺,不会伤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,赶紧轻手轻脚的坐在沙发边,然后慢慢拿开挡住小猫的靠垫,小猫睁着眼睛,那是两颗浅蓝色的大宝石,圆溜溜的,没有任何杂色,盯久了像是能把人催眠一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勾起唇角,然后伸手轻轻触摸,小猫不怕人,只轻轻扫着长尾巴。

    小猫四肢黑色,身体奶白,整张小脸像是从煤堆里面扒出来一样,分外搞笑。岑青禾是见过这种猫的,只是一时间想不到名字。

    侧头去看程稼和,她出声问:“这是什么猫?”

    程稼和道:“暹罗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点头,“对对对,烧锅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程稼和一时间没听懂。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给他解释,“脸跟没洗干净似的,我之前看见过,感觉跟北方锅炉房里面跑出来的一样,所以给起了个外号,烧锅炉的猫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听懂后,勾起唇角,轻笑着道:“幸好曼谷听不懂烧锅炉是什么意思,不然它一定想把脸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它叫曼谷?”

    程稼和应声:“它是我在泰国曼谷收养的流浪猫,我捡到它的时候,它才两个月大,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,只好叫它曼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曼谷小心翼翼的抱起,放在腿上,它是真的不怕人,黑色爪子扒着她的衣服,依偎在她身前。

    她重新抬眼去看程稼和腿上的白猫,开玩笑的问:“它不会也叫地名吧?”

    程稼和微笑着回道:“还真的是。”

    她美眸微挑,表示惊讶,程稼和说:“它是我在美国收养的,你可以猜猜它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试探性的问:“纽约?”

    他淡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她又问:“洛杉矶?”

    他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她视线微微眯起,放了个大招,“该不会是印第安纳波利斯吧?”

    程稼和唇角上扬的弧度变大,笑着回道:“那我平时应该不会轻易叫它名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忍俊不禁,出声说:“美国地名太多了,我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道:“夏洛特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见白猫耳朵往两边一撇,像是天线一样,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这是什么品种,好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布偶,美国本地的品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有些惋惜也有些感慨,“这么漂亮的猫,为什么会有人不要?”

    程稼和道:“我是在路边发现夏洛特的,当时它浑身都是血,受伤很重,应该是被狗或者其他的大型动物给咬了,我送它去附近的宠物医院,救了三天才宣布度过危险期。”

    虽然都是过去的事儿,可岑青禾听后仍旧心里难过。程稼和看出她眼神中的心疼,抱起白猫,他隔着桌子递给她,“你跟它玩一会,它很爱粘人。”

    这正中岑青禾下怀,她想玩儿还不好意思说呢。

    抬手接住白猫腰部,两人手指难免有些碰触,岑青禾没多想,程稼和却忽然问了句:“今天外面很冷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夏洛特抱在怀里,沉甸甸的,触手柔软温暖,抬起头,她随口回道:“是有点儿冷,昨晚雪下得不小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我帮你点杯东西喝,你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喝茶吧。”她都习惯跟他见面的时候,喝一杯清茶。

    程稼和叫来侍应生,帮岑青禾点了茶水和点心,待到侍应生走后,他偏头看向对面,岑青禾只顾着跟两只猫玩儿,仿佛忘记自己今天过来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说:“很喜欢小动物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应声:“不止小动物,其实我更喜欢大动物,但是一定要带毛,比如大象什么的,我就不怎么喜欢,没毛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笑问:“你自己有养什么动物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“别提了,别人是辣手摧花,我是辣手夺命,从小到大养什么死什么,后来家里人实在看不过去,给我买了两个小王……乌龟。”

    她差点儿没搂住,说买了两个小王八。程稼和是儒雅的人,她在他面前还是不好意思太过放肆,得端着。

    生生搂回来,岑青禾讪讪的笑着,“就连小乌龟在我手上都没活过俩月,后来我就不再养了,上天有好生之德,没必要这么残害生灵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跟她聊天,说他也很喜欢动物,但大多数都是领养和收养,品类繁杂,岑青禾甚至听到了几个陌生字眼,特别像是动物世界里讲说的那种。

    听到后来,她感叹道:“这么多动物,你家没开个动物园吗?”

    程稼和道:“有块地方,专门用来养这些大小动物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低调,但岑青禾已经猜出来了,有钱人,不在乎动物有多少,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时间,可以到江城,我领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时间一定去参观你的动物园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得都是岑青禾感兴趣的话题,所以她一时忘我,不记得正事儿,也没在意时间过去多久,直到对面程稼和接了个电话,低声道:“等我忙完的。”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,赶紧从包里面拿出文件夹,等到他挂了电话,她递过去,面带歉疚的说:“不好意思程先生,耽误你这么久,都忘记跟你聊正事儿,这是公司给出的两套方案,都有详细报价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莞尔一笑,“没关系,我不忙。”

    他从她手上接过企划案,看了能有一分钟的样子,垂着视线问:“你觉得哪一套更好?”

    岑青禾摸着怀中的猫,抬眼看向程稼和,出声回道:“第一套整体外观设计还是偏现代和时尚,公司可能是从你的角度出发,因为你是年轻人;第二套就要复古有年代感一些,因为我多了一句嘴,说你是为你爷爷庆生准备的,所以公司也从这方面考虑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你个人更偏向哪一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倒是喜欢复古一些的,等到建成后,里面放上程老先生的字画,想想都觉得古色古香,很有韵味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轻声道:“那就第二套吧。”

    他选择的很是容易,仿佛只要岑青禾喜欢就行,这是岑青禾第二次觉察出微妙的异样。很好的隐藏着心底疑惑,她面上不动声色,只如常问道:“程先生没有其他需要更改和完善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都挺好的,在建筑行业,盛天是专家,你们的团队也都很顶级,我挑不出什么毛病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看着她问:“刚才我看报价那里,地皮价格怎么少了五百万?”

    岑青禾坦然回道:“你是公司的大客户,工程方面又全权交由盛天承接,公司给大客户优惠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自己揽功,因为想起蔡馨媛的那句玩笑话,免得程稼和误会她对他有什么工作之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几句,程稼和说随时都能签约,让她准备一下合同。岑青禾顺势递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盒,微笑着道:“程先生,谢谢你上次送我礼物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看着礼盒,轻声说:“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们既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,一点儿小心意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说:“谢谢,我可以现在打开看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程稼和打开盒盖,将画框从里面拿出来,他就是学这行的,所以一眼就看出来,这幅画出自塞尚的手笔,是塞尚花卉静物图系列中的一幅,少说也得五十万起步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岑青禾,他微笑着道:“你也喜欢收藏画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回答:“不瞒你说,我不懂收藏,这幅画是我男朋友托我送给你的,谢谢你上次送我礼物,我们也不了解你喜欢什么,我说你喜欢收藏,他就说你应该会喜欢这幅画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坦然,程稼和心底明了,原来是男朋友借她的手来向他示威的,估计她都不清楚这幅画到底价值多少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