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女素心在玉壶〕〔红窗月孤眠〕〔阴命难违〕〔好久不见,季先生〕〔亿万爹地天价宠〕〔无限之十倍积分〕〔婚意盎然:绝色娇〕〔顶级权门:黑暗系〕〔重生之捉鬼天师〕〔厨妻当道:调教总〕〔邪骨仙风〕〔金融帝国之宋归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喜上眉头〕〔道天之上〕〔变身异界大法师〕〔王者荣耀之枪神纪〕〔海贼之海军鬼神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大仙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08章 人要逐利,也要义气
    :

    蔡馨媛被岑青禾问得一愣,顿了一下才说:“有什么情况有情况,我看你长得像情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我觉得你跟轩哥特别像,脾气也合得来,就是他有女朋友,不然你俩说不定真能凑一块儿试试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,撇嘴回道:“别瞎说,人家有女朋友,你跟她女朋友关系不还不错嘛,这种玩笑不能开,万一传到他女朋友耳朵里,还以为我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双手撑着下巴,眨着眼睛道:“欸,你跟我说实话,如果轩哥没有女朋友的话,你会对他来电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脸坦然的说:“会吧,我跟他是挺投脾气的,不过话又说回来,我俩才见过几次面,不是每一个聊得来的人都能当情侣的,你跟狗探还聊得来呢,你对他来电吗?”

    提到孔探,岑青禾立马翻了个白眼儿说:“那是我姐妹儿好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咯咯直笑,不知不觉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两人聊天中途,岑青禾手机响起,她拿出来一看,面色微变,“是章语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问:“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迟疑了数秒,点头道:“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滑开接通键,如常道:“章组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安静的坐在对面,看岑青禾怎么跟章语对话,章语问她:“青禾,跟程稼和见过面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见过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程稼和觉得那块儿地的开价有些高,他是有意愿购买的,我说我回公司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折扣。”

    章语问:“他有说想出到什么价位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给他看了照片,他直接说这块儿地没有咱们报价那么高,我看他的意思,也不会出到八千万,具体多少他没说,不过我估计如果公司不给他一个合适的价格,他不会花大价钱买一块儿空地,毕竟往后还要平地起楼,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章语沉吟片刻,随即道:“你还在忙吗?要不你有时间回公司一趟,我跟你细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刚见完客户,现在就有空,那我现在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边刚挂断电话,对面蔡馨媛就迫不及待的问:“你不说一口价,程稼和一点儿都没还价嘛,为什么要跟章语这么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答:“你傻啊,八千万是章语开的价,她现在巴不得弄一笔大单,直接把张鹏给拉下马,所以能敲一笔是一笔,我去那块儿地看过,位置是不错,但真的不值八千万。之前我以为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,所以她漫天要价,我也不得不跟她同流合污,但是现在一看,我们要各自为营了,我为什么还要帮她去宰程稼和?程稼和是不缺钱,但好歹认识一场,我不能拿人家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对岑青禾竖起大拇指,“义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道:“卖东西的人绝对不会赔,只是多赚少赚的问题,既然程稼和这单的业绩,我已经打算记在自己头上,那我无所谓是八千万还是几千万,反正这一单够我吃很久,人家信任我一回,我没理由不帮他省钱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开起了玩笑,“你小心点儿,这么为他省钱,回头人家再误以为你暗恋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翻,“也只有你才会这么见色起意,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这是为你着想,还有你家商醋坛,注意跟其他有钱帅哥的接触频率和尺度,万一醋坛子打翻了,够你喝几壶的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个岑青禾还忘了说:“我给你和佳彤一人一个的熏香球,你猜多少钱?”

    蔡馨媛没料到岑青禾会突然聊这个,顿了一下才道:“程稼和给的,也不会是便宜东西,不会好几万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脸无语,“商绍城说,如果是宋代宫里出来的,得十几万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美眸一瞪,“这么贵?”说完之后,她马上又补了一句:“那赶紧还给他,你还跟商绍城说了,他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唇角止不住的上扬,一脸得意的道:“我家绍城真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,他非但没生气,还给了我一幅画,让我拿回去还给程稼和,礼尚往来,交个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撇嘴,眼睛也是斜的,满脸鄙夷的道:“吧吧说这么多,感情就是为这句做铺垫呢,显摆什么啊,有完没完?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找了个有钱又情商高的男朋友,也不知道以前是谁天天抱怨,说人家变态,嘴损,不是人,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如数家珍,因为这些话都是以前岑青禾常常挂在嘴边上的,岑青禾闻言,马上皱眉制止,“不许你借机说我男朋友,这么烦人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气得脑仁疼,干脆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没空再跟她聊天了,拿着包站起身,她出声道:“我回趟公司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‘啧’了一声:“看你跟商绍城学的,越来越鸡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满脸的无所谓,甚至笑着说:“她不仁我不义,她坚持她的损人利己,我坚持我的先礼后兵,大家互相切磋,兵不厌诈吧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抱拳道:“军师先行,祝旗开得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她打了声招呼,离开咖啡厅,打车回公司。来到章语办公室,她跟没事儿人一样,如往常一般跟章语聊天谈公事,期间,岑青禾有意无意的说了句:“你当组长都这么忙,要是以后当了主管,岂不更得脚打后脑勺了?”

    章语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,感慨两句,随即说:“还有你啊,我当主管,一定提你当组长,到时候有你帮我,我也不会这么焦头烂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笑,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。打从入公司到现在,章语没做过什么明面上折损她们利益的事情,而且明里暗里还有拉拢偏帮之意,岑青禾曾单纯的以为,只要站了队,领头的就一定会保自己,她没什么宏图大志,只想出自己的力,拿自己的钱,可现实一滩浑水摆在眼前,她没办法独善其身,如今身临其境才更加明白,很多时候不是自己想要争第一,而是身边的环境逼得你不得不去争第一,只有最强才有说话权,不然只能沦为棋子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人乐意被人操控摆布,更别说是拿来当弃子,用完就扔。

    她已经点了章语,可章语还是选择欺骗,那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。

    “章组长,我觉得为今之计要想签下程稼和,我们一定要拿出足够的诚意,程稼和有意把展览馆的承建也交给盛天来做,那除去地皮本身的费用,建筑费,装潢费以及很多杂七杂八的费用,我们都可以获利不少。再者说,现在正是紧要关头,我们迫切需要一笔大单的业绩,所以我建议尽量压低巨额利润,别一开口就把大客户给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能猜得到章语的心思,估计以为她跟程稼和有私交,所以她开一回口,程稼和一定不好意思还价。如今她也用同样的手法去对付章语,以她的口说程稼和嫌贵,那就是真的贵了,如果公司不压价,程稼和不会签。

    果然,章语认真点头,眼底带着思索模样,沉吟一会儿才道:“这样吧,我让策划部提交几份方案和报价表上来,尽量给到程稼和最好的价位,你这边也辛苦了,两头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道:“应该的。”她为自己奔波,自然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平地起一座七八百平的展览馆,工程绝对不小,加之各种分类杂多的报款,一般策划部都要五天以上才给报价,但是三天之后,岑青禾就被叫到章语办公室,章语给了她两份详细的策划案和报价表,岑青禾一看,内容很详细,关键报价也都算公道。

    单从这速度就不难看出,章语是真的用心在催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拿这两份策划案和报价表再约一下程稼和,看看他是什么意思,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,如果有,我们尽快按照要求更改,尽可能的满足他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:“好,我一会儿打电话约他。”

    章语朝着她微笑,“青禾,真是太谢谢你了,如果没你帮忙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同样的微笑,出声回道:“你别这么说,是我谢谢你,给我锻炼和成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办公室中客套一番,等到岑青禾出来的时候,面上笑容褪去,有的只是看不出真实情感的公式化。

    职场如战场,一旦利益相悖,她们不再是同事,不是朋友,也不是上下级,抛掉那些虚伪的鼓励与不切实际的承诺,彼此之间只是一场赤裸裸的利益相争。

    在偌大的战场之中,有人争权,有人逐利,有人保位,有人图稳,形形色色的人,花样百出的手段,抢得头破血流,也只是为了更好地生活。

    岑青禾去到休息室,从柜子中拿出礼盒,然后打了个电话给程稼和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,手机中传来他悦耳的声音,“岑小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道:“程先生,你今天有空吗,我这边已经拿到详细的企划案和报价表,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食霸天下:傲娇夫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锦绣田园:独宠农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