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夜初〕〔八尾赤狐传〕〔欢乐农女:将军无〕〔锦衣卫之卧底江湖〕〔大唐南皇〕〔尸王宠妃之捡个尸〕〔月高亦寒〕〔悠闲修仙系统〕〔我有一本地狱书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六渡之逆斩苍穹〕〔财迷黑科技系统〕〔大叔,轻轻吻〕〔异界火影马甲系统〕〔大首长,小甜妻〕〔逐王〕〔名侦探世界里的巫〕〔武侠之侠客风云传〕〔一拳正义〕〔湖人总冠军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06章 动摇
    :

    张鹏不提正茬,岑青禾也不提,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,一杯茶喝了大半,到底还是张鹏主动挑起话题,他看向她轻笑着说:“上次的事儿,还生气吗?“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张鹏脸上笑意更浓,“蔡馨媛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装傻充愣,“啊,我早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张鹏说:“上次的事儿过后,我一直想找你跟馨媛吃顿饭,但最近你们都挺忙的,我也是,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张主管,你太客气了,上次的事儿我没放在心上,过去就过去了,而且馨媛确实做得不对,我也是,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张鹏微笑,“你们年轻气盛,我完全可以理解,我还怕你们觉得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露出笑容,“没有,张主管你教育的对,我跟馨媛都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张鹏轻轻颔首,随即话锋一转,出声道:“青禾,说句心里话,你刚来公司的时候,我就注意到你了,你为人性格比较直爽,喜欢有什么说什么,所以难免会跟周边的一些同事闹些小矛盾,当然了,我表面上都要批评,可我心里还是向着你的。但是你这性子也会吃亏,会被有心人拿来当枪使。”

    让岑青禾相信张鹏会跟她掏心窝子说话,她是不信的,只是他话里有话,她也就顺水推舟,看看他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张主管你的意思是?”她佯装听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鹏似笑非笑,故意卖了个关子,“我觉得你很聪明,有些话,我就不用明说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大抵猜到他想说谁,可还是明知故问:“你是说馨媛拿我当枪使?”

    张鹏闻言,马上出声否认,“当然不是她,你跟蔡馨媛的关系是从小玩儿到大的,我也看出你们两个的情谊不会受到利益影响,可不是每个人都是你从小玩儿到大的伙伴,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跟蔡馨媛一样,可以友谊第一,我是怕你这种耿直的性格会被人利用,白白给别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点的比较透了,岑青禾表情略有迟疑,过了几秒,轻声试探,“你是说章组长吗?”

    张鹏笑而不语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张主管,你是对章组长有什么误会吗,我觉得章组长人很好,从我们刚进公司就对大家很照顾,什么事儿都很耐心,我个人认为到目前为止,章组长没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鹏淡笑着回道:“所以我说你耿直,容易被人利用,人心可是隔着一张肚皮的,不是每个坏人脸上都写着‘我是坏人’四个字。”说着,他忽然半真半假的补了一句:“也有少部分人,比如像我这样的,其实我没你想得那么不好,只是我没某些人那么善于伪装和掩饰。”

    他这头忽然把矛头指向章语,而且是话挑明了说,岑青禾一时间很是意外,就算知晓他打什么牌,可也没做好应对的万全之策,所以她并不应声,只故意露出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张鹏见状,似是意料之中,径自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私下里都跟章语关系比较近,为什么疏远我,我心里也很清楚,可是青禾,我今天特别想跟你讨论一件事儿,你说一个坦然做‘坏人’的人好,还是一个伪装做好人的人好?”

    岑青禾哪里敢直说,她只一副迷茫的样子,顿了几秒才回:“张主管,你这话真是把我给问住了,说实话,大家都在一个公司工作,没什么是解决不了的,把话说清楚,也免得心里一直存疙瘩。”

    张鹏看着岑青禾,忽然道:“她想挤走我,自己当主管,你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咯噔一下,毕竟她也是‘同谋’,心虚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她严重怀疑张鹏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所以特地叫她来敲山震虎的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把矛头指向她,为今之计她也只好顺着话茬往下聊,“我不大清楚上层之间的事儿,而且就算清楚,我也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张鹏面不改色的说:“青禾,今天我既然叫你过来,就是想跟你聊一些真心话的,你可以忌惮,也可以怀疑,当然你也可以有所保留,这都是你的选择,我只说我想说和应该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公司也快五个月了,这么长时间,大家谁是什么样的人,你心里面也有数。上次你跟我吵架,细数我几宗罪,说我为难手下人,占大家便宜,你走之后我仔细琢磨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表情微妙,边点头边道:“你说的都没错,我是收了一些人的礼,甚至底下人一直在私传,说我跟这个有染,跟那个有一腿,我就不跟你点名道姓了,但我不否认,我确实跟名单上的部分人保持着不错的私人关系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一桌之隔的张鹏,起初她很笃定,胸有成竹的认为,他叫她过来不过是要往章语身上泼脏水的。可这么会儿功夫,他没说章语,倒是先往自己头上泼了一大盆的脏水,这套路,她第一回见,也越发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他定睛回视她,在她的注视下,面色坦然的说道:“但你有没有想过,这世界原本就这样,你上学的时候没给老师送过礼吗?你父母没给单位的领导送过礼吗?如果你家里有当官背景的人,你就更应该清楚,送礼已经是我们所处大环境下,一种社交的必备条件。再者说,底下人给我送礼,真不是我逼的,也许你会说,如果不送,我一定会不高兴,但这是你想的,而你选择送,送了之后你又回头说我的不是,你说我是不是很冤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出声,这回不是装的,而是着实不晓得说什么才好,关键在不清楚他意欲为何之前,她还是不要贸然接话的好。

    张鹏看着她,见她不言语,过了几秒,他自己接道:“刚入行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一腔的雄心壮志,恨不得把有限的精力化作无限的动力,势必要在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,但是这一路走过来,看过了太多的勾心斗角,也见惯了尔虞我诈,我说我以前不这样,你信吗?或者我问问你,你刚进公司时的心态,跟你现在的心态,一样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有些慌,因为好像一直坚信不疑的东西,忽然被他给稍稍动摇了。的确,人是会变的,环境就是催使一个人迅速改变的第一元凶。

    “我的现在,就是我上一任上司和身边同事教的,是他们教会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也是他们教会我,职场上玩儿的是心计,千万别谈朋友和感情。”张鹏望着岑青禾,眼底的神色特别真诚,像是真的掏了心窝子在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说我不好,但我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个人利益,我会针对你和蔡馨媛以及金佳彤,是因为你们几个站错了阵营,你们选择帮助章语来对付我,如果今天换做你是我,你也会做一样的选择,不要否认,说你可以一视同仁,你真的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终于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,许是他之前说了太多,所以导致岑青禾如今不知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张鹏看出她脸色的变化,有意外,有紧张,当然也有心虚。

    他面色不改,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青禾,我今天叫你过来,是想跟你聊一些关于利益的真心话,我知道你在帮章语想办法提升业绩,我也知道你正在跟和风集团的程稼和联系,你上次说你人脉手眼通天,这点我没有质疑,只有佩服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张鹏表情坦然,像是一切尽在掌控,所以格外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章语跟你说,你把跟程稼和谈成的业绩算在她头上,她想办法挤走我,然后承诺给你包一个大红包,外带推你上组长的位置,对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话可说,她已经好半晌没说过一个字了。

    张鹏也并非要她直面回答,她的沉默已经做了最好的诠释,他脸上笑容更大,忽然身体靠前,双肘支在桌面上,十指交叉,饶有兴致的说:“我可以很明确并且负责任的告诉你,如果你这么做了,章语有可能会顶替我的位置上来,但是你,绝对不可能成为新一任的组长,因为组长的选择权不在新任主管手里,而在我手里,这一点,你可以不知道,但是章语心知肚明,她之所以会这么跟你说,无外乎是利用你上位,到时她成功,你看着;她不成功,你还是只能看着。你忙前忙后做这么多事儿,到头来不过是对章语一个人的百利而无一害,在销售部里,有时候钱不是最重要的,业绩才是王道,你把业绩给了她,自己就是白玩儿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的心已经从最初的笃定,逐渐变得动摇,再到现在,大惊。

    如果章语早就清楚,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升得上组长,可还是撒谎,那可以解释的理由真的只有一个:利用。

    借着她们几人对张鹏的厌恶,隐藏很深的利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