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首席老公,强势爱〕〔时少放肆宠:鲜妻〕〔娇妻撩人:军少别〕〔女神的最强兵王〕〔爱在长夜无尽时〕〔神级修炼系统〕〔顾少的心尖萌妻〕〔腹黑鬼夫赖上我〕〔乱世谋:江山为祸〕〔奇事心语〕〔美女日记之离歌〕〔神话血脉〕〔嫡女生存手札〕〔绝天武神〕〔蝶变:危险关系〕〔欢喜田园〕〔总裁的第一宠妻〕〔鱼不服〕〔妙手狂兵〕〔踏破星河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7章 恋爱不是快餐,是修行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最近有两件大事儿要忙,一是合计着怎么谈到一笔上亿的大单,二是学着给商绍城织毛衣。

    所以她白天撒出去跑断腿,磨破嘴,晚上回家锻炼手指头和看图能力。

    金佳彤买了好厚的一本书,名字叫《毛衣的一百种织法》,里面一打开全是花花绿绿的颜色,各种图案,各种针法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先挑一款你喜欢的毛衣样式。”金佳彤把重达三斤以上的大厚书压在岑青禾腿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得倒是仔细,选了能有二十分钟,最后挑了一款样式新颖,听着针法就很牛逼的款式。

    金佳彤接过去一瞧,低声嘀咕:“我看一下,这种针法我还真没学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了两眼,随即抽出袋子中的毛衣针,捆上两根线就开始试验,说话间也就岑青禾去个洗手间的功夫,前后都不足十分钟,再回来,金佳彤已是面色坦然的说:“我会了,你过来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意外,“你这么快就会了?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有点麻烦,但不是很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完全没往心里去,她是把织毛衣这事儿当成一道算术题,或者是一门语言,估计学一学,掌握窍门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当她看着金佳彤先是抽出两根毛衣针,没织两下,又缠了一根针进去,再织两下,又放一根……

    “欸欸欸,这怎么还四根针织啊?”岑青禾蹙起眉头,从表情上就已经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你挑的这种比较复杂,后面会用到第五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马上伸手做了个打住的动作,“不行,这我可学不会,你不能让个没学会走的人直接去角逐奥运会百米决赛金牌嘛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试,我坐这儿眼看着都看不明白,你给我挑个稍微简单点儿的,但还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拎着袋loacker的榛子味儿威化从厨房拐过来,嘴里面嚼的嘎嘣脆,她出声说:“她连十字绣都没绣过,你现在让她织毛衣,而且距离商绍城生日可不到一个月了,你给她选个稍微简单点儿的,别到时候她就织两个袖子,那商绍城是穿还是不穿?人家又不缺套袖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乐出声,岑青禾瞥了眼蔡馨媛,不高兴的道:“这么瞧不起人呢?我要是织出来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回道:“能怎么办,恭喜你呗,不对,恭喜商绍城,不用戴俩套袖出门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低头翻看毛衣大全,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岑青禾朝着蔡馨媛呲牙,瞪眼道:“过来,给我吃两口,怎么吃独食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屁股坐岑青禾身边,岑青禾把手伸进袋子里面,拿出两颗正方形的威化,一颗给金佳彤塞嘴里,一颗自己吃。

    这款威化是几人逛超市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,当时蔡馨媛非要买,岑青禾说看包装就知道不好吃,结果两人打赌,蔡馨媛非买了一袋,回来一吃,简直是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关键这款威化有十几种味道,所以最近三人闲来无事,威化不离手,嘎嘣声响彻耳边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吃威化的功夫,金佳彤选好了一个款式,“你看看这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几根针织?”

    “这款是片织,两根针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总觉得刚才那个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那个是环织,织出来的图案比较立体,其实片织也挺好看,简单,利落。你看商绍城平时喜欢穿什么样式的毛衣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他衣服都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撇嘴道: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他现在就算光着,你都觉得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斜眼回道:“我巴不得他光着呢,穿衣服干嘛,又不是没料露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道:“我劝你最好别激怒两只单身狗,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!”

    两人呛呛半天,金佳彤把话题拉回来,“青禾,你真得快点选一个了,你是初学,白天上班,就晚上这几个小时的时间,我都怕你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赶紧收回玩心,一本正经的跟金佳彤拜师学艺。

    转眼间日子就到了十一月十一号,我国人民近几年乐此不疲的光棍节。菜光棍和金光棍相约一起过节,岑青禾最近正春风得意,当然要跟商绍城一起,两人约了吃中饭,中饭吃完又一起去黑8打台球。

    她正俯身打球的时候,商绍城站在一旁抽烟,薄唇吐出白色烟雾,他看着她问:“你最近白天忙工作,我能理解,下班后叫你出来吃顿饭,你都跟狗在屁股后面追似的,那么着急回家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出手,一个半色黄球应声入袋,她头也不抬一下,径自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着声音道:“家里藏人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以一个挑衅的眼神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哼一声:“就算你敢,蔡馨媛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直戳岑青禾心口,她当即回道:“这倒是真的,丫简直成你御用狗腿了,恨不能天天帮你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,傲娇的道:“看来该给她升职加薪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这话你可千万别跟她说,我怕她乐死过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少转移话题,我问你最近一下班就往家跑,到底偷着琢磨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secret。”

    一杆出去,篮球擦着球洞口弹出去,她眉头一蹙,起身说:“就赖你,总跟我说话,不然我这次都能一杆清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最后一口烟抽了,烟嘴按灭在烟灰缸中,“臭手,学艺不到家就别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他拎起旁边球杆,走到桌旁,漂亮的黑色瞳孔往桌上扫了一眼,马上俯下高大身躯。

    ‘蹭’的一杆打出去,之前她没进洞的篮球瞬间落入球袋,一点儿迟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桌上一共还有三颗球,他上来不到二十秒全部打光。

    直起身,一脸轻微不屑的模样,他大爷似的命令:“摆球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人之间不成文的小赌注,输了的人要充当球童,给赢的人摆球。

    岑青禾每次进黑8没有别的想法,就想指使他当一回球童,不过至今为止,两人有打过平手的时候,还没有她完全赢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打球中途,商绍城放在外套中的手机响了,岑青禾帮他去拿,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,她说:“是轩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里面人叫了声:“绍城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轩哥,是我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高兴地道:“禾姐,你俩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在黑8打球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语气腻人,“这么好的天,你俩打什么球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难不成我俩出门去晒太阳?”

    陈博轩暧昧道:“今天可是光棍节,你俩不搞个脱单仪式什么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还需要元宝蜡烛吗?”

    “去,别装听不懂,这大好的日子,你不在绍城家,他也不在你家,你俩不去酒店,在黑8混什么混?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说的不好意思,当即挑眉回道:“我俩可是纯洁无比的恋爱关系。”说完,她又小声揶揄了一句:“不像某些人,各大酒店金卡会员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不是吃素的,当即回道:“我盛天酒店的金卡,可是你家商绍城给的,你是不是得问问他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盛天酒店就是商绍城家开的,岑青禾怎会受他这种级别的挑拨离间,但她还是朝着商绍城的方向,故意扬声说了句:“轩哥挑拨咱俩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在球桌旁走位,眼皮都没挑一下,淡淡道:“就他的智商,你对付他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先是得意了一下,随后反应过来,商绍城这么说,岂不是把她也给装进去了?

    斜眼偷着瞪他,就他智商高,烦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开了外因,让陈博轩跟商绍城直接对话,陈博轩问的直白,“欸,你俩这精神恋爱准备耗到什么时候,你们不着急,我们旁边人看着都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好接话,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:“有你几毛钱的关系,皇帝不急太监急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嬉皮笑脸的道:“我怕再这么下去,你真成太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商绍城回应,他马上把矛头指向岑青禾,“青禾,你到底打算晾他多久?我可跟你说,这晾久的人就跟饿狠的狼一样,到时候遭殃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哪好意思接他这种话,只噘着嘴向商绍城求助。

    商绍城马上拿起手机,调回听筒,沉声道:“现在也不是春天,你这情发的不是时候吧?”

    陈博轩在手机里面说了什么,岑青禾没听清,只听得一阵狂放的笑声,商绍城出声损道:“我乐意憋,我现在身体好得很,倒是你,本来就虚,要不省着点儿用,小心榨干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当即挂断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轩哥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坦然的回道:“老套路,嘲笑咱俩柏拉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量他脸上的表情,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不会暗地里跟我憋气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先是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随即视线垂下,似笑非笑的回道:“不知怎么,最近过了急劲儿,反而爱上了这种求而不得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他瘆人的口吻,忽然浑身一激灵,头皮都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