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龙鳞兵王〕〔真武斩道〕〔娇妻入怀:霸道老〕〔太阳神的荣耀〕〔女教师的贴身高手〕〔重生之极品仙帝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我的极品女房客〕〔替嫁成婚:亿万总〕〔天价婚宠:权少赖〕〔独宠小萌妻〕〔甜婚蜜令:权少宠〕〔霍少的闪婚暖妻〕〔[红楼]宝玉是个假〕〔爱如潮水阿正〕〔总裁爸比从天降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单挑帝国总裁〕〔九零军嫂有空间〕〔透视仙王在都市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6章 情人眼里出诸葛
    :

    热恋向来是恋爱中最美好,也最令人激动的一个阶段,那种三分钟不见都想得紧的状态,以及一见面就如胶似漆的黏糊劲儿,就算彼此暂时不在一起,想想都是满心的肿胀。

    特别喜欢一个人,是想把她抱在怀里,揣在兜里,含在嘴里,不知道怎么宠爱才好,如今的商绍城跟岑青禾,正是热恋中的典型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两人在单独包间中腻歪了半天才叫店员进来点餐,商绍城没吃饭,岑青禾没吃饱,所以两人叫了一桌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吃饭席间,商绍城看岑青禾吃得比他还带劲儿,不由得开口问:“你上级克扣你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咽下嘴里寿司,出声回道:“晚上聊得话题那么沉重,我吃什么都没味道,一块儿牛排强咽下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她毫不遮掩的回道:“怎么拉主管下马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,只是神情中难免透露着几分逗趣,“这么快就玩儿上职场内斗的戏码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们这主管办事儿太差劲儿,这种人当道一天,下面鸡犬不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漂亮的脸上一片镇定,“不用你插手,我一直记得你很早时候跟我说过的话,有些人坐在相应的位置,那是靠人家自己的本事,受不了所谓的潜规则和内幕,是自己没能耐,我纯跟你聊天,不是来暗示你帮忙的,我们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轻笑着说:“这么有骨气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都是你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感觉她进入职场四个月,跟之前变了很多,他还记得在后宫遇见她受委屈,她看不惯职场上的很多虚意逢迎和尔虞我诈,气到想哭,那时她也没求他帮忙,但心里不平衡一定是有的;如今她深入其中,成为职场明争暗斗中的一份子,她依旧有不平衡,却懂得靠自己的能力去想办法解决,而不是埋怨当权者为何人品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坚持你的善良和人性本善观念吗?”闲来无事,商绍城跟岑青禾探讨探讨。

    岑青禾毫不迟疑的点头,“我当然坚持,你也说了,善良是选择,至于天性,我现在倒不觉得人善良是天生的,当然我也没说人性本恶,只能说人生下来什么性格都没有,就看身边人怎么教。我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以前遇见小孩子不懂事儿不听话,大人都不骂小孩子,而是骂对方的大人不教好,一个人的好坏不仅是自己带着,他的一言一行代表他全家的素质高低,也难怪吵架的时候总是一言不合就问候对方全家,子不教父母过,老人这话说的还真在理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,我不能说好人多还是坏人多,只能说在不影响自身利益的前提下,没有人乐意当坏人,可一旦大家涉及利益冲突,尤其在只能取其一的情况下,人都是趋利避害的,这是本性。至于每个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获得胜利,这是各自的底线问题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商绍城说到心缝里,当即回道:“有些人就是没底线,以前我觉得这是坏人,经你这么一说,他们可能不是坏,毕竟没杀人犯法,他们只是比正常人更没有道德和底线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利益越大,底线就越低,这两者一定是成反比的,我以前跟你说这些话,你一定说我内心阴暗,现在自己亲身经历过,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承认,“谁说你内心阴暗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嘴上不敢说,心里也一定想了,你这就属于内心阴暗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噘嘴瞪他,但到底也没反驳,毕竟他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从前她真心觉得商绍城有些冷漠,很多观念也不够积极向上,可现在她才明白,他只是很理智,那是经历后,或者说深谙其道的人才会有的总结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坐在一侧,岑青禾当即挽住他的胳膊,讨好的说:“我现在有点儿崇拜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顶住第一波糖衣炮弹,面不改色的道:“崇拜我的人多了,你还真排不上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把头枕在他肩膀处,轻笑着说:“但能当你女朋友的就我一个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逗她,“女朋友你也不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当场急了,马上攥拳打他,商绍城一边往后躲,一边扣住她的手腕,对上她恼怒的脸,他赶忙赔笑道:“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了他一眼,抽回手,闷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商绍城凑过去,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酸他,“我哪儿敢生气啊,喜欢你崇拜你的人这么多,我不待见,有的是人待见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哭笑不得,伸手揽过她,哄着道:“这么容易生气?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大度的代名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耸肩,“少来,你见过哪个女人大度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哪天对你真大度,那就是我不喜欢你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急声附和,“你赶紧对我小心眼儿,越小越好,我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他真心烦女人能作爱闹,但岑青禾这些在他眼里,全是撒娇,他心里美着呢。

    岑青禾气性来得快走得也快,数落他两声,她转眼气消。

    “欸,我跟你请教一个事儿。”她表情带着思索,口吻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商绍城只回了一个字:“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们现在想联合组长拉主管下马,顶组长上位,但组长一开口就向我们要一个大单的业绩,你说我们要是真有这个业绩,是算自己头上,还是给她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看你们是更急于提升自己,还是更急拉主管下马,凡事儿分清主次,你想说的,无外乎就是鱼和熊掌都想兼得,但这种美事儿可遇不可求,舍得舍得,你得先有舍,才有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瞬间豁然开朗,决定还是得舍,但她马上又有疑问:“我们都担心组长上位后,会跟主管一样,那我们岂不是赶走了狼,又迎来了虎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左手拿着筷子,举止优雅的夹菜,用餐,待到嘴里东西咽下去之后才出声回道:“一样的道理,每一时段关系不同,立场也不同,如今你们是合作者,既然有共同的敌人,那就先合伙把这个敌人拉下马;至于以后你们是敌是友,你也都经历过,换汤不换药,是朋友就敞开怀抱,是敌人就各凭本事,没什么好忧心的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三两句话,分析透彻,干脆利落,岑青禾都不晓得自己之前愁了那么久,到底在愁什么,商绍城说完之后,她再次迸射出无限崇拜的目光,拉着他说:“你怎么这么优秀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一直都这样,你今天才知道?”

    岑青禾捞着他的脖颈,在他脸颊处亲了一下,亲的很响,商绍城瞥着她,沉声说:“又不给我,又要撩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马上收回手,老实坐好,小学生一样,板板正的道:“我不碰你了,吃饭。”

    撩完就走,商绍城气得肝火大。

    “今晚去我那儿吧。”他看着她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头皮都麻了,连连摇头,“我晚上有事儿,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两天没换衣服了,回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送你回去,拿了衣服再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忙说:“快点儿吃饭,你不饿了嘛,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筷子主动给他夹吃的,商绍城低声说:“你怎么忍心看我难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浑身火烧火燎,不敢抬眼跟他对视,她低下头,一边吃东西一边说:“都说好了你生日的,你再这么吓我,我跟你见面都有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们不是地下情吧?你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女人的点你t不到,我有我的节奏,你不要打乱我,我还准备给你制造惊喜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真叫她撩的心痒难耐,可也深知她嘴硬心也硬,说不给就一定不会给,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……瞧他这心思,说出去都要叫人笑死的,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处了这么久,一根手指头都没动弹过,自己都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以前没女朋友也不至于吃斋念佛,如今有了,反倒成少林寺俗家弟子了。

    看得见吃不着,越吃不着越想,越想越吃不着,商绍城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当中,即便知道死循环有解开的明确日期,可是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分外煎熬,他赶明儿可能要报个班了,清心寡欲专业。

    两人一天只有这时候有机会见面,吃着饭聊着天,他原本还想带她出去玩儿的,但看她实在是累,心里心疼,所以吃完饭就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站在家门口,岑青禾对商绍城道:“回去吧,路上开车小心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‘嗯’了一声,脚步却不见挪。

    岑青禾垫脚去亲他,脚跟还没等落地,身后房门忽然打开,敷着面膜的蔡馨媛戳在门口,朝着商绍城打招呼,“hi,都到门口了,进来坐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已经弯腰把拖鞋准备好,“我刚打开一瓶冰镇的黄桃罐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出声回道:“我正好想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跨步进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引凤决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