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鬼面王爷嚣张妃〕〔八门秘术之极品盗〕〔校园狂兵〕〔最强红包皇帝〕〔我家的笨蛋渣男〕〔乔先生,撩妻上瘾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超级农民〕〔二次元入侵漫威〕〔加特帝国〕〔混在漫威当学霸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娱乐圈怼神〕〔倾世宠妃:锦绣红〕〔丑女奇遇人生〕〔亿万老公好坏坏〕〔末日女神养成攻略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重生八零之军少的〕〔在主神世界找bug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4章 谋划
    :

    开完会,一众人起身往外走,岑青禾,蔡馨媛和金佳彤不约而同的来到公司外面,售楼部就这点好,活动时间多,因为没人知道出门的理由到底是为了见客户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蔡馨媛的车,车门子刚一关,她就拉脸骂道:“拉他下来,我他么一分钟都等不了了,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沉着脸说:“我给章语打个电话,约她出来聊聊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我们三个在一起,现在约章语出来好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气得火冒三丈,竖着眼睛道:“都他么让人欺负到头顶上来了,我以前没觉得他这么恶心,现在简直是呕……”她做出要吐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先给章语发个短信,省的她在里面不好说话,看看她什么时候有时间,未必非得今天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发吧,看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给章语发了个短信,内容言简意赅,就问她什么时候有空,大家一起吃顿饭,聊聊天。

    章语也很爽快,约了今晚下班,地点却不是任何饭店和公共场所,而是她家里面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果然还是她小心,生怕有人看见,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你们说夜城大吧,可是人也多,我前天出去见客户的时候,还碰见李蕙梓跟好几个年纪挺大的人在一起,我听她叫其中一个人姨夫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嗤声道:“她姨夫是盛天董事康迈忠,双儿说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怪不得李蕙梓这两天频繁签单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小心点儿,李蕙梓一直拿你当假想敌,你又一直压她一头,你这边刚签单,她那头准有动静,真的烦这种人,成天坐等客户主动找她上门签单,你说有人脉是各凭本事,我羡慕不来,可丫好歹也跑跑腿儿,动动嘴儿吧,坐享其成都没有她这样的,真让人心里犯膈应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噘嘴道:“关键她还总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大家的业绩都是跑出来的,谁像她一样,都是靠姨夫弄来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赶明儿叫他姨夫来售楼部当销售好了,一准儿销售冠军。”

    借着吐槽李蕙梓,两人心里的恶气出了不少,可关键病结在张鹏,如果不除了他这颗毒瘤,那工作都看不见希望,总感觉头顶悬了一刀,随时都可能被人阴到。

    三人开车在街上晃,其实是堵的时间比开的时间多,磨蹭到上班高峰期过去,三人各自的手机也都响起,自己有自己的工作要忙。

    商绍城给岑青禾打电话的时候,岑青禾在招呼一对夫妻,他们要买一套三四环中间的商品房,她正在带他们看房子。

    走到一旁接通,她小声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明显刚睡醒,声音还带着朦胧的沙哑,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七点多。”

    “走那么早干嘛,也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要上班呐,你以为我是你?”整个盛天都是他家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看你这么辛苦,回来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少来,新时代的女性,都能自力更生。”话虽如此,可唇角却止不住勾起。

    “早晚还不得让我养着。”他语气中充满不以为意,关键是笃定。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谁说的?你算卦了,我一定靠你养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那面相上都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脸上写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写你想让我养。”

    “切,别忽悠人,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来,我给你讲讲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也越来越能忽悠人,岑青禾很怕再过段时间,他就能上街卖艺了。身后还有客户看房,她不能太没职业操守,所以没聊两句,她就急着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中午吃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中午我约了客户,没什么时间,你自己解决午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晚上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她忙说:“今晚也不行,晚上我约了部门组长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你准备全天晾着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降低声音,小声回道:“哎呀,我今天是真的比较忙,要不这样吧,晚上你先吃饭,等我打给你,你先别等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默几秒,这才道:“职位不高,事儿不少,比我还忙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酸她,岑青禾顺势回道:“就是职位低,事儿才多呢,你看谁家总统亲自跑出门谈工作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想升什么职位,总监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中听不出是认真还是开玩笑,岑青禾说:“你别跟我闹,我可不想让人说我抱上面大腿,你平时够照顾我的了,千万别这么生提我,我会成为众矢之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尽量挪出时间来陪我,再这么晾着我,我只能把你提到我身边来,让你的工作就是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这话有多少是真,总之岑青禾心里还是欢喜的,嗔怒着回了两句,她挂断电话,继续去招呼客户。

    忙了一整天,晚上下班,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起乘车去章语住处,金佳彤因为在四环外,她是单独过去的。

    几人齐聚章语家里——一个不到五十平米的单身公寓,在二三环之间,位置已经算是不错了,装修也挺好,章语说是公司对领导阶层的福利补贴,她每个月只要出一半的房租就可以。

    章语系着围裙欢迎她们进来,让她们先在客厅坐一会儿,她一个人跑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没什么事儿,去到厨房一看,章语在煎牛排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来,我平时就吃点水果,饿极了就泡一碗面,很少煎牛排,不好吃你们待会儿别吐槽我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看着锅中的牛排,笑着道:“我们都糙得很,你只要不给我们吃生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章语说:“那你们可以放心,大不了我煎糊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挽袖子要帮忙,章语道:“不用,你们去外面吃水果,佳彤也快到了,等她来我们就开饭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十五分钟之后到的,她提了水果上来,章语招呼她进门吃饭。

    四人面对面坐在饭厅中,每人手边摆了一个一次性酒杯,杯中是岑青禾跟蔡馨媛刚刚带来的红酒。

    章语举杯说:“第一次邀请你们过来做客,没什么像样的东西招待你们,随便吃一点儿,下次我好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已经吃了块牛排,她点头道:“好吃,我没觉得跟马克西姆的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章语道:“是吗,那以后我可以去马克西姆对面开餐厅了,马克东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没忍住乐出声:“你白天上班的时候可没这么搞笑。”

    章语说:“我也想笑,上面张鹏压着,下面好些人虎视眈眈,觊觎我这个组长的位置,我生怕跟谁多笑两下,第二天就传我又跟谁拉帮结派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公司人多,难免嘴就杂,更何况还是女人多的地方,最不缺的就是八卦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就是,你跟不跟我们笑,大家一样知道我们跟你,有些事儿无论你做得多好,爱挑刺儿的还是能挑到你毛病。”

    章语很轻的叹了口气,似是无奈的道:“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像你们两个活得这么肆意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的两个,是岑青禾跟蔡馨媛。

    “但我的性格跟佳彤最像,你们别看我现在在公司还能说话,以前刚来公司的时候,我什么话都不会讲的,上面多看我一眼,我都生怕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好,是不是要挨批评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说:“可我来的时候,你就跟现在一样了。”八面玲珑,私底下大家都叫她章鱼,说她长袖善舞,上下都不得罪。

    章语说:“以前我不信人是会变的,我过了二十三年老老实实的人生,也一直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变得能说会道,可我进盛天四年,不知不觉就变成现在这样了,有时候我回老家,老家的人见了我,都会说我小时候根本不是这样的性格,不爱讲话,一讲话脸就红。”

    她跟她们分享来盛天四年所经历的酸甜苦辣,刚入行,同事的排挤,女上司的嫉妒,男上司的骚扰,客户的潜规则……好多时候,她都以为自己真的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说句大实话,也就是因为钱,不因为钱,我早走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边喝酒边聊,说到特别心酸的经历,章语会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她提到张鹏,说有一次张鹏对她提出那种要求,还拿升职的事儿要挟她,最后是她私下里让出半年的业绩分红给他,他才放了她一马。

    蔡馨媛一听这话更来气,当场说要弄张鹏,拉他下马。

    章语说:“没有人比我更想拉他下马,但他毕竟进公司时间比咱们加在一起都长,修行的年头多,早成精了,想搞垮他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位置就一个,上去的方式无非两种,要么他坐不稳下台,要么你比他更强,推他下去。对于公司内部到底如何评定一个人是否够格升级,你比我们懂,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跟你一起商量一下,你指条捷径,我们跟你干。”

    章语认真沉吟片刻,随即说:“他这人看似满身槽点,但其实都不好抓,比如告他克扣下属,那也是下属主动送上去的,我们告他就是告自己,相当于损人不利己;所以我想上位,唯一可行的方式,就是年底之前,接一个上亿的大单子,业绩簿上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