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极品天师混都市〕〔史上第一妖孽〕〔花都噬魂仙少〕〔神的试练〕〔带着MC系统的异界〕〔重生军婚宠妻:时〕〔民国大特工〕〔家有医妻初养成〕〔一生一世笑皇途〕〔火爆小萌妃:妖帝〕〔超级全能学生〕〔念云念你〕〔中华灯神〕〔道君〕〔我是邪神番古呀〕〔洪荒之神棍开山祖〕〔快穿:恶毒女配要〕〔星王传奇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女神的医流高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3章 职场不是秀场
    :

    第二天手机响的时候,岑青禾感觉自己才睡了几个小时,脑袋都要炸开了,关键一睁眼就是不熟悉的景物,她吓了一跳,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,恍然大悟,这是商绍城家。

    酒喝太多,这么短的时间根本缓不过来,她下床的时候感觉自己仍然在晕,化妆品什么的都没带,她去洗手间简单的刷牙洗脸,梳了个头,又凃了个口红,随即出门往最近一个客卧走。

    商绍城果然躺在床中间睡觉,一个枕头压在脑袋下面,另一个枕头已经甩到床边,他侧卧着,被子外面露出一条精壮手臂和大半肩背。

    岑青禾悄悄走至床边,掏出随身带着的口红,单膝跪在床上,控制不住的唇角上扬。她小心翼翼的往他手臂上落下第一笔,抬眼去看他的脸,他睡得很熟,根本没反应。

    我去上班了,后面还画了个爱心。

    直到全部弄完,商绍城也没醒,岑青禾强忍着笑,把腿从床边拿下来,直起身。原本还想亲亲他才走的,又怕打草惊蛇,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拿着包下楼,她看到小二趴在楼下客厅地毯上,一人一狗四目相对,岑青禾朝它摆摆手,声音不大的说:“早啊小二。”

    小二起身朝她颠儿来,她摸摸它的头,不知道平时商绍城几点喂它,她去拿了它的专用食盒,给它弄了一半量的狗粮。

    等它吃完,这才离开他家,打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她刚到公司门口,蔡馨媛就迎过来,出声说:“我刚要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路上堵车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都到了,佳彤还没到,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一打电话才知道,金佳彤今天起来晚了,路上又遇堵车,还在半路堵着呢。

    蔡馨媛压低声音说:“那你先给章组长打个电话说一声,我刚才看到阉人张来了,待会儿发现你没到,准得乱咬人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岑青禾问蔡馨媛:“他没找你谈话?”

    蔡馨媛撇嘴回道:“还没,估计憋着人多时候磕碜我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磕不磕碜就看往不往心里去了,你就当狗放屁,左耳进右耳听就行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奸人当道,早晚拉他下马,不然我这心里都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约下章语,看看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不远处有人通知,“张主管叫所有人去会议室开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眼时间,“完了,佳彤是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他轻易不开大会,一准儿要搞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内,售楼部上下齐聚会议室,张鹏坐在主位,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,章语坐在他右下手边第一位,其余人随便找位置坐。

    岑青禾,蔡馨媛和吕双选择最靠后的位置,眼不见心不烦,不乐意距离太近,看见张鹏就赌气。等到所有人都坐好之后,最靠外边的人负责关门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张鹏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笔记本之上,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底下人都已经坐好半天了,他才假模假式的抬眼说了句:“都到齐了吗?”

    下面没有人会枪打出头鸟,都不吱声,章语轻声说了句:“金佳彤跟我请了假,路上堵车,还要等一会儿才到。”

    张鹏面无表情着一张脸,沉声说:“夜城什么交通状况,她又不是第一天上班,自己起晚迟到就说自己的毛病,动不动就说堵车,其他人都是坐飞机来的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章语不接茬,底下人也明显察觉,张鹏心情很不好,金佳彤算是第一个撞在枪口上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深吸一口气,垂着头,低声骂道:“贱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也不爽,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玩儿的一手好恶心。

    张鹏坐在主位皮椅中,手里拿着钢笔,拉着脸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在公司,个别职员的表现令我很不满意,尤其是进公司一年以上,可以称为老职员的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皆是心里一翻腾,不晓得张鹏会不会这么快就开炮。

    “我不大喜欢开集体会议,除了个别人为公司创造了可观利益,再者就是犯了很严肃的原则问题,今天叫大家过来,恰好这两个原因都有。在座的有新职员,也有老职员,越临近年关,我们越是要认真谨慎,毕竟前面那么久的努力和付出,都要在年关做一次性的总结。今年是我在盛天工作的第七个年头,这些年我见多了老职员仗着自己在公司有些资历,所以就沾沾自喜,洋洋得意,最后导致断送前途的案例;我也见过很多新职员,很有天分,加之本身特别努力,所以刚入公司就业绩斐然的……“

    岑青禾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味儿,果不其然,张鹏说着说着,忽然就提到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岑青禾就是我说的,新职员中既有天分,本身又特别努力的人,她从入公司以来的业绩,大家有目共睹,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,甚至包括章组长在内,近一个月的业绩有没有岑青禾的高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靠后位置,前面人是什么表情,她看不见,可大家明显的低头或撇头的动作,她看得一清二楚,包括章语面不改色的点头颔首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她心底暗骂,靠啊,张鹏果然阴险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摆明了捧杀她,关键还把章语给拖下水,这让章语怎么下的来台?

    谁不知道她跟章语混,如今手下人的业绩比上级还高,就算章语表面上不说什么,心里也难免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蔡馨媛也是嘴唇不动,低声骂道:“真特么贱。”

    更贱的还在后头,夸完了岑青禾,张鹏话锋一转,沉声道:“相比之下,有些职员的表现就很令人失望了,当众抢客户,在客户面前大打出手,甚至伤及客户身边的小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鹏似是特别生气,表情很是难看,停顿几秒,待到气压下去之后,继续道:“都说同行之间才有竞争,竞争无可厚非,但你们要时刻记着,你们穿着盛天的制服,出门在外代表的是盛天,我不管你们私下里有什么个人恩怨,总之不要把这些负面情绪带到工作中来,也麻烦你们克制一下自己身上的公主病,职场不是秀场,客户也不是观众,一些无脑秀下限的事儿,回家做给家里人看就行了,他们能忍,正常人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当着百十来号人的面,虽然没有点名道姓,但大家都知道这话是在说谁,说的实在难听,岑青禾都怕蔡馨媛忍不住会暴怒。蔡馨媛是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可她愣是一动没动,也完全没有要发飙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能留下,是岑青禾跟金佳彤拉下脸跑断腿磨破嘴换来的,都是因为她没用,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张鹏说得对,职场不是秀场,她一次冲动误事儿已经吃了教训,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。

    张鹏在前面骂得起劲儿,下面人都低着头,没人愿意去触他的霉头,会议室中只有他一个人侃侃而谈的声音,直到门口处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张鹏被打断,顿了几秒才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后门被推开,金佳彤是弯着腰点着头进来的。

    平时遇到这种状况,点多也就是提一嘴,下次注意,但今天张鹏就是故意要拿人开刀,所以金佳彤正往岑青禾她们那儿走,张鹏忽然道: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身子一僵,不由得站在原地,有些人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心,扭头往后看来。

    张鹏坐在最前面,看着金佳彤的方向说:“今天开大会,只有你一个人迟到,进来什么都不说,头不抬眼不睁往后走,你当这儿是大学公开课堂吗?”

    金佳彤腾一下子红了脸,是肉眼看得见的红,站在原地,她又紧张又局促,岑青禾看她这样,好想当场起身帮她说句话,没有张鹏这么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拿腿撞了下岑青禾,示意她别冲动,岑青禾忍着一口气,担忧的望向金佳彤。

    金佳彤顿了几秒才道:“对不起张主管,我来晚了,刚刚怕影响你讲话,所以就没有跟你报备。”

    她态度良好,连堵车的理由也没用,张鹏找不到任何借题发挥的借口,只得说:“都对自身要求严格一点儿,不要以为进了盛天,就是抱紧金饭碗了,每年每个月甚至每一天,想进盛天的新人都很多,你们不时刻做好准备,就只有被淘汰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站着不敢动,张鹏揶揄完之后,才轻飘飘的丢来一句:“找地方坐下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来到岑青禾身边的空位坐下,她脸色滴血一样的红,岑青禾过去拉她的手,不过这么一会儿功夫,金佳彤掌心全是汗。

    岑青禾鼓励的捏了她一把,金佳彤也用力回握。

    张鹏这个会开了半小时,内容说多丰富,其实就是指桑骂槐,明捧暗杀,外带挑拨离间,岑青禾左边坐着金佳彤,右边坐着蔡馨媛,两人皆是大红脸,被骂的够呛,唯独岑青禾一人儿是受捧的,即便明知道这是张鹏的奸计,可她心里依然不舒服。

    果然职场上的手段,那才是杀人不见血的各种暗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