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厉空烈〕〔妖皮藏宝图〕〔虫临暗黑〕〔最强高手在都市〕〔擒兽监狱〕〔神秘之树〕〔重生军工子弟〕〔关于在异界求生这〕〔开局一条黑皇〕〔在海贼修仙的日子〕〔太上剑典〕〔重回大一〕〔时空飞盘〕〔我这剑仙有歪挂〕〔晨光已熹微〕〔废土女王〕〔转世异闻录〕〔官逼同死哪家强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妃你不可:皇家饭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1章 早晚有此一劫
    :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的酒量是很好的,最起码女人当中,她鲜逢敌手,可偏偏几次都让商绍城看见她‘酒后失德’的模样。上一次是在冬城,她喝醉后大哭,还咬人;这次好点儿,没有哭,可却一个劲儿的笑。

    司机坐在前面开车,商绍城搂着岑青禾坐在后面,她都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,但精神却特别亢奋,边笑边唱,“我只想,给你给你宠爱,这算不算,不算爱……”

    她从包间出来就在唱这一句,反反复复的唱,有时调子都是跑的,但她却一往而深。

    亢奋得手舞足蹈,岑青禾一直在乱动,商绍城拉住她的手,低声说:“你不困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了他一眼,唇角扬起,笑着回道:“我不困啊,我为什么要困,我精神着呢,咱们现在去哪儿,轩哥呢,我还想约他一起唱《走天涯》呢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每一个喝高的人都会陷入两种死循环中,一是金佳彤那种昏睡不醒的,二就是岑青禾这种絮絮叨叨,碎碎念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难得的好性子,还出声回答:“陈博轩送蔡馨媛回去了,我们回家,你以后别再约他唱歌,他唱得我有种晕机的感觉,一晚上都想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半面身子软软的靠在他身上,闻言,她仰头去看他,笑着道:“我听出来了,你说轩哥唱歌恶心……我要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跟谁一伙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都不想的说:“我跟馨媛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除了她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佳彤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了想,朝着商绍城展颜一笑,“你,我跟你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岑青禾都这样了,可商绍城看着还是觉得喜欢,她怎么样他都喜欢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,他柔声说道:“记住了,咱俩才是一伙的,远近要分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要点头,可是下巴一垂,忽然整颗头往下沉,好悬一下子坠下去。商绍城赶紧扶了她一把,岑青禾蹙着眉头,心里犯恶心。

    他隐约看见她表情不对,低沉着声音问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岑青禾紧抿唇瓣,不说话。

    前面开车的计程车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,忙道:“是不是要吐?我把车停路边,您照看一下,千万别吐车上,这半宿半夜连个洗车的地方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车子很快靠路边停下,商绍城跨步下车,随即把岑青禾也扶下来。岑青禾下车后就趴在他怀里,闭着眼睛不动,商绍城一手搂着她,另一手掏钱包,给了司机一张一百的,说了声不用找,让他先走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的夜城街头,人行道上基本没什么人,唯有旁边高楼大厦投来的璀璨霓虹,还有道路两旁莹白色的路灯光芒。

    商绍城低头去看怀中的人,出声问:“想吐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闭着眼睛哼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想吐还是不想吐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难免一个人兀自嘀咕:“给你卖了你都不知道,三个女人跑出去喝得烂醉,就没一个靠谱的……”

    计程车里很憋,空气也不好,如今站在马路边上,岑青禾闭眼呼吸着清冽空气,只觉得整个人特别舒服,舒服到随时都能睡着。

    最近夜城降温很快,夜里更是最冷都快零度,商绍城怕她冻感冒了,所以硬是把她叫醒,拍着她的脸,“眼睛睁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费劲巴力的挑起一半眼皮,眯眼看着面前的人,说不出话,只剩哼唧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别睡,等回家再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眼皮不受控制的垂下。商绍城把她搂到身前,他身上穿了件短款皮衣,敞开皮衣衣襟,他把她护在衣服里面,然后等着叫车。

    重新坐进计程车中,岑青禾没有再闹,她是真困了,睡得昏天暗地。车子开进盘古世家,停在楼下,商绍城给钱下车,把她打横抱起,迈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司机收了钱,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,似是羡慕又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暗叹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,夜夜笙歌,带回家的清一色醉酒小姑娘,可谁让人住着亿万豪宅,有钱有势呢。

    特地开车在小区里面晃荡了一圈,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,这地儿有些人一辈子都进不来,他这回也算是开了一回眼,回头没事儿可以跟同行多些谈资,说他进过盘古世家。

    商绍城抱着岑青禾,一路乘电梯上楼,到了家门口,他把她放下来,单手搂着,另一手开门。

    家中的小二早就听见动静,一早在门口摇着大尾巴等着,见到商绍城带岑青禾回来,它高兴地哼哼出声,一直拿大鼻子往她腿上蹭。

    “边儿去。”他低声说了句,换好鞋之后,重新将她打横抱起来,迈步往二楼走,小二一路跟着,直到他把她放在主卧大床上。

    趁他脱外套的功夫,它两只前爪搭在床边,伸舌头去舔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二。”商绍城瞥见,蹙眉叫了一声,但是已经晚了,岑青禾被吓得一激灵,哆嗦了一下之后,努力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入眼就是小二那张酷似狼的毛茸茸大脸,一灰一蓝双色的瞳孔,像是两枚大粒宝石,岑青禾是从熟睡中被惊醒的,猝不及防对上这样的画面,她登时吓得翻身就要往里躲。

    商绍城怕她惊蛰了,赶紧过去按她,把她捞起来,出声道:“没事儿,是小二。”

    终于看到一张人脸,岑青禾慢半拍回过神来,心脏还在咚咚直跳,她半晌才做了个松气的表情,差点儿给跪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确实是跪在床边,商绍城搂着她的后背,小二站在床底下,朝着她摇尾巴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岑青禾意识归位,看了眼周围摆设,她低声说:“我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非要跟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他,“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欺负她断片儿了,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揉了下脑袋,轻蹙着眉头回道:“完全没印象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看你以后还玩命儿喝,睁眼在谁家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七分醉三分醒,跪的腿累,她顺势一屁股坐在床边,努力回想她最近记得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记得中途两人站在大马路上,可后来怎么来的这儿,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小二凑到她面前来,抬起一只爪子扒她的腿,岑青禾抬手摸它的头,柔软熟悉的触感,确实不是梦。

    商绍城脱了皮夹克,里面是一件白色针织衫,站在床头柜处解表带,他看着她道:“难不难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想摇头说不难受,但头一摇,马上头晕目眩,她蹙眉道:“有点儿恶心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去洗个澡,早点儿睡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身往床上一歪,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你先去吧,我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腕表放在一边,走到她身旁,倾身下去,双手撑在她身侧,他高大的身躯马上把她面前的光线全部遮住。

    她没有完全闭上眼睛,半眯着视线看他,恍惚中,她看见他俊美面孔上唇角勾起,她心里清楚,他是一定会低下头来吻她的,果不其然,没多久,他就压下头颅,过来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顺势闭上眼睛,任由他亲吻自己,他舌尖挑开她的唇齿,探入口中,岑青禾软软的躺着,一动不动,全由他主动。

    吻了几下之后,商绍城抬起一只手,抚上她的脸,与此同时,他一只膝盖悄悄跪在床边,整个人已由俯身撑着,变成逐渐靠近之势。

    他吻着她的唇,睁眼看她脸上的表情,她垂着长而卷翘的睫毛,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大手顺着她的手臂慢慢下滑,最后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,她穿着修身的黑色毛衣,毛衣衣摆与蓝色牛仔裤之间露出一条白嫩缝隙,是她腰间的皮肤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手指挑开毛衣衣摆,顺势往里探,她的皮肤温热而滑腻,一如他想象中的那般。

    他摸着她的腰,整个人瞬间更加情动,身体完全压下,屋中气氛陡然而变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在他企图掀开她毛衣的那一刹那,咻的睁开眼,一手隔着毛衣按住他的手,另一手扒着他的手臂,她急声道:“商绍城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始终睁着眼睛,对上她的视线,他什么都不说,只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瞧。

    岑青禾浑身绷得很紧,眼中神情五分迷离五分醒,唇瓣开启,她低声道:“你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俊美的面孔隐匿在灯光背后,目光中带着赤裸裸的执念,他沉声说: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浑身上下的血液迅速上涌,脸颊发烫,她轻声回道:“我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睨着她道:“给我吧,别害怕,我们以后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只是一念之间。她不知该如何拒绝,但仅存的理智又告诉她,真的太快了,他们毕竟才在一起不久。

    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岑青禾怕拖久了商绍城会不高兴,所以她出声说:“我要是不答应,你会生气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,只低沉着声音回道:“想听实话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娶夫纳侍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草莓印〕〔农家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