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90章 一台大戏
    :

    “来日纵是千千阙歌,飘于远方我路上,来日纵是千千晚星,亮过今晚月亮,都比不起这宵美丽,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,ah~因你今晚共我唱。”

    听过陈博轩的逗逼洗脑式演唱,再听商绍城如4d环绕低音炮式的声音,简直就是精神上的一次净化与洗涤,岑青禾已经无法表达对他的崇拜,她太喜欢会唱歌的男人,更何况他的歌声绝对配他的这张脸。

    他如了她的意,好好地唱完一首歌,蔡馨媛带头鼓掌,岑青禾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道:“你们这样我就不高兴了,看人下菜碟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对他说:“我也欣赏你,但我是在心里欣赏,不做流于表面这么俗套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回以一个‘你懂我’的神情,随即迷之自信的说道:“反正我没觉得我唱歌难听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夸岑青禾,“还是你有面子,我们都多少年没听过他唱歌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情不自禁的给了商绍城一个大大的拥抱,拍着他的后背道:“我太崇拜你了!”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他的崇拜,只能把所有的喜爱都汇聚到拳头上,使劲儿砸他后背。

    商绍城知道她是喝high了,酒壮怂人胆,把她的双臂扒下来按住,他对她道:“你也给我唱一个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对,来一个最拿手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完了,我没有最拿手,我都是拿手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那随便来一个,让我们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了想,随即朝着蔡馨媛道:“就那个,前阵子我们总听的那个,小清新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说:“哦,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一首歌,屏幕上随即出现特别简单的背景,都不像mv,伴随着清新脱俗的歌名《奇妙能力歌》。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道:“儿童歌曲?”

    包间中已经响起吉他的节奏,岑青禾拿着话筒说:“你听,特别好听,词儿写的倍儿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已经缓缓唱道:“我看过沙漠下暴雨,看过大海亲吻鲨鱼,看过黄昏追逐黎明,没看过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的音域很宽,高可以唱《山路十八弯》,低可以唱《女人花》,当她用低沉且感性的声音,像是讲故事一样娓娓诉唱时,整首歌瞬间变得特别的抓人耳朵,扣人心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美丽会老去,生命之外还有生命,我知道风力有诗句,不知道你。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,听过尘埃掩埋城堡,听过天空拒绝飞鸟,没听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,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,明白什么才让我骄傲,不明白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,拒绝未知的疯狂,拒绝声色的张扬,不拒绝你。我变成荒凉的景象,变成无所谓的模样,变成透明的高墙,没能变成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,一来因为它特别简单的曲调,朗朗上口,几乎一听就会;二来就是它的歌词,尤其是那句‘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,不拒绝你’。

    这句词就像是一股无形中的力量,直接透过血液照进心脏里面,这是她一直所信奉的东西,爱一个人,从来都不是因为他是最好,只因为他对她最好。

    商绍城嘴巴毒,脾气坏,鲜少有几个人能够真的走近他身边,可他却愿意宠她,护她,哪怕平时老是批评说教,她心里也很明白,都是为了她好。

    所以纵是有比商绍城‘更好更圆的’,她也会通通拒绝。

    她坐在商绍城身边,认真又慵懒的唱着歌,商绍城知道她会唱,并且唱得好,因为上次在滨海,他出门又折回来拿手机,恰好听见她在唱歌。如果那时包间中没有其他碍眼的存在,只有他跟她就好了,也不用着磨蹭到现在才挑开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首歌唱完,满屋子除了睡着的金佳彤跟身旁的商绍城之外,大家都拍手鼓励,岑青禾双手抱拳,笑眯眯的说:“大家捧场,给面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禾姐有两把刷子嘛,上次还送了画给我们,这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在你面前不敢称全面发展,就是略有涉猎,尤其是歌唱领域,你是鼻祖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是真心听不出自己唱歌跟原版有什么不同,对于他一开口旁边人就笑的现象,他归结于所有人都嫉妒他,所以岑青禾说这话,他也就顺势应承下来,并且诚邀岑青禾与蔡馨媛一起给他当回伴唱,他要挑战一首年度大歌,而且美其名曰,送给商绍城跟岑青禾。

    拿着话筒,他说:“馨媛,帮我点一首《宠爱》,我要借这首歌祝福绍城跟禾姐永远甜甜蜜蜜,腻腻歪歪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鸡皮疙瘩掉二斤,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?”

    蔡馨媛坐在点唱机前,搜了歌,看到屏幕上的显示,这才扭头诧异问道:“是tfboys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就他们三个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忍不住露出尴尬笑容,对陈博轩竖起大拇指,“果然剑走偏锋。”

    歌点好了,陈博轩叫岑青禾跟蔡馨媛都站起来,三人一起走到大理石桌前,他先给沙发处醒着的两名观众,商绍城和沈冠仁弯腰致意。岑青禾,蔡馨媛有样学样,皆是舞台剧演员一般,颔首弯腰。

    沈冠仁满眼含笑,商绍城表情淡淡,任由他们三个作妖。

    陈博轩跟两人商量,待会儿怎么个唱法,两人点点头,三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蔡馨媛去按了开始,伴随着轻快前奏,三人几乎步伐一致的轻微晃动身体,那样子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首先开嗓的是荒腔走板派代表陈博轩,他拿着话筒矫揉造作的唱道:“小小的年纪还不懂什么是爱 ,却被你甜甜的笑给打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做了个小动作,头一偏,不忍直视;沈冠仁也伸手摘下眼镜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他只唱了一句,下一句是蔡馨媛接力,“你眨着大大的眼睛,哦那么可爱,说话的手往哪儿摆。”

    前一句跑调儿的不像样子,蔡馨媛很努力才把调子给调回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紧随其后唱道:“每一天上课下课都会有你的陪伴,每一秒内容我都很喜欢,解不开的几何图案和你红的脸,到底有多少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她把调子提上去,陈博轩做了个‘一起来’的手势,三人一起合唱道:“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,这算不算不算爱,我还还还搞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要知道,陈博轩的跑调儿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及,有他的声音掺和其中,蔡馨媛跟岑青禾很难在正调儿上待着,关键是太想笑了,岑青禾就是第一个绷不住,停下来捂着肚子笑的。

    亏得蔡馨媛还能闭着眼睛,硬着头皮跟陈博轩死磕,两人拿着话筒,旁若无人的自high。

    岑青禾好几次想从中间插进去,发现根本进不去,无意中往沙发处一瞥,她就这样看到商绍城满是笑意的一张脸,四目相对,她马上快步朝他跑去。

    没错,不是走的,是跑的。

    她今晚特别开心,蔡馨媛大难不死,也承诺会忘记夏人渣,他说好了明天才回来,可却突然出现在她身后。明明只分开四十八小时不到,可她却觉得两人好久没见面似的。

    她想他,很想他,全身上下每一寸有感觉的地方,都在想念着他。

    跑到他面前,她一下子朝他张开双臂扑过去,商绍城顺势搂住她的腰,她把脸埋在他脖颈处,连着亲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她喝高兴了,玩儿疯了,都顾不得身边有没有别人在,只是最原始的反应,一切由心而发。

    商绍城怕她磕着,抱着她坐好,她把话筒递到他唇边,笑着道:“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她的手拿开,她又凑过来,一次两次,待到第三次的时候,他终是说:“我不会,你跟他们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他身旁,看着面前唱得入境的陈博轩和蔡馨媛,她努力跟着混了几句,可始终没有人家两个那么融洽。

    这首歌试水‘成功’之后,陈博轩爱上了三人的组合,非拉着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起。一个疯子陪两个酒蒙子,他们谁怕谁,蔡馨媛冲到点唱机前,把she的歌单点了一遍,所以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沈冠仁多次向商绍城提出,他想先出门买个药,头疼,心脏病都要犯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抬头瞥了眼欢脱的岑青禾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一直闹到后半夜,岑青禾跟陈博轩拼酒,一不小心差点儿吐了,商绍城这才说散局。

    金佳彤睡了两个多小时,沈冠仁把她叫醒,她酒都醒了一半。

    陈博轩扶着蔡馨媛,对搂着岑青禾的商绍城说:“你是送她回去,还是带回自己家?”

    这个‘她’,当然指的岑青禾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回我那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的特别暧昧,商绍城没管,只径自说:“你俩送她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我送馨媛,让冠仁送佳彤。”

    六个人出了包间,陈博轩去前台买的单,中途蔡馨媛还跟他撕扯,然后掏出一张楼下超市的打折卡给收银员,笑话百出,当然,这些事儿岑青禾都不知道,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的后宫大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