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青路红图〕〔都市神豪之一夜暴〕〔超时空救赎〕〔异界最强动漫系统〕〔倾世绝恋:殿下求〕〔作孽人生〕〔终极吞噬进化〕〔噬天仙道〕〔鸿途高升〕〔极品穿梭王者系统〕〔我当摸金校尉的那〕〔末日之噬神者系统〕〔大周九千岁〕〔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〕〔武当宗师在都市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反穿之我家太子不〕〔顾少一宠成瘾〕〔婚前婚后:姜先生〕〔预见不等于遇见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86章 忽然之间
    :

    起初三人还清醒的时候,唱的都是有理智的歌,岑青禾走技术流,说好的high翻全场,她从《火烧的寂寞》到《死了都要爱》,从《离歌》到《海阔天空》,后来流行的唱完了,忽然包间内响起熟悉又久远的旋律,岑青禾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,蔡馨媛给她点了一首《山路十八弯》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手拿着话筒,另一手拎着啤酒瓶,起身道:“我不一个人唱,你俩派一个出来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忙说:“不行,我唱不上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拿过话筒,起身说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唱一首《山路十八弯》,金佳彤负责在一旁尖叫捧场,嗓子唱干了就拿酒润,十几首歌过去,空酒瓶子摆一排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是主力,金佳彤只喝了她们的一半,这还得不停的拿零食填肚子,不然很容易就醉了。

    连着唱了一个多小时,岑青禾说:“不行了,我得歇会儿,你俩先唱吧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挺不住了,把话筒递给金佳彤,金佳彤接过之后,去到点唱机前点歌。不多时,屏幕上切换新的画面,岑青禾没抬眼看,直到那似曾相识又莫名久远的旋律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金佳彤坐在距离两人三米之外的地方,拿着话筒,娓娓唱道:“忽然之间,天昏地暗,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。我想起了你,再想到自己,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……怀念你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,太放不开你的爱,太熟悉你的关怀,分不开,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。而现在,就算时针都停摆,就算生命像尘埃,分不开,我们也许反而更相信爱。

    这些词,岑青禾烂熟于心,因为这首歌她从高三下半学期听到大学毕业。恋爱时期的人好像总会找一首歌来代表那时那刻,自己的心情,当年她跟萧睿谈恋爱时,爱上的就是这首《忽然之间》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天昏地暗,我想起了你,再想到自己。

    世界可以什么都没有,只要我还有你,这种感觉恰好满足了青春懵懂时,对于生活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新鲜感和满足感。

    那时候学业很忙,上不完的课,补不完的习,做不完的卷子,听不完的唠叨,每一个有过高三经历的人都应该感同身受,两个字,压力。铺天盖地的重压,仿佛阴云密布,沉得人喘不过气来,哪怕岑青禾是被班主任说闭着眼睛也能考上一本大学的人,她也会觉得很有负担。

    所以那时她最爱做的一件事儿,就是插上耳机看书,耳机中单曲循环的永远是这首《忽然之间》,这首歌很安静,像是一个人在娓娓道来,轻声诉说,她可以听着旋律复习,偶尔走神,想起萧睿,也会觉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地下恋时期,两人发过的短信都会马上删除,他偶尔会突然发来一条说:我在听《忽然之间》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会回一条:我也是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也许是心有灵犀,也许是一种习惯,这首歌成为岑青禾跟萧睿之间特别有纪念意义的存在,以至于两人分开之后,她都不敢再听,偶然看见也会刻意避开,因为听到歌声,看见歌名,她都会想到萧睿。

    自打上次从冬城回来之后,她已经不常想起他了,一来工作太忙,二来,她不否认商绍城的存在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。她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,虽然累,但也很有拼劲儿,说好了分开后都要各自好好生活,她已经说到做到,只是不知道,萧睿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如今再想到萧睿,岑青禾惊人的发现,她只是有些失落,有些担心,但却不会再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,可能是她真的薄情,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,心底的伤口已经逐渐愈合,她在迅速复原,曾经以为永远都过不去的一道坎儿,短短百日就已经迈过大半,这是她始料未及的,但也真的印证了那句话,永远别把自己想的太脆弱。

    对于萧睿,她不知道该说一声抱歉还是什么,无疑,如果没有岑海峰跟萧芳影的事儿,她跟萧睿是奔着结婚去的,但是天意弄人,当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,她心底唯有愤怒跟恶心。

    冬城医院,她不愿意去见他,一来怕他受不了,二来也是怕自己受不了,不是受不了自己还爱他,却要狠心说分手,恰好相反,那是一种特别微妙又很容易解释的感情。面对一个破坏父母感情第三者的儿子,岑青禾瞬间发觉,曾经的爱是会刹那间被厌恶所取代的,即便她明知道,萧睿很无辜,他很爱她,可她没办法否认,他是萧芳影儿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仅不会跟他在一起,就连对他的爱和歉疚,也会逐渐被时间消磨殆尽,四年感情,她记得他所有的好,但也仅仅是好,她会觉得他是一个好人,他值得拥有自己的幸福,也理所应当过得美满,只是那个人,不是她。

    沉浸在熟悉的旋律中,岑青禾难免出神,而身边的蔡馨媛,同样因为慢歌而勾起心底压制不住的酸涩,鼻尖泛酸,蔡馨媛感觉自己要哭了,她不想感情用事,所以倾身拿过桌上的酒杯,倒了一满杯的洋酒,一仰头,全都干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,侧头看向她,包间内光线昏暗,蔡馨媛努力隐忍的模样让人心酸。拿着酒瓶,岑青禾道:“陪你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不必挑明,都活了二十多年,谁还能没点经历和过去。

    这边两人各自干了一瓶啤酒,金佳彤一首歌唱完,她拿着话筒扭头道:“你俩想唱什么,我帮你们点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放下酒瓶,豪气的道:“给我点一个《分手快乐》,我要祝我自己跳出火坑,从今往后风生水起,大杀四方!”

    金佳彤还以为蔡馨媛喝多了在说反话,所以一时间没有动,直到岑青禾也出声道:“给我来一个《好心分手》,今晚是致前任趴,走出这间屋子,我们就大步往前,再也不回头!”

    金佳彤后知后觉,可能是自己刚才选得那首歌,恰好把两人伤心事儿给勾出来了,可也没办法,失恋的人听什么歌都感觉是在唱自己。

    她一连点了两首歌,蔡馨媛跟岑青禾一人一个。蔡馨媛坐在沙发上,拿着话筒对着屏幕唱道:“我无法帮你预言,委曲求全有没有用,可是我多么不舍,朋友爱的那么苦痛……”

    心底太难受,太想一个人,即便明知道他渣,明知道他败类,可心底还总想着他为自己钩织的那些美好假象,爱上一个虚伪的人,爱上他给予的一切虚幻,明知是错,可还要痛心一遍一遍的回忆,有时候人都是犯贱的,好想越痛就越痛快。

    蔡馨媛红了眼眶,哑了嗓子,终于在唱到‘分手快乐,祝你快乐’之时,她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,从极度的压抑到垂头大哭,把所有的怨念一并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金佳彤赶忙抽出纸巾想帮她擦眼泪,岑青禾却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,拿着另一只话筒,帮蔡馨媛唱完。

    一首歌四分钟,蔡馨媛嚎啕大哭的时间没有超过一分钟,这在岑青禾的预料之内,因为她也曾歇斯底里过,人的情绪迸发从来只是刹那,没有多持久的后劲儿。

    当那股瞬间上涌的委屈褪去之后,蔡馨媛心底的沉重也一起消除,果然不开心的时候,眼泪就是要流出来,情绪要发泄之后才会痛快。

    等到了《好心分手》,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起唱的,岑青禾以为自己也会哭,但是没有,心底深处只是淡淡的,持续不断的微痛,达不到撕心裂肺,但却始终不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既然开启了失恋情歌专场,往后再点歌,就不用顾及,什么悲点什么,什么惨点什么。复古到《爱一个人好难》,《单身情歌》,稍微近一些的《龙卷风》,《轨迹》。

    岑青禾特地学过几首粤语歌,其中就有《习惯失恋》,因为她特别喜欢里面的几句歌词:“为何这么快看清楚,落得这结果,知我是个无法讨好的人,相恋这一刻,只是我的侥幸。”

    在她唱歌的时候,蔡馨媛跟金佳彤拿着酒杯喝酒,一杯一杯红酒和洋酒,颜色艳丽,像是孟婆精心调制而成的忘情水,被她们一口一口的吞入腹中,目的是抹平心底那些折磨人的伤痛。

    酒精和情绪相互作用,又哭又笑,三人疯子一样。金佳彤酒量差,第一个醉了,蔡馨媛让她拿杯子喝酒,她手都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岑青禾眼看着酒杯就放在桌子边,可金佳彤一伸手,却抓了个空,她咯咯笑着,笑声透过手中的话筒被放大好多倍,响彻包间。

    蔡馨媛主动伸手帮金佳彤把酒杯拿过来,然后说:“还行不行了,锻炼你酒量这么长时间,你也没见长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眼神涣散的回道:“我以前啤酒一瓶的量,今天我喝了六,七……不知道几瓶,还喝了那么多红酒和洋酒,现在我还睁着眼,你就该夸我!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来来来,你坐直了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倒在沙发上,含糊着道:“我坐直了,是你倒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