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舌尖上的求生游戏〕〔重燃热血年代〕〔我的绝色总裁未婚〕〔怎么又是天谴圈〕〔禁区之唯一传说〕〔我就是大德鲁伊〕〔逆命魔主〕〔我老婆是冰山女总〕〔华娱特效大亨〕〔年先生,慢慢喜欢〕〔混沌龙神〕〔文娱的战争〕〔残王嗜宠:特工毒〕〔我的绝色总裁未婚〕〔甜心嫁一送一:总〕〔杀出个位面〕〔豪门重生:法医娇〕〔电影世界开拓者〕〔绿茵毁灭者〕〔鬼夫缠身:夫君,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85章 想不想我?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刚过来的时候,手没有抬到桌子上面,因此蔡馨媛没有看到她手受伤。可毕竟是右手,吃饭的时候总要拿上桌面的,蔡馨媛瞥见岑青禾右手背上涂着一层淡黄色的药膏,不由得挑眉问:“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色坦然的回道:“下车时刮车门子上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还能不能行了,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涂了佳彤她外公的药膏,冰冰凉凉的,还挺舒服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没想那么多,念叨了几句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买单的时候前台给打了七折,因为是岑青禾的朋友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蔡馨媛对岑青禾说:“看你多有面儿,夜鼎纪拿这么低的折扣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每次跟仁哥见面,我第一句都是谢谢他总给我打折,打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道:“你跟商绍城这关系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都是自己人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商绍城也总这么给我洗脑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等他们生日,或者什么节日的时候,你可以给他们送一些礼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,“对啊,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问:“商绍城什么时候生日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都不想的道:“冬月初八,正好比我早十天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那不快了嘛,还有一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想好送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们不说我都忘了这茬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咋这么大呢?”蔡馨媛揶揄。

    岑青禾瞥眼回道:“还不是你成天不省心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心虚,赶忙垂着头,连声道:“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你赶紧想想商绍城生日,你送他什么礼物好。”

    几人乘车去后宫的路上,突然聊到这个话题,然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岑青禾的宗旨是,拼什么都不能拼钱,就她这点儿家底,倾家荡产估计也买不来一个让商绍城觉得贵重的礼物,所以还是得走心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要不你给他做个蛋糕吧,或者做顿大餐,体现一下你的贤良淑德和秀外慧中。”

    “饭我做过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忽然想起什么,挑眉道:“做饭不好,你做饭势必要去商绍城家里,到时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,不行,上次我就好悬没看住,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俩干什么没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做贼心虚,想到上次在商绍城家里面……她瞪眼说道:“你就查全程让我开视频看着我了,你说我干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就差全程,又没有真的全程,我不信你在他家待了一晚上,你俩啥也没干!”

    岑青禾脸越来越红,“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那可多了。”蔡馨媛回以一记不屑中又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    岑青禾死不承认,实际上也确实是没干什么,不过是坐坐大腿,亲亲小嘴,搂搂抱抱,顺带着……咳,差一点儿没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俩人聊了聊着就跑偏了,还是金佳彤把话题扯回来,她说:“自己动手做,确实要心意十足一些,饭做过的话,那可以给他织件毛衣,或者做个手环饰品什么的,这种东西可以保存,也是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向金佳彤,对她说的话特别感兴趣,“织毛衣,听起来逼格就好高,但我手笨,从来没学过,不知道学不学得会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织毛衣有好多种针法,我只会平行针,螺纹针和空心针。但现在毛衣越简单的样式越好,像是好多大牌毛衣全都是平板,没什么太多花样,我一教你就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提上议事日程,“那这周末咱们去买毛线,这些你懂,你帮我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佳彤,你不做销售这行做什么都行,又会做饭,又会中医,现在还会织毛衣。赶明儿你开个店,我送你一副对联,上联心灵手巧金美女,下联救苦救难活菩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横批,妙手仁心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小声说:“再跟你们两个混几年,我就得成妙手 淫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,三人一路侃到了后宫门口。

    并肩往里走,来到前台,蔡馨媛开了一间包间,又点了好多酒水跟零食,帅气侍应生引着几人往里走,路上,时不时有打扮入时的美女和帅哥经过,蔡馨媛压低声音道:“要不要找几个小哥哥陪着?”

    金佳彤马上摇了摇头,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‘啧’了一声:“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谁请客我都不要,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谁规定男的出来玩儿非得找女的陪着,女的出来玩儿就不能找男的陪着?”

    她说话声音不小,惹得前面帅气侍应生唇角上扬弧度变大,岑青禾瞥见,不由得瞪蔡馨媛,低声说:“你别吓着人家,人家以为你刚从哪儿放出来呢,如饥似渴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有钱,任性。”

    侍应生推开包间房门,打开壁灯,然后伸手请她们进去,“三位请稍等,各位点的东西稍后就送来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坐在沙发上,下巴一抬,调戏侍应生,“欸,帅哥,坐下歇会儿吧,别忙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温柔一笑,轻声回道:“谢谢,我们有规定,不可以跟顾客同一包间待太久,如果几位有需要,我可以帮忙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岑青禾忙说:“你别听她瞎说,她今天出门忘吃药了,你忙你的,甭管她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仨人一水儿的大美女,侍应生还乐得被调戏呢,说了声‘没关系’后,转身退出去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蔡馨媛吊儿郎当的说:“干嘛撵人走,我还想让他帮忙挑几个少爷呢。”

    一说少爷,岑青禾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商绍城,“我求你别作妖了成吗,我跟你说,商绍城可知道我今晚来这儿了,要是让他知道你让我找少爷,呵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不用岑青禾明说,金佳彤从旁看热闹,悠哉的说道:“你好不容易从张鹏手里逃出来,商绍城要是开一回口,你又得卷铺盖卷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想也是,这不费力不讨好嘛,悻悻的点了点头,她决定了,“今晚就咱们三个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谁醒着谁买单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那这次我又省了。”

    侍应生推门进来送酒跟各种零食,金佳彤跟蔡馨媛凑到一起点歌,岑青禾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上面没有未接电话,她举起手机给自己拍了张跟满桌子酒合影的照片,随即给商绍城发过去。

    蔡馨媛坐在点唱机前问:“青禾,你唱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了想,说:“先给我来一首《火烧的寂寞》,我开开嗓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点了,金佳彤过来把话筒递给她,笑着道:“一开始就点这么高难度的,往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办法,艺高人胆大。”

    面前屏幕开始放mv,熟悉的旋律响起,岑青禾左手拿着手机,右手拿着话筒,先是女低音,略显沙哑的唱道:“谁影子那么重,拖在我脚步后头,走不到要去的快乐,重复做一个梦,怀疑时间凝固了,把明天,杀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跟金佳彤坐在一旁,打了鸡血似的夸张拍手叫好,好悬把岑青禾逗笑了。

    手中手机屏幕忽然亮起,上面显示着商绍城来电字样,岑青禾心底高兴,滑开接通键,没有跟他打招呼,只是自顾自的唱着。

    女生唱男生的歌,要求唱功功底很强,毕竟从很低到很高,如果高不成低不就就完了,但岑青禾可以轻松驾驭,一个高音陡然拔起,她唱得蔡馨媛跟金佳彤双双抬起手摸手臂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首歌前面唱完,她把话筒递给蔡馨媛,蔡馨媛接着唱,岑青禾拿起手机去到外面,“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的声音传来,“唱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滋滋的,“只是不错吗,我以为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怕你骄傲。”

    她满心欢喜,拿着手机在门前踱步,柔声问道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刚在医院看望病人,突然一接电话,里面火烧的寂寞,给老爷子吓得一激灵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在医院呢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特别尴尬,商绍城说:“幸好他不是心脏病住得院,不然你摊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连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赖我,我没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玩儿的这么高兴,身边有人陪着,怎么想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球一转,出声回道:“眼馋你呗,同样是人,我能在这儿吃喝玩乐,某些人就只能在医院探望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问:“想不想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,“你猜呢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猜。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你说。”他声音很低沉,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不见他的脸,可仍旧被他撩得心底如小鹿乱撞,整个人情难自制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肉麻,好好在医院看你的老爷子,我要进屋陪帅哥唱歌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迅速挂断电话,岑青禾舒了口气,脸颊发烫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隐婚蜜爱:傅先生〕〔成为首富〕〔成精后,大佬们抢〕〔把守相爱共此生〕〔诱妻入囚:霸宠重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恶魔宝宝:禁欲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重生八零:王牌特〕〔总裁太坏,娇妻要〕〔重回八零,泼辣农〕〔特种兵之超级大少〕〔武道战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