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进化眼〕〔超级仙尊重生都市〕〔神级大好人系统〕〔重回五零当军嫂〕〔二货小王爷〕〔吞天龙王〕〔万界修仙交流群〕〔我的冷傲总裁夫人〕〔荣耀文娱〕〔武极神王〕〔我的无限复活小皇〕〔重生之八零娇妻〕〔农女选夫手册〕〔绝世主宰〕〔重生绝宠男神:慕〕〔魔茔〕〔感恩不能存〕〔斩龙家族〕〔我的皮肤强无敌〕〔火影之我和扉间有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83章 软硬兼施
    :

    对上张鹏那张看似面无表情,实则满是挑刺儿的脸,岑青禾好想发飙,但她不能,她不会被他抓到把柄,所以她耐着性子,心平气和的说:“不是质问,只是疑问。”

    张鹏说:“对于职员的职业操守,盛天向来是有明文规定的,你进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,心里很清楚,蔡馨媛跟吴欣怡当众抢客户,还伤及客户家属,这是多坏的影响?”

    “但客户已经说不追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私下里找客户谈话,只代表你们自己,代表不了盛天,这么大一家公司,是你们说怎样就怎样的吗?照你这么说,以后大家都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,只要客户不追究,那还要规矩制度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说蔡馨媛跟吴欣怡做的没错,但是现在客户愿意私了,难道我们内部就不能高抬贵手,给她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?”

    错是错了,关键是错不至死。

    张鹏坐在皮椅上,面不改色的看着桌前的岑青禾,眼底任何波澜都没有,他只径自说道:“错分大小,她们这次犯的错,没有任何值得原谅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蔡馨媛进公司一年多,业绩一直排在前面,刚刚她还谈下了盈信在夜城的七家新店合约,按照业绩,绝对要排进全部门前三的,都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难道她这么久为公司兢兢业业,就换不来一次过错的原谅?”

    张鹏闻言,忽然扔下手中钢笔,钢笔有些重,所以在桌上碰撞出不小的一声动静。

    身体往椅背上一靠,他望着岑青禾,似是颇为不满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跟蔡馨媛关系很好,为她的事情跑前跑后,我也知道你的业绩很突出,但这并不能成为你跟上司说话口无遮拦的理由,你真当我最近不常在公司里面,公司的大小业务我都不清楚吗?还是你觉得,我这个主管就是个草包,连谁的业绩都搞不清?岑青禾,你真的是很猖狂。”

    张鹏猝不及防的翻脸,一番话当即揶的岑青禾脸色涨红,两人四目相对,他眼底满是轻蔑的嘲讽,那样子像是不需要再遮掩,反正这儿就他们两个,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不会好说话,可她没想到,他会这么揶她。进公司这么久,他这个笑面虎一直当得不错,最起码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,如今真是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因为始料不及,她先被数落了一番,短暂的惊诧过后,岑青禾回过神来,马上说道:“张主管你说这话就好笑了,我从进门到现在,一直好言好语的向你来询问一些事情,下级有不明白的事儿问上级,难道这很不可理喻吗?反倒是你,态度一直咄咄逼人,前面刚说完我质问你,如今又说我很猖狂,我就想知道,我哪儿猖狂了?”

    张鹏想激怒她,好趁机打压报复,岑青禾差一点儿就上当,可关键时刻,她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想玩儿嘛,她就陪他玩儿到底。

    张鹏闻言,眼底很快闪过一抹失望,像是在心烦她为什么没有直接发飙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心思,他当然不会明讲出来,他只是公式化的声音,刻板的说道:“盈信的单一直都是你在跟,这笔业绩要算也是算在你的头上,你说是蔡馨媛的,这是摆明了侮辱我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,“张主管,我觉得你是不是最近家中有事儿,所以影响了你的心情,导致……脑子都没平时转得快了。同部门中一个人跑不来几笔单子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儿,盈信的人是我在一直接洽,但我是替蔡馨媛去跑的腿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天真的望着张鹏,神情无辜。

    张鹏反被岑青禾摆了一道,一时间想不出好的措辞,他有那么几秒钟的尴尬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是存心要跟我吵架。”张鹏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声音放得很沉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们有在吵架吗?我是来找张主管汇报情况,解决问题的,如果哪里让你误会,你别往心里去,可能我这人说话太直。”

    心底憋着一股火,岑青禾说话却是越发的轻松,不能打也不能骂,她气不死丫的。

    张鹏确确实实被她给气着了,想诱她发火,连她也一块儿收拾,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办公室中,两人一时间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,气氛诡异的沉寂。

    许是过了七八秒钟的样子,还是张鹏率先说道:“你是带着气来的,这里就咱们两个,你也不用装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想保蔡馨媛,我告诉你,保不住,蔡馨媛一定会做开除处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能忍他揶她的气,可她忍不了他坑蔡馨媛,一口气顶上来,她出声道:“我想知道,这个决定是张主管你做的,还是其他什么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张鹏问: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如果是上头的决定,那我会向上头如实反映情况;如果是张主管你自己做的决定,那我们说来说去又绕回了原点,没有人比张主管你更清楚,蔡馨媛工作以来对盛天做出的贡献,如果因为一次错误,还是在客户不追究的前提下做出开除处理,难免让人觉得心寒,甚至有人会觉得这是张主管在故意针对手下部分职员。”

    张鹏嗤笑,“我针对,针对蔡馨媛还是吴欣怡?她们一个是老职员,一个是新职员,如果我只开除吴欣怡,保着蔡馨媛,那才是不公平,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看到,在错误面前,所有人一律平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你能保证从进公司到现在,无论大错小错,一次都没犯过吗?那你的错谁来定?咱们销售部上面经理位置悬空,总监又不在这里上班,整个部门就剩张主管你一手遮天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想开除谁就开除谁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到底还是捅开了。

    张鹏阴沉的目光看着岑青禾,沉声道:“就凭你现在跟我说话的态度,我就能让你跟蔡馨媛一样,out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怒极反笑,不屑的语气回道:“你凭什么?我说的有什么不对,你反驳就好了,哑口无言就恼羞成怒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不怕事儿的补了一句:“哦,对了,某些人仗着山中无大王,熊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;成天对手下女职员毛手毛脚,趁机揩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;有事儿没事儿暗示下面人得给自己送礼,这种把戏好像也是驾轻就熟……”

    对上张鹏那张越发难看的脸,岑青禾皮笑肉不笑,唇瓣开启,给予最后一击,“你知道我不是软柿子,我认识的客户中也有你高攀不起的,你平时怎么为人处事,那是你的事儿,我管不着,但你别欺负老实人不会告状,不会耍心眼儿,兔子急了也咬人,更何况我不是兔子。我劝你最好理智的想一想,是要大家相安无事,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还是你要跟我掰扯掰扯,看看是你在盛天售楼部一手遮天,还是我现在的人脉手眼通天。还有,善意的提醒你一句,我一个外地人,独自来夜城闯荡,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反正没什么底子,不在盛天干,我出门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你不一样,千万别让我拉下马,往上爬的时候踩了那么多人,下来的时候会很苦的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之所以敢这么狂,是因为她心里有底,有商绍城在,谁能把她怎么样,谁又敢把她怎么样。今儿她还就躁了,就狂了,不服让张鹏来战!

    张鹏工作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有能力的,有背景的,猖狂的,放肆的,可就是李蕙梓那种人,也不会向岑青禾这样,满眼的笃定,甚至是挑衅,一副我什么都不怕的样子,you can you up,no can no逼逼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这已是岑青禾进门之后,他第二次被怼的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这番话讲出去,浑身轻松,大不了就是个集体辞职呗,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。

    她看到张鹏脸色变了几变,各种复杂的情绪混杂在一起,自己撒了气,她想想还是给张鹏一个台阶下,毕竟她的目的很明确,保蔡馨媛。

    缓和下自己的态度,岑青禾主动开口道:“张主管,其实我们跟你的利益并不冲突,下面的人业绩好,你年底拿的分红就多,没必要什么东西都得利益最大化,压制到极限,是会触底反弹的。我跟你检讨一下,刚刚是我说话的态度不好,你别生气,如果你实在生气,那我跟馨媛回头请你吃饭,当面赔罪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鹏看着她,她明显看他脸上的表情从杀之而后快,一秒之内转化成无奈一笑,伸出手指,指了指岑青禾所在的方向,张鹏轻笑着道:“你说你,我跟你开个小玩笑,你还当真了,还给我一通数落,你要是不说,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多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笑了,去到饮水机旁,她给张鹏倒了杯水,放到桌上,“张主管你是聪明人,我就是个女人,你别跟我计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