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腹黑狂妃:绝色大〕〔帝少逃妻拥入怀〕〔弑血王妃〕〔盛世妖女,至尊太〕〔末世红包龙帝〕〔恐怖旅游团〕〔我真不是叮当猫〕〔魔仙三少〕〔扶明录〕〔妖怪不可以〕〔大文学家〕〔造神天域〕〔王者荣耀之魔君〕〔变身之九尾狐仙〕〔刁妃妖娆:撩个王〕〔随身带着个世界〕〔王牌特种兵〕〔女医师的修仙日常〕〔山里人家〕〔自始至终都是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81章 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右手背上的伤口太过刺目,以至于吴莉一时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,金佳彤愣了一下,随即看着吴莉,满眼恳求的道:“吴小姐,求求您帮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门里一个门外两个,双方正在胶着,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略显诧异的女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闻声看来,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女人,打扮入时,双手拎着装满玩具的购物袋。

    岑青禾乍一眼看去,只觉得眼熟,刚想说是不是在哪儿见过,女人目光落到岑青禾脸上,马上眸子一挑,意外的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铺心思都在帮蔡馨媛身上,脑子有些不够使,加之每天见的人太多,她还以为是曾经见过的客户,所以本能露出一丝浅笑,如实道:“我们在哪儿见过吧?”

    女人微笑着点头,“上次在大街上,谢谢你跟沈小姐帮忙。”

    大街,沈小姐……岑青禾忽然恍然大悟,面前的女人,是她跟沈雨涵当街救下的原配。

    见岑青禾想起,女人径自道:“上次你走的匆忙,我没来得及当面感谢你,我跟沈小姐留了电话,说好了你们有空,我请你们出来坐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世界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,竟然在这儿碰上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略显尴尬的说:“出了点儿小事情,过来探望病人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,不由得看向门内的吴莉,吴莉也回视女人,挑眉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过嘛,上次从安安找人在路上劫我,多亏两个女孩子仗义帮忙,为了帮我,她们都进警察局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吴莉看着岑青禾的目光中,难免泄了好多火气,甚至带了几分歉意和欣赏。

    女人问吴莉,“你们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吴莉彻底不生岑青禾的气了,开口回道:“是她朋友跟人打架撞到了童童,她替她朋友过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看向岑青禾的手,吴莉蹙着眉头说:“你手没事儿吧,赶紧叫医生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女人顺势低头看去,这才发现岑青禾整个右手背都是血道子,面露惊讶,她赶忙走上前,轻轻托起岑青禾的手腕,“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所谓的笑笑,“没事儿,不小心刮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向吴莉,吴莉马上瞪眼明哲保身,“可不是我弄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也忙解释,“不关吴小姐的事,是我自己划到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马上说:“我去叫医生。”她转身就走,不给岑青禾阻拦的机会。

    吴莉看着门口的岑青禾跟金佳彤,顿了几秒才道:“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转头看着吴莉,但见吴莉微垂的视线中,带着难掩的妥协跟无奈。

    心底一喜,岑青禾难免高兴,没想到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这更让她加坚定了一个道理,人啊,果然是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帮的人多了,自有贵人相助。

    迈步往里走,待走穿门厅,来到病房里面的时候,岑青禾看到坐在床上的小女孩儿,她额头还贴着刺眼的白色医用纱布,满床堆满玩具,其中怀里的,就是昨天她送的sd娃娃。

    朝着小女孩儿勾起唇角,岑青禾摆了摆手,柔声说:“hi,你好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盯着岑青禾看,几秒之后,她那张没什么表情的小脸上,忽然展露笑颜,举起手中娃娃,奶声奶气的说:“娃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脸上笑容更大,走至床边,看着她说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吴莉道:“阿姨送你礼物,要跟阿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依旧是软糯的声音,听的人心里发甜。

    岑青禾轻笑着道:“不客气。你更喜欢娃娃,还是更喜欢皮卡丘,阿姨昨天有画皮卡丘给你,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听到这话,马上左右看着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吴莉见状,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张卡纸,那上面形形色色的皮卡丘图案,旁边带着简短的旁白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朝着吴莉伸手,吴莉把卡纸递过去,随口说:“她特别喜欢你画的公仔,昨天拿着看了一晚上,还非让我给她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伸出小小手指,指着卡纸上的一个皮卡丘,小女孩儿抬眼问岑青禾,“它是要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弯下腰,看着上面的图,然后微笑着回道:“这只是生了病的皮卡丘,所以它要乖乖吃药,吃完药还要好好睡觉,这样病才能好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只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只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小女孩儿聊天,吴莉倒了两杯水给她们,金佳彤受宠若惊,颔首道谢。

    没多久,之前的女人带了一名护士进来。

    护士帮岑青禾的手背消了毒,说包不包扎都可以,通风反而好的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待护士走后,岑青禾马上要来药膏,当场涂上。

    吴莉轻蹙着眉头,狐疑着问了句:“这是什么药膏,你不用问一下护士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有担心,所以我先试,如果我用真的管用,你再帮小朋友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还是说回来了,一旁女人也听了个大概,她帮岑青禾说话,对吴莉道:“卖我个面子,别为难我恩人。”

    吴莉抱着肩膀,翘腿坐在一旁,在屋内所有人的注视之下,她熬了五秒就挺不住了,挑眉回道:“你都这么说了,我还能说不行?”

    女人笑了笑,随即侧头看向岑青禾,“没事儿了,我这朋友刀子嘴豆腐心,而且受伤的是孩子,难免脾气大点儿,你们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说:“当然不会,我们还得谢谢吴小姐,还有您怎么称呼,不好意思,雨涵跟我提过一次,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微笑着回道:“我叫白露,我记得你姓岑,叫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笑了,“是,今天多谢你了白小姐,当然我也特别感谢吴小姐,真的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真心实意的,白露说:“你别这么客气,是我该感谢你才对,上次要是没你们帮忙,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应该的,这事儿换了谁都会帮忙。”

    白露道:“你也不是没看见,当时围观看热闹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帮忙的就你们两个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奈一笑,一旁吴莉说道:“就冲你这人品,我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向吴莉,赶忙又是感谢。

    吴莉道:“你别谢我了,你帮了我最好的朋友,我也得感谢你。我就纳闷了,你朋友怎么回事儿,怎么好端端的跟情绪失控了似的,我当时拦都没拦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收回脸上笑容,沉声回道:“她刚失恋,让个已婚的渣男给骗了,陷得太深,一时间走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莉稍微一挑眉,“怪不得呢,那天姓吴的销售好像说了一句什么……情场失意之类的话,然后你朋友就跟炸了似的,抬手就是一巴掌,当时我要是不带着童童,真要上去仔细问问怎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过多说什么,只是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。

    吴莉也是个泼辣的人,当场骂道:“这世上渣男真他妈多,人是人生的,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玩意儿生的,怎么不去死,给好人让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也是替白露骂的。

    白露微垂着视线,默不作声,明明年纪轻轻,可即便化了妆,也是满脸散不去的愁容。

    相由心生,心里有委屈,有不甘,面上又怎会有笑意。

    这是岑青禾第二次跟她见面,虽然感觉白露人不错,挺好接触的,可毕竟不熟,所以她不好去问白露的隐私,只是作为女人,她轻声劝道:“白小姐,人活一辈子不容易,要为了生老病死愁,为了吃喝玩乐愁,我觉得有时候爱情跟友情都一样,大家合得来才在一起,合不来也不要为难彼此,虽说好聚好散很难做到,但人最不该难为的就是自己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记得那天在大街上,混乱之际,小三儿要白露跟她老公离婚,白露好像说过一次,我死都不离婚。

    岑青禾大抵能懂,赌气都不会便宜了小三儿,可是赌气,跟谁赌气?为了一个已变心的男人赔上自己下半辈子的快乐,真的值吗?

    女人间的友谊向来都是在谈话中升华的,四个人明明才相聚没多久,半小时前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,这会儿已是可以坐下来谈心了。

    白露说:“如果爱情只跟友情一样,那确实可以合则处,不合则分,但爱情再往上是亲情,我知道爱情已经没了,是该放手了,但他不止是我老公,他还是我亲人,我只要一想到他要走,以后的很多年我们都不会再联系,即便在大街上碰到面,我们也不会打一声招呼,就这么彼此错过,我一想,心就疼得好像不是自己的。我也想放手,但我舍不得,我怕以后不会再有人像我这么爱他。”

    许是平日里眼泪流多了,所以白露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只是声音很淡,表情带着一丝恍惚,却一滴眼泪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岑青禾跟金佳彤都受不了了,两人皆是红了眼眶,心酸的不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