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阴灵诡校〕〔重生,将门嫡女〕〔娇妻养成记,王妃〕〔透视兵王〕〔龙皇演舞〕〔网游大魔王〕〔网游之剑履山河〕〔英雄联盟之套路至〕〔房产大玩家〕〔穿越之苏家有女初〕〔高冷帝少,惹不起〕〔末日阳山〕〔双姝〕〔娇妻入怀:腹黑总〕〔路过漫威的骑士〕〔镇鼎〕〔网游之领主纪元〕〔一品带刀太监〕〔斗之巅〕〔龙破九天诀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78章 翻脸
    :

    周砚之换了身暗紫色的毛衣回来,他洗了澡,头发吹得半干,刘海儿垂在额头处,眉眼间平添几分大男孩儿的顽皮跟清爽,让人模糊了年纪,当然,这是他不说话的时候,只要他一开口,马上就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右边一众长辈都在笑着聊天,周砚之侧头往左手边商绍城看来,唇角一勾,眼神中也带着几抹戏谑,低声问道:“还跟那个日韩混血处着呢吗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两年半前,在瑞士碰见的那回,商绍城身边也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都多久的事儿了,你还记得。”商绍城面不改色,口吻如常。

    周砚之笑说:“你让我记书本,我一个都记不住,你让我记美女,我一记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但笑不语,周砚之又道:“安琪知道你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刚才视频见过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笑了,边笑边道:“那小妮子知道你在这,没哭着喊着要回来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哭倒是没哭,嗓门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魅力大啊,我妈生日都没把她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没回来,不然红玉姨再赖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拿你当干儿子,你要是当了周家的女婿,她更得惯着你,你也得顺理成章的叫我一声二哥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轻晃着手中红酒杯,红酒在水晶杯中滑动的瑰丽色彩,都不及周砚之眼底的璀璨光芒。有时候造物者当真是很不公平,给了一个人如斯俊美的皮囊,又给予显赫身家,这样的男人,就算是渣一些,又怎会有女人不爱?

    之前沈晴跟柴红玉旁若无人的对他的以后指手画脚,碍着有其他人在,商绍城给两个长辈留一些颜面,所以没有当场戳穿,如今周砚之也是光明正大的拿来说事儿,商绍城看起来面色无异,实则心底已经不爽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淡淡道:“谁说我要当你们周家的女婿?”

    周砚之闻言,侧头朝商绍城看来,商绍城面不改色的回视他,几秒过后,周砚之轻笑着问:“我们安琪还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瑞典公主的身份还配你们周家呢,她今年三十九了,还没结婚,你要不要考虑娶她?”

    周砚之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,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,笑了几声才说:“看来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长桌最靠边的一处,低声交谈,根本不会被其他人察觉。各自低头用餐,又过了会儿,周砚之看似无意的说了句:“新交的女朋友家教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没有辩解,他只顺势说道:“所以别乱点鸳鸯谱,她脾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侧头看了眼商绍城,挑眉玩味的说道:“这还是你嘛,怎么两年多没见,性子都变了,还惧内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讨厌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说:“不满意就分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的回视他一眼,“正喜欢得紧,不想分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露出一副好奇又危险的目光,下意识的压低声音,沉声问道:“什么女人,能让你这么宝贝着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想暴露岑青禾,所以意味深长的回了句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似笑非笑,“你这不是故意让我心里痒痒嘛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玩笑话,商绍城也不乐意岑青禾被占便宜,所以他想都不想的回道:“找你‘女客户’给你挠挠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一听商绍城这话,对那位素未谋面,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,更加好奇,毕竟他晓得商绍城是什么人,能让他这么冷的性子燃起来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就是嘴欠,周砚之故意轻声叹了口气,随即意有所指的说道:“看来我妈和沈阿姨的小算盘都要落空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搭理他,任由他自娱自乐,反正他打小儿不怎么正常。

    坐在周砚之右边的是陆唯琛,身为大嫂照顾小叔子是理所应当的,她招呼佣人给周砚之盛汤,周砚之笑说:“谢谢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欸,对了大嫂,你跟我哥结婚的时候,你在台湾的小伙伴不是来给你当伴娘了嘛,你方便把电话号码给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陆唯琛问: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过两天要去台湾办事,有些地方我不熟,想找个人给我当地陪。”

    陆唯琛说:“那我把阿琳的号码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砚之道:“我想要那个头发长长的,高高瘦瘦,不怎么爱说话的小伙伴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阿宁?”

    “对,名字里面有个宁。”

    陆唯琛面色稍显为难,正迟疑之际,一旁周砚景给她布菜,顺道声音平静的说:“别听他胡闹,他一年去台湾七次,闽南话说的比你还溜,哪里会有他找不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陆唯琛是新妇,对于周砚之不是特别了解,听到周砚景如此说,她一时间还有些楞,直到周砚之轻蹙着眉头道:“大哥,你怎么这样呢,干嘛拆人台?”

    周砚景抬眼回视他,虽是面色无异,可眼神中也难免带着几分警告,不让他再闹。

    周砚之悻悻的别开头,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晚上宴会结束,周家一家几口送客人出来,打了声招呼,沈晴跟商绍城坐进车里,挥了挥手,做最后道别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商绍城一直都闭嘴不言,身旁的沈晴主动出声说:“你现在回国了,没事儿可以多跟砚景联系,東弘是盛天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,两家多年的合作伙伴,以后東弘是要交给砚景的,咱家这边也就你自己,你得知道平时跟什么人在一起玩儿才是有用的,每天的时间就这么多,浪费一秒少一秒。”

    车内没开灯,商绍城俊美的面孔隐匿在昏暗之下,看不清脸上表情,只听得几秒之后,他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,“我现在是在上班吗?”

    沈晴说:“到了你这样的位置,上班就是交际,交际就是上班,看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说:“你让我跟周砚景联系是为了工作,撮合我跟周安琪干什么,示好?”说完,不待沈晴回答,他径自补了一句:“幸好周家就这么一个女儿,不然还拿不准到底跟谁配对儿好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已是讽刺意味十足,沈晴想忽略都做不到,她一年到头跟商绍城见面的次数甚少,就更别提有什么太多的母子交流,她不想跟他赌气吵架,是他一直在找茬。

    侧头看向他,她声音不变,可周身气场却陡然变凉,“我看送你去国外读书这么多年,就忘了找个人在身边教教你,什么叫我国独有的人情世故。東弘凭什么这么多年只给盛天全行最低价?除了商业合作之外,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私底下的这份人情。你觉得我是拿你来讨好周家人了吗?我跟你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我俩宠你疼你还来不及,会用你去讨好别人?你也知道跟你红玉阿姨说两句漂亮话,让她开心,这是最基本的礼仪,有些话我们说出来是客气,认不认真就要分人,不过是一说一笑,你哪儿来这么大的脾气?”

    多年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和不见血的厮杀,早已磨砺沈晴不动声色的性格,以至于她不高兴时说话的态度,都不是盛气凌人,而是娓娓道来中,带着让人不容置喙的凌厉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商绍城的性格都是成熟的,可在沈晴眼里,他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,会赌气,会较真儿,会耍小性子。

    她鲜少说他,但开一回口,就要让他知道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后更是一言不发,因为后知后觉,自己露了马脚,他现在不是单身,有了岑青禾,所以他特别讨厌别人把他跟另一个人配对儿,哪怕这个人是沈晴也不行,可他却忘了,他的喜形于色,正给沈晴抓到了把柄。

    果然,五秒过后,身旁沈晴忽然轻飘飘的问了一句:“这么不愿意我们把你和安琪说在一起,是有其他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顿了一下,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晴说:“有女朋友就好好谈,在你身份公布之前,你还是有很多自由时间的,我也不是什么封建家长,你的事儿,你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言语,其实心里在想沈晴的那句‘在你身份公布之前’。沈晴常说,身份不同,所以办的事情就不同,医生看病救人,警察打击罪恶,老师教书育人,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有自己的既定身份,如果顶着警察的衣服去给人打针,患者是第一个不同意的。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:要知分寸。

    身份没曝光之前,他只是商绍城,乐意跟谁谈恋爱就跟谁谈恋爱,想干嘛就干嘛,他只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可以后身份曝光,他就是商经天和沈晴的儿子,是盛天的少东家,顶着这样的一个名衔,那他的一举一动势必被所有人关注着,再想要当自己,那就是肆意妄为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从小就知道,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,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别人的求而不得,尽是他的唾手可得,所以他没有亲情的陪伴,很少朋友,情味寡淡,这是外人不可见的孤独,也是常人口中的平衡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