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75章 当失望变成习惯
    :

    说实话,岑青禾从小到大没怎么受过委屈,更没被人这么当面劈头盖脸的骂过。

    心里委不委屈,当然委屈,可她能忍,一来工作后耐性比从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,二来她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蔡馨媛,所以她得忍着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深吸一口气,再慢慢吐出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小声叨念,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折腾了一身汗,岑青禾把手里东西都放在走廊椅子上,掏出纸巾擦了擦脸,她原位坐下,死等。

    既然登门道歉的路子不行,只能走传统的苦情戏路子了,人心都是肉长的,方法老套不要紧,关键看灵不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家是商业家族,到了沈晴这一辈儿,只有她们姐妹两个,而且她还是姐姐,所以养成她从小女人独挡一面的强势性格,哪怕是嫁给商经天,婚后也不做传统的豪门太太,而是与丈夫平分秋色,做商业上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她跟商经天一样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有三百天都在飞,闲下来的时间甚少,这次从密密麻麻的行程表上挤出时间回来海城,当然要见商绍城一面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饭厅吃过饭,佣人收拾了桌子,换上下午茶和甜点。

    沈晴一身brunello。cucinelli的高领羊绒衫,胸前坠着一条lupearl的粉色珍珠项链,因为保养的特别好,所以她看起来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人,如果不是与生俱来的强势气场,平添了她身上的年代感,一般人乍眼看到她,可能会觉得她顶多四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举止优雅从容,拿起花色茶杯喝了口她最爱的英国红茶,然后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商绍城,唇瓣开启,出声问:“在夜城待的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,低头百无聊赖的翻看手机,随口回道:“还行。” 打开相册,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,全都是同一个人,是他上次在峨眉金顶拍的岑青禾,日出那么美,她身上像是蒙了一层金光,他忽然想起她那么爱财神爷,殊不知她发光的样子,莫名的让他联想到女财神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感觉到,他唇角是勾起来的,俊美面孔上带着促狭的笑容。

    沈晴见状,出声道:“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在夜城待着,那就回海城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眼睛都没抬一下,依旧是淡淡的口吻回道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沈晴说:“之前不让你在海城,是怕你在这边玩伴多,成天就想着跑出去玩儿,你回来也有几个月了,国内的生活都还适应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着头说:“我是哪儿的人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跟沈晴说话素来这样,不冷不热的,还外带有点儿噎人。

    沈晴平时忙,顾不上他,但对于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,她还是特别宠的。

    之前他回国,想在海城生活,她偏要把他弄去夜城,为此商绍城很不高兴,觉得什么都要听从她的摆布,她晓得他心中有气,所以并不跟他一般见识,只好声好气的说:“让你去夜城也是为你考虑,海城总公司上头,有不少人认识你,都是叔伯长辈,你难免要一一应付,你又不喜欢这样,去夜城反倒清静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出声,面不改色,沈晴继续说:“总公司这里有你爸直接管着,反倒是夜城分公司,你去之后先待一阵子,等时机成熟做些成绩出来,我们也好顺理成章的让你自己接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嘴都没张的一个字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沈晴道:“我听说你要终止跟汇恒建材的一切商业合作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垂的双眸中,很快的闪过一抹意料之中,他在夜城分公司的一举一动,自然有人随时监控,以便向沈晴汇报,他不觉得有何意外,抬起头,他回视沈晴,大大方方的回道:“私人恩怨,不爽他们。”

    沈晴面色不改的说:“你都多大了,还跟小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十二月六号过生,你们今年在国内吗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问一下助理,我不记得,你爸那边我也不知道。今年有什么想要的吗?”她面带微笑,看起来确实像一个特别漂亮又温和的妈妈。

    商绍城却只觉得无聊,年年如此,毫无惊喜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想要的,今年正好在国内,我会跟朋友一起过,你们不在更好,我就不用特地挤时间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失落吗?

    习惯了。

    习惯没有父母家人陪伴的生日,所以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沈晴问:“要不要找人帮你办个生日party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办一个也好,马上就二十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勾起唇角,轻笑着道:“你还记得我多大,我以为你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觉得意外,因为在他想象中,对于他的一切,沈晴都应该靠助理提醒才知道。

    沈晴怎会听不出他话中的嘲讽之意,只是一年难得见上几面,她不想跟他呛话,所以只是温柔笑道:“你是我儿子,哪有不知道儿子多大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上笑容很淡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聊着,沈晴说:“待会儿让助理把东西给你,是胸针,我替你挑的,晚上你红玉阿姨生日,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特地把我叫回来就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往年你不在国内也就算了,现在你回国了,正好他们一家今年也在国内办,你不去不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她自己有儿有女,干嘛拉我过去作陪?”

    沈晴道:“你红玉阿姨可从小把你当干儿子看,知道你回国了,特地嘱咐我把你带上,说她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兴致缺缺,但也没拒绝,回都回来了,就当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跟沈晴说完话,他一个人回楼上,特别想岑青禾,他打了个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他低声问:“嘛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此时正坐在医院走廊椅子上,手里搂着皮卡丘的脑袋,她云淡风轻的回道:“上班啊,你呢?”

    “床上躺着呢,嫉不嫉妒?”

    “切,你这是资本主义的腐败思想,我正在外面努力赚钱呢,就问你心不心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了,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,你两条腿儿停下来就没钱,我在床上躺一年也照样有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呵呵他,“床上躺一年,怎么,您这是让谁给打瘫痪了?”

    “瞧把你能的,你站我面前再说一遍?”他言语恐吓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笑得没心没肺,“有本事你来啊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气得咬牙切齿,偏偏心痒难耐,拿着手机,他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你给我等着,两天而已,又不是一辈子不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,我这人一向是活在当下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吵了一会儿嘴,商绍城问她:“你在公司还是在外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避重就轻的回答:“在等客户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晚上下班别约客户,早点儿回去,闲着无聊就跟你小姐妹儿出去逛街,正好蔡馨媛不也心情郁闷呢嘛,多花钱,钱花出去了,气自然散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叹气,现在别说花钱了,花什么都没用,坐门口傻等两小时,连客户人影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不想让他操心这些事,岑青禾主动转移话题,“你晚上有什么安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如实回道:“陪我妈去给她朋友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呦,不像你性格啊,怎么一回家还成乖宝宝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听着她尽是揶揄的话,不动声色的说:“你现在也跟以前不一样,看来你以前那些唯命是从和低眉顺眼,全都是装出来的,目的就是成功卸掉我的戒备心,好顺利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眸子微眯,他打趣道:“这么一看,你很有心机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非但没反驳,反而顺茬说道:“那是,我这心机,不是我说,哼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倒是说啊,也让我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,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压低声音,诱惑道:“你悄悄告诉我,我保证不往外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自己都不曾发觉,只要跟岑青禾在一起,他就会变得特别‘不正常’,更恐怖的是,他适应了这种不正常,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常态。

    两人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,岑青禾手机电池只剩百分之二十,低电量提醒,她说:“我先不跟你说了,我手机快没电,身上没有充电器,等我晚上回家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这么久了,你约的客户还没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这茬给忘了,闻言,她眼睛咕噜一转,连蒙带骗的说:“我来早了,没事儿坐咖啡厅等人,正好可以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声说:“利用上班时间给自己开小灶,岑青禾,你这是不想往上升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趾高气扬的说:“有你给我当靠山,我升不升还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他莫名其妙被她的这句话给取悦了,心底高兴,他唇角一勾,出声道:“说得对,我罩着你,往后只要是盛天的地盘,你就给我横着走,拿出你刚才那股少奶奶的气势,别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低声回道:“我怎么有种丫鬟勾搭少爷,成功上位的即时感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