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美漫法神〕〔通天神途〕〔掌心女皇〕〔征战无限历史〕〔快穿之军婚逆袭攻〕〔位面三国争霸〕〔田园娇妻:毒舌王〕〔大秦将魂歌〕〔大明铁卫〕〔强宠上瘾:鲜妻,〕〔凰君〕〔异世神魔之并肩星〕〔洪荒二郎传〕〔装甲咆哮〕〔荒野直播之独闯天〕〔仙家萌喵娇养成〕〔田园空间:撩上猎〕〔毒医小娘子:夫君〕〔重生不重来〕〔海贼之海军霸拳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74章 各自奔走
    :

    陈博轩要探望的病人在其他楼层,送岑青禾到五楼,确定她能找到人之后,他打了声招呼先走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来到502号病房门口,房门紧闭,她什么都看不到,不好贸然推门进去,以免激怒客户,正迟疑着从哪儿下手好,房门突然打开,从里面出来一个端着医药托盘的小护士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到她,忙凑上前问了句:“你好,请问一下里面的吴童熙小朋友伤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您是患者家属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姑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朋友伤在额头上,伤口不是很深,但擦伤面积不小,关键小朋友本身是疤痕体质,所以不大容易恢复,还要住院观察一下。“

    疤痕体质,岑青禾一颗悬着的心顿时忽悠一颤,怪不得客户发这么大的脾气,这不要人命呢嘛。

    “那会留疤吗,以现在的治疗技术治得好吗?”岑青禾眼巴巴的看着小护士问。

    护士说:“目前还不清楚,伤者家属正在跟院里医生接洽,我只负责打针和上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明显心事重重,却要极处一抹笑容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小护士转身离开,剩下岑青禾一个人站在原地,心里乱成了一锅粥,恰好这时手机响起,她吓得轻微一激灵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来电人是金佳彤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电话,里面传来金佳彤的声音,“青禾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走到一旁,压低声音回道:“馨媛没跟你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出来打的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蹙眉道:“被撞伤的小朋友是疤痕体质,护士都没敢肯定说会不会留疤,如果真的治不好或者治愈效果不明显,客户还不撕了馨媛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走廊,面朝墙壁,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下,现在蔡馨媛是无法想辙自救了,只能身边的人集思广益想一想办法。

    在她沉默不语的空挡,金佳彤忽然说:“我想起来了,我妈跟我说过,我外公配过一种药膏,专门去各种疤痕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后不由得眼睛一亮,“是吗,效果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外公年轻的时候在我们周边几个县还是挺有名的,还有一些外地人慕名过来让他开方子抓药,我是听我妈提过,我弟小时候很皮,有一次跟附近孩子玩,差点把眼睛摔坏了,眼角好深一道伤疤,我妈也怕他长大后娶不到老婆,所以就拿了我外公配的药膏,想着试一试,现在我弟脸上皮肤可好了,完全看不出哪里受过伤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外公是中医出身,岑青禾向来觉得中医很神,说起死回生夸张了点儿,但妙手回春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关键现在死马当活马医,她很快道:“那外公的药膏现在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给我妈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问问阿姨,我这边也想个辙,先跟客户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岑青禾一动不动的原地站着,努力回想刚刚护士打开门的那两秒钟,她看到半截床尾,虽然没看到小朋友,更没看到客户,可她分明看到床上堆放的几个物件,金灿灿的黄色,那是皮卡丘公仔;倒在公仔旁边的几个小东西,五颜六色,看不清脸,但她从配色跟局部就能断定,那是sd娃娃。

    张鹏之前来,一定是代表盛天过来赔礼道歉,蔡馨媛是章语这边的人,吴欣怡虽是张鹏的人,可她这张牌太小,可有可无,张鹏一定不会为了她们两个得罪正在盛怒之中的客户,加之之前他那些官方的话,岑青禾几乎可以断定,他此番来,绝对没有为蔡馨媛跟吴欣怡说话,更谬论求情。

    既然他来的目的是针对客户,那么小朋友这里,他一定照顾不到,可有果必有因,客户之所以会愤怒,全都是来源于小朋友受伤。

    眼下岑青禾只能剑走偏锋,尽最大的可能让客户消气,为蔡馨媛赢得多一些留在盛天的可能。

    她转身快步往外走,出了医院打车去夜城sd娃娃专卖店,路上她接到金佳彤的电话,金佳彤说:“青禾,我问过我妈了,她说我外公早年配的药膏还有一些,我本来想让她用快递寄过来,但我家那里寄快递到夜城要三天,我怕来不及,正好我弟要去蓉城,我让他把药膏带着,我订晚一点回蓉城的机票,亲自过去拿,这样我坐明早的飞机回来,中午就能把药膏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特别感动,“谢谢你佳彤,咱们这次一定得尽全力帮帮馨媛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谢什么,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一说,金佳彤道:“那我们分头行动吧,我晚上六点的飞机,等一下我就先走了,吕双陪着馨媛,你这边忙完直接跟她们联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路上小心,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真真是集体行动的即视感,岑青禾打车跑去sd专卖店挑了两个漂亮娃娃,又去卡通玩偶店买了各种各样宠物小精灵的公仔,一个人拎着两个大袋子,胳膊下还夹了个大娃娃,她风风火火的赶回容馨医院。

    站在502门口,岑青禾脚步刚刚停下来,大衣内的热气就蒸腾着往上涌,脸上有些潮湿,不用看也知道,定是出汗了。

    深呼吸,岑青禾咽了口口水,刚要抬手敲门,可手指还没碰到门板,房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拿着手机,迈步欲往外走,看到门口处大包小揽的岑青禾,顿时吓得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吓了一跳,眼中很快闪过一抹意外,她马上勾起唇角,笑着朝面前人颔首,“您好,吴小姐。”

    女人眼带诧色,出声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等,我接个电话。”女人手中的手机一直在响,她滑开接通键,与此同时,迈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她说:“我在医院呢,别提了,我买个房子还能买出祸来,俩女售楼为了争业绩当我面儿打起来了,还把童童给撞倒了,童童额头擦伤那么大一块儿,她是疤痕体质,医生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祛疤,我现在都烦死了,我哥跟我嫂子出国办事儿,是我主动说要带童童的,现在出这么个事儿,我回头怎么跟我哥和我嫂子交代?”

    她背对岑青禾,语气愤怒中又满是懊悔跟焦躁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我家童童脸上要是留下一丁点儿疤,我非要了那俩女销售的命,什么玩意儿,我现在杀了她俩的心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不远处站着,闻言,头皮一阵阵的发麻,她不敢出声,一直等到女人挂了电话,转身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打量岑青禾手中的东西,尽是玩具跟公仔,吴莉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这种时刻,岑青禾也不用耍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她先是对吴莉一个深表歉意的深鞠躬,随即淡笑着回道:“您好吴小姐,我叫岑青禾,是蔡馨媛的朋友,听说因为蔡馨媛导致您侄女受伤住院,所以过来探望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蔡馨媛三个字,吴莉登时撂下脸子,蹙眉说道:“你是蔡馨媛朋友,你朋友平时没毛病吧,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动不动就发疯吗?她是精神不好还是行为失控症?要是真有毛病,那就别让她出来上班,这不坑人呢嘛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牢骚,已经不是正常的愤怒,而是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。岑青禾唇角微不可见的抽搐着,努力维持正常,她点头哈腰的回道:“您说的是,我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,无论我们说什么都无法让时间倒流,我不请求您原谅我朋友,但意外毕竟涉及到小孩子,我们是真的特别愧疚,现在我们只希望尽可能的减少小朋友心中的阴影,错在大人身上,我们愿尽最大的能力补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补救,怎么补救?我侄女是疤痕体质,医生说她额头上的伤疤不知道能不能全消,她才三岁,是个女孩子,你告诉告诉我,你们想怎么补救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双手被购物袋占满,胳膊下还夹着大玩偶,对着吴莉不停鞠躬致歉,她连声道:“吴小姐您的心情我能理解,我刚刚也在护士那里听说了,我有个朋友的家里有祖传祛疤药膏,她已经订了六点回蓉城的机票,亲自回家去拿,明天中午就能把药膏带回来,朋友说那个药膏特别好用,咱们明天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吴莉瞥着岑青禾,冷言冷语的说道:“谁知道你什么朋友从哪儿弄得什么药膏,你说好用就好用,我还怕你们给我侄女下毒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陪着笑脸,“吴小姐,怎么会呢,咱们现在不都是挂念孩子嘛,只要孩子没事儿,您怎么发脾气,怎么处理我们,那都是应该的,我们的错,我们必须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你的事儿,我不想跟你发脾气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迈步欲进门,岑青禾本能的往前挡了一步,急声道:“吴小姐,这些是蔡馨媛托我给小朋友送来的玩具,她知道您现在一定很不想见她,但她真心知道错了,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她省省这份儿心,我们家不缺钱,我侄女也不缺玩具,现在知道错了,当初犯错的时候想什么了?”

    说罢,她推门往里进。

    “吴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‘砰’的一关门,差点儿把岑青禾怀里的公仔尾巴夹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