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魔王殿下的人类研〕〔总裁的替身甜妻〕〔儒道至圣〕〔重生之我的神级抽〕〔萌妻诱人:高冷老〕〔入骨暖婚:总裁好〕〔我靠充钱当武帝〕〔从僵尸先生开始的〕〔穿越变成老爷爷〕〔时空管理员的幸福〕〔星途法王〕〔大光明法王〕〔系统之至高法则〕〔慕以瞳温望舒小说〕〔赤与蓝的协奏曲〕〔菜刀通天〕〔宦海特种兵〕〔随身带着个世界〕〔幻界仙途〕〔山野小村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73章 难时见人心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,离开章语办公室,走之前她得先去看看蔡馨媛,可找了一溜十三招,哪儿都没见着人,岑青禾担心她有事儿,所以赶紧打了通电话,蔡馨媛接了,说她在洗手间。

    岑青禾风风火火推开洗手间房门,果然,蔡馨媛,金佳彤跟吕双都在里面站着。

    蔡馨媛是一脸的怒气与戾气,如果不是身边人拦着,她分分钟出去撕了吴欣怡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蹙眉道:“这时候你跟她置什么气,她重要还是工作重要?”

    蔡馨媛瞪着眼睛道:“我特么宁可不上这个班,我必须得弄死她!”

    金佳彤从旁劝道:“馨媛,你冷静一点,吴欣怡是什么人你还能不知道,跟她这种人犯不上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她不是嘴欠嘛,我就扇她的嘴,我让她再逼逼!”

    吕双说:“她什么时候都能收拾,但不是现在,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上,枪打出头鸟,你俩谁先动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气得理智全无,不耐烦的道:“我不管,这恶气出不去,我不叫蔡馨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迈步欲往外冲,金佳彤跟吕双赶紧拦着,岑青禾就站她身前几步远,见状,拉着脸沉声道:“你在盛天,每个月拿着高薪水,开好车住好房,出去光鲜亮丽,人家认识你叫蔡馨媛,离开盛天谁还知道你是谁。不就失个恋嘛,不就心里难受嘛,你心里不痛快可以打可以骂,实在不行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吼两嗓子,当客户的面动手打架,你疯了吧你?当初我刚进这行的时候,你是怎么跟我说的,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客户,就算客户误会你,打你左半边脸,你非但不能翻脸,还得笑着把右半边脸递过去。你之前的那些冷静呢?你这一年多是不是白熬了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借着失恋的理由拿吴欣怡这事儿开炮,她嘴贱你不是第一天见着,怎么就这次没忍住抽她了?菜包子我告诉你,我来夜城是投奔你,我进盛天也是因为你,你要是不在盛天干,别把我落下,我也不干了!“

    岑青禾气得一把摘下胸前工作证,这一番话过后,吓得金佳彤不敢言语,吕双也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蔡馨媛让岑青禾怼的哑口无言,没错,她就是借题发挥,跟夏越凡分手,她实在是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,吴欣怡倒霉催的,非要往枪口上面撞,当时她什么都没想,只是积压在心底太多太多的委屈,愤怒,不甘以及舍不得,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,她跟鬼迷心窍似的,一个巴掌就呼过去。

    吴欣怡也是憋着恨的,俩人就这么撕扯起来,混乱中也不知是谁把一旁的孩子给撞倒在地。

    大错已经酿成,蔡馨媛心底不抱任何希望,站在原地,她半晌才心平气和的说:“我走了,还有你们三个,往后你们三个得互相照应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蹙眉道:“馨媛,现在还没到你想的那种地步,你别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吕双也说:“就是,客户那边还没动静,你自己这边先判死刑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蔡馨媛道:“你就说你想不想干了,你要是不想干,给句痛快话,咱俩现在就去章语办公室办辞职,也省的我们为你劳心劳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眉头轻蹙,没出声。

    金佳彤左右看了看,一咬牙,语气坚定的说:“你们俩都不干了,那我也不在这干了。”

    吕双马上道:“你跟着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她俩去哪我去哪,这地方跟盘丝洞似的,剩我一个人,我也活不过几天,何必受这个折磨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之前那么委屈,都没说掉一滴眼泪,但是此时此刻,她却忽然红了眼眶,鼻尖骤然发酸,她几乎来不及控制,眼泪就这样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金佳彤拉着蔡馨媛的胳膊,小声道:“馨媛,你别哭,没事,我们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个心软的人,更何况她太清楚蔡馨媛此刻的心境。刚失了恋,马上工作上又受阻,估计整个人生都绝望了。

    抬手拍了下蔡馨媛的肩膀,岑青禾道:“放心,有姐妹儿在,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,我们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终是忍不住,哽咽出声,岑青禾怕自己再待下去,估计也会哭成泪人儿,所以她嘱咐金佳彤跟吕双照顾蔡馨媛,自己先出门直奔容馨医院。

    一路打车过去,等到了容馨医院门口,岑青禾打给张鹏,等电话接通之后,她马上态度很好的说道:“张主管,是我,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出来了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在容馨医院门口,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张鹏说:“你在容馨医院门口?我没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意外,“你没在?章组长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始料未及,顿了两秒才陪着笑问道:“那张主管,客户那边有说具体的赔偿条件吗?馨媛想去医院探望一下受伤的小朋友,还有向客户当面道歉赔罪,不知道方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张鹏不冷不热,公式化的声音回道:“客户现在并不想见她们,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那有没有说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要等我回公司,见了蔡馨媛跟吴欣怡之后,再跟当事人商量。”一句‘当事人’,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岑青禾别掺和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是听不不出他话语中的疏离跟排斥,自打她跟了章语之后,张鹏对她一直都是面和心不合。

    心底暗自问候他全家,岑青禾面上却不得不装孙子,继续好言好语的说道:“张主管,请你这次务必帮一帮馨媛,我在这儿就不跟你卖关子,说当时到底是谁对谁错,我就诚心的请求你,你帮一帮她,我跟馨媛一定会记你的情。”

    张鹏说:“都是咱们部门的人,能帮我一定会帮,这个你不用说,我也一定会做。你先回去正常上班吧,容馨医院你进不去,也见不到客户本人,我这边还有事儿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好言好语,他一概拒接,待电话彻底挂断,她气得在唇边低声骂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原地踟蹰了半晌,不管了,她掉头往里走。先是来到门诊部,她去前台查看今天送来的儿童伤者,特别注明是伤在头上。

    前台查询后一共有六例患者,排除其中两名是男孩儿,也就是说,四名女孩儿都有可能是客户孩子。

    她问前台伤者在哪儿,前台回答:“我们医院有规定,不得单方主动泄露患者信息和具体住院治疗情况,如果您是患者亲属,可以直接联系患者,或者报名字,我们会给您详细查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电话问蔡馨媛,蔡馨媛说:“我知道客户叫什么,哪儿知道她女儿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患者姓名,压根进不去后面住院部,可她不想放弃,想找机会跟着别人一起混进去。等着等着,她竟然在住院部前门碰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。

    顿时,岑青禾眼睛一亮,“轩哥!”

    她跟见到八辈子老干亲似的,快步跑上前,陈博轩也诧异岑青禾为什么会在这儿,所以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三句并两句,简单结说,陈博轩蹙眉道:“谁这么不长眼,这不欠抽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急着道:“轩哥,这会儿咱就别煽风点火了行吗,见客户,跟客户赔礼道歉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馨媛抽她就对了,这种嘴欠的就是欠抽,要是我,我也抽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奈嘀咕,“那幸好你俩不是一家的,不然还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呢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怎么就你自己,她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公司变相软禁,随时等候发落,这不我赶紧来求圣谕,好等着刀下留人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闻言,很快说:“那你赶紧跟我进去,该找人找人,该道歉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是来看望哥们儿他爸的,两人一起进了住院部,岑青禾还是要打听住院的客户小孩儿具体在哪个病房,她没有名字,前台没法给她查,陈博轩打了个电话,岑青禾隐约听见他喊了一声‘铮哥’,没多久,前台那里的内部电话响起,前台接后连连点头,等挂断之后,笑着对岑青禾道:“您能提供一下其他信息吗,今天送来符合您要求的伤者,一共有四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患者家属是一名女性,二十多岁,叫吴莉。”

    前台在电脑上查找了一下,很快回道:“吴莉,与伤者是姑侄关系,伤者叫吴童熙,三岁,目前入住五楼502号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麻烦了。”终于找到确切位置,岑青禾点头道谢,然后跟陈博轩一起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盛天的事,你给绍城打个电话就完了,干嘛自己跑前跑后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理所当然的回道:“别说不是我的事儿,就算是我的事儿,能自己解决,不到万不得已,也不能开口去麻烦他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轻笑着道:“我禾姐就是这么有骨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先别跟他说,不然他又要在背后帮我了,我们自己的事儿,自己努力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需要我的地方随时打招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引凤决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