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道星氏〕〔帝王阁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狂〕〔太极高手在未来〕〔随身带个狩猎空间〕〔都市超级修仙狂少〕〔倾世霸宠:帝君大〕〔呆萌小厨娘:殿下〕〔颜少V587:调教小〕〔都市最强修真学生〕〔最强信仰兑换系统〕〔世界调制计划〕〔藏锋〕〔围棋大魔王〕〔最强大昏君系统〕〔大唐第一少〕〔择仙录〕〔跨界永恒〕〔系统之掌门要逆天〕〔不可名状的日记簿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71章 有人明知故犯,有人身不由己
    :

    薛凯扬盯着岑青禾看,目光中带着几分打量,岑青禾赶紧明哲保身,很快说:“不信我给他打电话,你听着,他回海城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又不是真的想跟商绍城一起吃饭,光是听到他的名字,已经够窝心的了,如果真跟他坐一起,保不齐会不会憋屈死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乐意跟你一起吃饭,又不乐意见他,他爱去哪儿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淡淡,岑青禾心底松了一口气,果然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    后厨上菜很快,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,中途薛凯扬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一看,上面显示着‘赵文柠’来电字样。

    薛凯扬最近被她缠坏了,他本就心情不好,她还天天打电话骚扰他,原本他不想接,可是好死不死的,岑青禾手机也在这功夫响起,只见她瞥了一眼之后,迅速接通,语气轻快的‘喂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即便她没叫名字,也没说任何有用的信息,可他就是莫名的猜到,电话另一头的人,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果然,岑青禾下一句就是,“我吃饭呢,你下飞机也赶紧去吃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血气,再次翻涌而起,一瞬间,他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骂谁好呢,就算商绍城这会儿在这里坐着,他也没什么骂人的资格,之所以如此愤怒,不过是求而不得罢了。

    想着,薛凯扬滑开接通键,却一声没吭。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赵文柠的声音,“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竟然起来了,好意外。”熟悉的声音,活泼的语气,可薛凯扬却丝毫没有受到感染,他只控制不住的余光瞥向对面,岑青禾跟商绍城聊着天,通程表情鲜活。

    赵文柠说了些什么,薛凯扬走神没听见,她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冷淡的说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赵文柠马上道:“你今天有约啊,我还想约你一起出来吃饭呢。”掩饰不住的失落。

    薛凯扬很烦,差点儿冲口欲出,叫赵文柠别再打电话给他,可是话到嘴边,他却突然改了口,“你来吧,我在孔府宴。”

    赵文柠刚刚回来,对于夜城现如今的位置都不是很清楚,她就顺口多问了一句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薛凯扬马上道:“你不会导航吗?”

    他语气略微有些冲,其实是不耐烦居多,赵文柠早已习惯,对面的岑青禾却稍稍抬眼看了下薛凯扬,不知道他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他听见里面有男人在说话,岑青禾也没撒谎,如实回道:“我约了薛凯扬,他今天好不容易有空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商绍城一定不会太乐意,但也没什么好心虚的。

    果然,商绍城沉默数秒,也只是低沉着声音回道:“吃完了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她这边挂断电话,薛凯扬那边也挂了,岑青禾端详着他的脸,试探性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薛凯扬强忍脾气,面上看不出喜怒,淡淡道:“一会儿有人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趣道: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女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那我要不要赶紧吃完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薛凯扬不答反问:“你跟我在一起,做贼心虚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挑,出声回道:“我不心虚,我怕别人多想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你都名花有主的人,我从来不夺人所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勾唇一笑,“薛雷锋身上的闪光点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回以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,心中想着,我身上你不知道的好还有很多,可是你从来就没给过我机会。

    岑青禾的午休时间不长,加之来回路上时间,吃了半小时左右,她放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薛凯扬心里堵得难受,也早就不想吃了,她叫来店员买单,薛凯扬要付账,她马上蹙眉道:“收回去,说好我请你,烦不烦啊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下次你请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拿出卡,他把卡递给店员,岑青禾不让店员收,起身把他的卡夺走,然后把自己的卡递过去。

    薛凯扬看着她道:“这是想一回清,没下次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懒得跟他抬杠,瞪了他一眼,输密码付钱。

    他起身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,我打车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我正好也要去办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道:“你不说有朋友要来找你吗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提醒,薛凯扬才想起赵文柠来,他们一顿饭都吃完了,赵文柠还没来。

    他避重就轻,淡淡道:“我先送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迈步往外走,本要穿过马路回对面小区去拿车,结果走到半路,街口停着的车辆里面匆匆下来一抹身影,女人拎着包快步朝这边小跑而来。

    在薛凯扬跟岑青禾面前停下,赵文柠打量并排站的二人,眼中有意外,不过很快便朝着岑青禾微微颔首微笑,岑青禾也点头回以笑容。

    赵文柠转而看向薛凯扬,出声说:“你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我送她回公司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赵文柠眼神略显飘忽,顿了一下才说:“我开车来的,我送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出赵文柠跟薛凯扬关系不一般,尤其是赵文柠看薛凯扬的眼神,亮灿灿的,就像是两束阳光,发自内心的灼热。

    她赶紧说:“不用,你们谁都不用送我,我去路口拦了车就回去了,你们别送了,回头见。”

    跟薛凯扬和赵文柠摆摆手,岑青禾快步往前走,生怕薛凯扬非要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岑青禾走远,赵文柠对薛凯扬道:“我说你怎么今天起来这么早,原来是约了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面色淡淡,余光瞥见岑青禾坐进计程车,计程车很快驶离,他这才道:“找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赵文柠抬眼看着他说:“没什么事儿就不能找你嘛,你又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你找我除了吃饭就是吃饭,我吃完了,你没吃自己吃吧,我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迈步往前走,赵文柠紧跟在他身边,撒娇的说道:“你吃完了,好歹也陪陪我嘛,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,就等着中午跟你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目不斜视,边走边道:“找闫舒婷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舒婷跟男朋友在一起,我哪好意思当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人,但我也需要私人空间,你就好意思打扰我?”薛凯扬面无表情,语气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。

    赵文柠说:“你回家该睡觉睡觉,我不会吵你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,转头看着她,他沉声说:“你不是拿到医生执照了嘛,赶紧叫你家里给你安排进医院,该实习实习,该看病看病,那么多人需要你,你成天缠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赵文柠抬眼跟他对视,与他眉目中掩饰不掉的不耐相比,她要隐忍很多,哪怕被他如此嫌弃,她也只是云淡风轻的说:“你知道我拿到医生执照了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,薛凯扬又怎么会忘,几年前他为了支走她的一句戏言,丫当真跑到德国去学医,这些年赵川他们没少拿他打岔,说看赵文柠回来,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可薛凯扬从未想过,五年了,赵文柠竟然还会喜欢他,还会跟小时候一样,牛皮糖一样的粘着,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薛凯扬率先开口,“文柠,咱俩真不合适,我只把你当朋友,当妹妹,就跟我对舒婷一样,如果我真喜欢你,五年前我就不会让你走那么远。你知道,我这人有话直说,你不是我的菜,我不好你这口。”

    赵文柠道:“你不能说话不算话,当年我追你,你说我一时心血来潮,什么都靠嘴巴,所以我照你说的做了,我去学医,我去德国,五年来,我几乎从不骚扰你,你答应过我,如果我全都做到了,你同意让我追你。”

    在正常人听来,薛凯扬的这些条件都苛刻的近乎变态,她花五年时间,最后不是得到他这个人,而是得到一个追他的机会而已。

    薛凯扬对上她一本正经的脸,他气极反笑,“你怎么这么轴呢,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赵文柠道:“我只要我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她要追他,这是他赌输了的赔偿。

    薛凯扬刚想出声劝她两句,可是突然看到她目光中的执着,他泄了气,语气无奈又带着几分嫌弃的道:“你非要追我,我拦不住你,但咱俩丑话说在前头,做朋友,一辈子,做恋人,你追不追得到我且不说,就算让你追到了,很可能今天在一起,明天就分手,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赵文柠眼底泛起一层薄薄的水雾,紧拽着包带,她勾起唇角点头,“我想好了,这辈子不能跟你当情侣,我宁可以后都不要再见面。”

    她受不了这么喜欢一个人,可还是要跟他做朋友,做兄妹,她见不得自己想要的一切,他都给了其他女人。所以哪怕是昙花一现,她也要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薛凯扬却只当赵文柠脑子有坑,哪有人明知是错,还是要犯的呢。

    他若是早知道岑青禾会跟商绍城在一起,他才不傻得喜欢她,如今落得这副田地,不是他明知故犯,而是身不由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