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战国之长平传奇〕〔重生学霸:女神,〕〔神医狂兵在都市〕〔九龙狂帝〕〔言洛希厉夜祈〕〔在下桐人,有何指〕〔捡到一个异界〕〔佛引牒〕〔游戏两万年〕〔唐心洛陆煜宸〕〔师父又掉线了〕〔雷枭林寒星〕〔白小艾乔铭赫〕〔豪门天价宠:最强〕〔东皇大帝〕〔初恋给了boss大人〕〔乡村最强小神医〕〔陆轻晚程墨安〕〔星际游途〕〔乡野村民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9章 欢喜
    :

    晚上几个人在一起吃饭,商绍城没吃几口就不动筷子了,岑青禾顺嘴问了一句:“这么快就吃饱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下午恶心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下子就反应过来,他是暗指陈博轩,所以勾起唇角偷笑。

    陈博轩坑商绍城上瘾,所以故意阴阳怪气的接了句:“我要是哪天跟小白分手了,一准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对岑青禾说:“你要有情敌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认真脸回道:“仁哥,万一哪天小白来找我,你可得替我证明,轩哥可不是看上我了。“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我是你唯一的证人,那你以后可得对我好点儿。”

    满桌子总共四个人,关系错综复杂,商绍城不好拿岑青禾跟沈冠仁开刀,只能对着陈博轩道:“这么乐意当女人,我出机票送你去泰国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你顺道把去日本的票也买了,我先去趟日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笑得最欢。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看着她道:“你听得懂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听得懂啊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‘啧啧’两声:“现在的女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的人,用你操心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她懂得这么多,我怕你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撑死也不用你收尸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侧头对沈冠仁道:“看见没有,有异性没人性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轻笑着道:“人家那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他们越说越下道,赶忙表情认真的说:“我只是思想污,人还是倍儿纯洁的,你们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嬉皮笑脸的道:“没事儿,你越污绍城越喜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们是想歪了,可有些事又不方便当面解释,说到最后,她只能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哎,懂得太多也是负担。”

    几人的感情基础早在她还是商绍城助理的时候就打下了,如今她‘高升’为女朋友,跟他们的关系就越发亲密,饭桌上,大家一边聊些不正经的,一边喝酒,岑青禾用实际行动证明,她真的‘懂’很多。

    陈博轩给她讲了好几个内涵笑话,她非但秒懂,还转头礼尚往来的回给他几个更高深的,直听得陈博轩笑到拍桌子。

    商绍城非但没拦着她,还在她不经意间为她夹菜,生怕她聊饿了。一顿饭高高兴兴的吃了近两个小时,饭局结束后,商绍城送岑青禾回家,路上,他出声问:“下午为什么要说你追得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着他说:“我们可以内斗,但在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,我们要并肩作战,胳膊肘一致对外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轻快一勾,说了两个字:“懂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巴微抬,得意洋洋,“我是谁啊,你找我真是祖坟冒青烟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那你找我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想玩笑说,倒八辈子霉了,可话到嘴边,她还是轻笑着回道:“祖坟也冒青烟了呗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脸上笑容更大,低沉着声音说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两家祖坟同时让人点了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咯咯笑出声,满车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天府花园楼下,岑青禾解开安全带,她已经习惯商绍城送她上楼,所以并没有多说别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推开车门下去,他送她回家,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,他忽然拉过她,俯身去吻她的唇。岑青禾早已见怪不怪,自然的闭上眼睛迎合他,墙上的红色数字一格一格的往下跳,两人站在无人的空间内肆意拥吻。

    一声轻响,电梯来到一层,电梯门打开。岑青禾推了推仍不肯放开她的商绍城,商绍城的唇顺着她唇瓣一路往下,在她推他之际,他恶劣的用力吸了一下,岑青禾只觉得脖颈处一阵刺痛,她蹙眉轻哼出声,手上也急得拍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抬起头来,俊美面孔上满是促狭的笑。

    岑青禾抬手摸着脖颈刺痛处,皱眉瞪着他,嗔怒道:“你干嘛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说:“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,三个字,轻而易举的让她泄了所有火气。原本就是嗔怒,这会儿噘着嘴变成了撒娇,低声叨咕:“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拉着她进了电梯,按下她所在的楼层,然后看着她道:“给你机会,你也报复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故意对她露出脖颈。

    岑青禾撇嘴回道:“美得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给你机会你不用,赖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腻歪着上了楼,等到了家门口,商绍城才对她说:“我明后两天有事儿不在夜城,你跟你朋友一块儿混吧,等我回来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知道这事儿,不由得抬眼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回海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公司有事儿,还是家里面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都有吧,我两天就回来,有事儿随时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岑青禾心里顿时空落落的,往常一别,第二天就能看见,如今他要两天不在夜城,她看着他的目光中,立马透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跟她四目相对,轻笑着问:“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轻撇嘴,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诱惑着道:“要不要陪我回海城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还得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班重要还是我重要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约了盈信的孙助理谈后续合同问题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故意低沉着声音说:“我还不如一单生意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反咬他一口,“那你不要走了,留在夜城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更是眼睛不眨一下的说:“我是无所谓,生意没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砸吧砸吧嘴,没抓到他的把柄,反而把自己显得不够敞亮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去吧,两天而已,又不是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想我?”他低声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答反问:“你会想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会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这儿谈交易呢嘛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跟你学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几句就陷入互掐模式,最后还是岑青禾主动上前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拍着他的后背,她哄人的口吻说:“好好工作,天天向上,等你回来,我请你胖子烧烤家撸串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捧着她的脸,再次低下头去吻她,两人唇舌相交,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约莫着能有十几秒的样子,还是商绍城先松手放开她,看着她绯红的脸颊,他低声道:“看得见吃不着,再这么下去,我真要英年早逝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敢跟他讨论这个话题,‘哎呀’一声打断,她岔开话题说道:“那你快点儿回去睡觉,明天有空打给我,拜拜,晚安啦。”

    他是让她给赶走的,转身回到家里,她长舒一口气,想他成天急得跟什么似的,不知道还能拖多久。

    换了鞋往里走,经过客厅,岑青禾无意中余光扫见沙发,房间没开灯,她只隐约感觉沙发上面有东西,侧头一看,一抹人影横躺其上,长发散乱着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……”岑青禾吓得连连往后退,伸手捂着心口,她头皮都麻了。

    半晌,她缓过神来,咕咚咽了口口水,蹙眉道:“你干嘛在这儿躺着,想吓死谁啊?”

    沙发上的人影一声不吭,岑青禾走过去把灯打开,房间大亮,同时也照亮沙发上的人。

    蔡馨媛穿着睡衣,侧躺在沙发上,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着,有一部分还顺着沙发边垂到地上。她睁着眼睛,发呆的看着某处,眼睛通红,怀中抱着一只鸡玩偶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她哭了,立马紧张的走上前,连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淌,几秒之后才沙哑着声音,极度压抑的回道:“青禾,我想他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闭上眼睛,浑身发抖,她把脸埋在怀中的玩偶身上,像是痛苦到不行,怀中的玩偶是她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顿时心底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蔡馨媛怀里的玩偶,是夏越凡送给她的,前几天蔡馨媛发脾气,把他送的所有东西全都扔了,包括几万的包包,名牌的衣服,鞋子……

    却唯独这个玩偶,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去蔡馨媛的房间看过,还以为上次都扔光了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边上,岑青禾伸手去摸蔡馨媛的头,出声安慰:“你想他干嘛,他那种人渣值得你掉眼泪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从默默流泪到嚎啕大哭,她说:“我也不想的,可我就是心里难受,我恨不能把心挖出来扔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她哭得心里发酸,抽了纸巾给蔡馨媛擦眼泪,她强势抢过她怀中的玩偶,一把扔得老远,出声说道:“你可以想,但想也得有个期限,明知道他是渣你还念着他,那你不是贱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哭着说:“他一定恨死我了,打那之后,连个电话都没有,一次都没来找过我,他是有多烦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法跟蔡馨媛直说,夏越凡的报复心极重,只是第一次选的人不是她,也幸好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嚎两嗓子得了,大半夜的,邻居还以为咱家杀猪的呢。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,想死死不起,想活又费劲儿,但你心里面也明白,这种人活该挨千刀,他再回来找你,你能同意吗?你爸妈给你养这么大,不是为了拿你填火坑的,我当初分手的时候,你是怎么劝我的,时间长了,什么都能过去。来,起来,我给你看纪贯新和骆向东照片,我今天冒死偷拍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