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青路红图〕〔都市神豪之一夜暴〕〔超时空救赎〕〔异界最强动漫系统〕〔倾世绝恋:殿下求〕〔作孽人生〕〔终极吞噬进化〕〔噬天仙道〕〔鸿途高升〕〔极品穿梭王者系统〕〔我当摸金校尉的那〕〔末日之噬神者系统〕〔大周九千岁〕〔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〕〔武当宗师在都市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反穿之我家太子不〕〔顾少一宠成瘾〕〔婚前婚后:姜先生〕〔预见不等于遇见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8章 给他撑门面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回来的时候,岑青禾正跟沈雨涵凑在一起聊天,沈雨涵新买了一双miumiu的长靴,岑青禾觉得很好看,说回头有空去逛商场的时候也买一双。

    沈雨涵很大方,马上说送给岑青禾,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,岑青禾肩膀处忽然多了一条手臂,身旁也有人挤过来坐,侧头一看,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旁边有位置他不坐,他偏要跟她挤一个,岑青禾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,让了半张椅子给他。

    他屁股还没坐稳,斜对桌的陈博轩马上‘欸’了一声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回来的正好,这儿有个惊天大案就等你来解惑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向他,眼带打量。

    陈博轩忍不住唇角勾起,一副贼贼的样子,嘴巴一张一合,他嬉笑着问道:“你俩在一起,到底是谁追得谁?”

    这一桌都是年轻一辈的人,闻言,大家都停下各自交谈,朝着岑青禾跟商绍城看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镇定自若,老神在在的样子,反正她不心虚,又不是她追得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跟陈博轩四目相对,薄唇开启,他淡定的说:“关你屁事儿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陈博轩马上‘呦呦’两声,随即道:“这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嘛,你主动就你主动,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,男人嘛。”

    这么俗套的激将法于商绍城而言,无疑是小李面前练飞刀。

    他眼皮子都没挑一下,径自说:“我是不是男人,你又没有发言权,不知道你得意个什么劲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今天打定主意要看商绍城的笑话,所以智商格外在线,马上下巴一抬,看着岑青禾道:“禾姐,绍城是不是男人,你应该最有发言权的吧,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美眸微挑,出声回道:“你们吵你们的,没我什么事儿,我中立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似笑非笑,瞥着商绍城道:“连女朋友都不帮你,瞧你这人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女朋友都不敢带来,瞧你这人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从不担心商绍城会在嘴上吃了亏,所以她乐得自在,没事儿人似的坐在一边看热闹。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不是我不带,小白今天有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无声的给予一记嘲讽表情,那样子似在说,鬼才信你。

    陈博轩让商绍城拿下一局,毕竟心虚,也没什么好解释的,说多错多。不过转念一想,他马上把话题拽回来,看着商绍城道:“咱们不是聊你跟禾姐谁追谁的问题嘛,干嘛扯到我身上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说了,关你屁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你别说,还真关我屁事儿,这关乎某些人之前说过的大话,发过的誓,以及事实证明之后,到底是谁打谁的脸,这么大的事情,关乎荣辱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商绍城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道:“我追得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满桌子的人都跟着起哄,岑青禾也是意料之外的愣了一下,她以为以他的性格,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沈冠仁眼镜背后的眸子一挑,都放亮光了,陈博轩更是瞪着眼睛,不可置信的表情,半晌才道:“承认了,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说吧,让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怎么都没想到,商绍城竟然承认的这么痛快,基本上没做什么挣扎,他边笑边道:“一时间我还有点猝不及防,你给我些时间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给你半分钟,过时不候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道:“你这是逼我把你往死里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们私下里打赌,从来都没羞没臊的,商绍城肯承认,那就是豁出面子去了,虽然是实话,可她仍旧莫名的有些小感动。

    想着,她当即对陈博轩道:“是我追得他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陈博轩马上眼睛一瞪,就连商绍城都颇为意外的朝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岑青禾则面色坦然的说:“本来不想承认的,既然你们之间打过赌,那我自然不能让他背这个黑锅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直维持着眉毛挑起的状态,似笑非笑的问:“真的假的,你追得他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应声:“是啊,有什么好奇怪的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当人面撒谎,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哭笑不得,打量对面的商绍城跟岑青禾,两人坐一张椅子,跟连体婴似的,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久了,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谜之相似,一时间还真是拿不准谁的话是真,谁的话是假。

    沈雨涵撑着下巴,一脸羡慕的表情说道:“看看我哥跟青禾这感情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沈冠仁也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某些人就爱和稀泥,看不得别人好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侧头看了眼沈冠仁,说:“搞来搞去,还是我的错了?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轩哥,少说少错,不说不错,来吧,喝酒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原本站在制高点的陈博轩,生生被岑青禾给拉下神台,遭身边人冷嘲热讽,岑青禾唯有在心底替他默念两声,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,谁让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呢。

    中午吃完饭,几人约着一起打台球,中途陈博轩问岑青禾,“你朋友最近心情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愣了一下才道:“你说馨媛?”

    “嗯,她心情好些了吗?”陈博轩俯身打了一球,球没进洞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还行吧,你说有多好,那一定不会好,就每天正常上班下班,有时候我就感慨,这世上总有一些废人出现在生活中,就是为了证明好人是难能可贵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今天周末,她没上班在家呢吧,你可以把她叫出来,大家一起玩玩。”

    原本大家不是一个圈子的人,岑青禾也是因为跟商绍城谈恋爱,所以才跟他们在一起玩儿,她早就想叫蔡馨媛一起,又怕多一个人,他们会不自在,如今陈博轩主动提了,岑青禾马上道:“那我打个电话给她。”

    走到一旁掏出手机,岑青禾给蔡馨媛打了个电话,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,蔡馨媛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睡觉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玩儿啊,我们在黑8打球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懒懒的道:“不去了,你们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出来嘛,你都在家憋一天了,晚上咱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懒得起来,不去了,你们好好玩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轩哥盛情邀请你,他特地让我给你打得电话,出来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你替我转达一声,谢谢哥们儿,改天有空,我请他吃饭,今天不去了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无论岑青禾怎么软磨硬泡,蔡馨媛咬死了不出来。岑青禾意料之中,因为这是蔡馨媛最近的常态,平时上班都没什么精神,回家更是瘫痪在沙发或是床上,一副烂泥的活体状态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失望的往回走,陈博轩一看她这样子,出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回道:“馨媛在睡觉,她让我转达你,她改天请你吃饭,谢谢你的盛情邀请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失恋是这样的,就跟生了场重病似的,要么来一剂狠药,要么等时间久了,自己就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没等回答,一旁的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明知道我碰不得酸的,你这是存心要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觉得轩哥说得在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回以岑青禾一记‘你懂我’的眼神,随即撇嘴对商绍城道:“你不能碰的东西多了,‘总有刁民想害朕’,你这是被迫害妄想症,是病,得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俯身,手起杆出,一颗球利落的滚入球带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他眼睛都没抬,径自道:“没事儿这么关心别人,我倒是觉得你是非奸即盗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‘啪’的一声,又是一颗球入袋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向陈博轩,陈博轩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:“你这脏水真泼不到我身上,我行得正坐得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对岑青禾说:“以为对他的了解,他从来都不是无事献殷勤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我是看着禾姐的面子,她朋友就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还是她男朋友呢,你是不是转头得叫我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陈博轩嗤声道:“我喊你老公,你敢答应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手一抖,一颗球插着洞边弹开,他俊脸难看,是被恶心到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终是忍不住乐出声来,陈博轩马上拿着杆走到商绍城身边,手臂撞了他一下,“躲开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躲得真快,生怕陈博轩碰到自己,一脸吃了脏东西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对陈博轩竖起大拇指,“你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下巴一抬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沈冠仁淡笑,从旁打趣,“青禾,要不是你出现,我一度怀疑,陈博轩会不会抢了你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着笑闹,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坐在一旁,拉着脸道:“他重新投一回胎我都不要他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切,我要是女的,你得哭着喊着求我跟你处对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都笑疯了,感觉陈博轩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,商绍城最怕的就是这点,而陈博轩偏偏是‘可男可女’的集大成者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