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夜初〕〔八尾赤狐传〕〔欢乐农女:将军无〕〔锦衣卫之卧底江湖〕〔大唐南皇〕〔尸王宠妃之捡个尸〕〔月高亦寒〕〔悠闲修仙系统〕〔我有一本地狱书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六渡之逆斩苍穹〕〔财迷黑科技系统〕〔大叔,轻轻吻〕〔异界火影马甲系统〕〔大首长,小甜妻〕〔逐王〕〔名侦探世界里的巫〕〔武侠之侠客风云传〕〔一拳正义〕〔湖人总冠军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6章 别人的新娘
    :

    梁子衿性格特别豪爽,从她跟几个男人的对话当中就可见一斑,活活把窦超给挤走了,把岑青禾换过去,四个女人挨在一起聊天。到底都是一个省的人,坐在一起特别有话聊,岑青禾很快就放开了,跟着她们几个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的气氛一直很轻快,可能是因为背景音乐的缘故,岑青禾中途往屏幕上一看,貌似尤然跟利景延的婚礼取景都在法国,她好信儿问了一句:“尤然姐跟她老公是在法国认识的吗?”

    梁子衿跟利景延关系很好,她对这事儿门儿清,点头回道:“没错,他俩在塞纳河边认识的,没看音乐都选得这首嘛,特别应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重新侧头去看那些照片,配着音乐中‘你说你有点难追,想让我知难而退,礼物不需挑最贵,只要香榭的落叶’。她脑中不由得联想到诸多画面,两人从陌生到初识,到熟识,再到决定牵手一生,这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大的事情,在她快三十一岁的这一年,她选择把自己高调嫁出去。

    聊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中途沈雨涵跟樊尘也来了,一帮人凑在主桌,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婚礼定在下午一点正式举行,当婚庆主持往台上一站,背景音乐声拉低,所有人都开始把目光投注到台前。

    主持人代表新郎新娘以及双方家人感谢今天到场的所有宾客,说了一些台面话,待说完之后,就是今天婚礼的最主要环节,迎新娘。

    宴会厅大灯忽然暗下,满室唯有梦幻幽美的紫色,两边宾客区全都沉溺在暗影当中,唯有从大门到台前的一整条花廊与红毯,才被莹白色珠光灯所照亮。

    当双扇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,从炫目的白色灯光之中,缓缓走来一人,她穿着造型简单却如她本人一般优雅的白色婚纱,挽着身旁一身西装父亲的手臂。

    背景音乐换掉了,场内响起复古却永不过时的情歌,拥有着最迷人声线的女人,娓娓唱道:“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将会是在哪里,日子过得怎么样,人生是否要珍惜,如果遇见某一人,过着平凡的日子,不知道会不会,还有爱情甜如蜜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参加过为数不多的几场婚礼,都是没上大学的朋友,早早就结婚的那种。兴许是女人容易感性用事,她一不是新娘家人,二不是新郎家人,可每每参加婚礼,看到新娘从远处走来的那一刻,她总是忍不住会鼻酸。

    今天她看到头戴白色轻纱的尤然,她手捧花球,由远及近,那扇门的背后,是她的曾经,而她如今迈向的,是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人活一世,都有自己的故事,只是有些人轰轰烈烈,有些人相对平静,不管如何,于一个女人而言,结婚的日子,就是她告别过去的仪式,从今往后,她能一心一意的,就只有红毯尽头处等待她的老公,至于那些青春年少,义无反顾,都只是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。偶尔她想起,可以悄悄地回忆,然后听到老公喊她的名字,她可以马上关掉记忆的阀门,重新做现在的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活得最好的样子,就是做好那时那刻,最真实的自己。

    一首《我只在乎你》,伴着新娘走向新郎的全过程,岑青禾不知何时就红了眼眶,手边突然多了个东西,她低头一看,是商绍城塞了手帕给她。

    她赶忙低头去擦眼泪,余光瞥见梁子衿,路瑶和陈辰她们都红了眼睛,一桌子的男人都在哄自家老婆。

    一首歌唱完,尤然也刚刚好走到西装笔挺的利景延面前,她爸爸把她的手交到利景延手上,从岑青禾的位置,她看不到身为父亲的男人说了什么,但他抬手去擦眼泪的举动,还是戳到了岑青禾心窝子,她顿时喉咙哽咽,想到岑海峰。

    岑海峰还是非常宠她的,从小就跟她叨咕,爸看不得你结婚,你谈恋爱爸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常说,等她找了男朋友,一定先带回家给岑海峰过过眼,他同意了才行。

    从前他们是最亲密无间的父女,感情好过世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父女,但因为那件事儿,如今他们几个月都不打一次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恨,也因为爱。

    台上尤然跟利景延站在一起,一束灯光从上面射下,罩在两人身上,证婚人站在两人中间,有人把话筒分别递给新郎跟新娘。

    证婚人说:“今天是2016年10月18号,新郎利景延先生,与新娘尤然小姐大婚的日子,虽然我知道两人是自由恋爱,不是包办婚姻,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儿,我还是有几句话想问一问二位。”

    证婚人的话逗乐了台下的一票宾客,岑青禾也是唇角勾起,拿着手帕擦了擦眼角跟眼底。

    “首先我问新郎利景延先生,你觉得新娘是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利景延拿着话筒,看着头戴白纱的尤然,满眼宠溺的说道:“她是我这辈子唯一想要结婚的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台边马上传来男男女女的起哄声,是利景延的伴郎团和尤然的伴娘团们。

    证婚人打趣道:“看到第一眼就想要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利景延道:“第一眼看见只觉得很漂亮,没敢想别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台下宾客又是一阵笑。

    梁子衿边哭边嘀咕,“还是这么实在。”

    证婚人问尤然:“新娘觉得第一面见新郎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尤然把话筒拿到头纱之内,这是岑青禾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,跟本人很配,知性的声线,带着几分娇羞的说: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笑声此起彼伏,纪贯新勾起唇角道:“他们两个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?”

    证婚人道:“你俩不按套路出牌,我这往后煽情的话都没法说了。”

    台上起哄的,台下笑闹的,岑青禾也是破涕为笑,她忽然觉得,遇见对的人,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站着,婚礼的现场都能如实讲话,不需要什么华丽丽额语言,因为彼此都心知肚明,只要你愿意嫁,我一定娶。

    一对新人活活被证婚人在台上逗了半天,气氛温馨而美好,最后环节是说誓词,婚礼的誓词大多一个路数下来,俗套是俗套,但人生可不就是活个俗套。

    当利景延把戒指套在尤然无名指的那一刻,场内又响起了熟悉的音乐,《我只在乎你》。

    其实说一千道一万,爱是什么?爱是特别在乎,如果这辈子只能选择一个人,那么,我只在乎你。

    在全场千名宾客的见证之下,这世上又多了一个有人照顾的幸福女人。

    主持人上场,说是新郎新娘下去换套衣服,马上回来,下面的时间请大家用餐,并且有嘉宾会登台表演。

    尤然给纪贯新当过几年的助理,纪贯新开的是娱乐公司,旗下艺人无数,尤然大婚,国内凡是有头有脸的艺人,悉数到场,其中不乏一些大腕儿歌星,主动愿意在婚礼上献唱几首。

    岑青禾今天也算是来着了,不仅看到了纪贯新跟骆向东,看到了尤然,利景延,还能免费坐在vip席位,近距离看一些演唱会一票难求歌手的现场演唱。

    台上一名内地一线歌手,正在倾情演唱《至少还有你》,熟悉的旋律,曼妙的嗓音,唱得岑青禾心底动容。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无异的说道:“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好想采访一下商绍城,看到尤然嫁人,他心里是什么感觉。但他之前说过,除了祝福,还能有什么?

    哎,如果以后萧睿结婚请她过去,不知道她会不会像商绍城这么淡定坦然。

    约莫着能有两首歌的时间,换好简便礼服的尤然跟利景延携手走来,两人身后跟着自己的伴郎团和伴娘团,尤然刚一走来,就笑着说:“招呼不周,招呼不周,你们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跟我们还用得着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跟梁子衿和骆向东说话,大家都很熟络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紫色伴娘服的漂亮女人看向商绍城跟岑青禾,笑着说:“绍城,带女朋友过来的,也不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朝着女人颔首,商绍城给她挨个介绍,“安姐,柒柒姐,娜姐,妮妮姐,默姐,戴戴姐,小鹿姐。”

    清一色的全是姐,岑青禾挨个颔首微笑。

    尤然道:“你说这么快,不是难为人嘛,谁能记得住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微笑着对岑青禾道:“岑小姐,谢谢你能过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起身说:“尤然姐,新婚快乐,没有给你准备什么礼物,就祝你跟姐夫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尤然笑着回道:“这话说到我心坎儿上了,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她身后伴娘拿着酒杯道:“阿然要备孕,不能喝酒,今天我们替喝,来,一个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伴娘团和伴郎团人数众多,真的不怕挨桌敬酒,商绍城拿着酒杯,对利景延说:“姐夫,我姐以后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对她好,不然我们身后这么多人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利景延笑着回道:“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拿一个酒杯,各自仰头而尽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