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邪王盛宠:医妃倾〕〔我的美丽女上司〕〔入骨宠婚:误惹天〕〔女人的陷阱〕〔孤皇驾到〕〔大召唤师之神奇宝〕〔天道迷朦〕〔暗影礼赞〕〔远眺的天〕〔混乱都市我为天〕〔道士玩网游〕〔将军伶〕〔绝色丹药师:邪王〕〔遮天之圣道崛起〕〔残少病妻:星际第〕〔英雄联盟之瓦罗兰〕〔东京名侦探〕〔别样仕途:靠近女〕〔降临在海贼的天魔〕〔帝妃的锦绣山庄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3章 我跟你一起扛
    :

    董明章一迭声的道歉,商绍城面色淡淡,还是那句话:“没有做错的人为什么要道歉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韩向毅跟其余一众人口中此起彼伏的对不起,商绍城跟没听见似的,只看着董明章说:“董总,我相信人品看商品,贵公司从副总往下的行政人员,都是一帮唯利是图满口谎言的人,我不想被人说,盛天跟拥有这种公司理念的企业一起合作,毕竟您知道,盛天从不缺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被商绍城当面数落,屁都不敢放一句,这就好比大刀已经在脖颈处架着,这功夫就别喊什么冤枉无辜的废话了。

    董明章身旁的女助理定睛回视商绍城,顿了三秒不到,她斩钉截铁的说:“商总说的没错,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公司必须要承担绝大部分责任,我们会在四十八小时之内开除今天在场的全部盈信职员,也会尽快跟韩向毅解除劳务关系,对于给岑小姐造成的伤害以及不愉快,身为女人,我特别能理解,所以我不求岑小姐可以原谅,只希望您能劝劝商总,再给盈信一个机会,我在盈信服务六年,盈信于我而言就像是家一样的存在,我不想几条臭鱼腥了一锅汤,也不想让个别人品不正的人,影响整个公司的企业理念。盈信是董总一辈子的心血,请二位再给盈信一个机会,我替全公司上下全部职员恳请二位。”

    一个深深地鞠躬,对着商绍城跟岑青禾,岑青禾分明看到,女人在低头的刹那,眼泪啪嗒啪嗒掉了好几颗。

    同为女人,岑青禾觉得自己平日里挺麻利的,可是相较于面前女人的雷厉风行与大刀阔斧,她自问,比不过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番话打动了岑青禾。

    只是身后总会有人不满,大家都蹙眉瞪向女助理,似是恨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眼扫过在场全部人的面色,董明章显然正在两难,他还不如身边的女人来的利落,至于后面那群人,各个面露不爽,尤其是韩向毅,他望着董明章,似乎在等董明章的最后决断。

    屋中不过是静了五秒钟,就跟过了整个世纪那样漫长,最后还是商绍城推波助澜的一把,他对董明章道:“董总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董明章微张着唇瓣,因为之前喝了急酒,所以脸色发红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身旁女助理沉声道:“董总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似乎在催逼董明章,也让董明章在极其无奈的情况下,点头道:“商总,我会把今天到场的全部职员开除,包括副总,希望盛天能继续保持跟盈信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终于露出一丝浅笑,“那我就等董总公司整改后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着岑青禾往外走。

    屋中的好些人没等两人出门就炸了,争抢求董明章高抬贵手,尤其是韩向毅,他沉声道:“董总,我为您鞍前马后这么多年,您现在说开除就开除,我没有功劳还没有苦劳吗……”

    一堆邀功抱怨的牢骚话,岑青禾跟商绍城走到门口,房门合上,也掩盖住室内的所有纷纷扰扰。

    她仿佛回到了中午,夏越凡用合作利诱韩向毅为虎作伥,如今同样的地点,商绍城用合作迫使董明章弃卒保车。韩向毅其实一直都是棋子,从来都没有自主选择过,她一时间有些悲观,觉得这世界真是疯了,当真是有权能使磨推鬼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一声不吭,所以侧头问她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如果你不在我身边,这个窝囊亏我是不是吃定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换了个方式回答她,“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,你可以说韩向毅人品太差,可像他这样的人何止千万,你心善,这是你的选择,但好多人就喜欢唯利是图,就喜欢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,毕竟上面的位置就那么多,有人想上,总得先拉个人下来再说。你能做的,就是一直维持站在他们之上的高度,那你看的,就不是中午欺负人的景象,而是刚刚他们装孙子赔礼道歉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要是混好了,才不像他们那么恶心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玩笑的口吻说道:“所以你得努力了,这个世界太黑暗,还得指望你有天掌权后传播光明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瞥了他一眼,“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黑眸微挑,“你哪儿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切,嫌我没本事呗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乐了,“你没本事我有啊,而且你最大的本事,就是叫得动我,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他哄高兴了,脸上露出几分笑模样,出声说:“你不会真的不跟盈信合作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看他们老总是什么态度,也要看你气消没消,有一个做的不好,那就不跟他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忙说:“我气消了,看他们那副吃瘪样儿,我都爽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看向她,眼带促狭的问:“我这事儿做的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忍不住勾起唇角,出声回道:“还行吧,给你打九十九分,多那一分怕你骄傲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多那一分不用给我,亲一下得了,以示鼓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脸凑过去。两人才走到会所大门口,岑青禾马上‘哎呀’一声,低声道:“有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回家再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跟他回家,但又怕他说什么卸磨杀驴之类的酸话,关键他就差拿变性作保证,今晚她在他那里睡,绝对没事儿,不然他不是爷们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叹气,虽然有些小为难,但也没有强烈拒绝,毕竟她心里有一关,如果她不肯,商绍城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晚上跟他一起回家,两人顺路逛了超市,买了好多东西回去。她欠他一顿饭,正好今天补给他。

    她在厨房准备的时候,商绍城跟小二都在里面陪着她。小二一屁股坐在她腿边,仰头看着她,她切了什么好吃的,都会给它递上一点儿。

    中途商绍城接了个电话,岑青禾听他叫对方‘宝哥’,两人聊了几句,商绍城说过两天约吃饭,然后就挂了。

    挂断之后,他叫她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他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朝她勾了勾。岑青禾放下刀走过去,他坐在椅子上,等她走进,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,手臂环着她的腰,手指点了下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岑青禾好奇是什么东西,又有些害怕,不由得身体靠后,出声问:“吓人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不是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又放松了,她盯着屏幕在看,那是一段被人用手机录下来的短片,看场景,镜头前经过的人都穿着护士服跟病号服,是医院。

    下面的进度条慢慢往前移动,不多时,视线中多了一名护士推着轮椅,镜头拉近,岑青禾定睛一瞧,轮椅上坐着的人,不是夏越凡还有谁。

    他脸上多处挂彩,额头处还有白色纱布,右手旁挂着输液瓶,正在滴液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颗心吊起来,因为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。镜头一路跟着他走,眼看着来到楼梯边上,这里并没有很多人,也没有任何拥挤,但护士忽然‘崴’了一下,手一滑,直接把轮椅推下楼梯。

    医院的楼梯,足有三十多节,只听得里面传来陌生人后知后觉的惊叫,以及轮椅滚下楼的金属碰撞,当然了,还有夏越凡的几声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看着他一路滚下去的,猝不及防,始料未及,她跟他都一样。不同的是,他是局中人,她是看剧的人。

    夏越凡滚到最后一层的时候,人已经没有反应了,最后的画面,就是附近有人怯怯的跑过去看。

    视频结束,商绍城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岑青禾呆呆的,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,直到商绍城的脸从身后探过来,贴在她脸颊处,轻声说:“他不会再去骚扰你跟你朋友了,放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半晌才憋出一句来,“你找人做的,会不会有人查到你身上来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万一查到是我,我替你扛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不由得扭身看着他道:“你为我出头办事儿,我绝对不会躲在你后面,有事儿也是我扛着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了,黑漆漆又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她,低声问:“你怎么扛?”

    岑青禾小声回道:“小时候喜欢看古惑仔,经常想,如果我找了个黑老大,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,后来想明白了,大不了一起扛呗,是挨枪子儿,亡命天涯还是坐牢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勾起唇角,低沉着声音说:“放心,我家几代从商,背景干净着呢,这事儿也不是我做的,查不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点头,随即道:“不过我这份情义你必须得领,不仅要领,还得还,咱们得礼尚往来是不是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噘嘴,嗔怒的看了他一眼,在他亮如黑曜石的瞳孔映照下,她忽然搂住他的脖颈,倾身压过来。

    吻在他的唇上,别说那么多没用的,人情债还得出卖色相来还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