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裂天穹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战道成圣〕〔狂兵归来当奶爸〕〔诱爱成婚,腹黑老〕〔神级忽悠系统〕〔最强神医〕〔黑衣查妖人〕〔贴身妖孽保镖〕〔鬼拉帘〕〔道武真仙〕〔龙帝逆神诀〕〔牧僵〕〔我的法师〕〔重生九零璀璨星途〕〔上神升级记〕〔废土传送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末世之一代皇者〕〔龙舌之祸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61章 给她当后盾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完全没有要冷静的意思,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,他动作慢条斯理,那样暧昧的目光看着岑青禾,这感觉特像在倒计时,折磨得人神经紧绷。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岑青禾站在床上,伸手指着商绍城正在解扣子的手说:“你赶紧穿上,再这样我生气了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得不以为意,扣子解开最后一颗,顺着衬衫敞开的缝隙,她看到他结实的胸肌以及腹部轮廓形状极好的巧克力块儿。

    他当着她的面,利落的脱下衬衫,顿时,明显的六块腹肌暴露在空气当中,岑青禾一下子红了脸,想别开视线,可脖子是僵硬的,她控制不住又想看。

    自己的内心都是矛盾的,她好想骂自己一句,要色不要命。

    上身已经光了,商绍城又开始解皮带,岑青禾面如猪肝色,心跳到了嗓子眼儿,好怕他霸王硬上弓,所以在他弯腰脱裤子之际,她忽然动如疯兔,从床边一跃而下,只听得‘扑通’一声,她落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当真是一秒都没停留,她撒丫子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,他怕她下楼的时候摔断腿,所以抄过一件浴袍穿在身上,走出主卧门外。

    站在二楼栏杆边,他垂目往下看。岑青禾正蹲在阳台边,单手搂着小二的脖颈,两人四目相对,岑青禾狐假虎威,扬声说:“你再过来,我放狗咬你!”

    商绍城活生生让她气笑了,脸上的表情尽是嘲讽,他出声说:“你要是能让它咬人,我花高价雇你来当饲养员,它连猫都害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了眼小二,出声道:“他侮辱你,我要是你,我真看不下眼。”

    小二跟岑青禾对视,跟没听见似的,凑着大脸想过来亲她,岑青禾越往后躲它就越来劲儿,一个身体失衡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这下可好了,小二可能是觉得岑青禾怂,好不容易来个自己也能欺负的,它兴奋的往她身上扑。

    它少说也有一百来斤,比岑青禾还沉,大爪子往她身上扑,她真受不住,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,关键丫个色胚,跟它爸一样,没闹两下就开始玩儿不正经的。

    她穿着浴袍,小二竟然拿鼻子掀她衣摆。

    岑青禾‘嗷’一嗓子,大声喊道:“商绍城!”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楼上看热闹,看高兴了,这才叫了声:“小二。”

    小二瞬间停下,站在原地侧头往楼上瞧。岑青禾趁势起身,爬到沙发上,她一边整理凌乱的头发,一边瞪着商绍城说:“有其主必有其狗!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是不是想让我俩合伙欺负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时一瞪眼,没想到他连这么臭不要脸的话也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对上她欲言又止的大红脸,商绍城似笑非笑,说了句:“帮我听着电话,我去洗澡。”撂下这句话,他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撇撇嘴,只敢朝着他的背后翻白眼儿。

    商绍城走后,她跟小二玩儿抛球游戏。小二站在原地,她把球扔给它,它用脚踹开,然后她去捡。玩儿了五六次,她恍然大悟,到底是她遛狗还是狗遛她?

    拿着球,她朝着小二皱鼻子瞪眼,小声嘀咕:“收拾不了你爸,我还整不了你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下子把球扔得老远,小二淡淡的瞥了眼皮球滚远的方向,脚下一动没动。重新回头看着岑青禾,它像是在嘲讽她的智商,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岑青禾觉得很是神奇,怎么商绍城养出来的狗,就连眼神都跟他迷之神似呢?

    一人一狗正对视之际,客厅中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,岑青禾还以为是自己手机响了,结果往沙发上一看,是商绍城的手机屏幕在亮。

    走过去一看,屏幕上显示着‘余楚楠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余楚楠打过照面,那也是个会办事儿的女人,漂亮女人。岑青禾拎着手机快步上楼,来到浴室门口,她扬声喊道:“商绍城,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浴室里面唯有淡淡的水声传来,没人应。

    电话还一直在响,岑青禾敲了敲门,又一次说:“商绍城,你手机响,有人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递进来。”商绍城的声音隔着门传来,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门口,没多想,她把门打开一条可以伸进手臂的缝隙,把手机往里送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双湿漉漉又很是温热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腕,他不拿手机,非要拉她进去,这一举动可把岑青禾给吓坏了,她像是不肯从游乐园离开的幼童,扒着门框,岔开腿,死活不挪步。

    皱着眉头,她锐声喊道:“商绍城,你给我松手。”

    浴室里面传来商绍城的笑声,两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,隔着墙壁,犟了五六秒,最后到底是他松了手,岑青禾赶紧关上门,恨不能从外面反锁上。

    这一喊一闹,她脸又红了,心跳如鼓,岑青禾发觉,如果让她在商绍城家里住,不用太久,三天她就得心脏病,十天就得归西。

    差不多十分钟之后,商绍城穿着浴袍从里面出来,卧室里面没有岑青禾的人影,他站在二楼往下看,岑青禾已经换下浴袍,穿上自己的衣服,此时正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摆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衣服不脏了嘛,又穿上干嘛?”商绍城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扭头看向他,撇嘴回道:“这一屋子连人带狗,全都如狼似虎的,我没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二楼栏杆处,拿着白毛巾擦头发,闻言,他出声说道:“我说了不动你,你赶紧上来换身衣服,也不嫌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不用了,我晚上回家就换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晚上还回家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挑,声音不由得高了几分,“我不回家回哪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满身伤回去,蔡馨媛看见了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珠子转了一圈,不由得低声回道:“我不让她看见就完了呗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今晚在我这儿住,待会儿出去,陪你买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我不在你这儿住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商绍城波澜不惊的口吻说:“晚上有个局,你不是要报仇嘛,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色一变,停顿两秒才问:“你约了谁?”

    商绍城故意卖关子,“见了不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往回走,岑青禾好信儿,马上起身跟着上楼。

    他站在浴室吹头发,她扒在门边,出声说:“你不会约了人渣吧?他当时被我和薛凯扬揍得挺惨,估计这会儿能不能出院都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透过浴室玻璃,她看到商绍城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,眼神无比冰冷,薄唇开启,他沉声回道:“别跟我提他,见他我都怕脏了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纳闷儿,“那你约了谁?能治人渣的人?”

    商绍城吹干头发,放下吹风机,转身道:“喜欢动物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他思维跳得太快,岑青禾跟不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径自说:“别问了,带你看猴儿戏。”

    跟他在一起混久了,岑青禾猜不出具体的,但也隐约感觉得到,他说的这场猴儿戏,总不能真的找几个猴子来演,那么只能是跳梁的小丑,穿旗袍的猴子,丢人现眼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换了衣服,带岑青禾出门,先去买了几套衣服,然后下午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中途岑青禾接了几个电话,有金佳彤打来的,问她中午为什么没回来,岑青禾谎称在外见客户,把这茬给岔过去了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客户打来,说是要看房子,岑青禾刚一动摇,身旁商绍城马上朝她投来阴沉目光,她赶忙跟客户赔礼道歉,说她今天有事儿休息,不能赴约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商绍城道:“以后一些不知根不知底儿的人,别见,不差那俩钱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刚才打来的是熟客户,给我介绍新人,这么好一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这两天陈博轩会去找你,你做成他那单,一个季度的业绩都不用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是你们给我走后门,我总不能一直吃你们的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世道险恶,跟钱沾边儿的东西,更是恶心人,你别以为谁都跟你似的,你不坑别人,别人就不坑你,凡事儿留点心眼儿,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,把我号码存快捷键,有事儿马上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今天这事儿,也着实让岑青禾大跌眼镜,在此之前,她确实以为人性本善,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一些。可当她亲身经历过一回,在利益面前,人性的丑恶,她现在是真的怕了,也忌惮了。

    往常商绍城说这话,她可能左耳听右耳冒,但今天她却特别认真的把他号码存了快捷键,然后跟他保证,“我以后一定多留心眼儿,有拿不准的事儿,会先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先是应了一声,随即侧头问:“还害怕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垂着视线回道:“失望多于害怕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不忍看她落寞的模样,所以他一改往日‘人性本恶’的观念,破天荒的说道:“没事儿,总有那么几个人渣,只是恰好让你碰上了,你以后还得惩恶扬善,我给你当后盾,不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娶夫纳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