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放开那个女巫〕〔罪爱金水〕〔天降萌宝:总裁爹〕〔万古一拳女神〕〔无上道尊混都市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重生之侯门邪妃〕〔婚婚欲睡:顾少,〕〔与你共赏落日余晖〕〔强手致胜〕〔叶薇厉空烈〕〔宠宠欲恋〕〔我老婆是冰山女总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穿过风的间隙〕〔丑妃虐渣不从良〕〔联盟之魔王系统〕〔一夜沉沦总裁轻轻〕〔冰冷少帅荒唐妻〕〔欢乐农女:将军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55章 最凉不过人心
    :

    王助理本能的伸手拽住岑青禾的胳膊,小声说:“岑小姐,你跟夏总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腔子怒火,不由得抽手道:“你松开,没你事儿。”

    王助理就跟被人下了降头似的,夏越凡不开口说放人,他就死活拽着岑青禾不撒手。岑青禾原本还维持着一丝客气,见他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自己,她马上拉下脸说:“你赶紧给我松开,别说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王助理不听劝,只自顾自的叨咕,还拽着她往里走。岑青禾急了,沉声道:“你松开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王助理以为岑青禾服软了,谁料刚一松开她,她马上快步往门口方向去。他咻的跨步跟上来,岑青禾反应也很快,用包挡在两人之间,阴沉着脸说道:“你干什么?我跟夏越凡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你最好离我远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一脸迟疑,踟蹰不前。

    一扇置物架相隔的包间里面,传来夏越凡不轻不重的声音,说:“她今天要是从这屋出去,咱们两家的合作也就不用继续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急的韩向毅站起身,朝着门口方向喊道:“小王,赶紧把岑小姐带过来,愣着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一声吼,把王助理也给喊激灵了,只见他抬手就朝着岑青禾伸过去。岑青禾眼睛一瞪,马上用包挥开,他整个人黏上来,她心里烦躁的不行,暗道:商绍城,这回可不是我要打架,是人家欺负到家门口来了。

    想着,她回手就是一拳,直接打在王助理的鼻梁骨上面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这种钝痛,会在瞬间从鼻梁蔓延到整张脸,又酸又麻,让人短暂丧失所有战斗力。

    韩向毅已经吩咐其他人过来堵岑青禾,霎时间,一帮年纪或大或小的男人,将她团团围住,一如困斗兽般。

    比起愤怒,岑青禾更多的是惊诧,她瞪着一双美眸,几乎不可置信的口吻说道:“你们没有病吧?我说了我跟夏越凡有仇,我不是他女朋友,你们现在帮他拦我,就为了一次合作?”

    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岑青禾都动手打人了,又怎么可能是夏越凡的女朋友。可是顶头老板发了话,一笔合作就是上千万的利益,他们这些给人打工的能怎么办?

    装糊涂呗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站在岑青禾正对面,他试图跟岑青禾好说好商量,开口道:“岑小姐,您别跟夏总置气了,有话好好说,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还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岑青禾拉着脸说:“我现在要走,你们谁敢拦我一下,我出了这扇门就告你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着实把对面的几个人给虎了一下,不过马上里面的韩向毅便发话道:“赶紧把岑小姐给我‘请’回来,一帮大男人,这点儿事儿都办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‘请’字,就像是平静湖面忽然投下的一枚石子,看似无足轻重,可波及范围却是甚广。刹那间,一帮人一起朝着岑青禾涌来,他们都伸着手,像是一只只被利益驱使的怪兽,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的抬腿,一脚踢在最前面一人的肚子上,直把男人踹得往后踉跄两步。有人抓住她的胳膊,她反手攥拳去打他的脸,男人拽着她往后拖,她使劲儿去踹他的小腿骨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吃痛松开,另一人又来抓她,岑青禾是有些底子在身上,但她不是大侠,也不会飞檐走壁,一起涌上来五六个大男人,就是不打她,一人抓她一只胳膊,也够她受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开始她都没有在害怕,那么当有人从背后一把将她搂住的时候,她是真的慌了。

    这是光天化日,也是众目睽睽之下,可是这些人都是疯子,他们可以因为老板的一句话就做到如此地步,而那个年纪四十,之前跟她谈笑风生的老板,也会因为一纸合同就变得利欲熏心,指鹿为马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疯狂的世界?

    岑青禾最害怕的不是孤立无援,而是明明有那么多人都在,可他们却同时为了一件好处而选择装瞎。

    装瞎从来都比真瞎更加可怕,人心不古,她现在才明白,只是,会不会太晚了一点儿?

    岑青禾是被几个男人抬起来,抱回到包间里面的。韩向毅见状,面色难看,想骂几个下属几句,可他也看到岑青禾有多彪悍,如果不是这样,估计她根本不会让人碰。

    “韩向毅,你立马叫他们给我松手,不然我一定告你!”古有五花大绑,今有五男擒岑,岑青禾连两条腿都被人抬起来抱住,当真是脚不沾地,就是使劲儿都不知道往哪儿使。

    唯有一张嘴巴还能收放自如,她瞪着韩向毅的方向,气到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韩向毅也不想为难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姑娘,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销售和一笔几千万的合同相比,他把目光转向对面一直淡定坐着的夏越凡身上,淡笑着说道:“夏总,你跟岑小姐的家务事儿,我们不方便参与,要不咱们改天再约?”

    夏越凡微微一笑,“不好意思,让韩总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韩向毅一直打哈哈,夏越凡站起身,来到岑青禾面前。他抬手摸她的头,岑青禾驴劲儿上来,当即一甩头,“滚犊子,再碰我一下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夏越凡望着岑青禾的眼睛,不怒反笑,“你是不想下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气得胸口上下起伏,都这功夫了,她还抽空扫了眼身旁几个男人的脸,好,她记住他们了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却噤声不语,那副记仇的样子,不是不让人忌惮的。

    韩向毅也不想把事情搞大,所以凑过去说:“你们几个是不是有毛病,赶紧把岑小姐放下来,让你们请她过来,听不懂请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几个下属闻言,赶紧松手,岑青禾双脚刚一沾地,立马攥拳朝着夏越凡挥去。夏越凡往后一闪,旁边的人赶忙拦着,岑青禾气疯了眼,满屋子每一个好东西,她得谁揍谁,连踢带踹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又过来拉扯她,岑青禾耗光了所有力气,到底还是沦落到被人压制的下场。

    韩向毅心里都纳闷了,夏越凡到底是什么意思,到底是真有仇,还是喜欢人家?喜欢不至于这么整,可是不喜欢……

    “韩总,今天麻烦你白跑一趟,单我已经结过了,我们改天再约。”夏越凡突然开了口,韩向毅求之不得,他巴不得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打了声招呼之后,他带着人就要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跟着他们往外去,夏越凡站在原地没动,只声音如常的说了句:“要我去找蔡馨媛聊聊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如被施了法术一般,登时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韩向毅等人也听见了,只是他们都没敢回头,赶紧一溜烟的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转眼间,包间中就只剩岑青禾跟夏越凡两人。岑青禾额头上都是汗,露出的手腕处也尽是被人拉扯过后的红印子。

    扭身看向夏越凡,她拉着脸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敢去找她,我打折你的狗腿!”

    夏越凡不怒反笑,侧头回视岑青禾,语气嘲讽的说:“打折我的腿,就凭你?还是凭你那个小白脸总监男朋友?“

    岑青禾恨得牙根痒痒,瞪着眼睛骂道:“你这种披着人皮的渣,有什么资格评论别人?我要是你,我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死了算了,活着我都嫌恶心人!”

    无论她骂的多难听,夏越凡一直都是表情淡淡的模样,他出声道:“蔡馨媛对我都没这么大的恨,你哪儿来这么大的怨气?难不成你喜欢我,所以借着这茬发一发自己的怒气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真的被恶心到了,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回视夏越凡,怒极反笑,不好,嗤笑,也不好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她唯有最真实的反应,眼底尽是鄙夷,朝着旁边唾了一口,然后说:“不是我夸你,你真的不如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道:“别这么看着我,也别这么骂我,你越这样我对你越感兴趣。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找蔡馨媛,先来找你吗,因为我真的挺喜欢你的。跟着你那小总监男朋友混有什么好,他能给你的,我都能给,我还可以加倍,你说你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我要你去死!”

    夏越凡笑了,“可以,只不过得死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公然用语言猥亵她,岑青禾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种屈辱,站着骂已然不解恨,她当即疯了似的朝他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体力在之前已经浪费七成,此时就算卯足了劲儿,也不过是强弩之末,更何况男女的力气不能同日而语,她挥过来的拳头被夏越凡一把抓住,扣着她往自己身前一拽,夏越凡垂目睨着她,低声道:“跟我吧,蔡馨媛没这个福气,她上不了我的床,你可以替她试试我床上活儿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使劲儿一挣,胳膊没挣动,她马上抬脚要踩他。可在她抬起脚的一瞬间,夏越凡像是先知一样,忽然拽着她用力往旁边一推,她整个人仿佛在空中飘起来一般,两秒之后才扑通一下栽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把她摔得眼冒金星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