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亿万萌宝送上门:〕〔40001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铸汉〕〔猎界传说〕〔阴阳赊刀人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溺爱100分:帝少,〕〔探龙〕〔官运红途〕〔女仙编号零九九〕〔棺闻鬼事〕〔亿万宠溺:腹黑老〕〔高冷女神聘上门〕〔我当按摩师的那些〕〔快穿:神秘计划〕〔英雄无敌之亡灵法〕〔道岳独尊〕〔老君传人〕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53章 承认想睡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在商绍城的怀里睡着了,两人安静的靠在后座,原本他想就这么陪她坐一夜的,但是车里毕竟凉,他想倾身上前,帮她把空调打开,但是身体一动,她轻微哆嗦了一下,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商绍城轻声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迷迷糊糊,眼睛似睁非睁,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,侧头往窗外看,“哪儿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家楼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抹了把脸,低声嘀咕,“困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是上楼睡,还是我送你回去?“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别折腾了,我打个车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口是心非。“

    说罢,他径自推开后车门下去,拉开驾驶席车门,坐在前面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他发动车子,这才倾身向前,下巴抵在他座椅靠背处,小声说:“你喝酒了,别开车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两个多小时了,酒早醒了。”说着,他单手转动方向盘掉头,另一手折回来摸着岑青禾的头,轻声道:“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背脊一挺,惊讶的道:“两个多小时?”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可不嘛,这都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点儿叫醒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谁知道你一睡睡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早送我回家,也懒得麻烦你大半夜折腾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儿,抬眼望着前座开车的商绍城,她出声说:“你为什么要带我回你家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是顿了两秒才道:“你的东西还在我那儿。”

    此时车子已经开出小区,岑青禾一脸无语的表情,出声问:“现在回去拿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算了,有的是时间,随时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她懒懒的窝在后座车门边,哭笑不得,折腾一溜十三招,正事儿没干。

    他送她回家,一直送到家门口,眼看着她掏钥匙要进屋,他扣着她的后脑,俯身去吻她的唇,岑青禾扬着下巴回吻他,两人一副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亲昵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能有十几二十秒,最后还是岑青禾先垂头停下,咕咚咽了口口水,她小声道:“你快回去吧,路上小心,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‘嗯’了一声,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开房门,站在玄关处跟他摆手,他朝她勾唇笑了笑,她险些连关门的勇气都散掉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她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慢慢关上房门,岑青禾第一件事儿不是换鞋,而是顺着猫眼往外看,商绍城已经转身,她这才收了心思,换鞋往里走。

    家里廊灯亮着,蔡馨媛的鞋子也在一旁放着,岑青禾怕吵醒她,所以动作很轻。

    拎着包才走到客厅,前面一扇房门打开,是穿着真丝睡裙的蔡馨媛。

    岑青禾意外的道:“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赌气,睡不着。”她从没开灯的房里走出来,岑青禾打开客厅大灯,灯光一照,蔡馨媛半张脸上的手指印特别清晰。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蹙起,走过去盯着她的脸瞧,“耳朵疼不疼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没事儿,都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骂道:“真他妈给他惯的,早知道不应该抡他酒瓶子,就应该扇他脸,我妈都说了,不要脸就打脸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咱们三个就没一个理智的,说好了我扇嘴巴子,你骂,佳彤负责泼酒和菜汤,结果乱成一锅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谁都没想到夏狗那么渣,当众跟女的动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拉着脸说:“我真是日了鬼了,瞎眼才会挑中他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聊天,中途蔡馨媛从包中抽出一管药膏,挤出来往脸上涂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晚上陈博轩送我回来,他说我这脸最好抹点儿什么,我俩就去医院开了管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还是轩哥心细,我都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怎么还回来了?我等你一个小时,你没回来,我还以为你在外面住了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嗐,别提了,我想上商绍城家拿东西,结果在他车里睡着了,一直睡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照着镜子抹药膏,边抹边说:“看见我这前车之鉴了吧,你跟商绍城也悠着点儿,别那么早就‘登门入室’,幸好我这次没两眼一抹黑就跟他睡了,不然不是我日了狗,是狗日了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又说:“你要不要找人去查查商绍城的底?”

    岑青禾明白蔡馨媛的意思,她是一朝被蛇咬,生怕商绍城也隐瞒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国内现在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都少,我找谁去查他?没等我说查什么,被人知道我查的是谁,那还不得炸了锅?”

    岑青禾边说边琢磨,商绍城还不到二十六,这么年轻,总不至于隐婚吧?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这倒也是,反正你自己留个心眼儿,我不能说今天商绍城帮了我什么,我就玩命儿的帮他说好话,毕竟你是我姐妹儿,要不是你俩在一起,我也不用在乎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平时一副傻白甜的样子,其实心里明镜儿似的,她不可能为了任何事儿把朋友推出去,这一点也是岑青禾奉行的,所以两人才能交心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你这脸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,这两天干脆请假别去了,张鹏他妈去世,他最近都没在公司,章语在管,你跟她请假也好请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顶着这么一张脸去上班,那帮人还不得乐死,可算是见着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气人有笑人无,咱们部门部分女性的工作理念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出声纠正,“是绝大部门,百分之九十九以上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功夫,岑青禾手机响起,是商绍城打来的。蔡馨媛一看,出声道:“我也回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间,岑青禾跟商绍城通话,他说:“我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到了就好,困了吧,困了赶紧睡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这是睡精神了?”听她完全不困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馨媛没睡,刚跟她聊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看她今天那狠劲儿,终于知道你俩为什么能玩儿得到一起去了,真是物以类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倒在床上,叹气道:“这种事儿,搁谁身上谁都得怒,没拿刀捅他就不错了,要是我,我打断他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“你歇会儿吧,这种事儿用不着你亲自做,小心你那细胳膊细腿儿,别把自己伤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聊啊聊,忽然灵光乍现,她出声问:“欸,你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结婚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出声,明显是让她气的,岑青禾兀自叨念,“你有那么多前女友也就算了,但你要是隐瞒已婚事实,那可别说我翻脸不认人,我这辈子最膈应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,你要是让我背了这么大口黑锅,我真要把你家龙脉给刨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是蔡馨媛跟你说了什么,还是你自己想太多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馨媛怎么会跟我说这种话,我自己要问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就从来没想过结婚这事儿,别说我现在这年纪,就是十年后,我也未必会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忽然就不讲话了,商绍城也停顿数秒,死一样的寂静,最后还是他主动开口,低声道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困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多敏锐的一个人,她上一秒还激情澎湃的样子,下一秒忽然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,他出声道:“因为我说不想结婚,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虽是问句,却已是肯定的口吻。

    岑青禾言不由衷的回答:“没有,就是困了,脑子没跟上节奏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没想骗你,我现在是不想结婚,我也是以我现在的思维去估计十年后的我,也许还是不会结,但谁知道计划和变化哪个快,没准儿什么时候,我就突然想结了呢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,岑青禾的情绪波动特别不稳定,很冲动,也很感性化。在床上翻了个身,她侧躺着,拿着手机,轻声问:“你有没有想过,万一我们以后不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很快回答:“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她不出声,他就继续说:“我们才刚在一起,我每天就想着怎么多见两面,怎么开心,厌烦了才会想分手,听你这意思,是烦我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轻蹙,噘着嘴回道:“你明知道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确实知道,他轻声说:“女人的思维的确跟男人的不一样,你没安全感,我给你。我保证我不是已婚状态,以前也没有过婚史,现在只全心全意跟你一个人谈恋爱,我不能预料以后,但我知道现在,我喜欢你,喜欢的心神不宁,今天好几次都走神想到你,今晚还想把你哄回家睡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直说的,没有任何修饰和遮掩,单刀直入,大刀阔斧。

    岑青禾瞬间浑身发麻,从他说想睡她的那一刻起,她绷紧了身体,半晌才低声嗔怒的骂道: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其实检验一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,就看他是不是想睡你,只睡一次是一夜情,定期睡是炮友,要是想一直睡,那是真爱。“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