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汇聚的世界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帝灭苍穹〕〔修仙界归来〕〔打怪能升级〕〔三国之最强帝国系〕〔九世圣尊〕〔剑气将近〕〔升棺发财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无上血帝〕〔未来巫师〕〔重生嫡女有空间〕〔美漫里的盗版郎中〕〔星辰戮神传〕〔穿进红楼:晴雯,〕〔最佳陪玩〕〔护花高手〕〔关陇〕〔残王傻妃:代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9章 揭穿
    :

    蔡馨媛状态不好,加之昨晚哭的眼睛跟核桃似的,所以第二天也请假没去上班。岑青禾跟金佳彤在公司碰面,两人偷着研究今晚收拾夏越凡的战术,金佳彤听后,表情认真到紧绷,一副如临大敌,九死一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拍着她的手臂,安慰道:“别这么紧张,你到时候插不上嘴就主听,我跟馨媛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青禾,到时候你给我指示,我看你们两个怎么做,我跟着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放心吧,落不下你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咕咚咽了口口水,兀自嘀咕:“我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这种事,好紧张,我想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哭笑不得,“你的膀胱也需要锻炼啊,没见过世面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没在意岑青禾的打趣,只径自说:“夏越凡这个烂屁娃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情急之下说的是家乡话,岑青禾眉头微蹙,不由得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我骂他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听你好像说什么烂屁股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教岑青禾茳川骂人话,说她平时都是不讲的,今晚一定要用在夏越凡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夏越凡,搞得岑青禾跟金佳彤一小天没干正事儿,一直琢磨晚上怎么修理他。终于熬到晚上下班,三人电话一联系,纷纷去往荣锦园。

    故意订的大堂位置,两人一到,店员带她们入座,刚坐下不到十分钟,夏越凡身影出现,岑青禾见他手上拎了购物袋,看样子是准备今天送蔡馨媛礼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们两个,馨媛没跟你们一起来?”夏越凡看着她们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馨媛出去几天累的不行,这两天请假在家养着,没跟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道:“她也没跟我说,不然我就去看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道:“有你这张嘴就够了,死人都能忽悠活了,更何况只是个累呢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在你心里,就这么巧舌如簧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怎么想不重要,关键看馨媛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金佳彤起身道: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她走后,桌边只剩下岑青禾跟夏越凡两人,两人面对面坐着,他看着她道:“青禾,我觉得你最近说话有点儿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挑,“有么?”

    夏越凡不答反问:“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四两拨千斤的回道:“很明显吗?”

    夏越凡顺着她的话往下说:“感觉你心情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轻的叹了口气,随即抬手叫来店员,“五十年的陈年茅台,帮我拿三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二位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店员颔首走后,夏越凡看着岑青禾,眼神中不无意外的道:“喝这么多?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道:“放心,我不花你的钱,今晚我买单。”

    一瓶五十年的茅台,在荣锦园要价三万一,三瓶就是九万三,她一个月才赚多少钱?

    夏越凡闻言,无奈一笑,轻声回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喜欢喝酒,别说是开三瓶,开十瓶二十瓶也无所谓,我是怕你喝多了伤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道:“你这么关心我干嘛?”

    夏越凡定睛回视她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说,等店员拿了酒上来,她叫人把三瓶都开了。这边酒才刚倒上,另一边蔡馨媛跟金佳彤一块儿过来的。

    夏越凡看到蔡馨媛,眼中带着明显的惊艳,虽然只是一闪而逝,他随即露出笑脸,出声道:“媛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化了个很艳丽的妆,眼皮用烟灰色眼影勾勒,使得整个眼睛不止大了一圈,还分外的深邃魅惑。外套一脱,她里面穿了件露肩膀的紧身黑色短裙,下身过膝长靴,野性范儿十足。

    夏越凡从没见过这样打扮的蔡馨媛,因为她在他面前,总是尽量的保持淑女和小家碧玉的模样,如今摇身一变,整个人一如性感尤物,怎能不叫人动心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主动替蔡馨媛拉出椅子,蔡馨媛在他身边坐下,面色如常,若不是岑青禾早就知晓实情,怕也会被她精湛的演技给蒙骗过去。

    夏越凡坐下之后,迫不及待的去握蔡馨媛的手,大手包着她握起的拳头,他一脸温柔的说:“穿这么少,冷不冷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犯膈应,感觉像是自己被癞蛤蟆给碰了一样。金佳彤也是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,绷紧背脊。

    蔡馨媛看了他一眼,唇角浅勾,出声回道:“不冷,最近心火旺得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夏越凡回答,她很自然的借着点菜把手从他掌心中抽出,叫来店员。

    她点了很多菜,都是带汤汤水水的,在等菜期间,夏越凡拿出购物袋,递给蔡馨媛,“礼物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拿出来一看,是一套buccellati的首饰,岑青禾认得,是她陪夏越凡去挑的。

    夏越凡打量蔡馨媛脸上的表情,微笑着问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同样的微笑,“这么贵,能不喜欢嘛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我帮你戴上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当众帮蔡馨媛把项链戴在脖子上,然后顺势俯身想要亲吻她的脸。蔡馨媛一躲,低声道:“这么多人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娇嗔,夏越凡当她是不好意思,所以轻笑着退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欸?我陪你去买的不是tiffany的嘛,怎么换了牌子?”

    金佳彤看向桌上的首饰盒,‘天真’的问道。

    岑青禾暗道问得好,可面儿上却要装作意外的样子,看着她说:“你陪他去买的?”

    金佳彤点了点头,“是啊,他说要给馨媛挑礼物,正好我在附近,所以我俩一起挑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齐齐看向夏越凡,夏越凡面不改色,淡笑着说:“之前是买了tiffany,后来buccellati店里打来电话,说是新到了一批珠宝,我就又去挑了一套,我觉得这套更适合媛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似笑非笑的道:“buccellati打电话给你?你平时常买首饰送人吗?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我妈妈喜欢他们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刚说完馨媛适合,你这是变相的说馨媛很老,还是说她像你妈?”

    夏越凡道:“品味一样不好吗?我妈妈会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真真是一副贱人的嘴脸,关键还巧舌如簧,有种刀枪不入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金佳彤适时地举起杯子,出声说:“馨媛考试回来,虽然不知道考得怎么样,还是得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杯子里面是茶水,其余几人的杯里都是酒,大家都应景的喝了一口,唯有蔡馨媛一口喝了大半杯,杯子放下,夏越凡朝她投来注视的目光,“怎么喝这么急?”

    蔡馨媛勾起艳红色的唇角,笑着回道:“我也想慢,我也想一口一口的细细品味,可有时候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也许攒了半天,到头来突然发现剩下的都是假酒,那我还品个屁啊,还不如一口干了,恶心也就一下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笑,像是自己悟出了一个多好笑的道理似的,夏越凡也不是傻子,话都说到这份儿上,他察觉出丝丝异样,却也没有马上挑开,只淡笑着道:“哪里来这么多的人生感悟,你才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是年纪小,但我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画风突变,她涂着眼影的眸子转向他,只一个眼神,像是两把刀子,直直的往夏越凡心里面戳。

    夏越凡跟她四目相对,一时间也是相对无言,拿不准她到底想说什么,又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”蔡馨媛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夏越凡回答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多喜欢?”

    “想跟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了,隔了几秒,她轻声问道:“……什么时候,等到你老婆生完儿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夏越凡脸色终于大变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在试探,试探蔡馨媛的异样到底是听说了什么,还是看见了什么,可不管怎么样,她不可能知道他已婚的事实,更何况还知道他要儿子。

    夏越凡脸上表情的明显转变,就像是把蔡馨媛狠心推入悬崖的最后一股怪力。其实她心底最深处的位置,还是潜藏着一丝丝微弱的小侥幸,万一,万一那女大学生是骗她的,只要夏越凡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,她也不是不能原谅他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他凌厉的眼神就像是两把尖锐的刀子,猛地戳进她心口,她登时痛得只能出气不能进气。

    桌上诡异的安静,仿佛蔡馨媛的这句话同时封住了四个人的哑穴。战争的号角终于吹响,最大的两个敌人持刀相对,大概过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,还是夏越凡先开了口,他表情回归镇定,声音却低沉的道:“谁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管谁跟我说了什么,我现在就问你,你是不是结婚了,还有个怀孕八九个月,马上就要生出来的儿子?”

    她咄咄逼人,夏越凡直视她,又过了能有十秒钟,他骤然别开视线,露出一副很无力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努力控制表情,可逐渐发红的眼眶却出卖她正在刀绞一般的内心。

    夏越凡忽然起身抓住蔡馨媛的手臂,想要带她走,岑青禾本能的站起身,冲过去推他的手臂,“你给我松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