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死亡街区〕〔七十年代大佬生涯〕〔重生西游之证道诸〕〔校花之至尊高手〕〔都市之我就是神豪〕〔女人,花〕〔小玫红〕〔舰娘之红色血统〕〔武星耀侠影〕〔穿越到1931〕〔最强系统之万界主〕〔他是亡灵〕〔我的奸商系统〕〔无尽超武系统〕〔世界光梭〕〔超级海岛大亨〕〔网游之佣兵世界〕〔重生空间之少将仙〕〔花都捉鬼人〕〔黑铁皇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8章 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
    :

    当晚蔡馨媛就跟岑青禾讲了自己的复仇计划,岑青禾听后,想都不想的说:“行,就这么干,怎么让他丢人就怎么来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丫今天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,我没搭理他,我还怕他起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晚上约你出来那女的,她不会把底透给夏人渣吧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不会,她特地嘱咐我,不让我告诉夏越凡,她是想让我退出,她自己还不想撤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眉头微蹙,沉声说:“她这是唱的哪一出?明知道夏人渣已婚,也知道他脚踩几条船,我看她这意思,她还是愿意跟他在一起,有毛病吧?”

    蔡馨媛嗤笑着回道:“人跟人追求不同,你以为她乐意穿别人穿剩下的破鞋?我一看她那张脸,那就是为了钱跟夏越凡在一起,只要夏越凡给她钱,她管他在外面有几个女的,只要别影响她的地位就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低声道:“真特么恶心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在夏越凡心里,我就跟那种女人没什么两样,同样的话,他不知道跟多少女人讲过。”

    包括,结婚,未来,所有美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岑青禾眼带担忧的看向她,轻声说:“别为这种男人伤心难受,不值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笑了,“我难过什么,我现在满腹心思就想着怎么让他丢脸呢。”

    话是说得漂亮,可岑青禾看着蔡馨媛那双肿到几乎睁不开的眼睛,心中不免酸涩。女人,嘴有多狠,心就有多软,这是她退无可退,剩下的最后一丝防备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,岑青禾主动岔开话题,“这事儿要跟佳彤说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撇嘴,低声道:“不跟她说了,又不是什么光彩事儿,丢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这事儿金佳彤已经知道了,如果蔡馨媛故意瞒着不说,回头金佳彤会不会多想,觉得蔡馨媛没把她当自己人?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她出声道:“你跟姓夏的分手,早晚大家也得知道,上次咱俩去海城打袁易寒,没叫上佳彤,你不说佳彤心里都有点儿不好受嘛,这次咱们教训姓夏的,要是还没叫她,我怕佳彤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也不是想瞒她,关键你看她那性子,咱俩去收拾夏越凡叫上她,我怕给她吓哭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道:“不会的,佳彤就是听话惯了,以前也没干过这种事儿,一回生两回熟,你总得给她个学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勾起唇角,带着几分自嘲的口吻说:“那行,正好拿这次的事儿给她开开眼,我亲自辅导她一节课,题目就是怎么收拾渣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那我待会儿给她打电话,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蔡馨媛手机响起,她拿过一看,顿时眉头紧蹙,低声骂了句:“傻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姓夏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接吧,约他明天晚上见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拿着手机的手指在轻微发抖,说不生气,骗别人的。试了好几下,她也没能做到滑开接通键,把手机递给岑青禾,她说:“你接吧,我现在听他声儿都想吐,我怕我忍不住直接在电话里面开骂。”

    看着递过来的烫手山芋,岑青禾好想说,她才是最想骂夏越凡的那个。蔡馨媛听夏越凡声儿想吐,她听了是想死。

    屏幕还在亮,铃声也一直在响,眼下手机就是一个癞蛤蟆,谁都不想碰,但最终不得不有个人接手。

    把心一横,岑青禾接过手机,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,她滑开接通键。

    “喂,媛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骂恶心,嘴上却不得不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我是岑青禾,馨媛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青禾,这么晚了,你还没睡?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,出声说:“没呢,正要去睡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女人是得早点儿睡,睡晚了对皮肤和身体都不好,你们一个个长得那么漂亮,更应该多爱护自己,不能仗着天生丽质就故意糟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也就隔着一米多的距离,家里很安静,她不确定蔡馨媛听不听得到,反正她是受不了了,趁着自己发飙之前,赶忙道:“欸,刚才馨媛在浴室喊,说是明天晚上一起吃饭,七点半,荣锦园。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跟佳彤也会去,算是不请自来,打扰你们二人世界,先跟你打声招呼,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皮笑肉不笑,因为她知道,夏越凡不傻,他怎会不晓得如今的她对他已经起了戒心,他以为她不好意思跟蔡馨媛讲明,所以只能随处跟着,殊不知,蔡馨媛知晓一切,并不是从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你们都能来,我举双手欢迎,平时请还请不到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假笑两声,随即道:“那先这样了,挂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蔡馨媛看着岑青禾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沉着脸道:“我刚才差点儿忍不住抢手机骂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忍着,不差这十几个小时,等明天的。”

    当晚岑青禾回房间,先是给金佳彤打了个电话,交代一下明晚收拾夏越凡的计划。中途有电话插进来,是商绍城,所以她匆匆跟金佳彤结束聊天,又跟商绍城聊起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怎么样了,没泪洒长城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哭是在所难免,毕竟谈了快两个月,馨媛还这么走心,但你千万别小看她,她可不是那种哭哭啼啼,自认倒霉就完事儿的人,我俩今晚商量一个多小时,怎么报复姓夏的那头贱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也参与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的理所应当,“当然了,馨媛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明晚佳彤也会去,看我们三个不当众撕了那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们这桃园三结义的友情,还真是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怎么听你这话里话外酸溜溜的,不像是夸人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语气不无轻嘲的说道:“女人之间的友谊真的挺耐人寻味,我就没见过几个男人手牵手去撕一个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声回道:“你说的那是一群基佬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理会她的反击,只自顾自的说:“打算怎么撕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答反道:“还挺八卦的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,“谁乐意听几个女人撕个人渣,我是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动,暗骂他有话不会好好说,明明就是担心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就是想羞辱夏人渣,不然馨媛心底的这口恶气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具体地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说:“你不用来,我们没事儿的,选的是公共场所,姓夏的不敢把我们三个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们撕你们的,我又不拦着你,但你得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怕他担心,所以如实回答:“荣锦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去饭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了一声:“订了饭店大堂,人多,丢脸就让他一次丢个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你应该选个更热闹的地儿,不应该选中餐馆,去火锅店都比去那儿强,急了还能一锅汤泼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,原本我们是想订火锅店的,就是怕到时候脾气一上来,再一锅热汤泼丫身上,虽说他狗披人皮,可要是把他这副人皮烫坏了,还不得我们包赔?我们是理智且有素质的新时代女性,对付渣男的前提是,让自己片叶不沾身,懂否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默两秒,忽然感慨的口吻道:“我这是找一女朋友,还是找了一个野心阴谋家?”

    岑青禾勾起唇角,心底高兴,偏偏嘴上挑衅的问:“后悔了?觉得我不可爱,想退货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可不敢退货,别回头撕完姓夏的,你们带着股火,顺道来撕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到底是笑出声来,边笑边说:“我这是敲山震虎,杀鸡儆猴,反正你老老实实的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还不够老实?每天见面就吃个饭,再不看个电影,顶多拉拉手,偶尔亲下嘴。现在初中生都比你我开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干脆一跃而起,从躺着变成坐着,她拿着手机,美眸一挑,出声道:“哦,拉手亲嘴还不够,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商绍城开始装糊涂,“我没说要怎么样,我就是说我很老实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咄咄逼人的问:“那你给我说说,什么叫不老实?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的滴水不漏,“我是老实人,不懂不老实的人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他气得直歪嘴,低声说道:“夏人渣这事儿又给我敲响了一次警钟,你们男人啊,真的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别拿他跟我比,我跟他不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幸好馨媛没有跟他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,不然真是哭都找不着调儿,我也得向她学习,这个感情还是要回归从前,慢工出细活,别刚认识两天就急着要怎么样,基础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试探性的口吻说:“你……这是话里有话,暗示什么呢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坦然回道:“明示,你懂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