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混迹异界玩网游〕〔恶魔大领主〕〔高能来袭〕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神尊〕〔这大侠我不养成了〕〔执掌星辰〕〔我能吃秘笈〕〔绝世冥皇〕〔骷髅来也〕〔我的王妃我的国〕〔全职法师〕〔九龙玄帝〕〔剑道纯阳〕〔狂乱〕〔三国如烟〕〔从洪荒归来的影子〕〔哈利波特之剑圣〕〔豪门秘闻,霍少喜〕〔都市之高压修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4章 每个人都有软肋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昨晚喝得太多,倒床上跟商绍城打了个电话,聊得迷迷糊糊,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。第二天手机闹钟一响,她着实体会了一把宿醉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她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,打开一看,是蔡馨媛发来的,说她今天请假不上班,不用叫她起床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失落,暗叹真是照商狐狸的话来的,他就说蔡馨媛今天不会去上班。

    下床叫沙发上的金佳彤起来,两人收拾一下,一起去公司。这两天张鹏因为家里有事儿,所以请假没来上班,售楼部的大小事情,都由章语代管,据说包括接待张鹏手上一位比较大的客户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心中起疑,以张鹏那么唯利是图的性格,怎么可能放心让章语接待他的客户?后来吕双私下里跟岑青禾八卦,“要不怎么说,再坏的人身上也能找出一些优点,咱们主管贪财好色,见便宜就占,可唯独有一点拿得出手,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很孝顺,尤其是对他妈。你没看他前阵子就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嘛,有时候上午来,有时候下午来,据说是一直在医院陪床,请了两个护工,可还是要亲自照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禁唏嘘:“说实话,我看他那样子,真以为他要钱不要命呢,没想到他还是个大孝子。”

    吕双说:“他可以为钱不要自己的命,但是妈就只有一个。听说老太太得了肝癌,查到了就是晚期,根本治不了,可张鹏还是一下子砸了大几十万在医院,就属于拿钱在续命了,可还是没留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叹一口气,心中不免难过,“看来我以后真要对张主管另眼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吕双见岑青禾一副心软的模样,她轻笑着道:“欸,你千万别,他对他妈孝顺是天经地义的事儿,跟咱们可没关系,你要是对他另眼相看,小心他对你‘青睐有加’哦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吕双说的后脖颈子发凉,打了个寒颤,她忙道:“感慨一下还不行?”

    中午午休,岑青禾跟商绍城通了电话,他有个商业聚会要出席,问她去不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怎么去啊,我一十八线开外的小职员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装我助理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噘嘴回道:“你不是有助理嘛,余楚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听出她话语中的丝丝酸味儿,所以打趣道:“她是官配,你是私配,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不到他的面,所以脸皮也就厚了几分,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我就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是怎么把你骗到手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乐出声来,“你是怎么把我骗到手的?”他原话递给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的毫不心虚,“靠我的美貌与智慧,当然了,还有我亲和可爱的性格,不然你以为谁受得了你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既然你这么优秀,那我更得把你带在身边,免得你跟别人近水楼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开了两句玩笑,很快便认真说:“我真不去了,午休时间也不长,再说我们晚上就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真不来?”

    “嗯,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中午少吃点儿,晚上我还想看你风卷残云的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他拐弯抹角的骂她吃得多,岑青禾蹙眉道:“去,烦人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结束了甜蜜互侃,岑青禾给外出的金佳彤打了个电话,电话接通,她问:“佳彤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我在圣源路附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中午约了人吗,要不要一起吃饭?”

    金佳彤很快道:“你来吧,我在吉百客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从售楼部打车去吉百客,算上红灯也才十几分钟。岑青禾进了店,很快在靠墙的座位处发现金佳彤的身影,她笑着走过去,在金佳彤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到来这儿吃饭了?”岑青禾问。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不是我选的,林锋选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正要拿茶壶倒茶,闻言,动作一顿,抬眼看着金佳彤道:“林锋?他也来?”

    金佳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说:“你俩约会,不用带上我啊,你早说……”

    金佳彤道:“不是什么约会,就是朋友在一起吃顿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量金佳彤脸上的表情,压低声音,眼神狐疑着道:“说吧,是不是有什么想法,想要旧情复燃吗?”

    上次在公司门口匆匆一别,回头岑青禾就跟金佳彤扫听了林锋的身份,金佳彤也没撒谎,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金佳彤美眸微挑,急声说:“没有,我俩都分手好久了,怎么可能还在一起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想说什么,只见金佳彤视线落在她后面,笑了笑说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转头一看,迈步走来的高个男人,帅气又熟悉的面孔,正是林锋。

    林锋先是跟金佳彤打了声招呼,随即视线落在岑青禾脸上,岑青禾跟他摆了摆手,笑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不请自来,别见怪啊。”

    林锋笑着回道:“你是彤彤的同事,我们上次见过的,你叫青……”

    “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是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桌位是四人座,林锋不可能跟岑青禾坐一起,所以本能的靠近金佳彤一边。金佳彤本想往里窜个位置,后来突然想起更好的办法,她起身坐到了岑青禾那边,让林锋单独坐一面。

    人到齐之后,叫了店员过来点菜,岑青禾因为一朝被蛇咬,所以看人不止看表象,也没有过多的跟林锋讲话,林锋话也不是很多,不会单独跟岑青禾聊天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金佳彤问林锋,“你面试的事情,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林锋说:“刚投完简历,在等回复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别急也别紧张,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林锋微笑,“等我工作确定下来,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句你们,把岑青禾也给算进来了,出于礼貌,岑青禾笑着回了句:“等你有喜讯,我跟佳彤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岑青禾想买单,林锋也想,两人争了半天,后来店员说单已经买过了。他们一共就三个人,当然是金佳彤买的,岑青禾纳闷的道:“你什么时候买的?”

    打她进门到吃完饭,金佳彤完全就没站起来过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她先交了押金,不然店员也不会找了零头给她。

    林锋从钱包中掏出三百块钱,死活要给金佳彤,金佳彤也是拼命不要,岑青禾看着两人撕扯,她站在一旁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最后林锋都要生气了,他说:“我约你出来吃饭,你买单,那我成什么了,你是不想以后再见面了吧?”

    金佳彤那样的嘴皮子,怎么可能应付的了这样的话,她站在原地,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赶忙递了个台阶过去,“好了佳彤,你拿着吧,下回你再请林锋。”

    林锋把钱塞到不再抵抗的金佳彤手里,这才气消,声音如常的说:“放心吧,我手里还有钱,完全撑得到找工作发薪水,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把金佳彤的心意挑明了说,金佳彤也就不好再说别的,只是心里更加难受,一是感慨突逢巨变,他家道中落,过惯了不缺钱的生活,如今却要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外地打拼;二来,他之前三番两次从她借钱,估计真的是逼到了极处,而她还在心中诋毁他人品有问题。

    看来有问题的人是她自己,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    三人在饭店门口分开,岑青禾跟金佳彤打车回公司,路上,岑青禾小声对金佳彤说:“现在的世道,真是人心不古,你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听出她的言外之意,她低声说:“他已经把欠我的钱都还我了,出来吃饭也都是他给钱,你今天也看到了,我要给钱他都不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也不愿意把人往坏处想,可你看看夏人渣,我简直连提他的名字都嫌恶心。人心隔肚皮,这话还真没说错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我就是觉得林锋挺可怜的,一个人来夜城,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,他来找我,可能真是念着我们是老乡,又朋友一场,在他最难的时候,我帮不上什么忙,只希望别让他觉得人心太冷,别逼得他走投无路才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摸了摸金佳彤的头,小声道:“wuli彤彤好善良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唇角一勾,轻笑着说:“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我爸妈总说我性子软,是一定会受人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她肩膀一揽,爷们儿的道:“没事儿,我保护你,谁敢欺负你,我撕他丫的。”

    司机偷着从后视镜往后瞄,正好被岑青禾逮了个正着,两人四目相对,司机率先别开,可岑青禾还是看到他眼神中深深地打量,他心里一定在想,这是一对儿那啥的吧?

    岑青禾‘咳’了一声,清了下嗓子,默默地把手臂从金佳彤肩膀上收回,然后出声说:“佳彤,我觉得我挺女人的,是不是在你身边,都把我显得糙了?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突然想到,从小到大,无论男女都想跟我拜个把子,明明就是义结金兰好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隐婚蜜爱:傅先生〕〔成为首富〕〔成精后,大佬们抢〕〔把守相爱共此生〕〔诱妻入囚:霸宠重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恶魔宝宝:禁欲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重生八零:王牌特〕〔总裁太坏,娇妻要〕〔重回八零,泼辣农〕〔特种兵之超级大少〕〔武道战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