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变身在漫威世界〕〔穿越到1931〕〔奕王〕〔EXO之十二殿下〕〔从过气到大牌〕〔韩硕传〕〔木叶之封火连天〕〔信用卡球星系统〕〔玩家信条之锦时少〕〔宸王宠妃枕上书〕〔甜宠专属:小太太〕〔我的极品女神〕〔水浒之风云再起〕〔重走生死路〕〔鹰扬美利坚〕〔大秦游戏攻略〕〔暖婚似火:陆少,〕〔美食诱获〕〔超级捉鬼公司〕〔缔洛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3章 别试探,会受伤
    :

    “回头你把我们所有人都聚一起,统一给我们看看面相,谁多大岁数有什么劫,你提前跟我们说一声,我们好找人破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隔着电话逗她,岑青禾一个没忍住,扑哧一下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眼泪还在眼眶打转,她哭笑不得,嗔怒着道:“你能不损我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我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“往哪儿去,刚用完就甩,白眼儿狼病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吸了口气,微垂着视线,低声说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谢谢他为她做的一切,她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鉴于你这么有礼貌,明天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说:“明天什么时候?我们这几天都得陪馨媛,不一定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蔡馨媛明晚有约,未必需要你们陪,而且我有礼物送你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,他故意压低了一些声音,说的神神秘秘,分外诱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现在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这事儿就这么应下了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,岑青禾余光瞥见金佳彤一个人在挑菜,所以很快跟商绍城告了别。

    等她挂断电话,金佳彤这才看着她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瞒着金佳彤,如实一说,金佳彤瞪大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夏越凡不仅脚踏几条船,竟然还是已婚的身份。

    岑青禾拉着脸道:“等馨媛跟他捅开的,我第一个过去抽他!”

    金佳彤顿了两秒,随即道:“你带着我,我也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真是活久见,王八成精还能化成人形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一脸认真的道:“再把他打回原形!”

    岑青禾猛地被戳到笑点,侧头看着满脸义愤填膺的金佳彤,她笑着道:“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暴力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他欺负人,欺负我也就算了,但他不能欺负馨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着实被这句话给感动了,伸手拍了拍金佳彤的手臂,她出声道:“放心,咱们三个一伙,谁欺负任何一个都不行,这次咱俩罩着馨媛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点头,气得脸色微红,她沉声说:“当了这么多年的软柿子,我也要当一回带刺的黄瓜!”

    两人正站在蔬菜区,恰巧岑青禾余光所及之处,那里整齐码放着多根顶花带刺的绿黄瓜。金佳彤就是这样,平时闷闷的,但偶尔冒出一句话来,能把人乐死。

    岑青禾差点儿让黄瓜这梗给逗死,几乎一扫这两天来所有的不快,偏偏金佳彤不觉得有什么好笑,她一本正经的模样,岑青禾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两人速速买菜回到家,蔡馨媛正倒在床上睡觉。如今知道她为何看起来像是强颜欢笑,岑青禾更加心疼,没有叫醒她,她跟金佳彤先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麻利一个细心,搭配起来干活不累,不到四十分钟,六菜一汤做好。岑青禾只贡献了一个红烧排骨炖土豆,还有一个酸菜粉,其余的都是金佳彤做的。

    饭做好了,金佳彤对岑青禾说:“你去叫馨媛起来,我盛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摘下围裙来到蔡馨媛的卧室,蔡馨媛背对着她,面朝里躺着。岑青禾走过去,轻轻拍她的手臂,“馨媛,起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拍了两下,蔡馨媛缓缓睁开眼睛,像是刚睡醒的样子,迷糊着坐起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着痕迹的打量她的脸,微微的倦怠,倒也看不出其他。

    蔡馨媛随着岑青禾来到客厅,客厅茶几上碗筷都已摆好,旁边还有一满袋成罐的啤酒。

    金佳彤热情的说:“馨媛,说好了回来后好好喝一次的,你休息好了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脸轻松的说:“就冲这满桌子的菜,我也能喝十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揽着她的肩膀,边走边道:“今晚大开喝戒,佳彤高了就睡这儿。”

    三人围着桌子坐下,一人开了一罐啤酒,岑青禾先说:“预祝我美媛考级顺利通过,各路佛祖保佑,她过了,我吃素一周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我吃两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‘啧’了一下,佯怒道:“你这样显得我多不真诚,本来我去蓉城没帮她拜佛,她就赖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笑说:“成绩出来要两个月之后,要不我们什么时候再去一趟茳川,专门给馨媛求一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说:“我看行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扫着两人的脸,撇嘴说:“我怎么觉得你们忽然对我煞是殷勤,非奸即盗啊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心虚,很快回道:“没有,我们是真想让你考试能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则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:“某人可承诺过,要是考试过了,我可以随便挑样礼物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五千以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,“小气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五千就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啥?还戴手表了?”

    她盯着蔡馨媛的手腕,蔡馨媛洗了澡,手表没戴,岑青禾说:“藏得可够快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就这么点儿家底,留着以后当嫁妆的,还不知道以后嫁的人有钱没钱,我不得留点儿心眼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惊觉,她听出蔡馨媛话中的言外之意。如果还一心一意确定要嫁夏越凡,怎么会说不知道以后嫁的人有钱没钱?

    看来蔡馨媛的确是对夏越凡产生怀疑了, 这是个好兆头没错,但岑青禾仍会心疼蔡馨媛的隐忍和假装。

    “来,先走一个。”话不多说,都在酒里,岑青禾举起啤酒罐,三人碰了一下,每人都喝了一大口,唯有蔡馨媛,她一口喝了一整罐,喝完之后,手指一紧,薄薄的铝制啤酒罐顺着她的指印,被捏得变形,蔡馨媛舒了口气,说:“口渴,好爽。”

    是爽还是憋,岑青禾跟金佳彤都懂,她们不能戳穿,只能跟着蔡馨媛一起乐呵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蔡馨媛跟岑青禾一人喝了十几罐啤酒,就连金佳彤都喝了六七个。中途啤酒喝完了,蔡馨媛又翻出家里的红酒和二锅头。

    白酒是之前买来做鱼用的,也被三人瓜分殆尽。

    存心找醉是什么滋味儿?金佳彤喝得从椅子上挪到沙发上,以为她坐不稳,头重脚轻,说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喝得迷迷糊糊,印象中,蔡馨媛对她说:“青禾,我同意你之前说的,别那么早就下定论,你多考验商绍城一阵儿,确定他对你是真心的,你再交心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瘫靠在沙发上,想到商绍城,她轻笑着回道:“他要是听到你这么说,一定给你穿小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比岑青禾喝得多,勾唇一笑,她无所谓的道:“我不怕,我怕什么?我就希望你跟佳彤都好好的,但凡别谈恋爱,要是谈了,一定一定,答应我,一定看准人,找个好人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窝在沙发靠垫上,闭着眼睛一声不吭,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应道:“大家都是,我们都要找个好人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举起装着红酒的玻璃杯,岑青禾无力的抬起手臂,叮的一声,似有余音绕梁,这声音还没结束,两人杯中的红酒已经尽数下了肚。

    喝到所有瓶子都空空如也,岑青禾耷拉着眼皮,望着蔡馨媛的方向说:“喝好了吗?没喝好,我下去买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歪在沙发一处,低声道:“喝不进去了,胃要炸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笑,“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忽然胃里一阵翻腾,赶忙扑腾着下了沙发,拖鞋都没穿,撒丫子往洗手间方向跑。

    只吐了一口,还是酸水,岑青禾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,眼球发红,脸发红,就连脖子都是微微泛红的。

    冷水漱口洗脸,岑青禾清醒了一下,转身回到客厅。客厅沙发处只有金佳彤一个人在,蔡馨媛已经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暗自叹了口气,岑青禾拿了双被子给金佳彤盖上,然后也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蔡馨媛平躺在床上,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,她拿出手机给夏越凡打了个电话,手机中传来嘟嘟的连接声,响了能有五六下,对方这才接通。

    “媛媛,还没睡呢?”夏越凡低沉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却只在意他那边为什么如此安静,从前她不会觉得有异样,但今天她问了句:“你在哪儿呢,怎么没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我在见客户,跟客户谈了快两个小时的合约,我以为你很累,会早点儿睡,所以没有打给你。怎么了,宝贝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想了,你现在能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宝贝,我在见客户,看到你电话都是临时出来接的,等会儿我还得陪他去吃宵夜。你乖,我明天来找你行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是平躺着,眼泪顺着眼角掉下来,她声音平静的道:“我就想你现在来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听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,我就想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夜城,宝贝,你这么说我心都疼了,我要是在夜城,放下客户也得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想到下午女人在电话里面说的,你要是能把他叫走,那算是你本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你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巨大的酸涩和悲伤兜头袭来,蔡馨媛蜷着身体,把脸埋在被子当中,浑身颤抖,她压抑的痛楚,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