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都市极品兵王〕〔傲世武王〕〔妖孽娘子:拐个师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药妃有毒〕〔盛唐之刺遍江湖〕〔傻王独宠:异能狂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逍遥小修理工〕〔掌心雷〕〔星河神女之女帝〕〔绝天叶帝〕〔至尊曲之五行天〕〔神级大好人系统〕〔妖界大仙〕〔混血八旗〕〔这个王妃不被宠〕〔星海图书馆〕〔幻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42章 真相
    :

    越凡二字一出,蔡馨媛就是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,更何况她一夜没睡,女人天生的警觉已经让她察觉出端倪,即便夏越凡对她依旧如初。

    脸当即沉下来,她出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回答:“我说了,我是夏越凡女朋友,我劝你不要再当别人感情的第三者,你要是跟他分手,我也不会去找你的麻烦,但你要是执迷不悟,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夏越凡追我的时候,可从来没说他鞋没擦干净,谁知道咱俩谁前谁后,谁是第三者?你是他前女友还是他的爱慕者,我还没搞清楚,现在就让我俩分,你是在嘲笑我的智商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特别冷静,一点儿慌张都不见,她站稳了夏越凡正牌女友的身份,别人给她挖了个小三儿的坑,那也得看她跳不跳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被蔡馨媛的气势给镇住了,停顿几秒之后,她出声说:“你要证明我的身份是吧?行,我现在就约越凡见面,我今晚还会把他留在我身边,你要是不信,大可半夜打电话给他,你看他接不接,接了又会说什么。你要是有本事把他从我身边叫走,我算你有本事!”

    最伤人的话,从来就不是那些看似恶毒的骂人话,而是袖里藏刀,绵里藏针,是对方在用很笃定的口吻去陈述一件既定的事实,而这事实,恰好是最让己方心如刀绞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一声不吭,因为她已经心疼到说不出话来。对方也不想跟她多聊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个人站在空荡的房间中,心疼化作酸涩,一股脑上涌,她瞬间喉咙哽咽,视线模糊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金佳彤下楼去附近超市买菜,途中,金佳彤蹙眉说道:“青禾,你看今天夏越凡说的话,他不是装傻就是真的不怕咱们告诉馨媛,怎么有人脸皮这么厚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她还在琢磨蔡馨媛到底怎么了,昨天上午打电话还挺好的,怎么今天突然就有些强颜欢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思绪被金佳彤的话拉回,她沉声骂道:“别侮辱脸皮厚的人,他有脸吗?但凡要点儿脸的人,妈的也不能从身边人下手啊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要不我们告诉馨媛好了,不能让她跟这种人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手机突然响了,她掏出来一看,是商绍城打来的。

    滑开接通键,手机贴在耳边,她‘喂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在超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跟蔡馨媛在一起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有,馨媛刚下飞机,让她在家休息,我跟佳彤在一块儿,买菜回家做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交代的事儿,都给你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眼睛一瞪,“查到了?”

    身旁的金佳彤侧头看向岑青禾,岑青禾不避讳她,只紧张的等待商绍城回答。

    商绍城‘嗯’了一声,岑青禾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你手边没什么危险物品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听了会误伤别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,低声回道:“我都急死了,你赶紧说,别卖关子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猜的没错,夏越凡确实不止蔡馨媛一个女朋友,他在夜城还包养了一个女大学生。而且他每个月会固定去海城‘出差’四次,因为他在那边交了一个酒店前台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额头青筋蹦起,到底是翻了脸,她沉声骂道:“我去他妈的夏越凡,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金佳彤怯怯的看着岑青禾,不知道商绍城在那头讲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着发火,最重要的我还没说。”商绍城的声音中充满嘲讽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,顿了两秒,他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他是已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岑青禾眼珠子都快瞪出来,脸色煞是难看。

    商绍城波澜不惊的声音回道:“他是在国外秘密注册结婚的,所以查这个费了点儿功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放大的心跳声仿佛就在耳边,虽然这不是她的事情,可是夏越凡的所作所为简直渣到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人震惊到极致,反而说不出骂人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能想象到岑青禾脸上的表情,他像是讲故事一样的口吻,边安慰边说:“你先别着急生气,他不值得你发一次脾气,我还有好玩儿的事儿没跟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着手机僵在原地,她听商绍城说:“夏越凡是她爸跟小三儿生的孩子,他上面还有个哥,人家才是血统纯正,所以他在公司和家里,基本都没什么地位。他爸去年年初做了第二次心脏搭桥手术,听说心脏病很严重,随时都可能会死,他大哥生了个女儿,可他爸一直想抱孙子,所以夏越凡赶紧拼命努力,想赶在他大哥前头,给他爸来个长孙。他也算走运,普遍撒网过后,真有怀上的,估计是做了b超,看出是男孩儿,所以夏越凡就带着那女的去国外秘密注册结婚,现在孩子都八个半月,没多久就要生了,对了,他老婆现在才十九岁。”

    我艹他妈,岑青禾气得闭起眼睛,连嘴都懒得张开。

    金佳彤推着购物车站在一旁,超市人多也闹,她听不见商绍城说了什么,但是看岑青禾的表情,也知道准没好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说话,别人能听见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猜到商绍城往后要说的才是更加重点的话,所以她暗自调节呼吸,心平气和的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按你的吩咐,我连夏越凡他家祖上三代都快刨出来了,不得不说,还真够精彩的,就这履历,拿哪儿都能获个人渣奖前三名。但他履历越‘漂亮’,越不能由你跟蔡馨媛说,不然她不仅伤心,还会觉得丢脸,就像你说的,因为一个人渣影响你们姐妹儿感情,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自作主张了一回,让夏越凡其他的情人去联系蔡馨媛,他们之间的事儿,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的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因为心里紧张,当即眉头一蹙,着急的道:“让她们联系,那还不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这事儿没有和平解决的余地,不跟蔡馨媛说清楚,她能离开夏越凡吗?跟她说清楚,她愿意被别人当傻子耍了这么久,任何报复都没有,安静退出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不可能,蔡馨媛的性格也是风风火火的,这口恶气,她都咽不下去,更何况蔡馨媛还是当事人。

    见岑青禾沉默,商绍城意料之中的口吻,平静的说:“所以一场厮杀必不可免,分手是注定的,你好歹也得让她把这口气撒出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整个人都是乱的,叹了口气,她低声道:“我现在没办法正常思考,你替我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人最奸了,她能想到的,他都已经想到。而她想不透的,他也会帮她照顾到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夏越凡在夜城包养的女大学生,他们之间顶多算一半情人,一半炮友,那女的知道夏越凡身边还有别人,也就是混点儿零花钱而已。我已经叫人拿了钱给她,她昨晚就给蔡馨媛打了电话,刚刚说,蔡馨媛又打给她,她们已经正式联系上了。她今晚会约夏越凡出去开房,蔡馨媛很快就会知道,夏越凡同时交往的,不止她一个人。往后我会让她跟蔡馨媛见面,由她的口告诉蔡馨媛,夏越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如果蔡馨媛想低调解决,你也不用戳穿,这是她自己的面子问题,如果她叫上你,那你就顺理成章的帮她一把。反正不管怎么说,你要的是蔡馨媛跟夏越凡分手,伤痛必不可免,算是买个教训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到商绍城缜密的计划,只觉得心里难过。他跟蔡馨媛不熟,会趟这摊浑水,也完全是因为帮她的忙。可她跟蔡馨媛太熟了,一句伤痛不可避免,是事实,却也只是事实的千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蔡馨媛跟夏越凡是认真的,认真到想要收山安心做夏太太的地步,可是……哎。

    万语千言汇到唇边,最后却发现任何语言都表达不了,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,也就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人是复杂的动物,爱情是复杂的情感,当复杂的动物偏要拥有复杂的情感,这本身就像是一场赌局,倾尽所有,不一定会走到白首,等待自己的,还有可能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情,这世上最不公平的存在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瞬间觉得很是悲哀,这股巨大的悲哀让她情绪低落到极点,一个没忍住,她眼眶就先红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半晌没听到她的声音,所以出声问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睁大眼睛,忍着眼泪,低声说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听出她的异样,他轻声道:“别人的事儿,你怎么还气哭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凭什么啊,凭什么这么欺负人?”

    他懂她的意思,蔡馨媛做错什么了?那么认认真真的想要谈一场恋爱,结果到头来,爱情没有了,面子也没有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“别难受,你不挺信命的嘛,这就是蔡馨媛命里终有一劫,你帮她平安度过去,大难不死,她以后必有后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