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盛唐第一闲人〕〔清天白灵卷〕〔重生之傲问苍穹〕〔司令,以权谋妻〕〔逐尘录〕〔道姑本良善〕〔美女总裁的近身狂〕〔七塔之上〕〔穿越之农商〕〔娘子是潘金莲啊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最强都市神兵〕〔香江星光1980〕〔水浒之王者天下〕〔我的老婆是狐仙〕〔嫡女风华:邪王的〕〔花都娱乐风暴〕〔皇帝开挂系统〕〔列神的大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37章 他和她的过去
    :

    陈博轩平时是挺犯二的,但他可不傻,非但不傻,有时还出奇的激灵。

    比如说现在,商绍城突然话锋一转,把话题扯到岑青禾身上,陈博轩几乎秒懂,岑青禾一定就在商绍城身边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自然的转折,笑着说:“禾姐要请我吃饭,那我必须得去啊,叫她等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把手机递给了岑青禾,岑青禾跟陈博轩侃了几句,陈博轩问她:“禾姐,想没想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你问商绍城啊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说:“呦,这才在一起几天,家教就这么严了,连话都不敢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可倒是他在我身边,待会儿打的不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计不成,再次煽风点火的道:“我可听绍城说了,你追的他,到底有没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看了眼商绍城,他倍儿淡定的坐在一旁吃东西,举止优雅。

    她本想跟陈博轩呛几句,可是话到嘴边,她忽然改了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我俩的事儿,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连串的‘啧’,啧够了之后,这才道:“禾姐,你很令我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有些话,在电话里面聊不爽,等你来夜城的,我们面谈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还一个劲儿的跟岑青禾插科打诨,最后是商绍城把手机抢走,声音低沉着,嫌弃的说:“你自己没女朋友?跟别人女朋友聊这么欢干嘛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你能是别人吗,你是我最亲近的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一蹙,“上一边儿去,挂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整个世界仿佛都清净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低头吃了口素烧麦,说:“轩哥要是佛祖坐下的莲花童子,估计佛祖都得破杀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就他这德行,修八百辈子也上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以为自己嘴巴就够毒的了,遇到商绍城她才明白,这个世上,山外有山,楼外还有青楼啊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间,满桌子的精致菜肴,却只有他们两个在。吃饭途中,岑青禾想了又想,还是忍不住出声说:“我能八卦一下吗,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尤然,她是你前女友吧?”

    她故意没说初恋,免得把沈雨涵给暴露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面色无异,只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要是不想聊就不聊,我们换个话题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有什么想知道的,问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看她,只兀自夹菜,吃菜。

    他一贯淡定,岑青禾一时间倒也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异样,所以只能如实说道:“她比你大几岁?”

    “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她今年都快三十一了。”琢磨了一下,岑青禾又说:“那你俩当初怎么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年纪小,喜欢御姐范儿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“你倒是实在。那是你追的她喽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默两秒,然后说:“没有谁追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记得他以前说过,他从不主动追别人,看来傲娇是打小就养成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说你俩的事儿呗。”岑青禾拄着下巴,歪头看向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低声说:“多少年以前的事儿了,忘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差点儿冲口欲出,初恋也能忘?

    堪堪忍住,她换了种问法,“你以前经常姐弟恋吗?她比你大五岁欸,你还说多少年以前的事儿,那你当时才多大,怎么会忘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五年前了,当时年纪小不懂事儿,忘性也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挑,诧异的道:“你还有承认自己不懂事儿的时候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,低沉着声音说:“那时候确实不懂。”

    不懂,是不懂事儿,还是不懂感情?是不懂因为喜欢就得在一起,还是不懂,因为爱,所以才要分开?

    商绍城脑中不禁出现了一副画面,这幅画面确实有好几年都不曾想起,连他自己都以为,他真的已经忘记。

    可自打从蓉城回来的那天,在机场碰见纪贯新,他突然说,尤然要结婚了,这个消息于商绍城而言,确实是意外,也让他想起了好多这几年从未想过的过去。

    2010年初,他在瑞士读书,又换了一个国家,身边没有任何亲戚朋友,只有一处学校附近大的离谱的高级公寓,以及不会讲中文的外籍保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漂洋过海,换不同的国家,说不同的语言,交不同的朋友,家里人美其名曰,是送他去国外长见识的,练习独立自主的能力。商绍城也确实长了见识,可同时,他也学会了,什么叫忍受孤独。

    忍受跟身边人从熟悉到陌生,再到分离的全过程。久而久之,他的心渐渐设起了一道防御系统,怎么做,才能将伤害降到最低,那就是跟谁都不要太认真。

    淡淡的相识,淡淡的相处,这样走时,也就只有淡淡的留恋。

    他刚到瑞士不久,就迎来瑞士二十年一度的大雪,连市区交通都险些陷入瘫痪。他前晚跑出去跟华裔留学生喝酒,也许是喝得太多,回来又洗了个温度不高的澡,结果着凉发烧,整个人都烧糊涂了。

    打给当地医院,医院说封路,没办法出动救护车。他打给保姆,保姆说在家照顾小孩,来不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之上,他望着三米多高的天花板,高热让他稀里糊涂,可心里的悲伤却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他把电话打回国内,商经天的私人电话处于关机状态,不知是在飞机上,还是在开会中。

    他又把电话打给沈晴,沈晴接通之后,声音略显急促,又公式化的口吻说道:“儿子,妈马上要进会议室,有事儿三个小时之后再说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商绍城只想说一声‘我生病了’,可就是四个字的时间,他那对比国家总理还要忙的父母,都没有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商绍城闭上滚烫的眼睛,浑身烧的像是烙铁,可他还是捂紧了被子,从头到脚,一丝不漏。因为他记得很小的时候,他也发过一次烧,当时家里的保姆跟他说过,如果发烧了,一定要憋汗,出足了一身的汗,病才会好。

    这些浅显的,都算不上道理的小常识,从来就不是父母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浑身一阵冷一阵热,商绍城迷迷糊糊,不知自己身在何方。恍惚间,他仿佛听见熟悉的声响,后知后觉,半晌才回过神来,是手机声。

    屏幕上熟悉的号码,标注着尤然。

    商绍城接通,很低的声音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尤然说:“你在哪儿,没在家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是懵的,闭着眼睛,他低声回道:“我在瑞士。”

    尤然说:“我知道,我就在公寓楼下,你不是住17层吗,我按了门铃,没人应。”

    高烧让商绍城反应迟钝,他慢半拍才道:“你在瑞士?”

    尤然说:“是啊,我来瑞士办事儿,顺道来看看你。你到底在不在家?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穿着睡袍的商绍城站在门边,迎接从楼下拎着行李箱上来的尤然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羊绒大衣,大衣是带着狐狸毛帽子的。她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,整个帽子顶和肩膀,全都是白颜色的雪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说你,在家也不给我开门,我在外面站得头发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尤然当年二十四五岁,硕士刚读完,顺利进入新锐,正是人生最得意的阶段。推着个到她大腿那么高的大行李箱,她呼吸略显不稳。

    商绍城迎过去,替她拿行李箱,低声说:“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尤然摘下帽子,顺势看他的脸,“你怎么了,怎么满头都是汗?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玄关,商绍城虚到没力,行李箱特别沉,他难免低声抱怨一句:“你往里装金条了?”

    尤然不管,只满眼担忧,抬手去探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商绍城往后一躲,尤然抓住他的胳膊,把他拽到自己面前,抬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摸他的额头,刘海下面全是汗。

    尤然蹙眉说:“生病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鞋在鞋柜,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往里走,明明脚步虚浮到像是踩在棉花糖上一样,但从小到大那股‘讨嫌’劲儿,却是一直没变。

    尤然在玄关那里换了鞋,随即快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坐在客厅沙发处,她看着他说:“生病吃药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家里没药。”

    尤然眉头蹙的更紧,“你傻啊,没药不知道下去买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刚来能不能歇会儿?”商绍城侧头看向她,因为虚弱,所以嫌弃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无力。

    尤然瞪了他一眼,沉声说:“我来之前还想,山高皇帝远,你一个人在外面得过得多滋润,现在看来我真是高估你了。保姆呢?家里没人照顾你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从床上起来,头晕眼花,跟尤然说了会儿话,这功夫越发的虚,他低声回道:“保姆有亲儿子要看,谁管我啊?”

    尤然看他这样子,又可气又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回床上躺着去,我去给你买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尤然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歇会儿吧,外面那么大雪,你上哪儿买去?”

    尤然道:“我心善,看不得孤寡儿童,钥匙我拿走了,待会儿自己进来,你赶紧去睡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