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妃不可欺:妖孽王〕〔山沟里的制造帝国〕〔超凡贵族〕〔蜜妻来袭,高冷bo〕〔快穿:节操收集手〕〔天才捕手〕〔魂牵红颜之飞仙〕〔娇女种田:山里汉〕〔重生校园商女:最〕〔隐婚甜蜜蜜:总裁〕〔神话里有钢铁侠〕〔六合天师〕〔掠夺两界〕〔妖武之门〕〔扛着鲛肌闯木叶〕〔女扮男:博士,抱〕〔高冷学霸撩妻365式〕〔我当太子那些年〕〔唇唇欲动:总裁大〕〔给三个反派当继妹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34章 喜欢,就必须妥协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很努力的暗自说服自己,既然她已经喜欢上他,那就要接受他的不好,就像他说的,往后的日子还很长,能不能改变他,全看她的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想在这种时候跟商绍城翻小肠,以前的事儿,她也不会再提。

    眼神带着几分挑衅,岑青禾出声回道:“黑吃黑,我也不是第一次玩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着她,神情说不出是恨的牙痒痒,还是意料之外的赞赏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,到底还是他出声妥协,“越来越贼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得意的直晃脖子,“‘师傅’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这回也着实体会了一把,什么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也都怪他平时没给她起个好头,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他从来就没想过不帮岑青禾,只是想趁机讨个便宜,如今便宜也算是讨到了,他当即拿出手机打给丁思铭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通,丁思铭要死不活的声音低低传来,“喂?”

    商绍城人逢喜事精神爽,语气随性的问道:“刚下工?”

    丁思铭低声回道: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当然有事儿,没事儿怎么好意思打扰你这个大忙人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话都讲不出来,是真困极了。商绍城径自道:“帮我查个人,汇恒建材董事长的二儿子,夏越凡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沙哑着声音,低声问道:“查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查情史,现如今都跟哪些女人有过密交往,如果能有铁证就最好。这种事儿应该不用你亲自查了吧,我着急,你叫手下人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天生的娱记精神,丁思铭前一秒还困得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,闻言,立马来了神儿,八卦的问:“怎么回事儿?他跟你抢人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轻蹙,被踩到痛脚,他不耐烦的说:“我女朋友闺蜜的男人,现在怀疑他劈腿,没证据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倍儿意外的道:“女朋友?你什么时候谈得新女朋友?是那个叫岑青禾的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怕岑青禾听见,所以沉声回道:“哪儿这么多废话,让你查你就查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笑说:“你要调查你女朋友闺蜜的男朋友,哈,这弯儿拐得可够大的,看来这是为博红颜一笑,什么都能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不会让你白忙一趟,你尽管叫人去查,夏越凡十有八九在外面有人,到时候看情况,你随便爆料,大小人家亲爹也是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说罢,商绍城又补了一句:“朋友一场,这次的情报算我送你的,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说:“谁要谢你了,每次好不容易收个工,你一定打电话过来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在我家安针孔摄像头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放心,我对你一点儿兴趣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丁思铭笑了笑,随即道:“欸,你真跟岑青禾在一起了?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帮你查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儿,先挂了,你赶紧帮我查,查到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就坐身边,商绍城忽然挂断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着他道:“是私家侦探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她的模样,也知道她没听清,松了口气,他出声说:“不是私家侦探,专业娱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八卦的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说了你也未必认识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“还挺神秘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叫他帮忙去查了,估计这两天就有消息,你想好了吗,如果夏越凡真在外面有人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聊到正经事,岑青禾表情认真,她低声说:“我就两点,一不要伤害馨媛,就算她必须受伤,那也尽可能的把伤害降到最低;第二,夏越凡这种渣,必须弄他,简直不是人!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,就算是闺蜜,也最好不要插手,我建议这事儿你别管,他要真是脚踩几条船,找人爆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问:”那我跟佳彤就装不知道吗?“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是你说的,蔡馨媛如果知道姓夏的私底下找过你俩,她也会下不来台,既然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纠结,不说,心里憋了口恶气,总感觉没把夏渣的本来面目尽数剥给蔡馨媛看;可是说,也着实伤人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出岑青禾心里所想,他说:“你从头到尾最在乎的就是你跟蔡馨媛之间的感情,收拾姓夏的都是次要,想清楚就不会本末倒置。”

    他又一次抽丝剥茧,话语直达岑青禾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她刹那间就想通了,没错,收拾夏渣跟保护蔡馨媛相比,真的没有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提了口气,又缓缓呼出,岑青禾出声说:“那我听你的,我跟佳彤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。”也绝对不会在蔡馨媛面前提起,免得她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聊着相关话题,哪怕是吃饭的时候,也都是蔡馨媛跟夏越凡之间的事儿。

    吃完饭,商绍城送岑青禾回家,车子停到小区外面,她解安全带的时候,他也跟着解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说:“你今天就别上去了,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天晓得昨晚他死皮赖脸的非要进她家家门,说是待几分钟就走,结果生生耗了一个多小时,后来如果不是她快要翻脸,他就顺势住下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满脸警惕,商绍城不满的说:“跟你聊了一晚上别人的破事儿,现在是过河拆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眸子微挑,出声说:“什么叫破事儿,我姐妹儿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沉声回道:“你有这力气多冲我使使,成天关心别人的男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他说这话的时候,什么都没想,可岑青禾却突然污了。

    有力气,多冲他使使……

    当即心猿意马,她一紧张就不自觉的提高音调,开口道:“你又没劈腿,我没事儿琢磨你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身看着她道:“合着你这意思,我只有劈腿才能吸引你的注意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劈一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三分挑衅,七分恐吓。

    商绍城失笑,“激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对劈腿这种事儿,零容忍,你要是不想跟我好好处,那就直说,犯不着用这种方式恶心人,而且我这暴脾气,我不管你多牛逼,如果在恋爱过程中发现你劈腿,我连你跟那小三儿一起抓住放天灯!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她目露凶光,不由得装出怯怯的模样,无辜的道:“我又没劈腿,你吓唬我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不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嘛,按这铁律,你比夏越凡变坏的几率可大得多,我这是敲山震虎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推开车门,径自跨步下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紧随其后,迈开长腿跟在她身边,他出声说:“你这仇富心理再严重一点儿,就濒临变态了,别总用你们女人的那套说辞,硬套在男人头上,我没姓夏的那么没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边走边道:“好啊,那我擦亮眼睛监督你,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不过我这么优秀,身边总有狂蜂浪蝶不怀好意,我总不能不出门,所以我得先向你打个报告,我控制不了别人对我的爱慕之心,但我能做到的,就是对你绝无二心。如果以后有人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,我可就直接找你出马了,女人之间的事儿,男人最好少插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裤袋中摸出烟盒,想要抽烟。岑青禾一抬手就把烟盒抢过去,看着他道:“这么会儿功夫还得抽烟,抽抽抽,你这么有钱,也不怕短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道:“你还成天凶巴巴的呢,关心话不会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这么凶你都不听,我好好说你能听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当即唇角一勾,尖着嗓子,极尽做作恶心的语气说道:“哎呀,你不要抽了啦,人家都担心你的身体,呕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岑青禾自己都要吐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当即咧开唇角,笑着道:“怎么不往下说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不嫌恶心?”

    商绍城表情真诚,“我觉得蛮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回道:“果然你们男的都喜欢在这种恶心巴拉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或许恶心,你做起来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马屁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夸得不好意思,瞥了一眼,别开视线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来到单元门前,岑青禾这次学聪明了,对他道:“我明早还得上班,今晚要早睡,你也快点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对她张开双臂,“抱一下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乖乖的迈步上前,抱了他一下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要退出来,商绍城却抱着她的腰,低声说:“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欸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亲你,还是你亲我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看看,多么明目张胆的威胁。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,没多迟疑,垫脚在他脸颊轻轻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像是羽毛轻柔抚过,唇瓣已经离开,心尖方才觉得痒。

    商绍城觉得这种感觉不可思议,她一个简单的吻,轻而易举的就能令他开心到唇角止不住的勾起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