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战国之长平传奇〕〔重生学霸:女神,〕〔神医狂兵在都市〕〔九龙狂帝〕〔言洛希厉夜祈〕〔在下桐人,有何指〕〔捡到一个异界〕〔佛引牒〕〔游戏两万年〕〔唐心洛陆煜宸〕〔师父又掉线了〕〔雷枭林寒星〕〔白小艾乔铭赫〕〔豪门天价宠:最强〕〔东皇大帝〕〔初恋给了boss大人〕〔乡村最强小神医〕〔陆轻晚程墨安〕〔星际游途〕〔乡野村民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25章 聪敏如狐
    :

    “你就别操心我俩了,我还怕你把自己交代给商绍城呢。”蔡馨媛话锋一转,矛头调转到岑青禾这边。

    岑青禾内心正处于敏感期,蔡馨媛刚一说完,她马上美眸一瞪,激动地回道:“做梦去吧,我这么四大皆空的人,他想把我哄上床,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大话刚说完,岑青禾无意中抬眼一瞧,对面镜子中映照出一抹熟悉的身影,那身影就站在自己身后。她咻的转过身,果不其然,商绍城手里拎着车钥匙,正站在她身后不到两米远的位置,定睛看着她瞧。

    岑青禾登时就怂了,拿着手机,没听清蔡馨媛在里面说了什么,她只瞪着商绍城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原地站着,表情看不出丝毫端倪,只淡定回道:“打你的电话吧,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脸色发红,她不知道商绍城在身后站了多久,但她刚刚说哄上床那段话,他一定是听见了的。

    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,倒了血霉了。

    微垂着视线,岑青禾拿着手机道:“你赶紧看书去吧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耳朵尖,马上道:“城城在你身边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轻蹙,压低声音道:“把你这八卦的心思用在看书上,你韩语能比韩国人说的溜。行了,我挂了,明天再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样挂断电话,然后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,转头对商绍城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跟她并肩往外走,路上,她不看他,商绍城也没看她,两人皆是目视前方。走了能有几米远的样子,还是商绍城先开口,他出声问:“蔡馨媛男朋友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岑青禾很敏感,咻的侧头看向他,明显的眼带防备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说什么啊,怎么了?”她不确定商绍城听见了什么,只本能的掩饰。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瞄了她一眼,随即道:“明知道你跟蔡馨媛是什么关系,他还约你出来逛街,如果刚刚没有任何异样,你会马上给蔡馨媛打电话?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等岑青禾回应,商绍城马上自问自答的补了一句:“要不是他有什么过分举动,那就是你心里虚。”

    他直盯着她的眼睛,岑青禾被他盯得头皮发麻,后脊梁骨都凉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听见她问了蔡馨媛什么,只是单单从她跟蔡馨媛通话的行为上,就敏锐察觉到异样。这个男人,他不仅有狐狸的聪敏,还有狗一样的嗅觉。

    岑青禾暗叹他的敏锐,同时也有些害怕了。不是怕别的,而是以他的心眼儿,要是被他知道夏越凡有撩闲她的举动,怕是他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关键还有蔡馨媛那边,所以岑青禾不想过早的草木皆兵,万一因为她,闹得两边都下不来台,那她真是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唯有死不认账,即便刚才刹那间惊讶的表情略有出卖内心,可她还是咬死了一句话:“你说什么呢,我跟馨媛打电话聊她明天考试的事儿,你想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心虚,岑青禾说完就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商绍城打量她的行为举止,沉默几秒才说:“如果我私下里去找蔡馨媛,跟她一起逛街买东西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都不想的回道:“逛呗,你俩之间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:“那我要是跟金佳彤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岑青禾明显愣了一下,先是避开他看来的视线,然后不得不硬着头皮回道:“她们都是我好朋友,你有事儿找她们,她们还能说不帮忙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可以帮,关键看什么人,还要看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已走到街口车边,岑青禾低声回道:“没多大的事儿,用不着这么敏感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与其是说给商绍城听的,还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,她是当事人,左边有商绍城,右边有蔡馨媛,夏越凡这么一搅合,她当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反正脑子里面就一个念头,现在事情还没确定,她不能慌,最起码不能跟商绍城说,不然以后让他怎么看蔡馨媛?

    蔡馨媛也是个要面子的人,哪怕夏越凡真是个渣,她也会希望静悄悄的处理,没人愿意把这种事儿闹得身边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岑青禾都不能先跟商绍城提。

    两人坐进车里之后,商绍城有意询问,岑青禾故意不承认的同时,还在打岔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我们去吃胖子烧烤吧,我请你。”侧头看向驾驶席的男人,岑青禾语气轻松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一到便宜的就你请。”话虽如此,他还是乖乖地调转了方向,往胖子烧烤开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生气,只理所当然的口吻回道:“我哪有钱,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们这些工薪阶层的人?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忽然勾唇一笑,俊美的面孔上满是促狭之色,也不知道想了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三秒之后,他轻笑着说:“工薪阶层的人多了,我的心还没那么大,心疼不了太多人,只心疼你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温暖来的猝不及防,岑青禾当即心跳紊乱,别开视线看向别处,她一时间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商绍城最喜欢看她吃瘪的样子,以前是被他怼的,现在是被他哄的。

    他单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手很自然的伸向她那边,罩在她的手上。岑青禾只觉得左手背上一暖,低头看去,是商绍城的手,她急忙想要抽走,他却硬拽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干嘛你,耍流氓啊?”岑青禾不好意思,所以纸老虎一般的朝他嚷嚷。

    商绍城早就看透了岑青禾的路数,闻言,他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我又没亲你,拉下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瞧他说得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岑青禾美眸一瞪,开口说道:“照你这意思,满大街的流氓都可以随便亲,随便摸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勾起淡淡弧度,语气却极度自信的回道:“流氓要都长我这样,你信不信满大街的女人都得求骚扰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岑青禾怒极反笑,几秒之后才道:“脸呢?来,我看看脸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回视她,面对她表情生动的极尽嘲讽,他只是面色无异,声音低沉着回道:“你要我现在耍个流氓给你看看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表情略僵,头两秒没反应过来,等回过神之后,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这才腾一下子红了脸。激动的抽手,他不松,她唯有别开视线,转头看向车窗外面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个臭不要脸的,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脸皮这么厚的,竟然赤裸裸的威胁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所谓的耍流氓指什么,无外乎强吻她呗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话,也就他才好意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,简直就是大萝卜投胎转世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边开车,一边握着她的手,岑青禾一动不动,任由他握着。她不知道他心里有多得意,一句威胁,轻而易举的换来全程牵手的好福利,他果然聪明。

    开车去了胖子烧烤,现在天气已经冷了,尤其是晚上,可能会零下。外面的桌位全都收了,现在大家来这里全都在店内吃饭。

    两人推门进去,迎面扑来的不只有温暖的空气,还有夹杂在空气中,令人食指大动的烤串香味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商绍城都没吃晚饭,闻着更饿了。

    店员过来招呼,商绍城问还有没有单间,店员说满了,只剩下外面的几张桌位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无所谓了,再不吃我就得馋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跟着岑青禾来到一处靠墙的桌位,不大的方桌,勉强够坐三四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,店员递了菜单过来,岑青禾先点,商绍城洁癖症犯了,不停的抽纸擦桌子。

    她一口气点了好多吃的,点完后问商绍城,“你还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看着点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快把菜单上的东西全点了一遍,“麻烦快点儿,然后多放辣,谢谢。”

    店员拿着菜单下去,岑青禾看向对面还在擦桌子的商绍城,低声说:“你来这儿吃饭,就别讲究那么多了嘛,浪费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看向她,出声回道:“要不打包带走,回家吃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眼露警惕,故意道:“你干嘛总把我往你家里带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去你那边儿也行,你家里不是没人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圆瞪,“就是没人才不带你去呢,谁知道你肚子里藏着什么坏水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是怕我打你还是杀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哪好意思说,我怕你那什么我。

    眼球转了一圈,她出声回道:“有件事儿我得跟你探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她面带疑惑,认真的问道:“你们男的是不是跟女的谈恋爱,满脑子就只想着那一件事儿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岑青禾吸了口气,“你不明知故问呢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道:“谈恋爱想的事儿多了,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一个?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量他脸上的表情,不确定他到底是真的还是在诳她。

    看了五秒之后,她终是忍不住,压低声音,急促的说道:“就上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