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丁见月历险记〕〔花都极品仙师〕〔海贼之精灵王〕〔女总裁的超级保镖〕〔极速赛车〕〔极品至尊妖孽〕〔女神的医品兵王〕〔天火炼神〕〔快穿系统:主神大〕〔都市修仙天尊〕〔九棺记〕〔荒天帝主〕〔千亿继承者:恶魔〕〔神祇〕〔官梯〕〔沈浪苏若雪〕〔魂破九天秦朗〕〔颜汐洛乔陌漓小说〕〔婚情告急:总裁请〕〔军夫请自重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24章 有口难言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脸上挂着笑,眼底却一片冷静,甚至是不加掩饰的疏离。唇瓣开启,她出声回道:“心意领了,我男朋友小心眼儿,让他知道我收其他男同志的礼物,哪怕你是馨媛男朋友,他也会吃醋的。为了内部团结,我真的不收了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的手已经伸了半天,见岑青禾不是客气,而是真的不会拿,他动作自然的收回手,淡笑着说道:“那好吧,回头我给馨媛,让她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很乱,看他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,还敢说叫蔡馨媛拿给她。他到底是惯犯,心理素质好,还是真的只是误会,是她想太多?

    反正无论如何,她已经不想再跟他单独待下去了,岑青禾主动开口说:“那没其他事儿我先走了,我男朋友还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你去哪儿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不用,我们就约了附近,你快去忙吧,拜拜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这年头聊骚的不怕事儿,被撩的反而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。岑青禾几乎是仓皇而逃,一路快步走到电梯口处,直到进了电梯,电梯连着下好几层,她的心还在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蔡馨媛那么喜欢夏越凡,虽然嘴上不承认,可蔡馨媛都动了只要他敢娶,她就敢嫁的念头。岑青禾跟夏越凡也接触过几回,都觉得他还不错,温文尔雅的样子,也能谈笑风生,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可刚刚他字里行间的话,还有想要给她戴项链的举动,无一不带着普通朋友之间不应该有的暗示。更何况她跟他还不是普通朋友,他们之间还隔着个蔡馨媛,如果……如果夏越凡真的是故意兔子要吃窝边草,那她该怎么跟蔡馨媛说?

    岑青禾不怕夏越凡有多渣,她只怕蔡馨媛听到后,心里的那个美梦会崩塌。

    怎么办,到底是她多想还是夏越凡真花,她该不该跟蔡馨媛……正想着,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,岑青禾当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心直突突,她翻出手机看了一眼,是商绍城打来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“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还没逛完?”

    他语气还算平静,可平静下的丝丝酸味儿,隐藏的并不是很好,或者说,他压根没想藏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想起他在刚知道她要跟夏越凡去逛街时的反应,暗道丫还真是属狐狸的,这么机敏,都能洞察先机了。

    满肚子心事儿,岑青禾慢半拍回道:“逛完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逛完不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刚逛完,我商场还没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就在那儿等着吧,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都这么晚了,你别折腾了,我直接打车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往哪儿回,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了下才道:“我不饿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一半,就被商绍城打断,“我饿,我一直等你等到现在,你有没有良心?”

    岑青禾正因为夏越凡的事儿心烦着呢,她想赶紧回家,好给蔡馨媛打电话,问一个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完,岑青禾小声嘀咕,“谁让你不跟樊尘和雨涵他们一起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小,可商绍城还是听见了,他忽然声音一沉,不开玩笑的说道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几乎能想象到他脸上的表情,心底咯噔一下,像是之前的一切纷扰,都被他这一句话给剪断了,如今摆在眼前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赶紧把他给哄好了。

    抓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,岑青禾秒变脸,连忙赔着笑回道:“哎呀,跟你开玩笑的,翻什么脸嘛,成天就知道吓唬人,我跟你说,你要是再吓唬我,我可不跟你玩儿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不跟我玩儿跟谁玩儿?”

    声音还是比正常的时候冷淡一点儿,但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岑青禾噘着嘴回道:“找个脾气好的,不吓唬我的人一起玩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轻哼一声,随即道:“好人也得让你气死。”

    口吻颇为无奈,似是打不得也骂不得,如今就连生气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已然气消,她打蛇随棍上,继续道:“你开车呢嘛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注意看车,别老跟我聊天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以后谁还跟我玩儿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又好气又好笑,努力绷着脸,他沉声说:“你是不是成天在心里咒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我让你注意安全,怎么就成咒你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咬着牙,低声威胁道:“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佯装很害怕的样子,偏偏嘴上却挑衅的问:“你都这么提醒我了,我现在是不是得先撤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希望等会儿见面的时候,你还能保持现在的这份勇气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要不我先藏起来,等你气消了,咱们再见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让她气得牙根痒痒,偏偏心尖又让她挑拨的麻痒难耐,他好想一把将她抓到面前来,先狠狠地亲个够,亲够了再一通胖揍,都别耽误。

    又气又痒,体内有两股极端的情绪在同时翻搅,商绍城又要开车又要跟她吵嘴,还得顾及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反应,这着实不是人干的事儿,所以说到最后,他只咬着牙放了一句话:“老实站那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不待岑青禾回话气他,他聪明的先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来不及还嘴,瞥着黑掉的屏幕,她翻了个白眼儿。心想还老实站这儿等他,当她是狗啊?

    原地缓了几秒,岑青禾又想到夏越凡,兀自琢磨了半分钟,她已经等不及晚上回家,看着左右也没什么人,她干脆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蔡馨媛那里。

    电话显示正在通话,岑青禾本能觉得,是夏越凡正在跟蔡馨媛聊天。过了会儿,她又打过去,还是正在通话,只是这一次蔡馨媛中途切换了跟她聊天。

    “喂,青禾。”蔡馨媛声音很活泛,一看就是心情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做到没事儿人的状态,如常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明天上午九点半开考,我这正临阵磨枪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磨磨也好,不快也光嘛。我给你打电话,你正在通话,跟谁聊天呢?”

    蔡馨媛撒娇着回道:“凡凡呗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商场的两层玻璃门之间,面前玻璃映照出她的身影,以及模糊不轻的表情。她脸上一点儿笑容都没有,眼球左右转了一圈,她临到最后还是迟疑了一下,最终才决定顺水推舟,装作一副话赶话的模样,低声问:“欸,我问你个事儿,你发誓必须跟我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收起嬉笑,认真的说:“什么事儿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跟凡凡上过床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蔡馨媛那边马上夸张的‘哎呀’一声,随即佯装害臊的模样,连声道:“你说什么呢,人家还小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火急火燎,没空跟她玩儿这个,她只沉声说:“别磨叽,麻溜儿说,你俩到底有没有过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是突然吗?我天天都问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岑青禾看蔡馨媛,比她爸妈都尽职尽责。

    蔡馨媛故意卖了个关子,拖长声道:“这个嘛……我觉得,我们之间还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滴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着手机,急的直跺脚,当即蹙眉说道:“菜包子,我怎么跟你说的,你俩才认识多长时间?我就觉得你成天往外跑,心里准没好事儿,你丫是不是没忍住,把自己给交代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听岑青禾急了,这才赶忙往回搂,“欸欸欸,你突然怎么了?我没跟凡凡怎么样,我俩也没上过床,真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急得眉头紧蹙,不确定的问:“你发誓?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你这次韩语考试发誓,你要是撒谎,就咒你明天考试蒙就错!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说:“我发誓,我要是撒谎了,明天睁眼瞎,啥都不会做。”说完,她又狐疑着问道:“你怎么了,干嘛好端端的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直在想,夏越凡为何会突然来找她,又为何会突然向她提出暗示。难不成他已有转换目标的打算?

    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贸然转换目标……岑青禾很怕是蔡馨媛已经把自己给了他,所以夏越凡不珍惜了。

    眼下听到蔡馨媛发誓,岑青禾忽然有种绝地逢生,触底反弹般的喜悦感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身体保住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眼球重新转了一圈,岑青禾开始一本正经的撒谎,“我今天不是跟商绍城他表妹一起玩儿嘛,他表妹给我讲了好几个真事儿,其中一个就是她朋友遇上渣男,上完就甩的。我心里害怕,你可千万别一时冲动就把自己交出去,毕竟才谈了个把月,你要是太主动,人家还不领情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好把话说得太具有针对性,怕被蔡馨媛察觉。

    蔡馨媛很快回了句:“凡凡你就不用担心了,他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叹气,当真是有口难言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