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今世仙巅〕〔锦堂归燕〕〔警官杨前锋的故事〕〔孽海狂徒〕〔海贼之妖姬〕〔总裁老公,宠妻忙〕〔重生之城市修仙〕〔抗日之少年战将〕〔无限恐怖风暴〕〔八零之神医有毒〕〔荒村莫入〕〔逆心斗神〕〔凤门嫡女〕〔初心依可行〕〔岭南宗师〕〔绝世剑魂〕〔都市红粉图鉴〕〔武道即我道〕〔武道天狼〕〔残存者游戏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19章 略施小惩
    :

    警察看着满脸颓相的岑青禾,出声安慰道:“你们这事儿说大也不大,交不了多少罚金。刚才那人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叹了口气,岑青禾都不好意思说,被追自己的人吓成这样,简直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我哥。”憋出这么两个字,岑青禾满脑子都是待会儿见了商绍城怎么办,他可千万别当着沈雨涵的面儿挫她,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口供没几分钟就录完了,岑青禾被警察带出房间。商绍城跟樊尘站在不远处等着,见到岑青禾,商绍城率先迈步走来。

    警察倒是很给岑青禾面子,看到商绍城,还没等岑青禾出声,他就先开口道:“口供刚录完,可以带走了,小姑娘很配合,事发经过也都说的很清楚,年轻人路见不平的精神要给予赞扬,你们家属回去后也别多责怪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低声加了句:“其实不怪她,走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始终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,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,微垂着视线,用沈雨涵教她的方式,装可怜。

    商绍城觉得岑青禾有些怪,平时都挺厉害的,这会儿舌头也不知让哪只猫给叼走了,安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跟警察说了声谢谢,商绍城看着她道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依旧垂着视线,闻言,她缓缓伸出自己揣在风衣兜里的左手。白皙的左手背上,赫然一条血道子,从手腕一直延伸到无名指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登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旁的樊尘也是蹙眉说道:“谁挠的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将可怜进行到底,一言不发。商绍城抬手抓住她的左手腕,对樊尘道:“你在这儿等雨涵,我先带她去趟医院。“

    樊尘点头回道:“好,你们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商绍城抓着手腕带出警局,走到街边停靠的灰色法拉利,他帮她打开副驾,岑青禾老老实实的坐进去,表面风平浪静,其实心里一直在担心,这到底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商绍城也上了车,岑青禾侧头看向他,主动道:“好了,没外人了,你想骂就骂吧。”

    她可受不了提心吊胆,早骂完早托生。

    商绍城系好安全带,侧头瞄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,只低沉着声音回道:“你觉得我应该骂你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垂下眼皮,低声说:“应该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一贯的逻辑思维,他定要埋怨她好管闲事儿。管闲事儿也就罢了,还把自己弄到局子里,关键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情况。一共四个人,俩人都在警察局,说出来都嫌丢人。

    他那么好面子,让他来局里一接就是接俩,他不生气才怪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确一肚子的气,也以为她定会‘不知悔改’,据理力争。没想到她不但认错态度良好,气一早就消了大半,此时再看到她受伤,他心疼还来不及,哪里舍得骂她。

    “爪子伸出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语气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岑青禾乖乖的抬起左手,他伸手用手掌承住。她的手在他掌心中显得特别娇小,岑青禾不好意思,但也硬着头皮没抽走。

    他问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是很疼。”装吧,这会儿只能装柔弱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掀起眼皮剜了她一眼,沉声道:“天天惹事儿,一天不惹,两天早儿早儿的,不用你成天见义勇为路见不平,早晚有一天这道子得跑你脸上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时没忍住,抬眼问道:“你咒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好气的回道:“本来就丑,破了相我看谁要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咻的抽回手,撇嘴说:“不要拉倒,正好我这辈子为社会正义做贡献了呢。”

    掌心中的纤柔之物顿时跑掉,商绍城的心也空了一下,看着副驾处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女人,他低声说:“这么怕我不要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撩拨着心弦,就连受伤的伤口边缘都是酥酥麻麻的。美眸微瞪,她拔高音调,故意大咧咧的回道:“哈,有没有想太多,都说强扭的瓜不甜,我这人最怕生拉硬拽,你可千万别勉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见左侧那抹身影忽然向自己压来。岑青禾还没等回神,后脑就被人用手扣住,整张脸被他往左一掰,商绍城已是侧头准备好,岑青禾根本闪避不及,就这样被他吻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唇上是熟悉的温软,彼此的都是。岑青禾很慌,关键光天化日之下,警察局门前又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她伸手企图推开商绍城,可她越用力,商绍城就亲的越狠。他的吻从来都是强势带着不容置喙的灼热,刚一碰触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探入。

    岑青禾从最开始就没有防范,所以很轻易的被他攻破防线。他的舌尖灵巧的钻进她嘴里,岑青禾瞪大眼睛,嘴里发出‘唔唔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同于电影院的那个吻,这一次商绍城是睁开眼睛的。他垂着视线,清清楚楚对上岑青禾惊诧到变小的瞳孔。

    吻了能有十秒钟的样子,商绍城忽然停下,先是扣住她的手腕,这才稍稍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他的举动不是无迹可寻的,如果他不先钳制她,她一定削他。

    微张着唇瓣,气喘吁吁,岑青禾红着一张脸,瞪着面前嘴唇粘上口红的商绍城,三分羞怒三分急的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定睛回视她,波澜不惊的说:“略施小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脑袋腾一下子就炸开了。有那么两三秒钟,大脑是一片空白的,眼前的视线也短暂的陷入花白,她浑身上下没了力气,说不出是羞多一些,还是气多一些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低沉着声音道:“以后我也不骂你了,你要是再惹事儿,那就是变相的想让我亲你,我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平静的内心,再起波澜。皱眉瞪向他,她恼羞成怒的道:“谁让你亲我了?你讲点儿道理行不行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下子让她给逗乐了,勾起唇角,他语气不无暧昧的回道:“现在想跟我讲道理了?”顿了三秒,他戏谑的说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咽不下这口恶气,装孙子装这么半天,最后还是让他给占了便宜,早知道她还不如开始就玩儿狠的。

    扑过去打他,看她那架势是想同归于尽。商绍城两只手,分别抓着她的两个手腕。他不用用力,只需防守,岑青禾根本进不了他的身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车内‘其乐融融’之际,樊尘带着沈雨涵从警察局出来,沈雨涵眼尖,一眼就看到车内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呦呦呦,看我哥笑的跟花儿似的,这是有多高兴?”原地站着,沈雨涵抱着手臂看热闹。

    樊尘立在她身旁,往车内看了眼,随即道:“跟城哥认识这么多年,他这样的时候,真是少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笑得意味深长:“我说他这人,平时能用钱解决的事儿,从来不发脾气。之前回海城,才跟袁易寒见一面儿,不久袁易寒就说她跟我哥在一起了,开始我还纳闷,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儿,现在我才知道,感情我哥找袁易寒就是个幌子,是拿来气岑青禾的。你看他俩现在这样,这才是谈恋爱嘛。”

    樊尘说:“袁易寒不还让你帮忙说情呢嘛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雨涵美眸微挑,口吻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凉拌呗,我哥现在跟岑青禾这么好,难不成我替袁易寒说话,就因为她跟我一个学校出来的?”

    樊尘垂目瞥着沈雨涵道:“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还说袁易寒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我不信我哥会无缘无故的封杀她,再者说了,我今天刚跟岑青禾一起并肩作战过,一个这么正义这么善良的人,你觉得她心眼儿能坏到哪里去?你要是再质疑岑青禾,我跟你说,你就是挑衅我。”

    樊尘一看沈雨涵表情不对,马上无辜的回道:“我说什么了我?我就是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沈雨涵马上道:“问都不行,我告诉你,我喜欢岑青禾,以后我站她的队,你也得跟我一样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樊尘说:“我什么时候不跟你站一个队了?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我哥喜欢的人,我就喜欢。”

    樊尘低声叨咕了一句,她马上警惕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樊尘无奈的口吻回道:“我说你真的是帮亲不帮理,胳膊肘往里拐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也不生气,反而微扬着下巴,得意的道:“我就这么一个哥,我不站他站谁?再者说了,我一度怀疑我哥这辈子不到三十七八,逼不得已,不会跟谁结婚,你也不是没看着,他对感情是什么态度。这次回国还算是想开了,我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樊尘点点头,颇为认同的道:“那倒是,城哥跟青禾在一起挺搭的,之前他俩一起来我这儿,我就猜有戏,没想到还真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侧抬头看着他道:“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    矛头再次指向樊尘,樊尘赶忙解释,“我是马后炮,其实当时我也没感觉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车内跟商绍城撕扯,商绍城笑说:“别闹了,雨涵跟樊尘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往后一看,力气刚一松,他马上栖身上前,在她脸颊使劲儿亲了一下,都亲出声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