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裂天穹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战道成圣〕〔狂兵归来当奶爸〕〔诱爱成婚,腹黑老〕〔神级忽悠系统〕〔最强神医〕〔黑衣查妖人〕〔贴身妖孽保镖〕〔鬼拉帘〕〔道武真仙〕〔龙帝逆神诀〕〔牧僵〕〔我的法师〕〔重生九零璀璨星途〕〔上神升级记〕〔废土传送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末世之一代皇者〕〔龙舌之祸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18章 不打不相识
    :

    沈雨涵回视警察,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:“警察哥哥,我们打得那叫人吗?我们打得那是畜生,小三儿聚众围打原配,还口口声声说原配要是不跟她老公离婚,她就打死对方。你说你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吗?反正我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警察没想到有人坐在警车上,还敢这么义愤填膺,理所应当的模样。关键看着小姑娘年纪不大,长得也是妩媚灵动,怎么会这么好斗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找警察,你们也不能动手打人是不是?再者说了,你们两个人,对方那么多人,万一吃亏了呢?”警察年纪不大,沈雨涵一声哥哥,顿时把对方的口吻都给叫变了,立马从轻讽变成劝教。

    沈雨涵轻哼一声,语气略带不屑的回道:“就这几根葱,我还真没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警察道:“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做的对或不对,只要你们一动手,那有理也变成没理了。看看120还直接拉走一个,她要是追究责任,你们谁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如果今天被打的原配,是你朋友,甚至是你的姐妹或是最亲近的家人,你能看她当街受辱吗?打人不是我们的本意,是对方先动的手,可如果我俩今天没有站出来,被120拉走的就不是小三儿,而是原配了。她招谁惹谁了?就因为老公在外面沾花惹草,她就活该让小三儿带着一帮人当街侮辱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真的是恨极了小三儿,如果杀人不犯法,她早把对方干掉了。

    警察对上岑青禾那张绷着的漂亮面孔,一时间被她问的哑口无言,最后还是开车的警察说道:“要怪就怪原配她老公,老婆挺漂亮一人,他还出去鬼混,典型的人渣。如果脱了这身警服,我真得替你俩竖个大拇指,你们两个年轻女孩子敢站出来帮忙,说句公道话,勇气可嘉。但是穿上这身警服,我们还得依法办事儿,待会儿到了警局,有人给你们录口供,你俩就一口咬定是对方先动的手,如果医院那个追究你俩责任,你俩就说找记者曝光,我不信小三儿和渣男私下里苟且,当众还能舍出脸去,反正你们占理,捅出去他们就是受万人唾骂。“

    沈雨涵找到了共鸣,马上说:“你也觉得她们欠揍是吧?我真恨自己当时没多扇小三儿两巴掌。”

    副驾处的警察轻笑着道:“别人的事儿,你俩出这么大的力,知道的是见义勇为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俩自己处理家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

    前者是岑青禾,后者是沈雨涵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,岑青禾因为心底有伤,所以口吻是平静中带着不容置喙的杀气;而沈雨涵则是年轻气盛,不允许自己的后院有丁点儿的不宁静,所以语气自信中透露着三分嚣张。

    副驾处的警察撇过头,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你俩认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沈雨涵互看了一眼,后者道:“我俩今天第一次见面,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。”

    警察笑说:“那小三儿遇见你俩,也是老天看她作的欢,特地派你俩来收拾她的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痛扁了贱人,心里舒坦,侧头看着岑青禾,她笑着道:“今天多亏你了,要不是你上来帮忙,估计我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那么多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奈一笑,“我这走哪儿都能碰见不平事儿,今天也幸好有你配合,不然我一个人也准吃亏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说:“我好久都没打得这么爽了,你把那个黄头发一下子放倒的时候,我真想抽空给你拍个手,特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心情失落,可架不住面前的女孩子情绪高昂,她也逐渐被带动,眉飞色舞的说道:“你才帅,一脚踢在小三儿肚子上,高跟鞋那么长,她不死都得疼俩礼拜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道:“我新买的鞋,一路不是飞机就是计程车,沾地的时间还不如在小三儿肚子上待的时间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从外地过来的?”

    沈雨涵点了点头,噘嘴回道:“可不嘛,我从海城飞过来,原本今天准备见我哥和他女朋友的,眼看着都要到饭店了,突然路上碰见这事儿,估计我哥又要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话,当即狐疑的打量面前粉雕玉琢的女孩子,她身上的驼色羊绒大衣是brunello。cucinelli的,脚上靴子露出gucci标志。

    试探性的发声,岑青禾叫了句:“雨涵?”

    沈雨涵当即眸子微挑,颇为诧异的看向岑青禾,“……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露出无语的表情,哭笑不得,她几秒之后才道:“我是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雨涵眼睛瞪得更大,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喜,又问了一遍,“你是岑青禾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。感慨命运果真妙不可言,如果两人没缘分,可能住上下楼,一辈子都不会碰面;可如果有缘,坐警车都能赶上一辆。

    沈雨涵也觉得有趣,两人相视而笑,语言不能表达内心的激动和意外,她们唯有不停的笑。

    这笑声可把前座两个警察给乐毛了,副驾处的那个就忍不住出声问:“怎么?你俩又认识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沈雨涵同时放声而笑,警察抬手摸了摸后脖颈,凉。

    之前岑青禾还生怕跟沈雨涵处不到一起去,毕竟她表哥的性格在这儿摆着呢,男人都这么难搞,更别说是女的。她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沈雨涵见面,之前商绍城说她们两个像,岑青禾还以为他只是安慰她而已,如今看来,真是‘不打不相识’。

    这才叫一起并肩战斗过的革命友谊,俩人还没等到警局,就已经在车上相谈甚欢了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警察都想出声提醒她俩,这里是警车,不是观光旅游车,用不着一路笑得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沈雨涵对岑青禾道:“我跟你说,待会儿等我哥来了,你就装难受,装身体不舒服,反正怎么蔫儿怎么来,不然他保证骂咱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刚想跟你商量,他那臭脾气,咱俩没被别人打死,回头就得让他骂死,得想个招儿躲过去,我真不想听他唠叨,他骂我一回,我能堵半年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美眸微挑,出声道:“他以前骂过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呵呵,特嘲讽的表情回道:“你见过用语言就能给人扒一层皮的吗?你哥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意外的道:“我以为我哥喜欢你,不会骂你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说的心里荡漾,可表面却撇嘴回道:“他谁不骂啊。”

    沈雨涵说:“这倒是,我以为喜欢的人会是例外,看来他这嘴毒的毛病算是改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,怎么骗商绍城,等到了警察局,警察领她们往里走。进门的路上,难免跟小三儿团队相遇,彼此看对方的眼神,那叫一个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这回岑青禾心里没了负担,有种‘我并不孤单’的自信感。再去看那些个小贱人们,她眼神中满是不服就干的挑衅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一个个的颇为不满,但也是吃过亏的,所以没有人敢单独跟岑青禾或是沈雨涵叫板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帮人呼啦啦的进来,警察局中的人都在看。

    分两拨录口供,岑青禾跟沈雨涵坐隔壁,两人特别默契,问什么几乎都是异口同声,咬死了对方先动手,自己是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屁股刚坐下没两分钟,门口出现两抹高大耀眼的身影,警察局中的女警眼睛都亮了,盯上去就再也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迈步上前,女警强忍着内心激动,不停的暗示自己,我是人民警察,我要为人民服的宗旨,唇角勾起大大的弧度,笑的和蔼可亲,“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,没看到熟悉身影,这才道:“找两个人,岑青禾跟沈雨涵,说是聚众打架被抓来的。”

    面上不动声色,商绍城心里已经在憋着气了。丢不丢人吧,俩都让人抓局子来了。

    女警闻言一愣,随即转头道:“小张,刚才带回来的人里,有叫岑青禾和沈雨涵的吗?”

    男警察说:“王哥在里面录口供,我带他们去认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跟樊尘被男警察带着往里走,局里女警聚到一起,表情不能自已,纷纷讨论两人容貌,身材,穿着,还有人发现,门外停着两辆豪车。

    岑青禾口供录到一半,房门被人敲响并推开,她侧头一看,就这样看到门外熟悉的面孔。商绍城跟岑青禾四目相对,她眼神略有怯懦,本能心虚的移开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商绍城看到她,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。看她没事儿人的样子,还好。

    警察问商绍城,“是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目光落在岑青禾身上,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房内负责录口供的警察道:“家属先去外面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房门重新合上,岑青禾原本平静的内心,忽而起了波澜。她是真怂,真的怕商绍城损她。

    面前的警察问话,她一一作答,声音不自觉的小了几分。

    警察也察觉到,所以抬眼问:“怎么了?家里有人来接你还不好?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垮了脸,半真半假的回道:“警察同志,你帮我个忙,待会儿送我出去,你就说我心脏病犯了,受不了打击和惊吓,更受不了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娶夫纳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