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九零小福妻〕〔时钟游戏〕〔甜妻驯夫记〕〔听说修仙能减肥〕〔慕以瞳温望舒小说〕〔魔女成长的日记〕〔军门枭宠缠绵不休〕〔仙临大秦〕〔三界好公仆〕〔为你抹去一世尘埃〕〔无限BOSS进化〕〔元明问道〕〔秘巫之主〕〔蜀汉之谋御天下〕〔甜婚来袭:腹黑老〕〔虚空法师的奇幻之〕〔我的宝镜通天庭〕〔剑骨〕〔更把双眉比月长〕〔溺宠99分,男神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16章 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
    :

    说好了商绍城回家,只给她发个短信报平安就好,结果他还是打了电话过来,不仅打了,两人还聊了,一聊又是一两个小时,聊到岑青禾倒在床上,好几次睡过去,没听见商绍城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困到极致,她隐约记得商绍城在电话里面很温柔的哄她,让她亲他一下。

    她是什么人?哪怕是这种情况下,也能保持高度的战备意识。到底是没亲,她抵抗住了敌人的糖衣炮弹,眼睛一闭,世界天昏地暗,往后发生了什么,她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手机闹钟响起,岑青禾迷瞪着睁开眼,一觉睡到大天亮,她困到连梦都没做。

    起来收拾,她顺道打了个电话给商绍城,如她所料,他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她手机开了外音,一边化妆一边说:“赶紧起来了,我十分钟之后出门,你也快点儿的,别到地方就我跟你表妹,那多尴尬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很低的声音回道:“你去吧,樊尘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樊尘也去?”

    他‘嗯’了一声,是真的没睡醒,嘴巴都张不开。

    岑青禾化好妆,梳了头发,拿着手机往浴室外面走,她说:“我这边打车过去,顶多四十分钟就到了,你不用化妆也得起来了,再睡十分钟,我十分钟后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挂断电话,穿上风衣,拿着包,迈步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下楼,她拦了辆计程车,告诉司机去鸿门官府。司机一听岑青禾要去这里,马上笑着道:“那儿可是个贵地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,“是吗,我也是第一次去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:“鸿门官府是私房菜,我上次也是载了一位客人,他说那儿人均消费五千以上,每天客人还限量,拿钱还得排号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夜城什么都不多,就是有钱人多。”

    司机也乐了,侧头看着岑青禾问:“你不是本地人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东北人,来这儿工作。”

    司机点点头,意味深长的道:“看样子混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没有,我也是过去蹭吃蹭喝。”

    司机说:“那也是身边有有钱的朋友,你像我们,想蹭还蹭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夜城的司机都健谈,听说岑青禾是外地人,就跟她聊一些夜城本地的八卦。岑青禾一边跟他聊,一边时不时的低头看手机。差不多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,她这才把电话打过去。

    响了四声,商绍城接通,声音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,说:“你出门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去了给我打电话,我要是没到,你直接让服务员带你进包间,我的名字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头挂了电话,司机倍儿八卦的笑问:“男朋友?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了一下,随即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,脸还红了。果然心虚。

    司机笑说:“看来男朋友实力雄厚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打岔,其实心中想的是,商绍城岂止是实力雄厚啊,背景说出来吓死人好不好。

    虽说夜城有钱人遍地,可她真的从未想过,面个试也能撞见太子爷。身价上亿也是富豪,可身价几千亿……咕咚咽了口口水,岑青禾越发的不能细琢磨,一琢磨就觉得自己low爆了。

    计程车一路往目的地行驶,中途司机还自顾自的叨念了一句,大致意思就是哪条路这个时间段堵车,他要从别的路过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懂,反正就跟司机说了句,她赶时间,别迟到。

    结果真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车子在驶入一条岔路之后,越开越慢,前方竟然堵车了。

    等了半晌也不见动弹,岑青禾说:“这条路常堵车吗?”

    司机也纳闷呢,小声叨咕:“不会啊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前方已有计程车等不及,临时掉头。司机探头出去问:“欸,前面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另一个司机回道:“好像是两拨人打起来了,把路给堵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边的司机念了一句,随即侧头对岑青禾说:“不好意思,你看今天还弄了个意外。你要是着急的话,在这里下车直接往前走,这条路走穿,路口往右一拐就是鸿门官府,特别大的牌子,你一眼就能看到,走个七八分钟就到了;要不我现在就得掉头,咱们从另一条路绕过去,时间也差不多,要是再赶上俩红灯,还不如你走路快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眼时间,今天她特意早出门,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差不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掏出钱包,她说:“那我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司机赔着笑,“不好意思了啊,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,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给钱下了车,她快步往前走。前面的车都在掉头,估计也是堵得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前面围得人越多,岑青禾也是个好信儿的,关键是时间来得及,她也就拐弯凑上去看个热闹。

    人群围了好几层,她还没看到中间怎么回事儿,就听得里面有尖锐的女声,高八度的传来,“要不要脸啊,这年头还真是活久见,当小三儿还当出优越感来了!”

    小三儿?

    岑青禾耳朵尖,原来是感情纠纷。她试着往人堆中间凑合,透过好几层围观群众,她一垫脚,隐约看到被围在中间的,有两辆私家车,车旁边还站了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似是背对她的女人在讲话,同样是高八度的声音,满是嫌弃的说道:“关你什么事?你跟着掺和什么?”

    站她对面,一个梳着丸子头,穿着驼色羊绒风衣的女人出声回道:“是不关我的事儿,可你抢别人老公,破坏别人家庭,还一脸居高临下的样子,众目睽睽之下欺负别人原配,你是脸有多大?”

    背对岑青禾的女人伸出手,指着丸子头的女人说:“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立马给我滚,不然别说我连你也一起揍!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蹙起,听得来气。

    身边人都在低声议论,岑青禾找了个面善的,出声问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大妈绘声绘色,连比划带说:“左边这两个女的,路上开开车,突然去别那辆白颜色的车,把车逼停了之后,把里面的女人拽出来就是一通打,听着吵架才明白,被打的是原配,打人的是第三者。第三者逼原配跟她老公离婚,不离就打她,那原配一个人根本打不过那两个人,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啊,我们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另一个女人道:“那个穿驼色羊绒大衣的女孩子,她是路过,本来上去拉架,后来也跟着吵起来了,她身后那个就是原配。你们看看,真是世风日下,见过原配当街打小三儿的,没见过小三儿猖狂到拉人打原配的。”

    大妈把话接过去,继续说:“就是,刚才我看小三儿那朋友,还在打电话叫人,说是要弄死原配,今天原配不跟她老公离婚,就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得那叫一个火冒三丈,她本就对小三儿这个‘职业’很是敏感,这种人天生就该跟老鼠一样,活该只能在暗地里生存,但凡敢见光,打死都不多。

    如今老猫不在家,耗子还扛枪了。

    这边说话的功夫,只见对面人群中一阵骚动,岑青禾眺目望去。是一行七八个女人,队伍浩浩荡荡,气势就跟上赶着要来打架似的。拨开人群,打头的人拉着张脸,扬声道:“谁欺负我妹妹了?”

    小三儿对她招手,叫了声‘姐’,一帮人就都站在了她那边。

    被喊姐的女人望向原配方向,皱眉道:“姓白的你给我出来,别躲在别人后面装可怜。”

    原配头发凌乱,虽然已经整理了一会儿,可脸色难看无比,红着眼睛说道:“我不会离婚的,我不会便宜你们这对狗男女!”

    小三儿特别猖狂,仗着有人撑腰,马上跨步上前,想去抓原配。

    丸子头女孩儿挡在原配身前,小三儿过来,她马上抬臂去挡。

    小三儿跟女孩儿拉扯了几下,瞪眼道:“没你事,你赶紧给我走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说:“今天这事儿我管定了,我看你们敢动弹她一下试试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小三儿身后的几个女人一拥而上,原配跟见义勇为的女孩儿,一共就两个人,对面快十个人,这架势眼看着就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早就怒不可遏,这会儿是实在看不下眼,她顿时拨开挡在身前的人群,几步冲进圈内。她是从小三儿姐妹群后面过去的,一手抓着一个,使劲儿往旁边一甩,待到走至小三儿身后,她更是拽住对方身上的包带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小三儿差点儿被岑青禾拽倒,岑青禾把她们推开,站在了原配和丸子头女孩儿身旁,瞪着面前一帮看打扮就不是好饼的女人,她沉声道:“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一群人来现眼的,你们爹妈没教过你们什么叫廉耻吗?”

    瞪着懵逼的小三儿,岑青禾蹙眉骂道:“当街抢男人来了?我在五米外就听见你声最大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原配呢。”

    骂完小三儿,岑青禾又扫过面前其他女人的脸,同样嫌恶的表情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们真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一个三观不正可能是偶然,老天爷把你们这一帮三观不正的聚在一起,是想让大家一次性看个够,但凡有老公的,可得绕着点儿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小三儿回过神,当即指着岑青禾骂:“你他妈找打是不是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引凤决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