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黑白分〕〔五域记〕〔攻约梁山〕〔唐朝好岳父〕〔绝地成神〕〔武傲九霄〕〔校花的极品特工〕〔重生异界当帝王〕〔行咨天下〕〔魔王修仙〕〔爱欲横流〕〔娇妻难驯:总裁,〕〔法医毒妃:霸道王〕〔万域仙帝〕〔从实力至上的教室〕〔华娱特效大亨〕〔掌门要逆天〕〔天龙邪尊〕〔巨门卷〕〔都市酒仙系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13章 没有退路
    :

    冲出影厅,岑青禾心头唯一的想法就是躲开商绍城,看见他就来气。往前跑了几步,侧头一看,右边就是洗手间,她立马推开洗手间房门,闪身躲进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从影厅中追出来,眺目望去,人群中没有岑青禾的身影,他一边往扶梯口走,一边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洗手间中,看到商绍城的电话,她想都不想,立马挂断。他又打来,她还是挂断,三次之后,她干脆关了机。

    这回终于安静了,岑青禾无意中一抬头,对面镜中映照出她一张满是嗔怒的面孔。对,不是愤怒,而是嗔怒。

    原本白皙的脸颊,此时粉到发红,一双眼中噙满欲语还休的委屈和薄怒,还有那两片因为赌气而不自觉撅起的唇瓣……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亲多了,她的唇比以往要丰满水润。只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,原本她涂的樱粉色口红,现在颜色都变成水粉了。

    混蛋商绍城,他怎么能这样?她都醒了,他还强迫她。

    这会儿静下心来,岑青禾终于开始后知后觉,去回味之前那个长达一分多钟的强吻。他把她的唇瓣含在嘴里,舌头霸道又灵巧的钻进她口中,不允许她有任何的逃窜,即便她已经退无可退,躲无可躲,可他还是不肯放过,依旧咄咄逼人,几乎是半强迫的逼着她一起沉沦。

    她稍有挣扎,他立马发力顶住,然后报复性的吸吮掠夺,有好多次,她的舌头都是被他裹在嘴里的。

    她当时都吓懵了,哪里还有心情去体会,眼下回想起来,难免面红耳赤,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一个人站在洗手间里面发呆,怒气过后,唯剩下久久不能平静的悸动。她不是不喜欢他,也不是不喜欢他吻她,只是太突然,他又太强势,一瞬间把她给惹恼了。

    抬起手,几乎无意识的擦了下唇角,岑青禾垂目红着脸,仿佛他身上的味道,还残留在她周围。

    眉头轻蹙……真是没脸再见他了,她都没答应做他女朋友,他就这么肆无忌惮,为所欲为,这要是以后在一起,那还得了?

    正好借着这次的引子,她必须好好治治他。岑青禾正愁没什么理由考验商绍城,如今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,那就别怪她‘翻脸不认人’了。

    洗手间房门时不时被推开,岑青禾已经在里面站了十多分钟,正好从外面进来一个人,岑青禾上前,出声道:“你好,我问一下,外面有个一米八五左右,穿黑色外套,长得很帅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女人愣了一下,然后说:“没看见。”说完,她又特热心肠的道:“你等一下,我出去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谢谢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转身,角色立马代入,特工似的小心翼翼出了门,约莫着能有二十几秒的样子,她再次回来,对岑青禾说:“我看了一圈,外面一个帅哥没有,也没你说的那么高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点头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拉开洗手间房门,岑青禾跨步出去。左右看了一圈,没见商绍城的影子,她径自往前走,一直在来回打量。商绍城应该追下楼了,没想到她一直躲在洗手间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得意,让他找去吧,急死他才好。

    她故意不开机,让他联系不上,出了商场,一个人悠哉悠哉的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计程车停在天府花园大门外,岑青禾给钱下车,转身往小区方向走。走着走着,她忽然后脑勺一麻,几乎是本能的,突然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身后顶多三米的距离,熟悉的身影正朝她大步而来。岑青禾美眸一瞪,二话不说,立马转头开跑。

    商绍城迈开长腿,快走了几步,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岑青禾使劲儿挣扎,商绍城只能张开双臂,将她牢牢地钳在怀中。

    鼻间满是熟悉的味道,淡淡的古龙水和烟草混合的香气,是他身上独有的体味。

    岑青禾挣不开,憋得脸通红,她沉声说:“赶紧给我松开,别逼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抱着她,声音从她头顶传来,“我错了,给你道歉还不行嘛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松开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不松,松了你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试着往两边挣,他的手臂和身体像是铜墙铁壁,她不过是白费力气。无奈的泄了口气,她闷声说:“你勒得我喘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这才稍稍卸了几分力气,可依旧抱着她,下巴抵在她头顶,轻声说:“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儿上,别生我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磁性,像是一把好听的大提琴,恰到好处的取悦了她的耳朵。都说这年头有颜任性,其实声音好听也特别加分,而商绍城恰好是那种声音和脸双双秒杀的人。

    听着他略带委屈的声音,她都能想象到他俊美面孔上的认错表情。

    心一下子就软了,原本气头就过了,此时他又跑到她家楼下守株待兔,这聪明劲儿,她不服都不行,亏得她还在洗手间里面自以为是的待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心底一会儿感动,一会儿琢磨着怎么整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时间拿捏不准她心里想什么,反正她不挣扎,他就这么抱着她,鼻间满是她盈盈的发香,他一时间没忍住,低头轻吻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这一下,岑青禾真是从头皮麻到了四肢百骸。又羞又急,她当即挣扎了一下,蹙眉道:“还有完没完了?”

    这一次商绍城没有强迫她,顺势松开手臂,他定睛瞧着路灯下一脸羞怒的女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瞪着他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大眼瞪小眼,瞪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,最后还是商绍城主动开口,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,他声音低沉悦耳的说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表白,岑青禾没有任何防御措施,就这样被直击心间。明显的瞳孔一缩,紧接着就是垂下视线,岑青禾特没出息,从凶到怂,只在商绍城的四个字之间。

    憋了口气,她完全不能正常呼吸,大脑一片空白,耳边也有略微的嗡鸣声。岑青禾垂目看着脚下,那里是路灯投射的人影,黑色的一片,没有眼睛鼻子,也看不清表情,正如此刻站在身前的商绍城。

    她不敢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青禾,我真的喜欢你,没有任何玩儿的成分在里面,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什么,有些东西我不能改变,但我喜欢谁,我自己能做主。“

    看着她,他忽然声音放轻柔,近乎蛊惑性的问道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喜欢他吗?

    岑青禾心弦一颤,顿时紧张到脸皮都麻了。

    垂着的眼皮,遮挡住慌到乱转的眼球,她脑子在刹那间想了许多,又好像什么都没想。迟疑了几秒钟,她终是抬起头来,看了眼商绍城,又很快收回视线,低声回道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想到她回的这么直白,当即唇角不受控制的勾起,眼底满是欢喜。

    “喜欢归喜欢,可我还没想好咱俩到底合不合适在一起。”暗自吸了口气,岑青禾鼓起勇气,抬眼看着商绍城,径自说:“不是我矫情啊,也不是得了便宜卖乖,不是你说的嘛,凡事儿得理智的思考一下。你说咱俩现在这关系,万一处没多久就分了,那指定连朋友都做不成,咱俩闹掰了,我跟轩哥仁哥见面也会尴尬,那最终导致的结果,就是所有人一拍两散,想想心里还怪难受的呢。“

    她故意用轻松的口吻来诉说心中的担忧,其实表面的随意之下,掩盖的是心底深处不敢轻易触碰的软肋。

    正如她之前跟蔡馨媛聊天时说的话,从陌生到熟悉,是个必然的过程;可是从熟悉到陌生,那是生生将一段感情,将一个人,完全剥离自己的世界,曾经有多开心,如今就有多酸涩。人不是金鱼,只有七秒钟的记忆,有些事,有些人,终其一生也不能忘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愿意赌,因为赌输了,代价太大,她怕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眨不眨的望着她,她话音落下,他开口道:“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能做朋友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,直接问的她视线躲避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等不到她的回答,商绍城继续说:“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心安理得退回到朋友的位置,反正我不能。要么当最亲密的人,要么当陌生人,我不会将就。”

    他每一次开口,都会激起岑青禾内心的波澜。尤其是这句话说完,她当即抬眼看向他,眉头轻蹙,声音带着几分撒娇似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,威胁人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说了我喜欢你,我想拉你的手,想抱你,想亲你。别跟我说当朋友,我不缺朋友,我也做不到再把你放到普通朋友的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他当真没骗她,有什么说什么,只是这话太过直白,岑青禾不是脸皮薄的人,可也受不住他这般赤裸裸的表白。

    当即臊得脸都不知道往哪里藏,她急得眉头紧蹙,好想去蓝翔借一台挖掘机,原地刨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