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首席老公,强势爱〕〔时少放肆宠:鲜妻〕〔娇妻撩人:军少别〕〔女神的最强兵王〕〔爱在长夜无尽时〕〔神级修炼系统〕〔顾少的心尖萌妻〕〔腹黑鬼夫赖上我〕〔乱世谋:江山为祸〕〔奇事心语〕〔美女日记之离歌〕〔神话血脉〕〔嫡女生存手札〕〔绝天武神〕〔蝶变:危险关系〕〔欢喜田园〕〔总裁的第一宠妻〕〔鱼不服〕〔妙手狂兵〕〔踏破星河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7章 爱,让人受尽折磨
    :

    说到这个,岑青禾就一脸的心浮气躁,她蹙眉回道:“我就从来都没想过攀龙附凤,他要是一王爷,我努努力还能混个王妃什么的,你说他是太子爷,我看起来有太子妃的面相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回道:“现在是皇太子指名道姓的要你,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,巴不得的呢,你还怨声载道的。我可跟你说,现实中这种几率,可比中头奖小得多,盛天的皇太子欸,盛天的!”

    蔡馨媛都替岑青禾觉得爽,岑青禾却只是愁,“原来我开玩笑总爱说,官大一级压死人,我俩中间隔着四级。现在好了,他高得姚明脚下垫砖再抱着我,我都够不着他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噗嗤一声笑出来,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岑青禾,她边笑边道:“至于的嘛,活人还让钱给吓死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仰头倒在床中间,双眼发直的望着棚顶某一处,粉唇轻启,声音很低,几乎呓语似的说道:“包子,在来夜城之前,我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会不能跟萧睿走到底,放下他,已经要了我半条命,我不想跟任何人解释原因,我恨不能骗我自己,我知道无论多深的感情,只要时间久了,都能忘。我跟萧睿是再不可能了,我也没想过要为谁终身不嫁,你知道我的,我从不拿感情开玩笑,我也挺喜欢商绍城的,如果他就是一普通人,自己优秀,家里条件也不错,那我不至于自贬身价,觉得我配不上他。但现在突然告诉我,他爸是商经天,他妈是沈晴,这俩人单拎一个出来,那都是身价千百亿的富豪,商绍城竟然是他们的儿子,你觉得我再往脸上贴贴金,能配得上他吗?“

    确实,岑青禾回来一说商绍城的背景,蔡馨媛马上八卦的上网去查,网上有商经天跟沈晴夫妇的详细资料,两人都是家族背景雄厚之人,尤其是沈晴,祖上在夜城就是名门望族,后来嫁给商经天,夫妇两人各自经营公司,资产在前些年已经入围国内富豪排行榜前三。

    网上说他们有一子,但对于这个儿子,不仅没有任何照片,就连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典型的想要避开大众聚焦,低调到隐秘。

    岑青禾之前也觉得奇怪,盛天夜城区的营销总监,年薪百万起步不是问题,但他这么年轻,住全夜城最贵的盘古世家,停车场里面百万豪车排一排,这显然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她猜想过,他家庭背景一定不简单,但她做梦都没敢猜,商经天会是他爸。

    听了岑青禾掏心窝子的话,尤其是提到萧睿,蔡馨媛便不敢再开玩笑了。盘腿坐在岑青禾身旁,她看着眼眶发红的岑青禾,低声说:“认真是好事儿,如果只是随便玩儿玩儿……反正在你这里不可能有随便一说,我看商绍城对你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照你以前说的,他换女朋友的速度可比咱俩逛商场还勤快,但这次能这么郑重其事的对你,还在纪贯新面前介绍,看样子也是认真了。你心里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回答:“我不知道,你们都说他对我跟对别人不一样,我也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,但我亲眼见过他是怎么对别人的。馨媛,我害怕以后我也落得跟她们一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很快说:“当然不会了,你是什么人,那帮女的是什么人?商绍城就是知道你跟她们不一样,所以才肯这么下功夫哄你,追你,如果你也是那帮图他钱,跟他闹着玩儿的,他疯了这么惯着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准儿是玩儿腻了,想换个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,你自己常说,商绍城贼的跟千年老狐狸似的,他绝对不做吃亏的买卖。如果他只是想跟你玩儿玩儿,我觉得他没必要跟你耗这么久,你看咱们去海城的那天晚上,他在咱家傻坐了三个多小时,后来还去机场堵你。你现在是当局者迷,我以旁观者的身份说一句,如果我像他这么牛逼,我比他能玩儿,我要什么都有,不玩儿干嘛?像他们这样的人,花什么都行,千万别花时间,如果他能把时间拿出来陪你,那就是他把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你了。我觉得商绍城对你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的没错,岑青禾如今很乱,她完全没办法理智的正常思考。前一秒还在想商绍城确实对她不错,可下一秒,她又在怀疑,这一切是不是糖衣炮弹,一旦追到手,他就不珍惜了。

    思想像是生生被掰成了两半,自己跟自己在较劲儿,岑青禾想得头都要炸了,干脆拿过枕头蒙在脸上,气得直蹬腿儿。

    蔡馨媛赶忙把枕头抢过来,蹙眉道:“你别把自己给憋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让我死!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要死你也别死我面前啊,我管是不管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向蔡馨媛,满脸的气不知道往哪里撒,“可倒是你跟凡凡蜜里调油,成天叽叽歪歪,没什么闹心事儿了,能不能别落井下石?”

    蔡馨媛眸子一挑,无辜的回道:“我这是落井下石吗?你现在本身已经在井里面了,我捞你还捞出错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皱着眉头,烦躁的说:“烦死了!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其实你这人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,你太爱认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着蔡馨媛,在等她点评。蔡馨媛跟个老学究似的,娓娓道来,“都说恋爱中最忌讳什么,对方才稍稍给你一点儿爱的讯号,你这边就想着结婚生孩子之后,孩子叫什么名,你说你这不是杞人忧天吗?眼下商绍城是想跟你谈恋爱,你想的是什么?见家长,结婚,婚后能不能跟公公婆婆处到一起去?”

    蔡馨媛的话,仿佛一针见血,让混沌中的岑青禾犹如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表情从焦躁逐渐回归淡定,随即就是迷茫,她轻声说:“是我想多了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是啊,谈恋爱就谈恋爱,你想那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可恋爱过后,结婚不是必然的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说句话,你可能不爱听,但我还是得说。你跟萧睿走到结婚那步了吗?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,最伤人的话,往往最起作用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泛酸,眼眶也热了起来,强忍着眼泪,一来她不想再让自己沉沦过去,二来,她也不想让蔡馨媛觉得压力愧疚。

    所以她忍着喉管的酸疼,努力做出淡定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心中何尝不感叹唏嘘,很轻的叹了口气,她出声道:“我以前也没想过会跟韩旭分手,可后来实在是走不到一起去,所以分开,对两个人都好,谁都没义务一辈子只爱一个人,我们保证在那段时间全心全意的对彼此,不辜负恋爱一场,那就够了。“

    说完,蔡馨媛唇角轻轻勾起嘲讽的弧度,低声说:“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有的时候话糙理不糙,真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。以前跟韩旭在一起的时候,我想等我俩毕业以后,攒钱能在夜城五环边儿上买个房子就好。我没想过我能进盛天,我也没想过韩旭的抗压能力竟然还没我强,面试受挫,工作不顺利,成天电话里面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抱怨那个,我压力也很大,我也有很多事儿要做,可我还得天天腾出空来照顾他的心情……真的,青禾,我那阵子都要疯了,每天最怕看见他的电话,后来达到看见他的电话,我都心烦,因为我能想象接通电话,他又跟我说些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两个人在一起,合得来就处,合不来就分,我们因为喜欢而在一起,不是因为在一起而必须不能分开。而且千万别想以后,我们就活当下,快活一分钟是一分钟,谁他么知道这年头狗血的事儿这么多,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。”

    都是拿自己的伤疤来给姐妹当范例,说到后来,蔡馨媛也是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岑青禾抬手去拉蔡馨媛的手,小声道:“咋还给导哭了呢?”

    蔡馨媛噗嗤一笑,出声回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,我这是剥我伤疤,给你看什么叫血淋淋的教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别难受,你现在不是有凡凡了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回道:“我不难受,我难受什么?我就是跟你说这个道理,且不说男人本性渣不渣,就算不渣的,如果命中注定你俩没缘分,那该分还不是得分?还是你觉得,谈恋爱就一定得走到最后,只能合,不能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从陌生到熟悉,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;可是从熟悉到陌生……想想都心酸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害怕,害怕美好的事物会昙花一现,害怕幸福的光景终会成为过去。因为太过在乎,所以更怕失去。

    女人都有这个通病,男人嘴里说是神经病,可在女人看来,这是在乎的体现。

    蔡馨媛看着时而焦躁时而落寞的岑青禾,感慨的说了句:“哎……看来你真是爱上商绍城了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从反驳,如今她不确定爱到底是什么样的,她只知道,她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