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余白杭〕〔养成系超人〕〔重生之修仙玉佩〕〔婚非得已:盛先生〕〔囚婚〕〔放开那个原始人〕〔我的大小仙女〕〔快穿:反派男神,〕〔变声大佬〕〔全球狙杀〕〔穿越七零:农媳翻〕〔燃钢之魂〕〔神级卡徒〕〔权色声香〕〔海贼之不祥暗影〕〔一夜危情:豪门天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雨中猎人〕〔大侠给跪〕〔带着地球去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6章 拼心眼儿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平时是什么样的人,岑青禾再清楚不过,他现在肯低声下气的哄她,如果放在平常,她早乐飞了。可眼下……

    “商绍城。”她叫了声他的名字,他定睛看着她,没有人知道她这一声,叫得他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除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他多怕她一开口就是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从没跟人表白过,更别提是听到拒绝的话,其实商绍城这辈子没怕过什么,也没真的担心过什么。可是此时此刻,他像是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佛,因为动情被打入凡间,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凡人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”岑青禾开了口,却不是什么好人卡或是拒绝的话,而是一个很直白的问句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心没有放下来,反而是提的更高,他不答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道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颤,浑身也跟着麻酥酥的,过电一般。

    终于等来他的承认,她一直思前想后,生怕自作多情的心,终于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垂下视线,她沉默着,商绍城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她没有安静太长时间,只是这短短的几秒钟,于两人而言都太过煎熬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岑青禾先开了口,她出声说:“你让我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想想,彻底的想清楚,她跟他之间到底合不合适,有没有未来,会不会只是他的一时兴起,会不会所有的温柔跟美好,只是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越是在乎,就越是迟疑。

    商绍城脑子有些空,今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意外,他本没想过今天就跟她摊牌,可现实的人生就是这样,哪里能尽在掌控,总有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她说想想,这个回答也是他没有想到的,他以为要不答应,要不不答应。而她选了个折中的回答,他以为自己一定会不爽,毕竟他可从来没给别人当过备选对象。不过此时,他竟然意外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拒绝就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应了一声,商绍城过了会儿又说:“等你气消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扣着她的手腕,岑青禾要往回抽手,他迟疑了一下才松,她垂着视线,没看到他眼底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我打车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了口,前者是岑青禾,后者是商绍城。

    她本想缓一缓气氛,说些别的,结果他又突然发问。她看了他一眼,视线马上别开,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商绍城径自说:“感情这事儿,我不喜欢剃头挑子一头热,你要是不喜欢我,也不用勉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着急,着急就会慌,慌了就会显得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急着瞥了他一眼,她出声说道:“我看着就那么像个随便的人吗?”随便到可以陪他半夜吃饭喝酒,让他背着满街走,没事儿就给他打电话侃大山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到她眼底的急色,甚至是薄怒,收到她默认的回答,他心中高兴,却未表现在脸上,只是淡定回道:“好,我送你回去,你慢慢想。”

    他多鸡贼的人,总不能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,就算她不给他明确答复,他临走也得诈她个真心实意出来。

    喜欢他,如今只是碍着他隐瞒身份,还有两人之间的差距,正在闹别扭。他给她冷静的时间,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,一定不会叫她跑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两人都很紧张,只是两人的城府和段位也在此刻尽显。商绍城还能忙中镇定,杀岑青禾个回马枪;而岑青禾起初占据主导,不知不觉又被商绍城给逼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他要送她回家,岑青禾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打车回去,你也赶紧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不累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想说,你不累我累。可话到嘴边,她到底没说。

    两人去乘车处坐车,他习惯性的拉开后车门,岑青禾弯腰坐进去。坐在边上,她故意不给他让座,商绍城说:“进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坐前面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不会听话,可他却乖乖关上车门,真的一个人坐到副驾去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他对司机说:“天府花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,只能看到他的肩膀,心情五味杂陈,不知到底该悲该喜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无言,等到计程车快要开到小区门口时,岑青禾打开黑色皮质双肩包,把她的东西都拿出来,然后拉上拉链,把包递给商绍城,说:“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说话,岑青禾不晓得他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计程车靠边停下,岑青禾说了句: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她推开车门下去,自始至终,商绍城都没跟她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下车就往小区门口走,心中难免去琢磨商绍城此时的想法,好好地干嘛冷暴力她,她跟他说拜拜,他不会回答啊,嗯一声也好嘛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,走了能有十几二十步了,岑青禾太笃定计程车已经开没影了,她只是莫名的心血来潮,想要转头看一眼,结果这一转头……

    计程车还停留在原位,副驾车窗降下,商绍城单只手臂搭在窗框处,指尖夹着烟,正望着她的方向。

    岑青禾登时有种被捉贼见赃的无地自容感,愣了一下之后,她马上转回头,疾步往小区里面走。

    等拐过大门口,岑青禾小跑着回家。真是丢透人了,好好地干嘛要回头看,她是没看清商绍城脸上的表情,可他的的确确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跑得略微气喘,岑青禾脸红心跳的乘电梯上楼,拿钥匙开门往里进,刚一开门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试探性的叫了声:“包子?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张敷着面膜的人脸从沙发墙后探出头来,蔡馨媛拿着手机,看着玄关处的岑青禾道:“这么快就回来啦?”

    岑青禾边换鞋边说:“快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我还以为你跟商绍城要去吃了晚饭才回来呢,没看我都没敢给你打电话嘛,就怕耽误你俩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瞪向蔡馨媛,蔡馨媛嬉皮笑脸,随即拿着手机道:“青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都不用问,一看蔡馨媛那表情,也能猜到手机对面是夏越凡。

    她拎着东西往里走,走到沙发处,把给蔡馨媛买的东西扔过去,然后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卧室。

    看到床,岑青禾一头栽倒上去,四肢撑开,望着棚顶发呆。

    过了才不到两分钟,房门打开,蔡馨媛走进来。她撕下面膜,看着床上的岑青禾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没怎么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眼带担忧的问:“跟商绍城吵架啦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要死不活的?”

    “累了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屁股坐上床,自然的盘起腿,睨着眼神发直的岑青禾说:“你这状态可不像累了,活像是被谁给蹂躏过一样,说吧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沉声说:“你才让人给蹂躏了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嬉皮笑脸,“我倒真希望有个帅哥赶紧蹂躏蹂躏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儿,低声道:“找你家夏越凡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回道:“那那那,心情不好,平时都叫凡凡,今天夏越凡三个字都来了,直呼大名,绝对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岂止是有事儿,简直是出大事儿了。前一秒还佯装镇定,下一秒,她忽然焦躁到翻身坐起,拎过枕头,使劲儿的往床头处抡。

    蔡馨媛做出惊恐的模样,抱着胸问:“商绍城强|奸你啦?”

    岑青禾焦躁的好想抓头发,皱着眉头,她沉声说:“商绍城不是营销总监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蔡馨媛眼睛一瞪,满脸意外,近乎惶恐。顿了几秒,她八卦的问:“那他是什么?你不说面试的时候见过他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纠结着一张脸,闷声道:“他爸是盛天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蔡馨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眼睛瞪得像铜铃。

    房间静谧五秒有余,最后是蔡馨媛小心翼翼,试探性的声音:“没弄错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今天出飞机场之前,碰见纪贯新了,他亲口说的,盛天酒店都是商绍城家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把抓住岑青禾的手臂,表情激动到要吃人,“你碰见谁了?纪贯新?是他本人?他回国啦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发问,把岑青禾抓的肉疼。

    岑青禾皱着脸回道:“可不是嘛,要不说今天也不知走了什么运,下飞机在vip通道遇见纪贯新,他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回国,说是马上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而且那人商绍城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聊起纪贯新,岑青禾表情缓和了不少,蔡馨媛更是听得一脸虔诚。这是她们年少时共同的美男梦,短短几分钟的相遇,蔡馨媛愣是拉着岑青禾聊了半小时,就差让岑青禾下床再演一遍。

    这个梗聊到烂,蔡馨媛这才追问岑青禾,“照你这么说,那商绍城的身份没跑了,怪不得他这么有钱,感情整个盛天都是他家的,他是皇太子啊!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累,耷拉着一张脸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蔡馨媛拿脚提了提岑青禾的腿,然后道:“欸,没精打采的干嘛,本以为你是攀上高枝了,这么一看,你丫简直搂到黄金龙了好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