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她爱他的那些年〕〔辣妈攻略〕〔闻到你的世界〕〔薄先生,小心恋爱〕〔寒门妻色:后娘难〕〔极品龙帝〕〔三界独宠之盛世长〕〔绝色狂医:暴君的〕〔厉少,有场恋爱谈〕〔神算萌妻,有点甜〕〔捡个老公是太子〕〔猫性总裁:恋爱不〕〔万界逆命之1994〕〔奶爸的田园生活〕〔龙血归来〕〔重生之仙医狂少〕〔位面复制大师〕〔青梅小甜心:腹黑〕〔圣途职迹〕〔重生七零俏娘子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405章 不知悲喜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明显慌了,眼睛不看他的脸,她垂着视线往后抽手,这会儿才有个正常女人应该有的窘迫模样。

    她倔起来力气不小,一直跟商绍城拉扯,商绍城到底是一用力,将她整个人拽到自己面前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恼羞成怒,蹙眉低声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同样的话:“你干什么?”只不过两人的重点,前者在‘干什么’身上,后者在‘你’身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扭不开他的手,憋得脸红脖子粗,附近出机场的人都在往他们这里看,岑青禾压低声音道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又没捂你的嘴,想说什么就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用另一只手去拔他的手腕,可他的手跟长在她手上一样,一动不动。见实在奈何不了他,岑青禾终是抬起头,看着他道:“说吧,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睨着她好看的脸,黑色眸子定睛瞧着她略带不爽的瞳孔,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想牵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瞪,感觉自己被挑衅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:“不高兴就不高兴,耍脾气就耍脾气,拐弯抹角的,不像你性格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明明不爽,却偏要装作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没不高兴,有什么好耍脾气的?”

    她还装,商绍城道:“没不高兴就好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她的手,欲直接往前走,岑青禾站在原地不动,想要把手抽回。两人又僵住了,她皱眉道:“别光天化日的耍流氓,皇太子了不起啊,松手。”

    到底还是说了心底话,有时酸话既是实话。说到底,她还是在乎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是谁不是谁有那么重要吗?你一直都是我大丫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憋着口气。他一直不肯跟她爆真实身份,说白了还不是怕她黏上他,如果起初不说也就算了,毕竟两人不熟,可他竟然瞒了她这么长时间,他是多怕她碰瓷儿?

    越想越来气,越来气就越笑,岑青禾说:“是啊,我一给你打杂的,你是总监,总裁还是总统,跟我还真没多大关系。所以,松手。”

    她离怒只剩下半步,因为耐心有限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出声说:“你这是没多大关系的样儿吗?就因为我没主动说,你就赖上我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认真脸,出声回道:“欸,放心,我一定不会赖上你。我这人最有自知之明了,可不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被她连着酸了好几句,眉头轻蹙,忍不住沉声说:“那你想怎样,我给你开个道歉会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,“不用道歉,你松开我就行,我自己撤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拉着她的手,看着她那张气人的脸,岑青禾起初还跟他对视几秒,看着看着,她忽然别开视线,因为心底一股浓浓的酸涩涌上来,她好想哭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委屈,虽然她别过头,但眼眶中泛起的湿润显而易见。心底顿时一揪,喉咙也跟着一紧,他开了口,低声说:“好了,我给你道歉,是我不好,没有提前跟你说……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这话还好,话音落下,岑青禾登时泪奔。

    眼泪涌出的速度让她猝不及防,岑青禾很快低下头,用另一只手去擦。商绍城也是心疼,把她拽到自己面前,抬手想帮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岑青禾脾气大,当即挥手打开。商绍城一顿,可还是耐着性子哄道:“我错了,我承认错误可以吧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眼见着她被自己惹哭,商绍城特别心疼,再次抬手想摸她的脸。岑青禾被他搞得焦躁,干脆横着手臂挡在眼前,委屈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慌了,她的哭声引来行人侧目,他干脆往前跨了一步,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处。

    这一次,岑青禾没反抗,因为她是面子比天大的人,知道此时一定会被人看热闹,她索性先护住脸。

    商绍城高大的身体一侧,挡住其他人的视线,把她隔在自己和柱子之间。大手扣着她的后脑,他像是哄小孩儿一样,一下一下的摸着,嘴里轻声嘀咕,“别哭了,那么多人都看着呢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岑青禾二话不说,只是头往后再往前,额头使劲儿撞了下他的锁骨。商绍城哪想到她这么损人不利己,自己被她磕的龇牙咧嘴不说,她也吃痛,顿时哭得更欢。

    他这人是顶讨厌女人哭的,因为见多了,而且每次的场面都不怎么好看,所以久而久之,他便厌恶了。但是看到岑青禾哭,他一点儿都不觉得烦,反而特别心疼。

    忍着锁骨那里传来的钝痛,商绍城皱着眉头,低声说:“磕没磕疼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回答,其实心里想着,废话,怎么可能不疼,她疼的想骂人了好吧?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”商绍城双手扒着她的脑袋,让她抬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分青红皂白的跟他犟,像头倔驴似的。商绍城是什么人,别人犟,他更犟。他硬是把她的头掰起来,岑青禾的脸都被他拉的变了形。

    结果她一抬头,他第一个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感觉到自己连眼睛带眉毛都被他拉高,估计现在长得跟外星人似的。恼羞成怒,她抬手去抓他的脸,商绍城本能往后躲,她这才脱离魔掌。

    揉了揉火烧火燎的脸颊,岑青禾恶狠狠的瞪着他,商绍城高兴坏了,一个劲儿的笑。说真的,她从没见他在她面前,笑的这么肆无忌惮过。

    瞪了他一会儿,她转身就走。商绍城好心情的跟上来,“你知道你刚才像什么吗?”他没事儿找事儿,还故意戳岑青禾伤疤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理他,商绍城只顾笑道:“像兵马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控制不住自己,咻的转头去打他,结果她刚一伸手,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。她再想往后抽手,他可就不让了。

    两人新一轮的拉扯,商绍城说:“你省点儿力气,认识这么长时间,你有哪次打得过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商总,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眸子微挑,似是对这个新称呼颇为玩味。

    看着她,他似笑非笑的道:“总监成总了,你这改口改的还挺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是,识时务者为俊杰嘛,我这人没什么眼力见儿,现在也就剩下识时务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不用你识时务,你有气就撒,有话就骂,我今天不还嘴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不还嘴,岑青禾刹那间的心疼,好像又被他给戳到了伤心处。

    眼眶一热,她赶忙别开视线,然后深呼吸,忍着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如鲠在喉,他软下口吻,好声好气的道:“无论盛天是不是我家的,我就是我,刚开始没告诉你,是不知道你什么为人,我也懒得给自己找麻烦。后来你又没问,难不成我突然跟你说,你看,那酒店是我家开的,那公司是我爸的,我有毛病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委屈的说:“你就是怕我知道你有钱,赖上你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怎么说话呢?你那么铮铮傲骨,光明磊落,两袖清风,就算我爸是总统,你要是不愿意搭理我,那也没我什么事儿。不许你这么诋毁自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个猝不及防,当即被商绍城给逗乐。

    笑了一下,她很快收回,但是已经没用了,破功就是破功,商绍城见缝插针,乘胜追击,哄着她说:“我还没夸你冰清玉洁呢,这么快就喜形于色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气又羞,蹙眉回道:“你夸我铮铮傲骨,光明磊落可以,我自问还做不到两袖清风。冰清玉洁就更别用在我身上,感觉像在说白莲花似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道:“你不是白莲花,你是向日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领情,“用不着你夸我像太阳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做出一副意外的表情,出声回道:“我是说你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向他,看他独自高兴,她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笑够了,抬手要去摸她的头,岑青禾警惕性很高,当即挥手挡开。

    他问:“干嘛,摸一下都不行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我干嘛要让你摸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不是我女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提起岑青禾就忍不住质问:“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具体应该在十几分钟之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中五味杂陈,原本终于等来他的明确回复,她应该高兴才是,可是乐不过三秒,他竟然是盛天的皇太子。有钱人见的多了,可太有钱的人,会让她本能觉得恐惧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总标榜人不能分三六九等,可俗话也说了,人以类聚物以群分,岑青禾总觉得,如果商绍城是总监的话,她努努力还能配得上,可如果他是董事长的儿子,那她就高攀了。

    她眼底的复杂情绪,商绍城看得到。包括她那股明显的退却,他心底一慌,急着想要抓住。

    “别因为我不是真的总监,你就歧视我,这对我不公平。”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此时面对想要退步的岑青禾,却不由自主的软了口气,近乎是撒娇似的挽留和低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